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77

  第377章 《百草经》

  石殿内一片静谧。

  所有炎族的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都微微张开了嘴巴,呆滞的注视着那正将medicinal liquid 灌进少女嘴唇的青年。

  当高哲走进great hall 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眼前的这一副奇景。

  他一时间还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些人都像是中了某种Bodylock Technique 一般?

  而那些人的眼眸,更是死死盯着水晶床榻上那面色灰败的少女。

  他们的神情复杂无比,又像是难以置信,又像是感觉到了荒唐,但好似又隐隐夹杂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

  忽然,坐在王座上的炎族首领眉头一动,竟是直接站了起来。

  而很多人也在同时发出了惊呼。

  因为那床榻之上的少女,原本死灰一般的脸色正好似冰雪融化一般,一点点恢复了红润。

  她身上的死气正在快速消散,苍白的脸颊开始变得白皙透澈,秀发也重新变得亮丽。

  直至此时,各种压抑已久的声音才在石殿内响彻了起来。

  “真的救活了……”

  “这怎么可能!”

  越是realm profound 的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脸上的惊愕神色越是浓重。

  而实际上这种疑问,是从Shen Qian 开始配药的时候就已经出现。

  炼药学是一门无比精细的学问,就算是到了Alchemy Sect 师这等地步,称量medicine ingredient 也不敢随心而定,都要用各种刻度无比精密的仪器来做辅助。

  越是高阶的medicine pill 越是如此,哪怕是一毫克的误差,也可能导致medicine efficacy 的acting in a way that defeats one’s purpose 。

  更别说Shen Qian 一出手,就涉及到了上百种medicine ingredient 的配置……都不说medicine pill 的配比了,单是涉及到百种以上medicine ingredient 的掌控,在场都没有几个人能够完成。

  就算有这个controlling ability 的,也impossible 似Shen Qian 这般随意,只是将所有medicine ingredient 往半空之中一抛,再拿把小刀就开始操作。

  在Shen Qian 配药的时候,在场所有的炎族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心中的疑问简直是一个接着一个,只是Shen Qian 的动作实在太快,他们甚至来不及将心中的疑问付诸于口,Shen Qian 就已经完成了medicine ingredient 的配制。

  等他们再想开口的时候,Shen Qian 又已经像模像样的完成了medicine ingredient 配比,开始了refining 的过程。

  三种火焰的混合refining ,再次展现了Shen Qian 在控火一道上terrifying 的造诣,于是众人不得不再次沉默。

  等medicinal liquid 炼制完成,Shen Qian 毫不拖泥带水的灌进了幽族Ninth Princess 的口中,他们又忍不住看起了结果来。

  等看到幽族Ninth Princess 体内的混合剧毒真的在medicinal liquid 的作用下迎刃而解,他们心中的震惊也终于到了一个极点。

  这他妈也行?

  即便在场之人放在这个时代都称得上是学识渊博,此时也有一种骂脏话的冲动。

  他们无法理解世间怎会有如此神奇的炼制手法,更不能理解这样的手法竟然还真的炼制成功了!

  “很好。”

  炎族之王本来平静的脸颊上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

  那幽族的black-clothed youth 更是狂喜般的冲了过来,虽然不敢触摸那少女,但也是在床榻边上走来走去,不住的搓着手。

  this time 那些炎族的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们终于再也按捺不住矜持,一窝蜂的冲了过来,将Shen Qian 团团围住,眼神热切。

  “这位……呃,Master ,请问您是怎么做到的?”

  “是啊,那可是三种顶级毒物的混合啊,难道说你以前解过类似的毒?”

  “那些火焰是怎么搜集的,其中还有数种unheard-of ,能否仔细的介绍一下?”

  这些年纪普遍都比Shen Qian 大一轮的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们everyone talking at once ,几乎恨不得将所有疑问都一股脑问出来。

  Shen Qian 笑而不语。

  倒不是他要端架子,实在是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其实如果给在场这些Alchemy Sect 师充足的时间,Shen Qian 相信能解毒的不止自己一人。

  但system terrifying 无比的计算能力和精准到了极致的操控能力,却将这个本该漫长的过程压缩在了最短的时间。

  而就算其他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研究出了解毒的medicine recipe ,要如同system 这般完成上百种medicine ingredient 的配比,也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所以光论及炼药的水准,Shen Qian 或许和他们只在almost on par ,但说起效率那就是as different as heaven and earth 了。

  这就是Shen Qian 能够解决这桩王侯都束手无策的麻烦的根本原因。

  在吵闹之中,那幽族的black-clothed youth 忽然疑惑道:“Princess 为什么还没醒过来?”

