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83

  第383章 王侯之威

  被王侯的murderous intention 锁定是什么体验?

  Shen Qian 依稀记得当初在VR馆上网的时候,这曾经是某逼上武道奇谈分类里面热度前十的问题。

  如果Shen Qian 现在带着键盘,他一定会敲下一句:“谢邀,人在远古,等我先活着回来再说……”

  虽然Shen Qian 接触过不少王侯,但这也确实是第一次,他赤果果的面对一个murderous intention 毕露的王侯。

  当初Shen Qian 二临北都,也曾经面对过因为梅苑失窃而变得暴怒的燕山公。

  不过当时有着吴炜及时遮掩,Shen Qian 并没有完全感觉到来自王侯的压力,即便如此,他也差点窒息当场。

  而此时,当再无任何遮挡,当抛弃掉日常的那一面,一个完全展现自己峥嵘的王侯能有多terrifying ?

  只是一眼,隔着数千米,Shen Qian 瞬间like falling in a ice hole ,竟是连体内的Essence Power 运转都变得迟滞起来。

  Shen Qian 这才发现自己还是有些想当然了。

  在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之后,特别是Essence Power 、spirit strength 和肉体接连breakthrough 禁忌之后,不得不说,随着实力的再次跃升,Shen Qian 即便没有膨胀,但那无形之中的信心也增强了不少。

  甚至在偶尔闪过的念头之中,会有着自己距离王侯也并没有那么遥远的错觉。

  但这一刻,Shen Qian 知道自己错的离谱。

  那伫立半空之中的炎王姜直,随着他的情绪变化,苍穹晦暗,虚空生雷,Heaven and Earth 好似都在为之颤抖。

  仿佛只要他抬手伸脚,大地就会崩塌,city 就会破裂。

  这是在现代社会几乎impossible 见到的景象。

  也是Shen Qian 第一次明晰的认知到,王侯和Mountain And Sea 之间的差距,只怕比Mountain And Sea 和普通Martial Artist 的差距还要巨大。

  王侯,才是真正有资格被称为神明的存在。

  就算Shen Qian 心fearless 惧,面对王侯却也会被天然压制,那冥冥之中的气场,生生削弱了Shen Qian 三成以上的实力。

  即便,在Shen Qian 模糊的感知之中,这炎王姜直顶多算得上和洛神伯一个层级的存在。

  Shen Qian 不自觉的想,当初Eldest Senior Brother 姜欢一人一枪杀上武法部,直面顶级王侯天宁公,那又是何等霸气!

  怪不得对方被称为Mountain And Sea 之下Number One Person ,Shen Qian 再次意识到自己的路依旧漫长。

  “主上,速遁!”

  在Shen Qian 短暂走神这一瞬间,高哲已经警惕的高喊起来。

  Shen Qian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才发现死死盯着自己的姜直虽然没有靠近,但他却遥遥伸出了手掌,随即猛地一握。

  Shen Qian pupils shrank ,随即骇然的发现,自己和姜直之间的距离正在无限缩小。

  明明两人都没有动,但两人之间的空间却仿佛开始压缩。

  这种空间被拉近的速度远超Shen Qian 的神经反射,即便他已经踏入了速度的Taboo Domain ,也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高哲没有闲着,在呼喊的同时,他已经一个踏步来到了Shen Qian 身前。

  Shen Qian 的压力骤减,那空间被无限拉近的感知也终于消失,但Shen Qian 的脸色依旧紧绷。

  因为替他挡住压力的是高哲。

  即便高哲是顶级Mountain And Sea ,但对上王侯又有什么胜算?

  果然,高哲的身形在那强大的吸力下,几乎是瞬间就远离Shen Qian 而去,被抓到了姜直的近前。

  “高哲,你敢背叛本王!”

  高哲保护Shen Qian 的举动让本就脸色阴沉的姜直瞬间暴怒,他的咆哮声如同thunder ,竟是震塌了下方的数十座房屋。

  Shen Qian complexion changed ,他知道这就是远遁的最佳时机,也是高哲为他制造出来的机会。

  但略作犹豫之后,Shen Qian 终于是moved towards 姜直冲了过去。

  素未相识的姜直就因为一句“主上”就可以为他舍弃性命,Shen Qian 虽然不是什么道德君子,但也impossible 眼睁睁看着对方在自己面前葬送性命。

  他打算直接动用“十方造化体”,看看有没有机会直接带着高哲逃离。

  不过Shen Qian 身形才刚刚一动就停住了,倒不是他怂了,而是时空猛然凝滞了。

  这不是一个修饰词,而是真的凝滞了。

  Shen Qian 的意识还在缓慢的转动,但all around 的一切都静止下来,包括流动的云、燃烧的火还有坍塌的房屋,四散奔走的人群……

  一切的缘由,都在于高哲手中的时间河螺。

  姜直的眼神之中也满是惊愕,他那足以捏爆高哲肉体的手掌,也牢牢定格在了半空。

  这就是来自Power of Time 。

  即便王侯……也束手无策!

