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86

  “你在我房间做什么?”

  沉前先看了一眼隔壁房间的月隼,确定对方平安无事后,他这才整理好心情,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问道。

  巫伶站起身来,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沉前的脸庞,半晌才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我们……是不是以前在哪里见过?”

  沉前startled ,“此话怎讲?”

  在巫伶仔细打量沉前的时候,其实沉前也在打量着巫伶。

  经过观察之后,沉前基本能确定,眼前这个巫伶虽然和霍伶儿的相貌极为相似,甚至性格上也有一些相同的地方,但应该是两个人无疑。

  而沉前是第一次来远古,这巫伶看起来年纪也不大,沉前可以肯定自己之前和对方没有接触过,所以他才会奇怪巫伶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天我刚刚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你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巫伶明亮的眼睛看着沉前,脸上忽然有一丝羞涩掠过,“你的手放在我的,我的……的时候,我的heartbeat 得很快,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有没有一种可能,那时候你刚刚解了毒,体inner Qi 血复苏,所以你心脏才会跳的很快。”

  沉前helplessly said 。

  这酷爱脑补的毛病,两人倒是一模一样。

  “不是的。”巫伶坚定的摇头,“我知道一定有哪里不对,我前十七年都在巫族之中度过,从未在外界行走,你又不是巫族之人,我们一定没有见过面,为什么我会觉得你很熟悉?”

  “Great Thousand Worlds 那么多人,鬼知道有没有和我长得很像的,这不能说明什么……”

  沉前心中虽然也诧异,但他还是不动声色的摆手道。

  巫伶startled ,奇怪的看着沉前。

  “怎么了?”沉前发现不对劲。

  “你怎么会知道‘Great Thousand Worlds ’?”巫伶似乎很是诧异的样子,她愣愣道,“连其他Four Great Clans 的首领都不一定知道,father 若不是因为行走幽冥,也不会得知这个消息。”

  沉前刚才只是一顺口就说出了“Great Thousand Worlds ”这四个字,此刻听巫伶话中含义,不由astonished 转头,“Great Thousand Worlds 怎么了?”

  其实沉前隐约已经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Great Thousand Worlds 的说法,是在现代武道“门”出现以后才被提出,这远古怎么也会有类似的说法?

  “你不知道?”巫伶一愣后,倒也没有隐瞒沉前,“传闻此次万族战场之后,神明们就将开Three Realms ,分万族,到时就会有Great Thousand Worlds 、Intermediate Thousand Worlds 和Smaller Thousand Worlds 的说法。”

  “原来Three Realms 是这个时候分开的……”

  沉前muttered 。

  他之前就在奇怪,为什么这远古时候的continent 感觉和Earth 不太一样,面积不知道是Earth 的多少倍不说,其中的地形之复杂,也和Earth 完全不同。

  比如说单是灵巫族自己的领地面积,就远比整个Earth 还要大。

  “而此次万族战场的排名,也将直接决定Three Realms 划分之后的局势,据说各族天才只要能够排名前列,就有跟随神明进入Heaven Realm cultivation 的机会。”

  …

  巫伶似也有些憧憬,“传闻聚集众Power of God 建设的Heaven Realm 不仅Spiritual Qi 充沛,而且Time Flow Speed 也和外界会有极大不同,说是A Day In Heaven A Year On Earth 呢!”

  沉前沉吟不语。

  他对于什么进入Heaven Realm 倒是兴趣不大,不仅仅因为他根本不属于这个时代,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已经知道了所谓Heaven Realm 的结局。

  如果他曾经去过的那方残破地界确实是所谓Heaven Realm 的话。

  只是若此次万族战场还有这种隐秘的话,只怕会生出不少不必要的麻烦来。

  “天色不早了,你回去吧。”沉前也没有和巫伶继续探讨的兴趣。

  “你好像在刻意疏远我。”巫伶却挡在了沉前面前,不解的追问道,“why on earth? ”

  “我们本来就没什么交集,说什么疏远不疏远的。”

  沉前“害”了一声。

  “可你救了我的性命。”巫伶紧紧盯着沉前,“我巫族修心,我impossible 忽视这段因果,那会让我以后的Dao’ 不Perfection !”