  他喊的极为大声,顿时压下了石殿内的躁动,不少人回头一看,果然,气息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的幽族Ninth Princess 却仍然紧闭着眼眸,并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

  炎族领袖一挑眉,深沉的目光looked towards 了Shen Qian 。

  其他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也暂时安静下来,之前曾经出言嘲讽过Shen Qian 的那年轻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似想到了什么,不由嘿said with a smile :“不会是什么短暂刺激生机的禁忌medicine recipe 吧?”

  石殿内的一众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都是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很多人几乎是subconsciously 也想到了这个可能,甚至不由生出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他们就说嘛,怎么会有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可以做到这种terrifying 的程度?

  如果只是营造假象的禁忌Pill Recipe ,那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炎族首领眼睛一眯,石殿上空似乎又有thunder 酝酿,所有的压力都集中到了Shen Qian 身上。

  但Shen Qian 却是面色平静,他直视着炎族首领,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我有一个请求。”

  炎族首领startled ,随即意识到了什么,indifferently said :“说说看。”

  “我想借《百草经》一阅。”

  Shen Qian 一字一句的说道。

  great hall 内再次安静了下来。

  所有炎族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都stared wide-eyed ,似乎比刚才看到Shen Qian 炼药的过程还要震惊一些。

  《百草经》是何物?

  那是炎族圣典,神农留下的唯一手书。

  即便只是半部,也称得上是炎族的Race Protecting Treasure 。

  别说Shen Qian 明显是一个外人,就算是石殿内诸多的Alchemy Sect 师也未必有机会见其真容。

  甚至这么多年了,已经有不止一次的传言,《百草经》早已经遗失在了历史长河之中,而炎族首领也从未辟谣,所以有不少high level 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都相信这个说法是真的。

  而也有不少人反应了过来,为什么Shen Qian 会at this time 提及这个话题。

  显然,唯有炎族首领答应他的条件,他才会真正唤醒幽族Ninth Princess 。

  炎王也有些意外,似是didn’t expect Shen Qian 会at this time 提出“请求”。

  他的面色虽然平静,但石殿内的气氛却在悄然间变得冰寒了起来。

  all around 的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都悄然让开了身形,似是不敢在Shen Qian 周围徘徊。

  正在great hall inner Qi 氛已经降温到了极致的时候,高哲忽然走了过来,forcibly 插进了Shen Qian 和炎族首领的中间。

  “王,幽族Ninth Princess 地位特殊,请三思。”

  冰寒的气氛为之一滞。

  炎族首领看了一眼高哲,眼神一阵变幻后,终于是slightly nodded ,“可。”

  great hall 内虽然没有喧哗,但倒吸凉气的声音却是四起。

  谁也不知道在那沉默的十几息时间内,炎族首领在想些什么,可……王竟然答应了!

  对一个来历不明的外人开放了《百草经》。

  Shen Qian 也有些意外,但随即他又悄然sighed in relief 。

  虽然他刚才成功挡下了王侯一击,但并不代表他真的有和王侯较量的实力了。

  那一瞬间他感觉到炎王是真的动了killing intent ,能成就王侯的powerhouse ,又怎么可能会被轻易威胁?

  好在高哲的及时出现帮他缓和了压力,只是Shen Qian 也didn’t expect 炎王会这么轻易的答应下来。

  他直觉内里或许还有一些他不知道的原因,只是不管怎样,这对Shen Qian 来说都是最好的结果。

  借助幽族Ninth Princess 中毒的契机,他的目的至少已经达到了一半。

  炎族首领说完后便又坐回了王座,而众人的目光也再次集中到了Shen Qian 身上。

  既然炎族首领答应了Shen Qian 的无理要求,那接下来显然就到Shen Qian 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Shen Qian 也没有墨迹,重新走回到了水晶床榻旁边,随即在black-clothed youth eyelids twitched 的注视之中,再次将手掌按到了幽族Ninth Princess 的胸口上。

  black-clothed youth 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随着Shen Qian 手掌一动,本来昏睡不醒的幽族Ninth Princess 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好似梦魇惊醒一般,幽族Ninth Princess 骤然坐了起来,在牢牢按住Shen Qian 手掌的同时,红唇一张,吐出了一些大块的药渣来。

