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90

  “主上……”

  高哲跟随在沉前身后,在无数目光注视之中走出了斗兽场,高哲刚想询问什么,却是被沉前隐晦的眼神制止了。

  高哲意识到不对,便也沉默了下去。

  两人无言前行,直至离开斗兽场很远,一直保持着漫不经心姿态的沉前才像是slightly relaxed 的样子,面色恢复了正常。

  “主上,怎么了?”高哲疑惑道。

  “刚刚在斗兽场,天上有几只眼睛。”沉前轻声道。

  高哲一愣,随即想到了什么,恍然道:“所以主上刚才并非要戏耍那姬文,而是为了藏拙?”

  “都有吧。”沉前said with a smile ,“其实我演的很拙劣,稍微有心的人都会发现我可能有点问题,毕竟那扎力怎么也是神境中阶之上的powerhouse ,甚至连Life-Source Weapon 都掏了出来,实际上却连我衣角都没碰到,我的weak spot 太多。”

  “那主上的实力岂不是也暴露了?”

  高哲是知道沉前的真实battle strength 远不止此,也猜到沉前不愿意和那扎力正面交锋,就是为了避免暴露实力,但如果刚才真有Peak 神明在窥视斗兽场,必然能窥破沉前只是在表演。

  沉前摆摆手,“也没那么严重,你知道最high level 的掩饰是什么吗?”

  “什么?”高哲strangely said 。

  “当然是三分真七分假,嘿,我越是假,他们反而越不会信我有多强的实力,而且我最后还把姬文推了出来。”

  沉前laughed ,“或许在那些神明,还有那几个top genius 眼中,我更像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小丑吧?”

  高哲hearing this 恍然,怪不得刚才沉前的动作怎么看都夸张的有些过头了,原来他早就察觉到还有Peak 神明在暗处窥视。

  一念即此,高哲却是突然一惊。

  他毕竟没看过沉前全力出手,之前虽然潜意识之中也不认为沉前比扎力弱,完全是因为身前曾经一击将扎赫重伤,再加上沉前“主上”的身份光环作祟。

  但高哲理解的“强”,和沉前此刻无意之中表现出来的那种“强”,显然不是一个概念。

  因为沉前竟然窥探到了存在于暗处的Peak 神明,而这可是高哲都没有察觉到的事情。

  ……

  Human Race 的营地终究还是被更换了。

  虽然Human Race 在暗中一直被打压,但在这个更奉行实力至上的时代,一招废了扎力的姬文,还是替Human Race 争取到了应有的尊重。

  Human Race 的营地由原来的偏远位置挪到了内围的边缘,在往里,就是万族之中排名前百的大族。

  与之相对应的,沉前却失去了继续和炎族Royal Family 住在一起的机会,只在Human Race 营地随意找了个旮旯,便和高哲、月隼扎下了营帐。

  斗兽场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Human Race 营地,无数Human Race 天才在惊叹于姬文terrifying 实力的时候,也记住了“沉前”的名字。

  大家都不是傻子,姬文如此煞费苦心的隐藏实力,谁都看出他一定有更大的谋划。

  …

  而沉前,无疑成了那个因为贪生怕死破坏了姬文谋划的“Human Race 败类”。

  于是沉前意外的发现,他找寻的这个本来拥挤不堪的角落,在日落之前就变得空空荡荡,至少方圆百米内都无人愿意和沉前相邻,简直变得比五大族的营地还要舒适幽静。

  至于那些偶尔路过之人的风言风语和鄙夷目光,自然对沉前没有丝毫影响。

  倒是巫伶好似并不在意沉前的行为,依旧时不时的跑过来,看得无数Human Race 的青年俊杰叹息不已。

  这幽族的Ninth Princess 什么都好,可惜却是个blind 。

  高哲也在期间匆匆出了一趟营地,不过在日落之前他还是赶了回来。

  刚刚送走了巫伶正在营帐内闭目养神的沉前suddenly 睁眼,看到高哲have endured the hardships of a long journey 的silhouette ,脸上也不禁涌出一丝期待。

  “如何?”

  高哲先在帐篷周围布下了隔绝Formation ,这才nodded ,“主上,幸不辱命。”

  说着,高哲从怀中掏出了一枚white 的河螺递给了沉前。

  时间河螺!

  沉前小心的接过河螺,露出了满意神色。

  除却高哲,Gao Family 有着时间河螺的使者还有八人,他们受到召集,早已来到了万族战场附近随时待命,高哲今日外出便是去见这八人。

  将这八人召集到万族战场只是沉前的一个预备策略,以防假设他没有在万族战场之中找到归途的话,能够拥有应对意外的手段。

  更别提,他算是将五大族之中的Xuanyuan Clan 和炎族都得罪死了。

  但仅仅这样还不够。

  沉前in the bones 终究是个稳健的人,在意识到万族的peak genius 实力远超他的预计之后,沉前也为自己多准备了一张底牌,也就是……

  此刻手中的这枚时间河螺。

  不过沉前并不希望自己有用到的机会,即便他风华正茂,动辄损失千年的life essence 也不是开玩笑的。

  “十方造化体”这张绝强底牌目前也有着缺陷,和“时间河螺”称得上birds of a feather ,不过两张足以逆风翻盘的底牌在手,沉前踏入形势未知的万族战场也将更有底气。

  “被你拿走了时间河螺的那位Gao Family powerhouse 不会有意见吧?”