  “那你大可以放心。”沉前龇牙一笑,“我不需要你的报答。”

  在被沉前推出去之前,巫伶突然转头,盯着沉前的目光有些晶亮,“我现在确定了,你一定认识我对不对?”

  “这是从何说起?”沉前关门的动作为之一顿。

  “我贵为幽族Ninth Princess ,而你只是偏远地区来的小氏族天才,不说上下尊卑,你甚至没有基本的男女之防。”

  巫伶说着的时候不禁低头看去,目光定格在了沉前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掌上。

  巫伶穿的是镂空的上衣,被沉前按住的那片细腻地带刚好暴露在外。

  沉前尴尬的咳嗽一声,赶紧将手掌收了回来。

  他没料到巫伶竟然如此敏感,确实是因为和霍伶儿太熟了,所以沉前的动作subconsciously 就有些随意。

  “你一定和我有着什么关系,可是究竟是什么呢?”巫伶略显迷茫,大概是便寻记忆,都没有找到和眼前这个青年有关的任何画面。

  “你想多了。”

  沉前”clang ”的一声关上了门,将少女迷茫的脸颊彻底隔绝在门外。

  关上门的沉前却在叹息,他都不确定到底是因为女人所谓的直觉,还是这个巫伶真的和自己认识的那个霍伶儿存在着某种联系。

  但不管怎样,沉前都觉得和巫伶走得过近未必是什么好事。

  虽然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一些东西,但沉前还是在避免自己和这个时代有过多的交集。

  得到了“心头血”,现在沉前只需要安安稳稳踏上归途即可。

  ……

  翌日,天明之时,沉前撤去了隔绝Formation ,一开门,月隼已经端着早餐等在了门外。

  “沉前big brother 。”月隼喊了一声,随即cautiously 的看了一眼房间内,似乎在确认什么。

  “你在看什么?”沉前有些奇怪。

  “昨晚那个幽族Princess ……”月隼欲言又止。

  …

  “哦,她是走错房间了。”沉前没有多说,主要是月隼的眼神让他感觉有些危险。

  强行解释的话,他明明和月隼没什么,也要解释出一点什么东西来了。

  不能给对方这样的幻想。

  虽然他等同于变相答应了大月氏要帮助对方进行族群inheritance ,但沉前还在思索着有没有除了primordial 交流之外其他的方式。

  “你去帮我叫一下高使者,他就在right hand 边尽头的那个房间。”

  沉前吃着早餐对月隼说道。

  等月隼叫来了高哲以后,沉前先招呼对方坐下,这才从怀中掏出一个包裹递给了对方。

  高哲诧异的接过,等打开以后却又愣住了,因为包裹之中竟是一些装着medicine pill 的瓷瓶,large and small 有数十瓶之多。

  “每种medicine pill 的服用方法我都做了便签贴在上面了。”

  沉前笑着解释道,“全部服用完毕以后,就算考虑到药性的相冲,应该也能为你增加数百年lifespan 。”

  高哲惊了一下,起初是有些不信,但等他仔细看完了瓷瓶上贴的那些标签,高哲就立即信了一半。

  长青丹、回天液、万年青、天寿丸……

  各种高哲听说过的以及大部分是没有听说过的medicine pill 琳琅满目。

  高哲也是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只是看了一眼那些标签上的medicinal herb 配比,他就知道沉前没有再湖弄他。

  但高哲却更加震撼了。

  虽然沉前救回了幽族Ninth Princess 已经说明了对方无比高超的炼药造诣,但这和对方一出手就是这么多市面上unheard-of 的medicine pill 是两码事。

  更别提,能够无害增加life essence 的medicine pill 一向是供不应求,绝对是medicine pill 之中最珍惜的那一档。

  还有一个细思极恐的地方。

  那就是这些medicine pill 从何而来?

  如果沉前早有准备,为什么他昨晚的时候不拿给自己?

