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88

  Human Race 的营地竟然被安插在化粪池旁边,所有人hearing this 都是惊愕,随即脸上涌现出了愤怒。

  本来他们的营地就在这众神之林的边缘位置,不过Human Race 在万族之中本来就颇受排挤,众人最多只是抱怨几句,但眼下这般处境,却是让众人有些群情激愤了。

  等沉前entire group 进入驻地,情况比想象的更加糟糕,因为炎族来的最晚,本就拥挤的Human Race 领地之中更是几乎找不到住处,所幸炎族王庭倒是预留了一块不错的地方,虽然姜明已经对沉前不再热情,倒还是给他分了一个帐篷。

  沉前带着高哲和月隼进入帐篷,刚刚安置下来,就听到外面又是一阵嘈杂,隐约还能听到姜明and the others 的大声询问。

  “外面怎么了?”月隼正看着帐篷里唯一的一张床铺有些脸红,听见动静不由疑惑道。

  “我去看看。”

  高哲说了一声,便掀开帐篷走了出去。

  仅仅数分钟之后,高哲就折返回来,解释道:“说是Human Race 的一些top genius 集结起来去找负责管理住宿的Djinn Race powerhouse 理论去了,姜明他们在商议过后也前去声援了。”

  ”oh?” 沉前strangely said ,“他们去了哪里?”

  “就在众神之林中间的那一片广场上,当时主上不是还说那里看起来好生热闹吗?”高哲said with a smile 。

  沉前也想起在flying boat 落地之前,曾经看到过一片occupying enormous land 的广场,那里好似聚集了无数族群的powerhouse 。

  “我们也去看看。”沉前略一沉吟之后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最后月隼留下来看守帐篷,高哲跟着沉前出了Human Race 的领地,一路顺着各个族群营地之间的道路往中心广场而去。

  路上,每经过一处营地,看着那些大小高低各不相同的帐篷,还有外形all kinds of strange things 的其他种族,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的高哲都会给沉前讲解一番。

  高哲讲的很细,甚至包括各个种族擅长的手段以及一些隐秘,沉前暗暗记在心里,以免在Nine Heavens 战场遭遇时completely unprepared 。

  两人虽然说着话,但速度却是不慢,只是十数分钟后,便已经来到了那宽阔的广场上。

  只是很快沉前就发现,所有人都在往某个方向聚集,嘴里还兴奋的呼喊着什么。

  沉前和高哲对视一眼,都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往那边挤了过去。

  路上不时发生冲撞,会有外族Martial Artist 骂着一些沉前听不懂的语言,不过高哲毕竟是高阶神境powerhouse ,只是气机略微一放,那些本来想咒骂的人就立刻噤声。

  就算看起来是弱不禁风的Human Race ,但只要到达神境这个层次,即便是放眼万族,也绝对算得上一等一的powerhouse 了。

  高哲在前开路,两人很快就挤进了人群最密集的Core Zone ,随着前方的视野一清,沉前也看清了其中的局势。

  这里是一个类似古斗兽场的存在,螺旋向下的圆形天坑占地约摸方圆thousand zhang ,在all around 有着层层阶梯。…

  诡异的是,明明斗兽场上的all around 外围已经挤满了人,但向下的那数百层宽阔阶梯里,明明可以坐下无数人,但此时却是空空荡荡。

  任由圆坑上如何拥挤不堪,都无人敢往前一步,就好似有一条无形的界限阻隔了众人。

  其实那圆坑里也不算空空荡荡,零零散散还是站着千余人的,但这千余人却彼此都相距甚远,好似在防范着什么,也或者是在宣示着互相的领域。

  虽然这些Human Race 群各异,但沉前大概扫了一圈,还是发现了一些共同之处。

  那种独属于年轻气盛的生命所特有的朝气。

  “这些人……都是各族的peak genius ?”

  沉前脸上隐有grave expression ,心中多少还有一些吃惊。

  说实话,因为最近实力的不断膨胀,即便沉前再如何自谦,心中那睥睨之意依旧在不断增强。

  要知道就算是实力提升之前,沉前放在现代武道的年轻一辈,除了一个林三默或许可以勉强和沉前匹敌之外,其他人都已经被他远远的甩在身后。

  而如今的沉前更是不能和常理论,他有着极其强烈的信心,如果能再回到Nine Heavens 战场,即便是林三默也未必是他一合之敌。

  但就在这里,在这个古斗兽场上,在这些来自万族的top genius 面前,沉前却是感受到了久违的威胁。

  而且那种能带来威胁的气息,竟是还不在少数!

