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81

  第381章 以均衡之名

  要锻造一具足以承载天命之火的躯体,以炼药一道直入王侯之境,其他辅助材料都好说,三种main material 却是必不可少。

  first 是True God 的“心头血”。

  Flame Emperor 口中的True God 指的就是王侯realm 的powerhouse ,也就意味着first main material 就足以让Shen Qian 抓瞎。

  根据Flame Emperor 所说,心头血可不是普通的血液,而是凝聚了王侯Essence, Qi, and Spirit 和life force 的blood essence ,一滴就足以让毫无基础的ordinary person shedding body, exchanging bones ,fleshy body 堪比高Martial Artist Peak 。

  如果量化的话,一个正常王侯穷尽自身,大概也就能催生出数十滴心头血。

  而Shen Qian 锻造Avatar 所需的心头血,按照品质追求起步就要九滴。

  没有王侯会愿意给Shen Qian 这么多心头血,那equivalent to 掠夺他们千百年的苦修成果,跟直接杀了对方没有任何区别。

  所以单是first main material ,就让Shen Qian 有一种遥遥无期的绝望感。

  就算Flame Emperor 也无法给Shen Qian 任何指引,只能等待一个合适的机缘。

  second 锻造Avatar 的main material 名为“补天石”。

  若说这三种材料之中,唯一Shen Qian 可能接触过的,或者说自己心里就有点逼数的,大抵就是补天石了。

  按照Flame Emperor 的指点,补天石传说是当初Nüwa mends the heavens 所用,呈现五色,有均衡万物之效。

  Shen Qian 忽的想起,当初他breakthrough Beginner Martial Artist 的时候,为了平衡他体内的混乱元气,大佬高曾经从遥远地带带回来一种五色Divine Stone ,后来听Third Senior Brother 说,那极有可能就是传说之中的补天石。

  但以大佬高的ability ,好似也是去了很远的地方,转圜数日才得到了一块补天石。

  对于Shen Qian 而言,想要得到这样的treasure 难度无疑极高。

  补天石的数量,同样是九块起步。

  所以即便有迹可循,这也不是能轻松完成的任务。

  不过Shen Qian 至少从Flame Emperor 口中得到了一点有用的信息,那就是在这Far Ancient Era ,补天石虽然也极为珍贵,但流传外界的依旧不少。

  所以Shen Qian 判定,或许唯一有希望在这Far Ancient Era 搜集到的main material ,就是这补天石。

  锻造Avatar 所需的Third Type main material 名为“天命骨”。

  “能拥有‘天命骨’的必定是True God 以上,但并非每个True God 都有‘天命骨’。”

  关于天命骨,Flame Emperor 这样解释了一句。

  “什么意思?”Shen Qian 有些懵。

  “因为不是每个True God 都是Heaven and Earth 诞生,也有似我这般通过后天cultivation 抵达True God 之境,唯有那部分承载Heaven and Earth 意志而生的神明,才会拥有‘天命骨’。”

  Shennong 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Shen Qian 反应了一下,终于明白了二者的区别。

  简单来说,唯有primordial 神明才可能拥有天命骨,但只怕就算是primordial 神明之中,也只有那么一小撮人才具备这样独特的innate talent 。

  这么一想,Shen Qian 头更疼了。

  要获得天命骨,岂不是比得到心头血更难?

  或许看穿了Shen Qian 的疑虑,Shennong 又多说了一句,“‘天命骨’不会腐化,‘心头血’却会消散,所以不好说哪一种更难得到。”

  Shen Qian startled 之后随即eyes shined ,“您的意思是,天命骨可能存在于True God 的尸骸之中?”

  Flame Emperor 的意思并不难理解,如果用生鲜食品来类比的话,心头血显然存在一个极短的保质期,也就是说心头血必须是新鲜的,现杀的。

  而天命骨就像是封装的罐头,如果Shen Qian 能有幸找到一具真divine corpse 骨,也有极大概率获得天命骨。

  不过Shen Qian 很快又丧失了兴奋,就算只是真divine corpse 骨,自己也不知道去哪找啊!

  但不得不说,Shen Qian 又拒绝不了这样的诱惑。

  虽然如今的Shen Qian ,单论综合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正常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但his realm ,仍旧只是genuine 的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

  以Shen Qian 的十窍之躯,想要从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晋升到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注定是一个无比漫长的过程。

  而只要成功锻造出这具Avatar ,就能弯道超车,快速晋升王侯,when the time comes 再面对如天宁公、燕山公and the others ,Shen Qian 也将拥有自保之力。

  不仅如此,一旦有了一具天命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的王侯Avatar ,Shen Qian 对于王侯,也将拥有无以伦比的影响力。

  如丘之鉴这样的荒古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只尊崇于Mountain And Sea 之中,勉强能和王侯平等对话,但一位天命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那就堪称是王侯的座上宾了。

  因为许多对于王侯来说也珍贵无比的medicine pill ,唯有天命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才能炼制!

