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89

  扎力的眼神也跟随着姬文的视线转移到了沉前身上。

  Human Race 虽然人口众多,但出名的天才也就那么几个,扎力看了一眼沉前陌生的面孔,不由疑惑道:“他是谁?”

  “他叫沉前,来自蟒山,也是我Human Race 一等一的extremely talented ,你younger brother 扎赫便是被他一招重伤。”

  姬文澹澹一笑。

  此言一出,不仅扎力的目光在急剧变幻,便是all around 阶梯上也响起了诧异的窃窃私语声,许多之前忽略了沉前的powerhouse ,都重新将审视的目光投了过去。

  只是数秒之后,扎力又是嗤笑一声,“就凭他?”

  别说扎力,那些重新审视过沉前的powerhouse 也是有些不屑。

  对比大部分种族,Human Race 都算不上强壮,而沉前在其中更是显得瘦弱,怎么看都不像是姬文口中的“extremely talented ”。

  “就凭他。”姬文却是肯定的道,“清水镇就在蟒山旁边,再说你若不信,出手一试不就知道了?”

  在姬文将焦点引到沉前身上的时候,沉前也是frowned 。

  对于姬文也知道清水镇发生的事情,甚至知道自己的姓名,沉前倒是不太意外。

  毕竟是五大族,必然都有自己的情报渠道,让他反感的是,这姬文却是根本没有征询他的意见,就将他推了出来。

  眼神一动之后,沉前的眉头很快又舒展开来,在无数眼神集中到他身上的时候,他突然looked towards 扎力,随后咧嘴一笑,“没错,一招废了你兄弟的,就是老子。”

  Djinn Race 和Human Race 毗邻,双方对于互相的语言风俗都是熟悉无比,扎力瞬间就听出了沉前言语之中的侮辱,他本来半信半疑的神色顿时变得暴怒。

  “you are courting death !”

  扎力暴喝一声,那恍若thunder 一般的声响震得附近的围栏嗡嗡作响,扎力的身形也暴涨至了八米高,在这沙地上撑出了一片阴影。

  他的身形虽然巨大,但速度却是半点不慢,在他冲过来的时候,其余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都是纷纷退避开来,高哲也在沉前的眼神示意下暂时让到了一旁。

  all around 高台上的人群也didn’t expect 正赛还没开始,Djinn Race 便和Human Race 爆发了冲突,当下都是哄闹起来。

  尤其是听说那看起来瘦弱的Human Race ,便是让Djinn Race 的扎赫直接缺席了此次万族战场的元凶,不少人都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

  Human Race 虽然生来孱弱,但他们却有着无比神奇的innate talent ,所以时常有惊人之举。

  而那扎赫在Djinn Race 内虽然不算Peak ,却也是Ranked 9th 的天才,在万族之中small reputation ,而这叫沉前的Human Race 青年却是一个生面孔,却不知道实力如何。

  只是此刻在扎力冲过去的时候,独独留在原地的沉前自有一股渊s岳峙的imposing manner ,倒是看得不少人凝目。

  就在focal point of ten thousands 之中,眼看扎力即将和沉前碰撞在一起,令所有人错愕的是,沉前却是突然转身就跑,狼狈之下甚至差点摔倒在地。…

  一众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也是错愕,姜明倒不算太意外,在他眼中,沉前虽然踏入了神境,但比起明显已经是神境中期的扎力却是远远不如,毕竟沉前的主业应是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

  以沉前的年纪,能在炼药一道上有如此高的成就,还能同时踏入神境已经称得上是惊世骇俗之事,自然impossible 是扎力的对手。

  只能说明那个扎赫完全是个废物,或许才让沉前对自己的实力有了错误认知。

  唯独高哲有些奇怪,他心中却是清楚身前的实力不止于此,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沉前要故作不敌。

  全场嘘声四起,许多人根本不掩饰自己的嘲笑之声,本以为会是一场the dragon wars, the tiger battles ,

  谁知道却是完全一面倒的碾压。

  扎力见沉前如此不堪,在startled 之后也是猖狂的大笑起来,满脸戏谑的追逐着沉前。

  只是让扎力逐渐恼怒的是,这瘦弱的Human Race 青年看起来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但不知为何,身形却是滑不熘秋,扎力连续出手数次都落到了空处。

  沉前在飞溅的尘土之中看起狼狈无比,但其实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在众目睽睽之中,扎力却久久拿不下沉前,他终于恼怒起来,一伸手从虚空之中抓出了一柄直径五米的Purple Gold 大锤,moved towards 沉前砸落。

  轰隆!