  高哲装作不经意的打量了一下,果然在沉前的衣服边角看到了一些火焰灼烧的新痕。

  高哲眼中的震撼更深。

  他不太相信有人可以在一夜的时间内炼制出这么多medicine pill ,但他记得昨晚的时候沉前的房间的确被Formation 隔绝了。

  种种迹象又表明好像事实就是如此。

  心中千头万绪一掠而过,不过高哲最终还是took a deep breath ,郑重的向沉前道谢。

  有了这些medicine pill ,他使用了时间河螺的副作用就能被降到最低,这对他来说意义非凡。

  虽然Mountain And Sea 的lifespan 也算漫长,但一次性消耗千年,却极可能对他踏入True God Realm 的道路造成阻碍。

  甚至,他都未必能够熬到breakthrough 的那一天。

  “走吧,该去王宫集合了。”

  沉前吃完早餐,招呼了两人一声,三人便一起moved towards 炎族的王宫走去。

  来到王宫,那石殿前的广场上已经满是人头。

  那其中不仅仅有炎族的天才,还有炎族负责召集的数百个大小氏族的天才,姜明正站在台阶上说话。

  …

  许多人只知道昨晚有powerhouse 交手,但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却并不知晓,只是今早看到炎王换成了姜明还是有些诧异。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炎王是谁倒是没有那么重要。

  简单交代了一下秩序,广场上的青年们便跟着各自的Welcoming Envoy 者前往城外乘坐flying boat ,至于沉前则是留了下来。

  昨晚已经答应了姜明和他同路,沉前也不至于矫情。

  ……

  云雾浩渺,直径千米的大船横行于高空之上。

  沉前和姜明并肩俯瞰着下方不断掠过的山川河流,两人一时间都是沉吟不语。

  沉前已经看出姜明对自己似乎有所求,从刚才他介绍炎族的各大天才给自己认识时,沉前就已经有所察觉。

  果然,终归是姜明忍不住了,他轻叹一声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沉前兄可看见刚才经过的那片群山,是不是神俊无比?”

  沉前nodded ,“确实,而且Spiritual Qi 环绕,应该不是俗地。”

  “那是一个叫做‘六尾’的种族的栖息地。”姜明带着些许忿恨的说道,“六尾族并不强大,但只因依附了巫族,却能直接占有远比我Human Race 富饶的领地。”

  沉前大概意识到姜明想说什么了,只是他还是有些迷惑于姜明的目的。

  见沉前投来疑惑的眼神,姜明也转过身来,目光诚挚的注视着沉前,“我想请沉前兄助我一臂之力,与我共谋Human Race 大计!”

  沉前startled ,随即更是莫名,“如何帮你?”

  姜明took a deep breath 道,“此次万族战场开启,背后实际上涉及到一件major event ,那就是Three Realms 的势力归属……”

  接下来,姜明简单说了一下其中的利害关系,倒是和巫伶对沉前说的大差不差。

  “所以呢?”沉前还是不明所以。

  “在这种前提下,可以预见,其他各族天才必将厮杀的极为惨烈。”

  姜明终于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我们Human Race 只要不刻意争抢名次,完全可以在其中大有作为,我知道沉前兄是极其厉害的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peers 之中可以说无出其右,我想恳请沉兄加入我们,由我们先出手搜罗各族peak genius 的尸骸,再由沉兄和其他天才进行钻研……”

  “钻研什么?”沉前惊讶道。

  “……启蒙之法。”姜明低低的吐出了四个字。

  沉前一挑眉,他还真didn’t expect 姜明要说的竟然是这个。

  但是转念一想,沉前又好似明白了什么。

  就如同之前在清水镇高哲听到“力族顶级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反应一样,如今Human Race 最稀缺的就是属于自己的启蒙cultivation technique 。

  这个时代的Martial Artist ,出生时的aptitude 就几乎决定了一切。

  Human Race 看似也有不少powerhouse ,但在庞大的人口基数对比下,却是显得如此单薄。

  只是沉前没料到,看起来如此年轻的姜明竟然还有这样的抱负。

  “这个计划是一年前便开始酝酿,虽然姜直在位的时候并不同意,但我早已暗中联系了其他Four Great Clans 的所有天才,除了极少部分一心只想通过万族战场扬名立万,拜入Peak 神明门下,其他人都都没什么异议。”

  姜明语气诚恳,对着沉前就是一拜,“但如今,我们最缺的就是强大而又年轻的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毕竟万族战场对于骨龄有着苛刻的限制。”

  沉前一时间沉默不语。

  站在他的立场并不愿意横生枝节,但姜明的出发点实在太过高尚,他竟也不知如何拒绝。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