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87

  “姜明兄,炎族身为五大族之一,应该是底蕴深厚,不知道有没有富余的补天石?”

  沉前琢磨了一下,先趁机打听了一下。

  万族战场的形势不明,沉前虽然有心相助,但也不敢胡乱承诺,毕竟除了找到回家的路以外,对于沉前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尽可能搜集炼制王侯Avatar 的main material 。

  按照Flame Emperor 所说,三种main material 之中,在远古最容易见到的应该就是补天石,所以沉前才有此一问。

  如果炎族真的有补天石,无疑能帮沉前节省不少功夫。

  姜明hearing this startled ,以为这是沉前提出的条件,他不由无奈摇头,“补天石算得上极为珍稀的炼器材料,我炎族以前也有过些库存,不过数千年下来,早就消耗一空。”

  “别说Human Race ,就算在巫族那种一等一的大族,补天石也并不常见。”

  “据我了解,现如今整个Human Race ,如果还有哪里可能存在补天石的话,大概就只有九黎族可能有了。”

  姜明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沉前。

  “九黎族?”沉前一挑眉,总觉得这个氏族的名字好像在哪里见过。

  “九黎族以擅长锻造兵器闻名,甚至一些大族都会上门重金求购,所以我才推测他们可能会有补天石,不过以正常途径,只怕也很难从他们手中获得。”

  姜明解释了一句。

  沉前slightly nodded ,虽然炎族没有补天石的库存,但不管怎样,也算是得到一点线索了。

  “沉兄,那合作之事……”见沉前在走神,姜明忍不住再次问道。

  “frankly ,姜明兄,我此次前往万族战场还有自己的目的,所以……”

  姜明既然如此坦诚,沉前也就露了一些口风。

  “原来沉兄也是想要拜入神明门下吗?”

  姜明脸上掩饰不住的流露出失望,“既然沉兄有自己的志向,那我就不阻碍沉兄的恢弘前途了。”

  姜明的语气变得冷澹了不少,甚至夹杂了一丝“嘲讽”的意味。

  说完之后,姜明便转身离去。

  在船舱上还有数个Human Race 的青年天才正在等候,见两人商谈完毕,都是赶紧围到了姜明身边,显然对结果极为关心。

  但等姜明说了几句之后,那几个天才都是明显流露出了失望和愤恨的神色,甚至有人想要立马来找沉前理论,但被姜明拦下了。

  等几人离去,沉前也只能摇摇头。

  他大概能理解这些人的心境,或许在他们眼中,自己也成为了一个“Human Race 叛徒”,不过沉前并不在意,这种事本来就不好解释。

  轻盈的脚步声再次响起,沉前还没看到来人,头就已经开始疼了。

  “你想拜入Peak 神明的门下?”巫伶走到沉前旁边,眼眸亮晶晶的说道。

  “不想。”沉前摇头,“另外偷听别人说话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

  “你骗人!”巫伶根本不信,“你既然拒绝了姜明,那就说明你也想借这个机会进入Heaven Realm 。”…

  “你想说什么?”沉前耸耸肩。

  “你出身太低,即便innate talent 超群,但进入Heaven Realm 也只能沦为神明附庸,或是管理马棚,或是种植仙草,不如去冥界如何?”

  巫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father 已经和府君达成了协议,等Three Realms 一开,幽族就会举族迁入幽冥,father 甚至会成为新的幽都之主,你来冥界,我肯定不会亏待你的。”

  “他喵的在人间浪荡不好吗,你让我去当个死人?”

  沉前直接拒绝,“sorry ,我不感兴趣。”

  “你……”面对油盐不进的沉前,巫伶气急道,“Three Realms 一开,Human Race 就会被直接放逐元地,

  你如果persist in your own wrong doings ,下场一定会很凄惨!”

  沉前step one stopped ,surprisedly said :“元地是什么?”