  Purple Gold 大锤不知道是以何种材质打造,只是随意一挥舞,大地也在跟着战栗,瞬间让扎力的实力暴涨。

  沉前的处境变得更加艰难,好似慌不择路一般,他突然方向一变,冲进了旁观的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阵列当中。

  扎力势头正盛,又岂会顾忌这些,同样如一头疯牛般冲了过来。

  本来只是脸色难看的在观战的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们都是一惊,阵型也瞬间大乱起来。

  扎力见沉前已经钻到了人群后方,突然狞笑一声,手中Purple Gold 大锤rays of light 凝聚,随即他抡转手臂,fiercely 将Purple Gold 大锤掷了出去。

  bang!

  Purple Gold 大锤带着呼啸的风声,以好似tearing the world 的imposing manner moved towards 沉前所在的方位砸了过来。

  这是扎力和沉前的战斗,别人都不愿意插手,因此早在沉前at first 冲过来的时候,众人就纷纷皱着眉头躲避,等到扎力真的掷出了那Purple Gold 大锤,所有人都是complexion changed ,赶紧以更快的速度让了开来。

  眼看Purple Gold 大锤就要触及沉前,沉前又是一个踉跄,无巧不巧的栽倒了下去,正好避开了那Purple Gold 大锤。

  正有人惊叹于沉前这“dogshit luck ”未免也very good 的时候,当沉前倒地,却露出了他身后那一张brows tightly knit 的面孔。

  姬文!

  所有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都是turned pale in fright ,刚才只顾着避让,却是谁都没料到姬文竟然刚好站在沉前后面。

  而姬文自幼体弱多病,唯有智计无双,不过是靠着无数资源堆砌才勉强进入神境,扎力却拥有着神境中阶以上的恐怖实力,这一锤明显蕴含着扎力的全部实力,若是中了,就算姬文不死只怕也要当场重伤。…

  但其他人却都来不及救援了,至于那倒在地上的沉前,明显也指望不上。

  “Crown Prince !”

  几个来自Xuanyuan Clan 的Human Race 青年面露懊恼,惊慌的大喊起来。

  就在这at the crucial moment 之际,诡异的一幕却发生了。

  只见面色一阵变幻的姬文终究是露出了无奈表情,随即轻轻抬起了一只手。

  当碰触到姬文的手掌时,那high-speed rotation 着撞过来的巨大金锤就好似撞到了一面铁墙,瞬间凝滞在了半空,又好似石子投入了大海,再无半点涟漪。

  全场为之一静,所有人都是愕然。

  明显是扎力的含怒一击,就被这么轻飘飘的挡住了?

  这依旧不是结束。

  或许是觉得再无必要伪装,姬文的动作还不止于此,他脸色阴沉的将凝滞半空的Purple-Gold Hammer 抓了下来。

  无比巨大的Purple-Gold Hammer 在姬文手中显得违和无比,但他却轻易就挥动了起来,而且速度竟是比在扎力手中还要快。

  ”go! ”

  随即,姬文原地一转,伴随着一声怒喝,那Purple-Gold Hammer 便以之前快上一倍有余的速度,moved towards 兀自有些呆愣的扎力飞了过去。

  扎力或许是还没反应过来,也或许是根本不愿意相信,完全是subconsciously 的extend the hand 掌,想要重新掌控住自己的武器。

  但他失败了。

  仅仅是兵器all around 高速转动的旋风,就直接搅碎了他的手掌,随之而来的Purple-Gold Hammer ,更是破开了他的盔甲,重重砸在了他的胸膛上。

  喀察!

  “pu! ”

  随着令人牙酸的骨折声,扎力仰天倒飞了出去,胸膛塌陷三尺,一大a mouthful of blood 也随之喷涌了出来。

  人尚在半空之中,重伤的扎力便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随即如同破败稻草一般砸在了沙地之上。

  大地又是剧烈的一颤,那斗兽场内本该是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的地面防护Formation ,竟然被砸得短暂现出了原形,光晕摇晃,可见余力之强。

  静!

