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79

  第379章 吞噬

  Shen Qian 打量着面前伫立的这个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

  他看外貌是一个垂垂老者,深邃的五官和高挺的鼻梁符合炎clansman 独有的特征。

  他的状态很奇怪,生机应该是早已陨灭,但又不像是完全死去,此时的他,正目光专注的盯着自己的脚下,对于旁边的Shen Qian 却视若无睹。

  Shen Qian 有些奇怪,便顺着他的目光也往下看去,随即startled 。

  他这才发现这位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的脚下有一株奇异的medicinal herb ,那Shen Qian 也不认识的medicinal herb 正在不断长高,当到达一定的高度之后停滞,随即又慢慢变小直到寂灭,然后再生长起来……

  就好像一个循环,周而复始。

  盯得久了,Shen Qian 耸然一惊,忽的惊醒过来,警惕的后退了几步。

  我靠,这不断生长寂灭的小草好像有着某种魔力,差点自己陷进去了……

  还好system 在关键时刻拉了自己一把。

  Shen Qian 没有再看那株medicinal herb ,只是注视着眼前这个恍若活死人一般的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brows tightly knit 。

  所以,这人莫非就是因为一直盯着这medicinal herb ,才变成了如今的鬼样子?

  Shen Qian 想到了什么,放眼all around ,这片大地上还有上百道silhouette ,男女老少皆有,看穿着全都是来自炎族的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而这些人也如同眼前这老者一样,都是垂着头紧盯着什么。

  “《百草经》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炎族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存在……”

  Shen Qian subconsciously 脚步一动,随着“ka-cha ”的清脆声响,Shen Qian 低头一看,随即pupils shrank 。

  他踩到了一具已经腐化的尸骨。

  oh la la !

  随着Shen Qian 手掌一挥,all around 尘土飞扬,这片死寂的大地上便显露出了更多的白骨。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Shen Qian 更加的困惑。

  好似在回应他的疑问一般,站在Shen Qian 面前的那老者忽然抬起了头。

  Shen Qian 的目光immediately 挪到了他身上。

  但老者仍然没有看Shen Qian ,他那好似终于有了一丝生气的眼眸looked towards 了虚无的高空,身躯在一阵颤抖之后平静了下来,面色平和,恍若解脱。

  bang!

  他的头颅毫无征兆的爆炸了开来,但其中却没有血肉飘洒,只是有着点点rays of light 升空而起,最后汇聚成了一株medicinal herb 的形状,赫然和他脚下那株medicinal herb 生得一模一样。

  轰隆隆!

  天空生裂,在Shen Qian 震撼的眼神之中,一幅巨大的图卷便从高空之中浮现出来。

  这图卷呈现一种撕裂式的残缺状,有近乎one third 的地方都是空白,另外2/3/2022 的地方,则填满了一个个绚烂的medicinal herb 图形,数量何止千万。

  《百草经》!

  只是一眼Shen Qian 就瞬间确定,这就是传说中让Shennong 一举封神的《百草经》,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第一部也是only one 部炼药学的集Great Accomplishment 者。

  但不知为何,Shen Qian 却有些不寒而栗。

  因为盯得久了,那些明明应该是象征着炼药学终极奥秘的medicinal herb 符号,竟是开始变得狰狞。

  无数符号组合的图形好似幻化成了一张巨嘴,正欲择人而噬。

  Shen Qian 不知道被称为“炼药圣经”的《百草经》为什么会是这副可怖的模样,但联想到炎族首领奇诡的态度,还有之前的种种传闻,Shen Qian 意识到了不对劲。

  这时,那老者幻化的虚幻medicinal herb 也终于飞上了高空,被那图卷所吸纳。

  于是,那图卷上的medicinal herb 符号又多了一个,在Shen Qian 敏锐的观察之中,原本残缺的图卷好似也又Perfection 了一分。

  bang! bang!

  又是两道爆炸声传来,在这苍茫大地上伫立的其中two figures 也转瞬化为虚无,变成了两个rays of light 闪烁的medicinal herb 符号,最后融进了那巨大图卷之中。

  “《百草经》在吸纳这些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的力量……它在自我完整?”

  Shen Qian 终于醒悟,得出了这样一个骇人的结论。

  对于《百草经》有自己的意识,Shen Qian 倒不觉得意外,可这意识怎么这么邪门呢?

  假设这些人真是炎族的高阶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那岂不是活人献祭?

  炎王……他在默许或者说促成这件事!