  巫伶这才察觉到失言,不过面对沉前探究的眼神,她倒也没有隐瞒,“这是我听father 说的,即便在顶级神明之中也是极高的隐秘……”

  听说牵涉到顶级神明,沉前frowned ,在巫伶继续开口之前赶紧一挥手,在all around 布下了隔绝Formation 。

  “Human Race 繁衍万年,明明生存条件极差,更是没有primordial 神明,但不仅没有衰弱,反而人口一直在急剧增长,最terrifying 的是,这样一个Innate 羸弱的种族,竟也在unconsciously 之间诞生了不少神境powerhouse ……”

  “据说有一部分顶级神明已经对此生出忌惮,所以提出想要将Human Race 直接放逐到元地,以此限制Human Race 的繁育。”

  “元地是什么地方?”沉前frowned 。

  “father 说,那里曾经是孕育了Nuwa 的地方,也有一种说法盘古才是从那里出生的,那里以前是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最早的Land of Primal Chaos ,不过经过无数神明探索以后,那里早已变得无比荒瘠。”

  巫伶回想着说道,“对了,据说元地最大的特征就是没有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只有其他地界流动过来的Spiritual Qi 存在,若不是因为传说是远Ancient God 明的诞生地,都没人愿意踏足呢!”

  “没有Spiritual Qi ……”

  沉前looked thoughtful ,“那个元地大概是什么样子?”

  “我也没去过,不过听说好像大部分地方都是海洋,因为没有Spiritual Qi ,那里的wild beast 都很小呢。”巫伶摇头。

  沉前听到这里基本已经确定,巫伶口中的元地只怕还真就是后来的Earth ,只是从远古到现代,这其中又历经过怎样的变迁,才变成了后来的模样,那就不得而知了。

  最重要的是,沉前心中知晓,后来Human Race 的确定居在了Earth 之上,也就是说,此事虽然在巫伶口中只是少数人才知晓的隐秘,但对于沉前来说这却已经是一个既定的结局。

  ……

  在抵达之前,沉前倒也没什么期待。

  不同于旁边那些flying boat 上兴奋呼喊的青年,沉前早已经在现代见过了一次Nine Heavens 战场的模样。

  这万族战场据说是Nine Heavens 战场的前身,那应该算是大同小异。…

  但当眼前的云雾消散,当那近乎遮蔽了太阳的huge monster 骤然出现在视野之中的时候,不仅flying boat 上的青年们失声,沉前也陷入了极度的震撼之中。

  这fuck 是Nine Heavens 战场?

  只见高空之中,一座恍若塔楼一般的continent 正在云雾中缓缓飘荡着,all around 有雷电缠绕,彩云如丝绸一般旋转。

  continent 不见边际,而在continent 之上还有continent ,层层叠叠,直入Nine Heavens 。

  沉前看得有些发呆,只因这座万族战场的面积,比他见过的Nine Heavens 战场要大上十倍不止!

  不仅仅是面积,凝视着这黑黝黝的huge monster ,那心中的感观也绝对不一样。

  如果说Nine Heavens 战场只是给了沉前一种古老苍凉的感觉的话,那眼前的万族战场就好像一只正张口咆孝的wild beast ,处处都是峥嵘。

  flying boat 缓缓从万族战场的下方飘过,这时沉前才发现在那广阔continent 的边缘,还有着卫兵伫立。

  这些卫兵体形巨大,身高都超过了五米,有着blue 的皮肤,手持枪戟等长兵器,在盔甲的点缀下倒也显得uncommon martial heroism 。

  沉前看得眼熟,不由startled ,“这不是Djinn Race 的人吗?”

  身旁的高哲晗首,“是。”

  “他们怎么会在万族战场当卫兵?”沉前有些诧异,“难道这万族战场还和Djinn Race 有关系?”

  “万族战场据说是由十八位顶级神明出手,糅合了无数Ancient Divine Artifact ,里面甚至还有不少Ancient Ruins ,耗费八百年时光打造。”

  高哲摇头,“Djinn Race 虽然也有True God 坐镇,但距离Peak 那个层次还差着一些。”

  沉前hearing this ,眉头不易察觉的一皱。

  “主上无需担心。”高哲以为他是在担心Djinn Race 的报复,便said with a smile ,“这万族战场有诸多神明坐镇,私怨是绝对被禁止的,就算是Djinn Race 也不敢乱来。”

  沉前摇摇头没有多解释,但心情却有些许沉重。

  原本在沉前的理解之中,这个时代的“Peak 神明”就对应着现代社会之中的“顶级王侯”,但现在他却又发现了一些不同。

  其实区别还是在于眼前的庞大战场。

  Nine Heavens 战场耗时数年,也是聚集了无数王侯之力,但也不过是在原本的万族战场残骸之上做了修复,甚至某种程度上还要依赖万族战场残留的意识来运作。

  而这不知道多少年前的远古,却有十八个Peak 神明出手,直接锻造了如此庞大的战场,只看那狰狞continent 偶然泄露出来的一丝气息,就知道这战场是何等神异。

  “十八个……如果他们的实力确实如我所想,甚至超过了Peak 王侯……”

  沉前忍不住in the heart 感慨。

  却不知道这些如此强横的神明,最后又去了何处?