  其中有十几股隐晦的气机,虽然沉前顾忌被发现不能随意探查,但只是略一感应,沉前就知道,那十几股气息之强大,甚至远在没有时砂加成的高哲之上。

  要知道高哲已经是Peak Mountain And Sea 了,而沉前自己更不用说,至少就连吞了时砂的高哲,都没有让沉前感受到致命威胁。

  眼前这上千个来自各族的青年天才,只怕随意挑一个出来,will not 比Ninth Heavenly Layer 榜上的那些人差。

  “进入万族战场的骨龄限制是多少?”沉前问旁边的高哲道。

  “Human Race 是二十四岁,所有族群的年龄不一,比如Djinn Race 就是八十岁,看似不公平,但其实都差不多,因为万族战场对于骨龄的限制,都是建立在各族的Life Rule 上。”

  高哲解释道,“比如Djinn Race ,他们成年的年纪其实是六十八岁,换算下来就和Human Race 的十八岁差不多。”

  沉前slightly nodded ,他要了解这条规则,只是为了侧面印证一下,Human Race 在这个时代的羸弱,到底有多少是因为innate talent 造成的。

  因为这是斗兽场内数百top genius ,属于Human Race 的,便只有此刻站在场内,正和一个Djinn Race 的魁梧青年争论着什么的那数十人。

  沉前在其中只认识三个人,一个是姜明,另一个是巫伶,还有一个则是当日在石殿内救醒巫伶的时候,跟在巫伶身边的那个black-clothed youth 。

  “要下去吗?”高哲问道。

  “到都到了,下去看看吧。”沉前said with a smile ,“虽然能隔绝气味,但是住在粪坑旁边的感觉终归是怪怪的。”…

  说着,沉前便当下走下了阶梯,高哲赶紧跟上。

  此时除了看热闹的人群,阶梯上的那些top genius 们都是在随意交谈着,同样是看热闹的姿态,骤然闯入的沉前和高哲,立即受到了无数目光的注视。

  有不少人一看又是两个Human Race ,都是subconsciously 发出了嗤笑之声。

  “这些Human Race 虽然孱弱,但确实是挺团结的,竟然还有人过来一起受辱。”

  “蚂蚁再多,那也是蚂蚁,不过是一脚和两脚的区别罢了……”

  沉前即便听不懂那些纷杂的议论在说什么,但也能轻易辨别其中的轻蔑之意。

  还有更多人的目光只是在沉前身上短暂停顿了一下,就立刻转移到他身后的高哲身上,目光之中多了几分兴趣。

  “many thanks 。”

  沉前不动声色的说了一句,心中有些赞叹。

  这些人不怎么注意沉前的原因,就在于高哲主动散发出了自己的气息,直接遮蔽掉了沉前。

  虽然沉前自忖就算高哲不这样做,这些人也impossible 在他身上探查出什么东西来,但无法探查本身就足以说明不少问题。

  沉前只是一个过客,倒是并不想无缘无故的成为众失之的。

  很快,沉前和高哲也进入了斗兽场,姜明看到两人出现很是诧异,looked towards 沉前的脸色也变好了一些。

  其他Human Race 的天才或许是看沉前年轻,不由互相问了几句,待得知沉前只是一个来自边远氏族的young genius 外,又纷纷失去了兴趣。

  “姬文,你们还要在这里纠缠到何时?”

  那身形高大站在Human Race 一众青年面前的巨灵青年,有些不耐烦的摆手道,“我都说过了,所有族群的居住地都是划分好的,你们Human Race 若是觉得不满意,那就自己去找地方住去。”

  “就是,我们还等着看力族天才和冰族Princess 的比斗呢,你们Human Race 能不能别在这里碍事了?”

  周围嘘声一片,还有不少人在大喊道,用的也是不太标准的Human Race 语言。

  “这个姬文是谁?”

