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82

  第382章 主上

  以均衡之名,平息时空之祸?

  Shen Qian 听到这句话,原本漫不经心的神态瞬间收起,他suddenly 起身,直直盯着眼前好似突然陌生起来的高哲,眼神急剧变幻。

  这句话能引发的遐想实在太大,由不得Shen Qian 不lost self-control 。

  “高使者,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虽然知道自己脸上必定有着震惊,但Shen Qian 依旧想要再确认一次。

  而在高哲眼中,Shen Qian 的反应也仿佛印证了他心中某种猜想,他spat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表情死凝重也似释然。

  “果然如此……其实,当我能对你毫无障碍的说出祖训之时,我就已经意识到自己没有认错人,只是didn’t expect ,我竟会变成那个应劫之人。”

  “高使者可否说得更详尽一些?”Shen Qian 此时已经冷静了下来,不过还是保持着应有的警惕。

  “稍等。”

  高哲忽的走到窗边,耳朵微动,似在确认什么,约莫过了几分钟,他才掩上了窗户,又随手布置下一道隔绝Formation ,然后走了回来。

  “炎王已回住处,暂时It shouldn’t be 再寻你麻烦,你我可以安心谈话。”

  面对着Shen Qian 疑问的眼神,高哲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Shen Qian 了然的nodded ,只是strangely said :“高使者怎知我和炎王发生了矛盾?”

  “我今日带伱入宫,已是向炎王表明你我之联系,但炎王却绕过我单独找上了你,想来必是不可为人知的事情,我赶到的时候,炎王情绪分明不稳,所以我推测你们应是产生过龃龉,这才匆匆将你带离。”

  高哲坦然道,“刚才若是炎王还有所动作,那我会不顾一切将你带离炎族。”

  高哲这一番话逻辑清晰,一切很合理,唯独一点让Shen Qian 十分迷惑。

  “你会at all costs 将我带离炎族?”Shen Qian 皱眉,“这又是为什么?”

  高哲took a deep breath 之后,突然在Shen Qian 惊愕的眼神之中one-knee kneels 地,将手放在了胸前。

  Shen Qian 在大月氏族见过类似的手势,它在这个时代意味着“效忠”和“誓死”。

  “Gao Family 第七百六十二代子孙高哲,见过主上!”

  高哲的声音低沉有力,在房间之中不断回荡,竟也发出了金属般的铿锵之声。

  房间内有着短暂的沉寂。

  Shen Qian 终究不再是以前那个inexperienced youth ,所以即便眼前的场面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但他并没有急着追问什么,好一会,他才面色沉静的坐了下来。

  “高使者,你先起来。”

  高哲hearing this 果然迅速的站了起来,一身青衣依旧untainted by even a speck of dust ,两鬓略显斑白,却让他那英气的脸颊添了几分沧桑。

  独属于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的顶级气度依旧在他身上,只是此时面对着Shen Qian ,高哲又保持着最大程度的内敛。

  这是一种变相的尊敬。

  从高哲喊出那句话之后,一切都已经不同。

  “说说吧,你应该也能想到我有很多疑惑。”Shen Qian 摩挲着桌子上的粗糙茶碗,淡笑着又补充了一句,“越详细越好。”

  实际上Shen Qian 内心远不如表现的那么平静,不过好在有了蟒山的事情做铺垫,他倒也没有特别的意外。

  “八千年前,Human Race 羸弱,大部分人都居住在荒山野岭之中,我Gao Family 先祖横空出世,平Great Demon ,兴土木,援助了无数氏族,也赢得了极高的声望。”

  “护道Gao Family ,便是在那时名声鹊起。”

  “真要speaking of which ,甚至比五大族的崛起还要早上无数岁月……”

  “等一下。”Shen Qian 不解道,“既然如此,为什么Gao Family 不建立自己的氏族呢?”

