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84

  第384章 得手

  突然出现的python 不仅仅让炎族powerhouse 惊愕,正全力出手压制高哲的姜直也在immediately 有所察觉,suddenly 转头看了过来。

  只是蛇神的速度何等之快,姜直才刚刚生出警惕,头颅一甩将Shen Qian 留在了半空之中的蛇神已经一头撞破了空间的阻隔,进入了姜直和高哲所在的True God 领域。

  随着蛇神意志的灌注,这一片次元空间变得更加宽阔,Spiritual Qi 汹涌。

  “嘶!”

  没有半句废话,蛇神尾巴一甩,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便出现了上千道残影,moved towards 姜直鞭挞而去。

  姜直complexion changed ,只得放弃了in a spurt of energy 陨灭高哲的机会,手中权杖一转,便在all around 布下了一道golden 的涟漪。

  当!

  摆动的蛇尾和golden 涟漪相撞,发出了好似钟鸣一般的沉闷声响。

  获得了喘息之机的高哲body moved ,便来到了数千米之外,开始疯狂的吸纳all around 的Spiritual Qi 补充自身消耗。

  他身上的伤势,尤其是胸腹间刚刚被毁灭气劲贯穿的那狰狞伤口,也开始以一个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愈合。

  这不是什么神奇的术法,甚至都不是medicine pill 的效果,而是王侯自身便有的惊人life force 。

  Shen Qian 早就听闻,到了王侯this realm ,只要时间充足,就算是“断肢重生”也只是等闲。

  此刻亲眼得见王侯的种种神奇,他looked towards 姜直的目光不由更加热切。

  “蟒山神明,你要与我炎族为敌?”

  姜直自然impossible 放任高哲恢复过来,但任他如何怒吼连连,蛇神都置若罔闻,长达千米的蛇尾纵横之间,便将姜直牢牢阻挡在方寸之中,他根本无法接近高哲。

  时刻关注着战局的Shen Qian 也是暗自叹息。

  蛇神其实也是才breakthrough 王侯不久,但比起依靠时间河螺暂时抵达王侯realm 的高哲来说,蛇神的实力无疑要强大太多。

  炎王姜直少说也已经踏入王侯realm 上千年,但在蛇神面前根本占不了丝毫上风,甚至隐隐间,已经有了被压制的趋势。

  而Shen Qian 知道,蛇神至少还有一张强力的底牌没有动用。

  那就是……它在primordial 神明之中unique and unmatched 的“Dao” 。

  在这短短片刻间,高哲的气息已经重新恢复至鼎盛,Shen Qian 能看到的局势他自然也一清二楚,没有丝毫迟疑,伴随着thousand zhang sword glow 自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斩落,手持双剑的高哲body flashed ,已经重新加入了战局。

  轰隆!轰隆!

  Space Crack 在三个王侯powerhouse 的混战之中成片成片的出现,偶尔感知到其中溢出的Destruction Aura ,即便是Shen Qian 也不禁咋舌。

  one against two 的炎王姜直,几乎是在in a flash 就落入了绝对的下风。

  ”get lost! ”

  终于支撑不住的姜直不知使用了什么秘术,气息在刹那间突然强盛了数倍,手中权杖凌空一点,那狂猛的气劲不仅击退了蛇神,手中双剑跌落的高哲整个人也spit blood flying upside down 了出去。

  获得了片刻喘息的姜直脸色阴沉,他陡然环视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虚无处,随即猛地伸手一抓。

  crash-bang !

  在Shen Qian 惊诧的注视之中,自炎城上方的虚空中,便有两根粗数十米、长不知多少万米的black 锁链显露出来,两根锁链直通地底,而另一端的尽头,便牢牢攥在姜直手中。

  随着姜直用力一扯,随着泥土塌陷,两道被锁链牢牢束缚的silhouette 就从地面破土而出。

  these two people one old and one young ,头发散乱,面目都是灰败无比,身上的气息也极其微弱。

  但只是略一感知,Shen Qian 不禁complexion changed 。

  只因these two people 虽然气息残破,但分明都是genuine 的王侯powerhouse 。

  正在Shen Qian 疑惑姜直怎么会在地底囚禁着两个王侯powerhouse ,以及他此时将两人拉出来的用意的时候,自不远处的一些炎族powerhouse 口中,却发出了道道惊呼。

  “Third Grand Uncle !”

  “还有七伯公……”

  “不是说两人闭关了吗,怎会被囚禁在地底!”

  那些震惊的呼喊也帮助Shen Qian 厘清了头绪。

  原来these two people 也是炎族的powerhouse ,而且听起来辈分颇高。

  怪不得……之前Shen Qian 还奇怪,炎族作为Human Race 核心的五大族之一,难道就只有炎王一个王侯?