  怪不得对方如此爽快的就答应了自己的要求。

  Shen Qian 的眼神有一瞬间的冷冽,但他很快又冷静下来。

  眼下,还是得先脱离这片诡异的空间再说。

  当Shen Qian 刚刚生出了这样的念头,all around 的Heaven and Earth 骤然变得压抑无比,紧接着那巨大的图卷“轰隆隆”的调整了位置,竟是直接来到了Shen Qian 的正上方。

  一种恍若被饥饿的wild beast 盯上的感觉,让Shen Qian hair stands on end 。

  “所以,我也是你的猎物吗?”

  Shen Qian 直视着高空的图卷,眼睛一眯。

  weng!

  超过thousand zhang 大小的图卷颤动起来,一束绚烂的五彩之光在Shen Qian 无法反应过来之前就照耀到了他的身上。

  随着意识”hong” 的一下散开,当Shen Qian 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时候,他已经身处一个简陋的草屋之中。

  草屋之中,一个穿着布衣的青年正神情严峻的坐着,在他的面前,摆放着三个燃烧的cauldron 和一堆杂乱的medicine ingredient 。

  那其实并不能被称之为cauldron ,更像是某种简陋的锅炉,至于plain clothed youth 脚下的那堆medicine ingredient 也很奇怪,有一些确实是炼药用的spiritual medicine ,但也有一些看起来只是普通的植物。

  但青年的神情却很郑重,好似在完成某种了不得的事情。

  接下来青年开始炼药,他的手法青涩之中甚至带着一些粗糙,只看青年手掌上的种种灼伤,就可以看出他在过往吃过的亏。

  看了一会,直到那青年为了试探药性,甚至不惜亲口品尝锅炉之中的semifinished product 的时候,Shen Qian 突然知道这青年是谁了。

  Flame Emperor ,Shennong !

  传闻之中炎Emperor Grade 尝百草才得以开创上古的炼药之学,为Human Race 立身于万族之间提供了一张强力底牌。

  而all around 的一切场景包括Flame Emperor 本人,身形都带着某种回忆般的光彩。

  “年轻时候的Flame Emperor ……”

  Shen Qian looked thoughtful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这应该就是《百草经》的内容!

  传闻《百草经》记载了Flame Emperor 从初识炼药到一步步开拓了整个炼药体系,直至最后成就了天命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的全过程。

  这其中不知道涉及多少medicine recipe 和炼药手法,所以才被尊称为炼药圣典。

  Shen Qian 渐渐沉浸了进去,不得不说,这对于Shen Qian 简直就是一场饕餮盛宴,而且还只有Shen Qian 能从其中获益最大。

  原因很简单,有资格来到这个地方的都是高阶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他们从万千人之中脱颖而出,都是历经了漫长的学习生涯,有着无比扎实的炼药学基础。

  甚至很多人,已经通过炼药学得“Dao” ,是世间少之又少的称号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

  唯独Shen Qian ,虽然因为种种原因,从未system 性的cultivation 过炼药,他的所有炼药学知识,都是囫囵吞枣一般得来。

  而如今,等同于他在跟着炼药学派的Number One Person ,从头去学习炼药这门学问。

  很多for a long time 因为基础不稳固而产生的困惑和疑问,都开始被慢慢补足。

  正在Shen Qian 遨游在知识的海洋之中无法自拔的时候,随着system 的刺激,Shen Qian 突然从那奇异的状态之中惊醒过来。

  此刻他正在一个宽阔的广场上,这里聚集了很多人,而已经到了中年时期成就了Alchemy Sect 师的Flame Emperor ,正在这里宣讲着炼药学的知识。

  刚刚Shen Qian 也仿佛成为了其中的一员,正在琢磨着如何将不同的火焰完美压缩在一起。

  被system 惊醒后,Shen Qian 开始还有些茫然,但很快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不由低头looked towards 了自己的身体。

  这一看,Shen Qian 就不由得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他的身体不知何时竟是变得虚幻了不少。

  他的脑袋也有些胀痛,好似有什么莫名的力量正在撕扯着他,只是之前因为Shen Qian 过于沉浸其中,所以他竟是没多少感觉。

  Shen Qian clear comprehension 过来,原来在他钻研《百草经》的过程之中,《百草经》也在以某种方式侵蚀着他。

  随着Shen Qian 惊醒,all around 的场景也好像画卷一般随之定格。

  Shen Qian 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现在实际上处于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