  可惜Shennong 也有一千年没有行走外界,除了给Shen Qian 一些方向上的指引,却也没有什么具体的建议。

  “Shennong Cauldron 可以助你提高炼制的效率,还能升华medicine pill 的品质,只要你小心一些,炼制成功的把握应在六成以上。”

  Flame Emperor 给予的实际帮助,就是将陪伴了自己一生的Shennong Cauldron 赠送给了Shen Qian 。

  炼制的success rate Shen Qian 倒不在意,有system 兜底,失败的可能几乎不存在。

  倒是那可以让medicine pill 升华的特性,就已经堪称Supreme Treasure 。

  “要将这Avatar 炼制成功,还有最后一件需要注意的事情。”

  Flame Emperor 又warned repeatedly ,“天命骨、补天石以及心头血,都是至坚至韧之物,要熔化它们,寻常火焰远远不够,最好布下大阵,借助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强行refining 。”

  Shen Qian 好歹是一个伪Alchemy Sect 师,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当即nodded 应允。

  不过Shen Qian 暂时也没将这件事taking seriously ,毕竟搜集材料的事情还在八字没有一撇,现在就去想怎么炼制有些遥远了。

  “时间差不多了,你该走了。”

  Heaven and Earth 残破的越来越厉害,Shennong 将所有该交代的事情交代完毕,也就提出了告别。

  Shen Qian 最后看了一眼面目和煦的Flame Emperor ,心知这大抵也就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因为随着空间的破碎,Flame Emperor 的身形也在逐渐变得虚幻。

  不管对方用了什么手段,这残存下来的最后一些意识只怕也已经在崩溃的边缘。

  “珍重。”

  千言万语汇聚到嘴边,还是变成了最俗套的那两个字,Shen Qian 恭敬gave a salute ,再抬头的时候,all around 的时空开始错位,他已经脱离了这方空间。

  而依旧伫立在虚空之中的Flame Emperor 神农,目视着Shen Qian 消失的地方,神色也变得复杂起来。

  “珍重,Brother Shen ……”

  喃喃的lightly said 随着破灭的空间一起沉寂,再无任何声息。

  ……

  剧烈的风声重新灌注进了耳膜,当Shen Qian 重新睁开双眼的时候,他已经再次回到了炎城的上空。

  夜空如洗,眼前依旧是那伫立着的千米雕像,一切恍若和之前没什么不同,唯一变化的在于神农雕像right hand 捧着的那巨大书册,已经不翼而飞。

  对于这样的变化,Shen Qian 自然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

  《百草经》的残卷,已经化为了闪烁着蒙蒙光华的迷伱书册,此刻正安静的悬浮在他的精神内核旁边。

  在Avatar 炼制完毕之前,Shen Qian will not 再去碰触。

  《百草经》到手,Shen Qian 付出的代价其实也不算轻。

  因为system 的能量,只剩下了不到80%。

  最后关头若不是Flame Emperor 现身相助,the one to emerge victorious 尚未可知。

  Shen Qian 骤然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便迎上了一双带着迷茫、不解、审视以及震惊的眸子。

  当代炎王,姜直。

  姜直此刻的内心也是懵逼的。

  他本来静静等着《百草经》“进食”结束,哪知道只是眨眼之间,《百草经》竟然直接消失了!

  姜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短暂的惊慌之后,他的目光就锁定了重新出现在高空的Shen Qian 。

  即便再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死而复生的青年必然也和《百草经》的突然消失有着某种联系。

  因为和Flame Emperor 的一番交谈,clearly understood 真相的Shen Qian 已经清楚了姜直为什么会这么爽快的就将自己送入了《百草经》,因此在看到对方的immediately ,Shen Qian 内心便警惕起来。

  不过他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只是恰到好处的也露出了一些迷茫神色,随即才赶紧行礼道:“见过炎王。”

  “你……”

  姜直看了看Shen Qian ,又看了看雕像那空荡的right hand ,在数次深呼吸之后又将锐利的目光落到了Shen Qian 身上,“发生了何事,《百草经》呢?”