  即便Alchemy Technique 才是炎族立身的根本,但这综合实力也太差了点。

  却didn’t expect ,原来另外两个王侯都被关在了地底。

  姜直为什么要这么做Shen Qian 不得而知,但只怕其中必定有着某种见不得人的隐秘,否则其余的炎族powerhouse 也不会这么惊骇了。

  “姜立,姜慎!”

  姜直没有理会all around 的异样目光,只是对着两人高shouted ,“我以炎族当代首领的身份命尔等即刻出手,助我驱除外敌!”

  姜直手腕一抖,原本紧紧锁住两人身躯的锁链便宽松了不少,虽然那束缚依旧存在,但两人的气息,却开始以一个惊人的速度强盛起来。

  就仿佛久旱遇甘露,他们枯瘦的身躯开始变得充盈,那独属于王侯的恐怖气机也开始蔓延。

  但两人却都没什么动作,只是冷眼看着姜直。

  “姜直,你镇压我二人于地底千年,如今还指望我们帮你?”

  左侧的青年怒道。

  “做梦!”

  右侧的老者更直接,轻蔑的吐出了两个字。

  “所以伱们二人,是要看着炎族与我一起灭亡?”

  姜直却是面色漠然,他陡然将手中的权杖往半空一抛。

  权杖散发出炽亮无比的rays of light ,而姜直也在同一时间张开了双臂。

  他的身体仿佛化作了黑洞,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有道道闪烁着晶莹rays of light 的white 雾气自all around 滚滚而来,不断融进他的身体之中。

  “住手!”

  “你疯了,竟敢集全族气运为一身!”

  姜立和姜慎都是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怒喝出声。

  Shen Qian 也是眼睛一眯。

  那些white 雾气就是浓缩成了实质的“气运”。

  气运对一个族群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姜直,此刻却是在疯狂掠夺着属于整个炎族的气运。

  他在将自身的命格和炎族气运捆绑在一起,以此逼迫那两个本来和他对立的炎族王侯出手!

  “你们不出手,那就让整个炎族都和我陪葬,你们就是炎族最大的罪人!”

  姜直面色猖狂的said with a big smile 。

  “混账!”

  姜立和姜慎试图出手阻拦那些气运的凝聚,但是根本无用。

  姜直手中的权杖就是炎族王权的象征,是inheritance 的秩序所在,即便姜立和姜慎也是王侯powerhouse ,但身份的桎梏却让他们无法像姜直一般承载气运。

  Shen Qian 见姜立和姜慎的面色已经开始挣扎,不由brows tightly knit 。

  一旦姜立和姜慎同意出手,那局面就将再次逆转,Shen Qian 倒不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

  可他喵的眼看就要到手的“心头血”就这么飞了,Shen Qian 就不能接受了。

  气运,气运……

  Shen Qian 念叨着这两个字,突然心中一动,好似想起了什么。

  他翻手从怀中掏出了Flame Emperor 赐予的手书,body moved ,来到了炎城上空,同时shouted loudly :“炎族姜明何在?”

  Shen Qian 这一声呼喊甚至用上了“Dao” 的力量,瞬间便响彻Heaven and Earth ,压过了一切声响。

  下方城头上的人群一阵骚动后,一个面目俊朗的青年踏空而出,带着几分戒备的注视着Shen Qian ,“我就是姜明,你找我何事?”

  “奉Flame Emperor 之命,当代炎王倒行逆施,助纣……呃,横征暴敛,为一己私欲违背祖训,天理不容,当废除王位,逐出炎族!”

  Shen Qian 一时顺口,后来才想起来这个时代还没有所谓的“纣王”,赶紧又换了个说法。

  所幸也没人在意他的口误,事实上在Shen Qian 大喊出声后,不仅是姜立和姜慎,正在疯狂掠夺着炎族气运的姜直,也在一愣之后错愕的看了过来。

  “姜直三子姜明,天资聪颖,心胸远大,可为继位之良选,即刻登位,接管炎族秩序!”

