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80

  第380章 Avatar

  画卷落入了Shen Qian 手中,随着rays of light 收敛,变为了一卷以羊皮制作的古老书册。

  书册的边角有着沧桑的折痕,内容也缺失了不少,但仅仅是握在手中,仿佛都能感受到那独属于远古的厚重韵味。

  Shen Qian 的眼神已经恢复了正常,他注视着扉页上那古篆体的“百草”二字,却仍旧隐约感受到了其中的一丝诡异。

  晃了晃神,Shen Qian 驱逐了那种感觉,随即抬起头,looked towards 了仍旧伫立于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那个男人。

  all around 依然thunder 闪烁,但他的身形不再虚幻,正平和的注视着Shen Qian 。

  “Flame Emperor !”

  经过刚才对方的出手相助,Shen Qian 已经知道这就是神农本人,当下恭敬的行礼,心中也has several points of 激荡。

  这可是华夏Myths and Legends 之中的人物,却第一次活生生站在了他面前。

  “这方空间还能维持一二,一起走走吧。”

  Shennong 向Shen Qian 发出了邀请。

  Shen Qian 本来就有一肚子的疑问,当即答应下来。

  两人就并肩行走在这片开始出现了破裂痕迹的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Flame Emperor ,您……cough cough ……”

  Shen Qian 见对方迟迟没有开口,只能犹豫着问道。

  “你是想问我还活着吗?”

  神农好像知道Shen Qian 在想什么,said with a smile 。

  “嗯,我听高哲说您早已陨灭,所以……”见神农本人好像并不在意,Shen Qian 也就不再遮掩。

  “到了神境这种层次,只要愿意的话,总能在世间留下很多痕迹。”

  神农摇摇头,虽然没有正面回答Shen Qian 的问题,但Shen Qian 好似已经明白了什么。

  “……是因为这《百草经》?”

  Shen Qian 看了看手中的书卷。

  “《百草经》是我毕生的心血,也成为后来无数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的引路明灯,可惜……”

  神农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怅然,“当我察觉到它开始失控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

  “《百草经》为什么会失控?”

  即便已经亲身感受过那意识的邪恶,Shen Qian 仍然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那只是一本书啊!

  就算是神农的心血之作,也是炼药学的开山著作,但一本书还能造反?

  “是我太贪心了。”

  神农摇头,感慨道,“成就世间unique and unmatched 的‘天命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后,我曾一度以为这就够了,确实有很多族群开始接纳我Human Race ,甚至神明都有求于我。”

  “于是我就想啊,若我再有能耐一些,能否为Human Race 争取更多?”

  “在别人眼中我aloof and remote ,但我自己却清楚,自己仍然没有抵达炼药一道的尽头。”

  “我上穷碧落下到Yellow Springs ,耗费了更多时间去探索,我不断将新的感悟融入其中,一切可能的impossible 的炼药之法我都在尝试……”

  “随着时间推移,《百草经》越来越厚重,冥冥之中,那一条极致的但也无比terrifying 的道路终于浮现了雏形,我那时才明白,原来要觊觎炼药一道的终极奥秘,代价竟是如此惨重。”

  Flame Emperor 说到这里突然顿住了。

  正无比好奇的Shen Qian 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下文,忍不住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那终极奥秘是什么?”

  不得不说,Shen Qian 的内心还是has several points of 震撼的。

  不仅仅是Shen Qian ,since ancient times 不知多久,从未有人在炼药一道上到达过Flame Emperor Shennong this realm 。

  但Shen Qian 却didn’t expect ,已经堪称站在了顶峰的Shennong 却依旧没有放弃继续往前。

  而他的初心,只是为了庇护Human Race 。

  这种交流完全是意识层面的,Shen Qian 能感觉到对方的赤忱。

  与之相比,自己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百草经》,却只是为了一个能提前成就王侯的念想,好像有点太俗了。

  即便是以Shen Qian 的脸皮,这一刻也有些赧然。

  不过话说回来,若非这种胸襟和眼光,Shennong 又怎能镌刻在Human Race 历史上熠熠生辉?

  Shen Qian 也didn’t expect ,“天命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竟然还不是炼药一道的尽头,这倒是和很多典籍上的说法不太一致。

  Flame Emperor 沉默,好似是出于某种顾忌,他没有正面回答Shen Qian 的问题,只是凝望着远处残破的天空,好一会,他才意味深长的问出了一句话。

  “能被refining 的,只有medicinal herb 吗?”