  变化还没有结束,在时空凝固后,高哲手中的时间河螺猛地飞速旋转起来,隐约间,有一种无形无质而又真实存在的力量就从那河螺之中汹涌而出,continuously 的涌入了高哲的身体。

  在Shen Qian 、炎王以及下方炎族无数powerhouse 骇然的凝视之中,高哲的气息开始以一个夸张的速度猛涨起来。

  原本在Shen Qian 的感知之中,高哲虽然强横,但也只是Mountain And Sea Sixth Heavenly Layer 到Seventh Heavenly Layer 左右的powerhouse 。

  但此刻,他的气机只是在短短数秒之间就已经接近了Mountain And Sea 的极限。

  而河螺释放的力量却依旧没有停止。

  只是短暂的停顿过后,随着all around 空间的扭曲,高哲的气息终于breakthrough 了那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最大的桎梏,一举踏入了王侯之境!

  直至此时,时间河螺的力量才终于开始枯竭,随即高哲手中的河螺也化作了齑粉,消散于半空之中。

  Shen Qian 看得目瞪口呆。

  十秒!

  从Mountain And Sea 到王侯……

  什么鬼?

  Shen Qian 心知肚明是那时间河螺带来的神奇,甚至极大可能,这种提升只是暂时性的。

  但这世上除了自己的“十方造化体”外,这还是Shen Qian 第一次见识到这么terrifying 的术法。

  那可是王侯realm 啊!

  这无疑又是忤逆了Heavenly Dao Law 、违背了世间常理的手段。

  Shen Qian 这才sighed in relief ,原以为高哲是冲动之举,didn’t expect 对方早就有所依仗。

  同样呆滞的还有炎王姜直。

  甚至因为极度的震惊,明明时空的封锁已经解除,他却依旧没有什么动作。

  于是……

  bang!

  伴随着山崩一般的巨响,没有丝毫手软的高哲,在近距离之下,一拳轰在了炎王面门之上。

  姜直的身形如炮弹一般倒飞而出,远远砸落在了平原之上,随着“轰隆”之声,那平原上便生生裂开了一个hundred zhang 巨坑。

  不过只是毫秒间,姜直便重新腾空而起,身化长虹moved towards 高哲冲了过来。

  又是”hong” 的一声,两个王侯级的对撞爆发出了惊天rays of light ,不仅仅遮蔽了一切视线,毁灭般的冲击波向下扩散,即便许多炎族powerhouse 冲天而起联手阻挡,那些穿透的余波依旧夷平了小半个炎城。

  Shen Qian 避开了无数飞溅而来的碎石,又body flashed ,在驿站坍塌之前将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的月隼捞了出来,将月隼放到身后,Shen Qian 看着眼前毁灭般的景象,不由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这是他第一次亲眼见识到王侯级别的战斗,如此destructive power 简直unimaginable 。

  “王,停手吧!”

  “您的city 在毁灭,您的子民在哀嚎啊……”

  炎族的powerhouses 纷纷发出了痛苦的呼喊。

  半空之中的姜直和高哲一触即分,重新对峙于高空之上,好似刚才只是试探性的交手。

  伫立高空的姜直面色gloomy and uncertain ,好在他也没有完全失去理智,瞄了一眼下方的惨像之后,姜直coldly snorted ,蓦然衣袖一卷。

  在恍若镜子碎裂的折痕之中,他和高哲站立的空间骤然变得虚幻起来。

  那种感觉非常别扭,明明能看到两人,但又感觉两人距离自己非常的遥远。

  “这是什么?”