  “这也是其他氏族的疑惑。”高哲答道,“但我Gao Family 先祖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已经立下规矩,我Gao Family lineage 不称王,不争霸,后世子孙也将遍布各族,只辅佐有德之人。”

  “当然,这只是on the surface 的理由,也是我Gao Family 八千年积攒下来的声誉,所以Human Race 各首领,都以为我Gao Family 所均衡的Dao’ ,实际上是王道。”

  高哲一笑,“不过真相如何,属下刚才已经说过了。”

  Shen Qian 细细品味了一番,若有所悟。

  Gao Family 实际上均衡的是Dao of Space-Time ,但这应该是Gao Family 最大的隐秘。

  若不是自己是高哲口中的那个“主上”,只怕也不会得知。

  再转念一想,如果以这个为出发点,那Gao Family 先祖定下组训不参与争霸的原因自然呼之欲出。

  八千年岁月更迭,可以想象即便是在Human Race 内部,氏族纷争、王位交替也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

  在如今的五大族之前,也必然还有数个时代。

  不知多少氏族兴起又灭亡,却唯独Gao Family 一直留存了下来,即便如今,Gao Family 的子孙也遍布各族。

  这超前的生存智慧背后,若是还有着更大的使命支撑,那一切都说得通了。

  “平息时空之祸,如何平息?”

  有了基本的信任,Shen Qian 也就不再掩饰,一股脑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还有,你为什么会称呼我为‘主上’,你自称为应劫之人是何意,我和你们Gao Family 的使命又有什么联系?”

  “其实属下也是一知半解。”

  高哲沉默过后,才缓缓开口。

  “我Gao Family 的祖训除了那一句简单的话,就只提及了当‘主上’出现时,第一个接触主上的人便是命定的应劫之人,一切行径以主上的意志为准,援护主上,不惜任何代价!”

  Shen Qian 眼睛一眯,“那你如何确定,我就是那个‘主上’?”

  “at first 我也没在意,真正起了心思,是在清水镇small courtyard ,主上突然出手击退扎赫的时候,或许是因为主上展露了气息……它也有了反应。”

  高哲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枚河螺。

  这河螺的颜色呈现一种极其纯净的白,其上的螺纹乍一看很是普通,但细看之下却会发现那一层层螺纹正反交替,隐约间组成了某种奇怪的图形,盯得久了,好似要将人的灵魂都吸纳进去。

  Shen Qian 认识这种河螺。

  虽然江陵王拿出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细粉,但他在时间长河挣扎的时候却也隐约见过完整的产物,只是当时Shen Qian 无暇顾及。

  这大抵也是时间长河之中唯一的特产。

  时间河螺!

  在看到这河螺的时候,Shen Qian 对于高哲的身份再无疑虑。

  时间长河的存在,一定是寻常人根本接触不到的隐秘,以高哲的实力,也不太可能在正常情况下拥有时间河螺。

  ……除非高哲是一个顶级王侯假扮,但这种probability 实在太小,基本可以排除。

  “Gao Family 的核心传人都有一枚这样的信物,其实最初信物生出反应的时候,我也不敢完全确定。”

  高哲又接着说道,“是后来又通过和主上的接触,再加上石殿之内主上对抗炎王气机的时候,信物又一次大亮,属下这才有了把握。”

  Shen Qian 恍然,怪不得当时高哲会突然站出来为自己背书,原来还有这层原因。

  “但其实就算这样,我还是无法完全确定。”

  高哲又said with a smile ,“直到刚才,我能在主上面前毫无障碍的说出祖训,再加上主上虽然震惊但明显有所触动的表情,属下才敢recognizing Master ,望主上莫怪。”

  Shen Qian 听得心中一动,“你是说,你们的祖训是被施加了某种类似于禁言之术的规则?”

  “可以这么理解。”高哲nodded ,“倘若是无关之人,那天然的禁忌力量便会让我口不能言。”

  Shen Qian 是突然想起,这种手法不就和百王殿的禁言规则如出一辙吗?

  先不管两者之间是否有硬性联系,但至少可以肯定一点,这绝对也是顶级王侯的手笔。

  可那个人……究竟是谁呢?

  莫非也是那个white clothed 人?

  “Gao Family 先祖的名号是什么?”Shen Qian 问道。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了,即便属下身为Gao Family 直系子孙,也并不清楚先祖名讳。”

  高哲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倒是在一些其他氏族的记载之中,有人曾尊称我Gao Family 先祖为‘启’。”

  启?