  想要脱离这《百草经》的world 极为艰难,特别是在对方还想要吞噬自己的情况下。

  even more how 在Shen Qian deep in one’s heart 来说,他也不甘心就这样离去。

  可如果他就一直沉浸其中,只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彻底蚕食,变成其中的一份子。

  “哎,他喵的,只能走到这里了……”

  Shen Qian sighed ,不再犹豫,倒不是他非要端着架子不让system 出手,实在是身处这孤单的远古,Shen Qian 凡事都优先考虑system 能量的节省。

  只是眼前这份机缘实在太大了,大到Shen Qian 无法拒绝。

  他看了一眼system 的剩余能量,经过在Nine Heavens 战场的连番消耗,目前还有130%左右。

  “希望消耗没有想象的大吧。”

  破局的方法其实很简单。

  在《百草经》试图吸纳Shen Qian 的时候,其实对方也向Shen Qian 完全敞开了自己。

  Shen Qian 唯一的生机,就是在对方将自己吞噬之前,反过来掌控对方。

  这其实本来是一件impossible 的事情。

  《百草经》何等浩瀚,即便只剩下半部,那也是Flame Emperor 神农的心血之作,等闲就算是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只怕也没有那个ability 在短时间内将其掌控。

  所以踏入这里的诸多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无论是Grandmaster 还是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只能沦为《百草经》的养料。

  本来Shen Qian 也不会有这个ability 。

  但以system 变态的学习能力,却让这种反超具备了probability 。

  甚至,以Shen Qian 对于system 的信心,别说是残缺的《百草经》,就算是完整的《百草经》,他也不惧。

  随着system 的上线,Shen Qian 的眼眸变幻了颜色。

  短暂凝滞之后,all around 原本静止的画卷忽然重新恢复了生动,并且以更快的速度流动起来。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那针对Shen Qian 的无形拉扯力量也开始变强。

  但画卷流动的速度还在加快,并且越来越快,等那无形的拉扯力量反应过来的时候,画卷几乎已经在快速的流动下变成了模糊状。

  Heaven and Earth 震动,好似也在发怒,那拉扯力量骤然增加了几倍,Shen Qian 的身形也开始变得越加透明。

  但Shen Qian 面色漠然,甚至好似根本不在意自己正被疯狂吞噬,他的目光之中不断闪动着各种divine light ,那些全是汲取了这《百草经》精华之后的反馈。

  画卷还在疯狂流动,很快就从Flame Emperor 的中年到了晚年,画卷之中只剩下Flame Emperor 一人。

  他站在电闪雷鸣的山巅上,一尊炼药的cauldron 正在半空之中盘旋,他好似正在对抗着Heaven and Earth ,长发飞舞,身形缠绕着雷电。

  Shen Qian 认出了那cauldron 的模样,正是神农雕像手中that cauldron 。

  这就是Flame Emperor breakthrough “天命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的那一天,也是《百草经》正式出世的那一天。

  而此时,Shen Qian 的身形也好似虚幻到了某种极致,仿佛只要再来一根稻草,就能彻底压垮他。

  但来的不止是稻草。

  好像也感觉到了危险,all around Heaven and Earth 之中的拉扯力量开始变得疯狂,那横亘于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巨大图卷重新浮现,直接整个moved towards Shen Qian 包裹了过来。

  眼看一切似乎已经来不及,图卷即将把Shen Qian 彻底吞噬的时候,那本来站在半空之中正对抗着Heaven and Earth 的Flame Emperor 突然动作一顿,随即他本来只是虚幻的身形也骤然变得凝实起来。

  “千年岁月,终到今日。”

  Flame Emperor 沧桑的眼眸之中有着一丝释然,随即他衣袖一卷,整个人化作千米高大,挡在了画卷之前,单手一撑便阻挡住了画卷的侵袭。

  画卷疯狂颤动起来,但任由它如何发力,Flame Emperor 的身形都巍然不动,牢牢为Shen Qian 撑开了一方空间。

  于是Shen Qian 的身形虽然虚幻,但却始终没有消散,而他眼中的divine light 也变得越来越灿烂。

  直至某一刻,Shen Qian 眼中的divine light 终于亮到了极致,一切都静止下来。

  “收!”

  Shen Qian 漠然的extend the hand 掌,对着巨大的画卷遥遥一抓。

  画卷在短暂颤栗之后,终于是带着某种不甘的咆哮,开始越变越小,最后化成了一张不足半米的画卷,moved towards Shen Qian 手中飞来。

  “成了……”

  旁观了全过程的Shen Qian 不由精神一振。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