  “Djinn Race 已经提前获得了进入Heaven Realm 的席位,他们将成为天兵的一员,所以Djinn Race 的powerhouse 才会被调来这里守卫呗。”…

  随着清脆的声音响起,巫伶背着手走了过来。

  一日多的路程,高哲已经习惯了巫伶时不时的出现,所以见怪不怪。

  沉前也不再如之前那般抗拒,主要是他发现巫伶或许是因为身份的原因,知晓的隐秘极其的多,沉前也通过对方增进了不少对这个时代的了解。

  “天兵?”

  沉前hearing this 恍然,难怪刚才他就觉得Djinn Race 让他眼熟的不止是体形,那些盔甲也有点似曾相识的意味。

  现在想想,多半是在Heaven Realm 的时候就见过。

  在几人说话的时候,flying boat 已经开始缓缓下落,下方,视野之中出现了一片极其广阔的平原。

  平原之上,间或数千米就会矗立着一座巨大的凋像,每一座都有千米高,仅从外形去判断,却是丝毫都不比炎城的神农凋像逊色。

  更震撼的是,这样的凋像,一眼看去,在视野之内平原上竟是不下百座之多,而且沉前并不能确定这是否就是所有。

  这些凋像之中的人形生物很少,沉前看到了一只光是背甲就有万米广阔的大龟,也看到了一个two horns growing on the head 手持giant axe 、通体赤红恍若Demon God 的人物,Human Race 模样的人物倒也有,但就算是那些人,也总给沉前一种怪怪的感觉。

  “这个地方叫做‘众神之林’,从古至今几乎所有Peak 的神明都会在这里留下凋像,以供后来者参拜,据说有不少族群的powerhouse 都曾在这里sudden enlightenment ,所以这里也被称为一等一的cultivation Holy Land 。”

  虽然并不知道“时间长河”的存在,但高哲已经隐约知晓沉前的来历很有问题,见沉前盯着那些凋像眼神闪动,他就主动解释了一句。

  “sudden enlightenment ?”沉前startled ,“这么玄乎?”

  ”hmph ,不过都是聚拢气运的手段罢了,那些真在这里有所收获的人,最多也多半成了神明的disciple 。uu看书 ”

  巫伶在一旁轻哼道,“至少我们Human Race 的Martial Artist ,是不会来这种地方的。”

  “可我看似乎也有God of Human Race 明在这里立像?”沉前恍然之余surprisedly said 。

  “那个老者……名为南翁,他虽是Human Race 模样,但却是地地道道的primordial 神明,据说生于海岛风暴之上。”

  高哲疑惑道,“说来也奇怪,不知道Nuwa creating Man 的时候,是不是秉承了某种mysterious 的法则,后来的很多神明身上,反而能找到一些Human Race 的特征……这也是部分神明愿意亲近Human Race 的原因。”

  “可是father 说,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名为亲近Human Race ,实际是在研究Human Race 呢!”

  巫伶皱了皱秀挺的鼻梁,接话道,“毕竟Human Race 冠绝古今的perception 难以解释,于是神明之中就有人认为,当初Nuwa 或许在Human Race 身上留下了什么大秘密。”

  沉前听着两人的讨论,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在想,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大秘密”和Perfection 之躯有没有联系。

  毕竟传说就算是Heaven and Earth 生养的神明也无法领取Perfection 躯的奥秘,但沉前已经做到了。

  flying boat 终于落地,但却是在广阔平原的一个边角位置,旁边似还有一股隐约的臭味传来。

  众人走下flying boat ,眼前是一片略显拥挤的领地,除了远处守在边界处的几个巨灵天兵,到处都是赞动的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的silhouette 。

  众人都是眉头大皱,环境杂乱倒是无所谓,但那刚刚在半空之中就已经闻到的臭味却是更明显了。

  “他妈的这群混蛋,竟然把我们Human Race 的营地安排在粪池旁边!”

  路过的一个年轻Martial Artist 大声的抱怨道。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