  Shen Qian 琢磨了一下这个字,确认自己没有任何印象之后,这才摇头放弃了探索。

  也没什么好想的,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或许有一天自己能亲自接触到对方也说不定。

  至此,高哲一切行为的因由都已经明晰。

  源头就是那位不知名的Gao Family 先祖,在八千年前建立了Gao Family 并且inheritance 下了祖训,只为等待一个destined person 。

  而根据时间河螺的线索,以及Shen Qian 又确实是从时间长河之中走出来看,这个destined person 大概率就是他。

  现在唯一让Shen Qian 不太确定的,也是高哲自身都未必明白的,就是“以均衡之名平息时空之祸”这一句了。

  Shen Qian 不知道这“时空之祸”究竟指的是因为他的降临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还是一些在这个时代可能对他产生致命威胁的潜在危险。

  但无论如何,高哲的突然效忠,对于Shen Qian 来说都是一个极好的消息。

  先是和蟒山的蛇神结下了友谊,现在又多了一股这个时代的本土势力可以动用,至少Shen Qian 不用再如同之前那般cautiously 了。

  特别是……考虑到他可能已经将一个王侯powerhouse 得罪到死的情况下。

  “炎王这个人如何?”回归到现实,既然确认高哲的身份没有问题,Shen Qian 也不墨迹,直指当前的问题核心。

  “当代炎族首领姜直是第四代炎王,三代炎王是在征战之中陨灭,本来为次子的姜直没有继承权,但最后却是他走上了王座。”

  高哲paused 评价道,“innate talent 极高,但temperament 浮躁,任人唯亲,不是明主。”

  Shen Qian nodded ,如果Flame Emperor 没有骗他的话,高哲的评价还算客观公允。

  “你不是辅佐当代炎王的?”Shen Qian 想起另一个疑惑。

  “我虽在炎族供职,但只是负责教授一些王室子弟罢了,并没有什么实权。”高哲摇头。

  想到王室子弟,Shen Qian 也想起了Flame Emperor 嘱托过的姜明,便多问了一句,果然高哲认识姜明,而且言语间评价颇高。

  Shen Qian 也就将自己卷走了《百草经》的事情告诉了高哲,只是略过了其中的细节,Avatar 之法的秘密自然无法和任何人分享。

  “Flame Emperor 竟然还有残余意识?”高哲hearing this 也是startled ,随即又释然,“以Flame Emperor 的目光,自然看得出姜明才是能带领炎族走向辉煌的明主,本来若主上不出现,属下的余生大抵也会追随对方。”

  “那明早离开之前,你替我引荐一下,我需要将Flame Emperor 的手书交给对方。”Shen Qian hearing this pondered then said 。

  “只怕等不了明早了……”高哲在知晓事情的全过程后,眉头不由紧锁。

  “怎么?”

  “我原本以为主上和炎王只是些许口角,但主上掠夺走了炎王谋划千年的《百草经》和Shennong Cauldron ,这就是irreconcilable 的仇恨。”

  好似突然感受到了紧迫,高哲的语速也变快起来,“刚才炎王回宫绝对只是一个假象,炎王虽然只是Alchemy Sect 师,但他在占卜命理上的成就却极高,只要他稍稍施加手段,必然能察觉到你在其中的因果……”

  恍若是在印证高哲的话语一般,伴随着“轰隆”一声,整个炎城突然剧烈的摇晃了一下。

  两人都是一惊,赶紧快步走到窗边,透过隔绝Formation 往外看去,只见夜空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道衣衫猎猎的silhouette ,从轮廓辨认依稀可见正是炎王。

  他长发飞舞,随着他的情绪起伏,天空也变得thunder ten thousand zhang 。

  在无数炎城居民惊诧和茫然的注视之中,Flame Emperor 骤然moved towards 那伫立在炎城上空的雕像一头撞了过去。

  bang!

  沉闷的撞击声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不断回响,只是一下,那神农雕像外围的防护Formation 便崩溃殆尽,巨大的神农雕像全身裂纹遍布。

  无数人发出了骇然的惊呼,或是趴在地上嚎啕大哭,他们不知道为什么炎王要毁掉神农雕像,但对于炎族无数民众来说,这简直就像是灭族一样的惨剧!

  高哲见状pupils shrank ,“他在以这种方式求证,求证是不是真的是神农雕像收走了《百草经》……”

  其实不用高哲解释Shen Qian 也已经明白了,因为就在这片刻间,仿佛已经从那毁掉的雕像之中得到了答案的炎王suddenly 转头。

  他冰寒的目光瞬间跨越千米,直直锁定了Shen Qian 的身形。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