  沉前和高哲走到炎族的天才背后,沉前悄声问了一句。

  因为他注意到姬文的位置最靠前,竟是隐隐有为首的意思,就算是已经上位称王的姜明也略略落后了一步。

  “Xuanyuan Clan Crown Prince 。”高哲sound transmission 道,“Xuanyuan Clan 如今在五大族之中的实力是最强的。”

  沉前恍然的nodded ,怪不得姜明都心甘情愿的把c位让了出来。

  speak frankly ,沉前刚才也以苛刻目光扫视了Human Race 聚集在这里的天才们。

  这里总共三十余人,如果以林三默为实力单位来计算的话,在场大约有四五人是超过了林三默。

  沉前唯一觉得自己没有完全看透的,就是这个姬文。

  对方也许大约等于1.5个以上的林三默?

  这完全是一种直觉,因为姬文等极少数人的身上,都好似隐隐有一股迷雾,完全遮蔽了沉前的探查。…

  只是沉前not quite clear 这迷雾的源头是什么。

  “我Human Race 或许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大族,but also not 任人欺凌的弱族。”

  姬文没有理会all around 的嘲讽,只是目光直直盯着那巨灵青年,“再如何排名,我Human Race 的营地也不应该在那个位置,听闻前段时间你Djinn Race 有一个叫做扎赫的天才被我Human Race 重伤……”

  “而我没记错的话,扎力,扎赫应该是你的同胞兄弟吧?”

  扎力hearing this 大怒,“姬文,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说我挟私报复?”

  正在姬文frowned 的时候,扎力又是叉腰大笑起来,“没错,我就是在报复你们,那又如何?”

  看到对方的戏谑姿态,再听到all around 的那些哄笑声,在场众人都面露怒色,沉前也是挑了挑眉。

  他怎么都didn’t expect ,本来是过来探查万族天才的实力,绕来绕去这件事的根源竟是在自己。

  除了高哲之后,姜明也看了一眼沉前。

  在清水镇和Djinn Race 发生冲突后,毕竟涉及到族群之间的冲突,高哲是如实向炎族上报过的,所以姜明也知道打伤扎赫的人就是沉前。

  “既然你是有心报复,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却要用这些肮脏手段?”

  姬文却是面色平静,“莫非一直自认排名Human Race 之上的Djinn Race ,其实心中已经怕了?”

  若论斗嘴皮子,万族之中没有几个是Human Race 的对手,扎力听了果然暴怒,他恶fiercely 的盯着姬文,“你什么意思?”

  “我没记错的话,你在Djinn Race Ranked 4th ,我们斗一场如何?”姬文澹澹道,“这里在场的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任你挑选,uu看书 只要你能赢,我们二话不说立马离开,如果你输了,那就要为我Human Race 更换营地。”

  “既然你们courting death ,那我就成全你们!”

  已经受了刺激的扎力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答应下来,他狞笑一声,眼神在Human Race 青年们be eager to have a try 的脸上掠过,转了一圈之后却是又回到了姬文身上,“那我就和你一战!”

  这扎力挑来挑去竟然挑了个最强的?

  正在沉前暗自摇头的时候,他却发现其他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的反应和他完全不一样。

  不止高哲brows slightly wrinkle ,其他人都是露出了愤怒和鄙视的表情。

  “扎力,你怕了就直说,怎么会选择姬Crown Prince ?”

  “你明明知道姬文自幼患病,不精于武道,还故意选择他,简直是卑鄙!”

  沉前听到all around 青年的喝骂,却是有些懵。

  姬文应该很强才对,怎么他们都是这个反应?

  不过沉前很快抿出了什么……姬文在故意伪装,隐藏自己的实力!

  而且这个伪装只怕已经持续了很久,久到几乎没人知道姬文的真实实力。

  这一下子沉前倒是来了兴趣,他looked towards 沉默着的姬文。

  对方大概也没料到扎力会选择他,而对方隐藏了这么久,必定所图甚大,只怕也不愿意at this time 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

  正在沉前安静看戏的时候,姬文却突然将目光转了过来,在沉前错愕的眼神之中定格在了他的身上。

  “我可能不合适,但我知道有一个人,你会非常愿意和他交手。”姬文意味深长的说道。

  沉前心中顿时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我靠,不是吧?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