  能被refining 的只有medicinal herb 吗?

  Shen Qian 皱眉,不断in the heart 重复着这句话。

  初始茫然,gradually ,Shen Qian 感觉自己好像抓到了一些什么,但又不太清晰。

  Flame Emperor 却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结太久,他继续漫步向前,也说起了后来发生的事情。

  “而当我警觉地时候,《百草经》却已经生出了自我意识,无论我自己意愿如何,它都已经开始努力的往那条道路上深入。”

  Shennong sighed ,“于是在我感觉一切无法挽回的时候,我做了一件事。”

  Shen Qian 脑中divine light flashed ,脱口而出道,“是您自己毁了《百草经》?”

  “不错。”Shennong nodded ,“我担心自己的力量已经不够,于是请了府君帮忙,在Yellow Springs 倒流之处,借助幽冥的力量撕毁了《百草经》。”

  Shen Qian 心中一震,传闻残缺的《百草经》竟是Flame Emperor 自己亲手毁掉的,只怕谁都无法相信。

  “府君是谁?”注意到Shennong 口中又蹦出了一个陌生的名字,Shen Qian strangely said 。

  “幽都之主,Lady Queen of the Earth 。”

  Flame Emperor 多解释了一句,“她执掌了漫长时间的幽冥秩序,也是为数不多愿意亲近God of Human Race 明,如今五大族之中的幽族,便以她为Supreme God ,她在幽族心中的地位,甚至超过了Nuwa 。”

  “这也是为什么,幽族一向和其他Human Race 不太亲近的原因。”

  Shen Qian hearing this 恍然,原来是这位。

  不过他总觉得Flame Emperor 提起对方的表情怪怪的,好像其中有什么故事。

  “《百草经》自身蕴含的力量已经超过了想象,所以即便汇聚我和府君二人之力,也无法完全将它毁去,它仍旧保留了一半。”

  Flame Emperor 叹息,“那时我已经油尽灯枯,府君也strength great injury ,不得已之下,我只能返回炎族,身化雕像,以自身精魄亲自镇压这《百草经》,同时告诫子孙将石像彻底封印。”

  Shen Qian 消化着这其中的信息量,又是受到了一些震撼。

  原来这雕像就是Flame Emperor 本尊,怪不得总觉得神韵莫名,当时Shen Qian 还感叹,这雕像怎么看都不像是人力可以建造出来的。

  “Flame Emperor ……为了Human Race 的付出,让我动容。”

  Shen Qian 诚心实意的表达了自己的敬佩。

  “有些事,总要有人做的。”

  Flame Emperor 洒脱的摆了摆手,“我身化石像,在魂魄力量彻底消散前,还能看一看自己的子孙友邻,已经是一种告慰了。”

  “那如今的炎王……”Shen Qian 忍不住说道。

  “我知道直儿想做什么,也入梦警告过他,但他强行打破封印后,已经被《百草经》影响的太深,很难回头了。”

  Flame Emperor 或许已经看开了,脸色unemotional ,“此番《百草经》归你手中,但愿他能幡然醒悟,若不能,我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百草经》真的给我啊?”Shen Qian 咳嗽道,“这多sorry 啊,毕竟是伱们炎族的Race Protecting Treasure ,要不我抄一份带走?”

  Shen Qian 当然是impossible 把到手的《百草经》再让出去的,至于什么抄一份,其实在看到《百草经》真容的时候,Shen Qian 就知道这本书是impossible 被复制的。

  Flame Emperor faint smile 的看了一眼Shen Qian ,不过并没有拆穿他,只是微微摇头,“如今的《百草经》一旦流传世间,it’s a calamity, not a blessing ,也只有你能掌控它了。”

  得到了Flame Emperor 本人的应允,Shen Qian 也就卸去了良心上的枷锁。

  “many thanks Flame Emperor 恩赐,您刚才说有什么事来着,尽管吩咐!”Shen Qian 赶紧道谢。

  “姜直的三子姜明,天资聪颖,心胸远大,可为继位之良选,若事有变数,还请你帮衬一二。”

  Flame Emperor 说着flicks with the finger ,一封以兽皮承载的手书就弹到了Shen Qian 手上,“出去以后,劳烦你把这个亲手交给他。”

  Shen Qian 郑重接过,也大概意识到这就是Shennong 在提前善后了,当即答应下来。

  “至于《百草经》,虽然经过千年消磨,再加上刚才你我联手压制,已经将它的邪念毁去了大半,但应该还残余着一些自我意识,你最好想办法将之彻底抹除。”

  Shennong 又warned repeatedly 。

  Shen Qian nodded ,随即又忍不住问道,“敢问Flame Emperor ,您为什么就这么放心我来掌控这《百草经》?”