  整个斗兽场内,都是一片寂静。

  别说那来些自万族的天才满脸呆滞,就算是Human Race 的Martial Artist 们也是目瞪口呆。

  “不……不是说姬文自小体弱,不擅长武道吗?”

  “随手一击便让一个神境powerhouse 重伤垂死,这……这是何等terrifying 的实力?”

  倒吸凉气的声音在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之中此起彼伏。

  一击重伤一个神境中阶powerhouse ,那岂不是说明,姬文至少拥有神境后期的实力?

  这完全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

  与此同时,在短暂的静谧过后,一道掌声突然从自阶梯上的某个位置响起。

  “tsk tsk ,姬文,absolutely 没想道你竟然有如此心机,看来我巫族对你Human Race 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另一个laughed 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

  “耗费二十年光阴去伪装,看来姬Crown Prince 所谋甚大啊,若是进入万族战场忽略了你,还真是不知道会酿出什么事来。”…

  “原本以为扎力是在耽误我等的时间,现在看来,他还是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啊!”

  又一个声音跟着响了起来。

  one after another 好似夹杂着某种深意的嘲讽声音,也让姬文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丝毫没有一击重伤扎力之后的喜悦。

  从地上patted 灰站起身来的沉前,注意辨别了一下那些发声的位置。

  果然,出声的人都是沉前刚刚进入斗兽场的时候感知到的那几道极其隐晦而又极其强大的气息。

  他们的身份也呼之欲出,必定是这万族战场上站在cream of the crop 的那一撮人。

  虽然沉前不知道姬文隐藏二十年实力的目的是什么,但这一刻,从他进入了这些人视野的时候起,这种谋划都等同于已经失败了一半。

  一念即此,即便姬文再如何控制,也终究是忍不住沉着脸看了一眼沉前。

  他不能确定沉前是不是凑巧为之,但诡异的是,在沉前扑到他面前的时候,原本完全可以从容避开的姬文,在那一刻确实莫名感受到了一股压制的力量。

  那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冲击得姬文completely unprepared ,身形凝滞之下,等他终于挣脱开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或许他也不用去正面对抗那Purple-Gold Hammer ,也可以选择在最后关头避开,以他的速度完全来得及。

  但……展露速度和展露力量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重点是,他的实力终归是暴露了。

  沉前自然是感受到了姬文阴沉的眼神,不过他并不在意,如果姬文要问他的话,沉前会毫不避讳的说,没错,他就是故意的。

  既然姬文将他推出来当作挡箭牌,沉前秉着it’s impolite not to make a return for what one receives 的心思,自然要回敬回去。

  虽然扎赫确实是他所伤,但沉前相信,以这姬文表现出来的城府,他明明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轻松解决这件事,推出沉前完全是刻意为之,沉前自然也就丢掉了顾忌。

  “我们走吧。uu看书 ”

  沉前懒得关心后续,招呼了一声高哲转身就欲离开。

  “等等!”

  姬文见导致自己暴露的罪魁祸首就这么轻易的走了,自然是不甘心,当即出声道。

  《仙木奇缘》

  其他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subconsciously 挡住了沉前。

  “还有什么事?”沉前挑眉道。

  自己明明已经表现出了恐怖实力,被拦住的沉前却依旧如此的云澹风轻,和刚才的狼狈模样完全不同,姬文见状,越发印证了内心的某种猜测,不由深深看了一眼沉前。

  “你为什么要如此?”姬文有些不甘的问道,“你既然有如此实力,明明可以轻松应付那扎力,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你是什么心思,我就是什么心思咯。”沉前shrugged 说道。

  “你……”

  姬文一窒,或许是顾忌周围觊觎的眼神,他终究是压住了怒气,said solemnly ,“你懂不懂什么叫做大局为重,你以为我是在坑你吗,你刚才只要展现出一点实力,我就能给你无数资源,助你征战万族!”

  “我不需要。”

  沉前摇摇头,澹said with a smile ,“再说……你也没有安排我的资格。”

  话音落,沉前不再顾忌姬文难看无比的脸色,在高哲的护卫下挤开众人离去。

  “姬文兄,算了,沉前志不在此,他一心只想拜入神明门下,和我们并不是一路人。”姜明走上前来宽慰道。

  姬文盯着沉前离去的背影良久,又看了看all around 阶梯上那些晦暗不明的眼神,脸色一阵变幻后终究是叹息一声,“此次万族战场,我Human Race ……只怕是真的危险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