  限于阅历见识短浅的Shen Qian 有些茫然。

  “True God 领域。”

  旁边突然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这是True Gods 才能施展的手段,你可以理解为另外一个空间的战场,True God 可以在其中肆无忌惮的发挥出自己的实力。”

  Shen Qian 循声看去,说话的却不是他背后的月隼,而是站在several feet 屋檐之外的一个少女。

  她不知何时出现,晶亮的眸子正定格在Shen Qian 身上,那其中有好奇、有探究,还有一分极其隐晦的羞涩。

  她穿着和炎clansman 的长袍完全迥异的black clothed ,下方也只穿了一条挂着晶亮饰物的短裙,白生生的大腿在夜风之中有些夺目。

  Shen Qian 的眼眸也有一瞬间的复杂,不过很快就收敛起来。

  这少女正是白天时候被Shen Qian 救下的幽族Ninth Princess ,Shen Qian 不知道对方的姓名,但却对这张面孔极为熟悉。

  “我叫巫伶,相熟的人都叫我小伶。”

  或许是看出了Shen Qian 的欲言又止,少女主动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Shen Qian nodded ,刚要说什么,高空之中又传来了轰然巨响,Shen Qian 赶紧抬头看去。

  在那好似镜子折射一般的True God 领域内,只是这十数息的时间,高哲和姜直已经再次猛烈的交起手来。

  经过了试探,两人的手段也完全施展出来。

  姜直手持一根青石制作、蕴含着ancient aura 的权杖,每次挥动,那虚空之中便会卷起毁灭气浪,moved towards 高哲侵袭而去。

  高哲的武器要显得简陋许多,只是两柄long sword ,一左一右每次挥动,便有呈山河之势的sword glow 滚滚而出,不断消弭着那些毁灭气浪。

  两人的动作看似简单,Shen Qian 却一时间看得入了神。

  只因无论是姜直还是高哲,每一次挥动,那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便有无数Dao Rhyme 凝聚而去,抽空了附近的所有Spiritual Qi ,再化作象征着毁灭的攻势扩散开来。

  那片恍若是次元的空间不断的崩裂,到处都是空间破碎的痕迹。

  只怕就算是顶级Mountain And Sea ,也很难在其中支撑许久。

  这就是王侯,到达this realm 之后,已经无需再像Mountain And Sea 那般,通过summon 道海去给自身加持力量,他们的一举一动都resembles nature itself ,处处都是“Dao” 的痕迹。

  这就好像是小child 打架需要耗费全力才能举起一块石头,但身为成年人的王侯,却已经能将手中的巨石当作常规武器。

  这其中的差距,何止千里。

  不过Shen Qian 没有沉浸太久,他很快就惊醒过来,facial expression grave ,因为在短暂的僵持之后,高哲已经逐渐落入了下风。

  his realm 毕竟不是真实,而且时间河螺给他带来的提升虽然巨大,但明显和炎王姜直还有着不小的差距。

  但高哲却未曾有半步后退。

  Shen Qian 不确定对方是无法逃离,还是在故意帮他拖延时间。

  在Shen Qian brows tightly knit 的时候,不远处屋檐上的巫伶突然再次开口了,“我已经请了father 出手,但他没有答应。”

  Shen Qian 诧异的看了一眼对方,巫伶是巫族Ninth Princess ,对方的father 自然就是巫族之王,实力必定不会比姜直弱。

  但听到对方没有答应,Shen Qian 也没多说什么,重新收回了目光。

  “你好像不愿意和我说话。”巫伶却又不解的接着问道,“伱在故意疏远我,为什么?”

  Shen Qian 没有回答,他牵挂着高哲的状况,刚要有所动作,随着幽香袭来,巫伶却挡在了他的身前。

  “为什么?”巫伶晶亮的眼眸之中出现了一抹委屈,还有一些愤然,给Shen Qian 一种似曾相识的意味。

  “我现在没心思和你说这些。”Shen Qian frowned ,“我要去救人。”

  “你告诉我,我可以逼我father 出手。”巫伶却不依不挠,“他能救下你的朋友。”

  “我不需要你的father 出手。”Shen Qian 摇头。

  “可我的father 不出手,你的朋友就要死了,难道你就眼睁睁看着……”

  巫伶恍若冷笑的言语还没说完,巨大的阴影突然遮蔽了她。

  巫伶呆呆的看着Shen Qian 的身形越来越高,直上千米。

  但Shen Qian 其实没有任何动作,就在他的脚下,一条体形达到了数千米的python 不知何时从泥土之中钻了出来,正用自己的头颅承载着Shen Qian 的躯体,朝那空间折射之地不断接近。

  Shen Qian 看了一眼脚下的蛇神,也sighed slightly in relief 。

  其实在高哲发动时间河螺力量的时候,发现有着翻盘可能的Shen Qian 就已经通过蛇神的信物summon 了对方。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Shen Qian 可能都会犹豫一下是否要浪费这个请蛇神出手的机会,但他无法拒绝另外一种可能……

  若是能直接将炎王干掉,那“心头血”岂不是就有着落了?

  一念即此,Shen Qian 的心脏就开始“peng peng ”跳动起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