  这个疑惑其实从之前最后关头Flame Emperor 突然出手相助就已经埋在Shen Qian 心中了,甚至Shen Qian 有那么一种奇妙的感觉,就好似Flame Emperor 其实一直在等他一样。

  “千年岁月,终到今日。”他没记错的话,Flame Emperor 刚一出现就说了这句话,指向性好像有点强。

  甚至Shen Qian 都忍不住猜想,一千年的时间,难道说面对着当代炎王的种种动作,Flame Emperor 除了一个不痛不痒的入梦警告,其他真的什么都做不了?

  就算按照现代划分,Flame Emperor 这种人物也得是顶级王侯了吧,心思就这么浅?

  Shen Qian 不太相信,只是他也不好出声质疑。

  “hehe 。”

  Flame Emperor 神农却只是mysterious 一笑,开始打起了哑谜,“总要有那么一个人的。”

  Shen Qian 暗自腹诽这些大佬装mysterious 的毛病又发作了,他也没有纠缠,趁着这个机会问了点干货,“世上能出现第二个‘天命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吗?”

  “你是想问如果你重复我的Dao’ ,能踏入‘True God Realm ’吗?”Flame Emperor 却看穿了Shen Qian 心中所想。

  Shen Qian 琢磨了一下,显然Flame Emperor 口中的“True God Realm ”就是王侯的另一种称谓了。

  因此Shen Qian nodded ,也没有避讳自己的真实目的。

  “能。”Flame Emperor nodded ,但随即又摇头,“可是以你的天资,你真的甘心如此吗?”

  “什么意思?”Shen Qian 一时间不太理解。

  “你可能听闻过,或者说已经有了切身体会,Dao’ 可以不止走一条,但炼药一道有其自身的特殊性,它不同于武道,一旦你踏上this path ,你的fleshy body 构造将产生极大的不同,简而言之……你无法再走其他的Dao’ 。”

  听着Flame Emperor 耐心的解释,Shen Qian 的眉头不由一挑。

  这倒是他didn’t expect 的。

  Flame Emperor 的意思很好理解,那就是炼药一道具有很大的排他性,一旦走上了this path ,或许真的有可能在极短时间内成就王侯,但所付出的代价,却是他将放弃关于武道的一切。

  而这显然是Shen Qian 不能接受的。

  自己耗费这么大功夫,甚至顶着被炎族首领plot against 的风险进入了《百草经》,is it possible that 就是all in vain ?

  Shen Qian 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but also not 没有other methods 解决。”

  正在这时,Flame Emperor 恍如天籁一般的声音却又响了起来。

  Shen Qian 立刻看了过去,反应过来之后不由精神一振,“什么方法?”

  “人之一道有‘侍神’境,你可了解?”

  Flame Emperor 问道。

  这个Shen Qian 自然不陌生,准确来说,侍神境是人之一道Mountain And Sea Second Layer 的realm ,当初澹台沁和Shen Qian 一同进入“门”后的天境,那Avatar 就是依靠“侍神”独有的Divine Ability 所化。

  Shen Qian 听到Flame Emperor 突然提及,已经clear comprehension 了对方是什么意思,“您是说,靠‘侍神’的Avatar 之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是依靠Avatar 之术,但并不是‘侍神’,那样的层级太低了,承载不了天命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的道。”Flame Emperor 摇头。

  “那要如何?”

  “想要成功,你需要锻造一具独特的Avatar ,魂魄分割对你来说不难做到,但你还需要搜集几样特殊的材料。”

  接下来,Flame Emperor 依次说了几个名字,Shen Qian 赶紧记了下来。

  Shen Qian 听着这些陌生的字眼,不由皱眉,三种锻造的main material 简直堪称unheard-of ,这要去哪里找?

  所幸Flame Emperor 还是根据自身的经验见识,给Shen Qian 指点了一些可能的路数,不至于让Shen Qian 完全抓瞎。

  “虽然我这里没有那些材料的储备,不过我那‘Shennong Cauldron ’倒是可以赠送给你,你炼制的时候应有twice the results for half the effort 之效。”Flame Emperor 最后又是said with a smile 。

  Shennong Cauldron ?

  Shen Qian 想起了巨大石像左手上托举的那方神异cauldron ,不由eyes shined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