  “我也不知道。”

  Shen Qian 迷惑的摇头,“我刚刚被那rays of light 卷走,迷糊之中好像看到了一幅巨大的画卷……”

  “你见到《百草经》了?”姜直的身形逼近了些许,“然后呢?”

  Shen Qian 背后hair stands on end ,他知道姜直的情绪一定远比现在看上去还要起伏,只是对方for a long time 的上位者气度,让对方勉强还沉得住气。

  “画卷好像投射出了rays of light ,然后我就看到了……看到了Flame Emperor 神农……”

  Shen Qian half true half false 的叙述起来。

  “……最后本应是记忆之中的Flame Emperor 好像突然活了,然后他念叨了一句什么‘千年等待’之类的,然后那画卷就被他收了起来……”

  “什么!”

  姜直眼眸之中的rays of light 恍若皓日,他紧紧揪住了Shen Qian 的衣领,“你说……是Flame Emperor 收走了《百草经》?”

  “啊,那画卷就是《百草经》吗,难怪如此wide-ranging and profound ,我竟不能参透一二……”

  Shen Qian 恍然道。

  姜直沉默了下去,只是死死盯着Shen Qian ,似在判断他说的话true or false 。

  不知过了多久,姜直猛地放开了Shen Qian ,body flashed 就来到了雕像上方,和石像那凝固的五官对视着。

  其实姜直内心对于Shen Qian 的话已经信了三分。

  《百草经》是何等divine object ,姜直内心再清楚不过,a trifling 刚入神境的Shen Qian ,怎么可能有这个ability 掌控?

  此时背对着Shen Qian ,姜直的面孔终于抑制不住的扭曲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收走《百草经》……”

  他咆哮的声音屏蔽了Shen Qian ,但却回荡在他和石像之间,“一千年了,你既然装死了一千年,为什么要at this time 坏我的好事!”

  面对着姜直愤怒的质问,石像not say a word ,只是微笑以对。

  姜直面色阴沉,眼神闪烁不定,似在思索着如何才能把《百草经》重新拿回来。

  正在这时,伴随着rays of light 一闪,神农雕像左手捧着的那具cauldron 骤然冲天而起,化为了流星飞向天边。

  短暂的愣怔过后,姜直complexion changed ,整个人身化长虹,也moved towards 那cauldron 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百草经》才刚刚unfathomable mystery 的消失,姜直显然impossible 眼睁睁的看着Shennong Cauldron 也消失在自己面前。

  Shen Qian 目视着姜直的silhouette 消失,不由悄然低头看了一眼,就在他的手掌间,一个小巧而又不乏精致的迷你cauldron 正在旋转不停,正是刚刚消失在天边的Shennong Cauldron 。

  Shen Qian 不知道Flame Emperor 神农是用了什么障眼法,但也知道对方是在帮助自己。

  他赶紧将Shennong Cauldron 收进了storage ring ,正在犹豫要不要趁这个机会赶紧溜走的时候,下方传来了一声呼喊。

  “Shen Qian !”

  Shen Qian 低头一看,一个身穿青衣的silhouette 正扶摇而上,眨眼就来到了眼前,皱眉打量着Shen Qian ,“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出现在眼前的高哲,虽然奇怪于对方怎么会at this time 出现,不过Shen Qian 终于略略放松了一些,hearing this 讪said with a smile ,“这个……说来话长。”

  高哲看了看旁边好像光华尽敛的神农雕像,又看了一眼暗沉的天际,looked thoughtful 过后却是没有继续追问Shen Qian ,只是摇头道,“走吧,先回驿站再说。”

  Shen Qian 自然求之不得,跟着高哲离开,就算事后姜直反应过来,至少也多了一重保障。

  高哲引路,两人很快就穿透了那无形的阻碍,重新回到了夜幕之下也依旧熙熙攘攘的炎城。

  一直回到了Shen Qian 居住的客房,高哲才开口问道:“是首领带你去的?”

  “是。”Shen Qian 不敢确定自己能否相信高哲,所以只是保守的应了一声。

  高哲似看出了Shen Qian 的防备,短暂沉默后走到了窗边,负手注视着迷离夜色:“你可知晓我Gao Family 之名?”

  “我听别人说,Gao Family 自诩护道lineage ?”Shen Qian 随意的答道。

  “那你可知我Gao Family 护的是何道?”高哲背对着Shen Qian 问道。

  Shen Qian 摇头。

  于是高哲缓缓转过身来,眼眸复杂的凝视着Shen Qian ,一字一句的道,“以均衡之名,平息时空之祸……这,就是我Gao Family inheritance 八千年的祖训。”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