  Shen Qian 喊完之后,将Flame Emperor 的手书也抛了出去。

  高空中的姜直在短暂错愕之后,见状不由冷笑,“简直是滑稽无比,Flame Emperor 早已陨灭数千年,哪有什么……”

  但他嘲讽般的声音只刚刚吐出几个字便戛然而止,眼中已经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不仅是他,所有炎族powerhouse ,都是怔怔的看着那陡然在半空之中绽放出rays of light 的“Flame Emperor 手书”。

  原本只有手臂长宽的手书迎风暴涨到了百米长宽,上面一个个golden 大字清晰可见。

  Flame Emperor 传世无数书籍,他的字迹许多人都极其熟悉,只是看一眼,许多人便已经认出,这竟然真的是Flame Emperor 的手书。

  不仅如此,那些golden 字体在光华大放之后,骤然组成了一个虚幻的silhouette ,依稀正是Flame Emperor 模样。

  虚幻的Flame Emperor 没有说话,甚至感受不到气机,但他却微笑着来到了呆滞的姜明面前,随即将一顶草木结成的王冠戴到了姜明头上。

  随着Shennong 的动作,那凌空伫立在姜直头顶的权杖骤然剧烈的颤抖起来,随即在姜直不甘的怒吼之中腾空而起,moved towards 姜明飞了过来。

  与此同时,那源源不绝向着姜直汇聚的气运也在刹那消散。

  见状,无数炎族powerhouse 哪还不知道这承载了Flame Emperor 意志的手书竟然是真的!

  在哗然之余,也有少数炎族powerhouse 率先反应过来,moved towards 兀自愣怔的姜明行跪拜之礼。

  姜立和姜慎“shua” 的一下,便将蕴含着无尽murderous intention 的目光转向了姜直。

  高空之中的姜直complexion changed 再变,随即他猛地身形一转,在蛇神和高哲都来不及阻拦的时候逃离了True God 领域,moved towards 远处遁去。

  “蛇兄,拦住他!”

  Shen Qian 怎么可能让这好不容易煮熟的鸭子飞了,赶紧大喊道。

  蛇神发出了嘶吼,庞大的体形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但蛇神的速度虽快,不知运用了什么保命Divine Ability 的姜直却是更快,眼看他就要消失在视野之外的天边,一声幽幽的叹息却是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响起。

  “为了大局着想,吾说不得要插手一回炎族的内部事宜了。”

  伴随着叹息声,一个身穿black clothed 的silhouette 无声无息出现在了姜直的去路上,“姜直,此路不通。”

  black clothed person 一挥手,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便有无数black 罡风汇聚而来,凝聚成了一张万米大手,moved towards 姜直扇了过来。

  “巫王,你敢阻我!”

  姜直愤怒而又隐含着绝望的咆哮声响彻于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这一击并非black clothed person 全力出手,对他没有致命威胁,但为了抵挡这一击,他的身形却完全凝滞了。

  在王侯的交锋之中,这短短的一秒,已经足以改变太多事情。

  “roar! ”

  就这一秒的间隙,蛇神已经追了上来。

  追上来的还不仅仅是蛇神,还有手持双剑的高哲,以及面色冰冷的姜立和姜慎。

  ”Ah!”

  任姜直如何挣扎,他终究是被蛇神一摆尾巴,重新圈入了战局之中。

  即便阻拦了姜直的幽王没有再出手,姜直也是以一敌四。

  次元战场重新成形,而在其中,被四个王侯围攻又失去了权杖助力的姜直,只是一个回合的短暂交锋,身上气息便萎靡下来,已然是重伤。

  在失去了那权杖的助力后,姜直瞬间变成了普通无比的王侯,又怎么可能是三人一蛇的联手之力?

  “pu! ”

  随着golden 的鲜血喷洒,被蛇尾重击了脊背的姜直失去了反抗之力,身形无力的从半空跌落。

  “将他带回族中,也让他尝一尝被镇压地底的滋味!”

  青年面貌的姜立恨恨道,便欲招呼姜慎一起上前将姜直擒拿。

  刚刚追过来的Shen Qian hearing this 脸色微微一变,姜立和姜慎明显还在顾及着同族之谊,那又出人又出力的Shen Qian 就要变成大冤种了。

  “杀了他!”

  当即,Shen Qian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向蛇神和高哲sound transmission 道。

  蛇神和Shen Qian 堪称是出生入死的情谊,高哲更不必说,已经将Shen Qian 奉为“主上”,因此两人hearing this ,都是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加速,moved towards 跌落的姜直追了过去。

  “不……”

  感受到了killing intent 的姜直pupils shrank ,姜立和姜慎的反应也慢了一拍,等他们想要制止的时候,蛇神的尾巴尖端已经毫无阻碍的贯穿了姜直的胸膛。

  Shua!

  next moment ,sword glow 一闪,姜直五官凝固的头颅便冲天而起。

  “蛇兄!”

  不再掩饰的Shen Qian yelled 。

  会意的蛇神尾巴一摆,伴随着姜直的胸腹破碎,一颗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如同red 水晶,其中又流动着光彩夺目的golden 鲜血的心脏,便直直moved towards Shen Qian 飞了过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