  “原来Ninth Princess 只是气管被堵……”

  很多炎族的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这才如梦初醒。

  speaking of which 也是阴差阳错,刚才幽族Ninth Princess 昏迷不醒,却是没有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再想着去检查一下,反而无人发现Ninth Princess 原来只是被卡了喉咙。

  幽族Ninth Princess 咳嗽完毕,这才意识到不对,赶紧松开了Shen Qian 的手掌,她抬起了delicate and pretty 的脸颊,便对上了那一双饱含着一些复杂情绪的眸子。

  这张脸很是陌生,但不知为何,还处于茫然状态的幽族Ninth Princess 却莫名感觉内心被触动了一下。

  不过很快,青年似是从幽族Ninth Princess 的眼睛之中读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不仅转过了头,脸色也随之恢复平静。

  black-clothed youth 也暂时忘记了刚才Ninth Princess 被Shen Qian fiercely 轻薄了一番的事实,喜zi zi 的走了上来,“Ninth Princess 你终于醒了,very good !”

  在black-clothed youth 和Ninth Princess 叙述刚才发生事情的时候,Shen Qian 已经重新向炎族首领俯首,“幸不辱命。”

  炎族首领脸上露出了莫名的笑意,“你叫什么名字?”

  “Shen Qian ,蟒山大月氏族。”Shen Qian 答道。

  “蟒山……”炎族首领slightly nodded ,随即一挥手,“高哲,伱先带他回去吧。”

  虽然炎族首领没有当场兑现承诺,但Shen Qian 也知道此时不是unsatisfied 的时候,便obediently and honestly 跟着高哲出了石殿。

  只是在要走出大门的时候,Shen Qian 还是没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正好对上了那双明亮之中带着好奇的眸子。

  “巧合吗,还是……”

  Shen Qian 摇摇头,按下了心中的胡思乱想,走出了great hall 。

  ……

  回到驿站,Shen Qian 便一直在等待。

  高哲已经和他说过,作为五大族的领袖,炎王既然当场答应就impossible 食言,虽然高哲也不明白为什么炎王会答应这看起来如此无礼的要求。

  一直等到傍晚,就在Shen Qian 已经开始有些焦躁的时候,他终于感觉到了什么,body moved 就出现在驿站之外。

  街道热闹的人流之中,炎王就静静站在那里等待着Shen Qian 。

  只是四下穿梭的人流却好似看不见他一般,有一种极其割裂的怪异感。

  Shen Qian 见多了王侯的神异手段,倒也不觉得奇怪,赶紧快走两步上前行礼,“见过炎王。”

  “本王再问你一次,你确定要看《百草经》?”炎王的目光深沉,语气也是平淡,听不出任何情绪。

  “是。”虽然感觉像是有什么问题,但Shen Qian 自然impossible 放过这样的机会,当即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答道。

  炎王颔首,没有再多说什么,忽然一挥衣袖,Shen Qian 只觉得saw a flash ,耳边骤然响起了剧烈的风声。

  一惊的Shen Qian 赶紧稳住了身形,这才发现两人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高空之中,迎面,便是那高达千米的神农雕像。

  距离这雕像极尽,那曾经隐约感觉过的巨大oppression 也变得清晰起来,Shen Qian took a deep breath ,心中越发好奇这雕像到底是谁修建,明明如此巨大竟然也会有这等神韵!

  只是明明要去翻阅《百草经》,却不知道为什么炎王要带他来这里。

  但下一秒Shen Qian 就明白了。

  因为随着两人的接近,那雕像上好像有一层迷雾被破开,两道骤然而起的璀璨光华刺得Shen Qian 眼睛一眯。

  Shen Qian 定睛看去,随即有些震撼。

  因为就在那千米雕像的双手上,他原本以为只是装饰物的那巨大书本以及cauldron ,竟然已经褪去了原本的石色,正绽放着灿然的divine light ,变得生动起来。

  “这……”

  饶是Shen Qian 之前猜想不断,也absolutely didn’t expect system 遍寻全城都没有找到的《百草经》,相传早就已经遗失了的《百草经》,原来在他刚进入炎城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

  而且,一直都被放置在炎族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正在Shen Qian 震撼的时候,那巨大书本突然发出了一股强烈的吸力,Shen Qian complexion changed ,next moment 就被卷入了vortex 之中。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