  沉前said with a smile 。

  “当然不会,我族inheritance 千年,本就是为了等待主上,even more how 主上还赐予了这么多Divine Pill 妙药,我Gao Family powerhouse 随时听候主上summon ,万死不辞!”

  高哲立刻郑重的表明了决心。

  在高哲出发前,沉前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又大批量炼制了一批可以适用于神境powerhouse 的medicine pill ,托他带给了那八人。

  虽然年岁依旧不大,但经历了这么多事的沉前终归不再是那个青涩少年,也已经学会了收买人心。

  即便站在高哲and the others 的立场,他们不需要收买也一样会对沉前效忠,那是刻在bloodline inheritance 里的誓言。

  “万事俱备,现在呐,只欠那一口东风了……”

  …

  沉前将时间河螺收好,走出了帐篷,看着天边那一抹独属于Far Ancient Era 的斑斓彩霞,leisurely said 。

  ……

  远古的黑夜远比现代要短暂,当黎明降临,一束彩光从天际照射过来,众神之林这蔓延无边的庞大营地顿时变得喧嚣起来。

  无数人被惊动,沉前也睁着朦胧的睡眼走出了帐篷。

  在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之后,从某种意义而言,睡眠已经对Martial Artist 失去了意义,只有一些缺少spirit strength method 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会通过睡眠这种最古老的方式来cultivation spirit strength ,在长年累月的积累下也有不错的效果。

  身为spirit strength young genius 的沉前自然不需要用这种笨办法,只是偶尔睡上一觉,那种refreshed 的感觉却也是冥想cultivation 替代不了的。

  在彩光的照耀下,所有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都走出了帐篷,随即大家就看到了一幅震撼至极的景象。

  只见那弥漫而来的彩光眨眼就淹没了众神之林上方的整片天空,随即从那彩光之中延伸出了道道长霞,一直蔓延到了各个种族的营地之中。

  Human Race 营地也有一道霞光延伸而来,最后变成了一道宽阔的完全由云彩组成的长梯,直直落在了地上。

  “各部族天才,登梯而上,觐见众神!”

  一道宏大的声音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响彻。

  在短暂的凝滞后,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那上千道长梯上,便陆陆续续开始出现silhouette ,一眼看去,无比壮观。

  “想不到参加万族战场的人竟然如此之多。”沉前感慨了一声。

  “最近百年在巫族忙于内斗的影响下,万族之间没有什么大战,所以人口繁衍极多,堪称达到了历史之最,即便只是年轻一辈的天才,十年积累下来的数目也早已数不胜数……”高哲在一旁笑着说了一声。

  沉前slightly nodded ,心中也有些感慨。

  光是Human Race 自己就人口众多,除了五大族之外还有千百氏族,虽然有着骨龄的限制,但此次前来参与万族战场的天才总数,Human Race 也达到了两千之多。

  如果万族都相加,这个数字只怕轻松就要超过千万,论及规模,比起Nine Heavens 战场不知道浩大多少倍。

  Human Race 的营地也开始起了喧嚣,许多人都意识到这就是万族战场开启的号角。

  “高使者,我要上去了。”

  为了避免身份引起怀疑,高哲不会和沉前一起上去,不过两人互留了这个时代特有的通讯ancient jade ,方便沉前在需要的时候联系高哲。

  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因为沉前心里清楚,如果这万族战场确实是Nine Heavens 战场的前身的话,那么只怕一切对外的通讯手段,在其中都将失去作用。

  也就是说大概率而言,沉前如果真的在万族战场之中找到归路的话,这就是短期内两人最后一次见面了。

  甚至谁也无法确保,这是不是就是永别。

  或许是从沉前的眼神之中感知到了什么,高哲晗首,突然one-knee kneels 地,“恭送主上!”

  …

  沉前没再多说什么,招呼了一声月隼looked towards 着那长梯走去。

  月隼并不参加万族战场,不过沉前事先承诺过大月氏,会带着月隼找到那个叫做“月神”的神明,所以沉前才会带着月隼一起离开。

  与此同时,无数的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也在和自己的亲友长辈告别,随即踏上了征程。

  沉前特意落后了一些,他也知道自己现在在Human Race 的天才之中不太合群,所以干脆不走的太近,以免又收到各种嘲讽的声音。

  等最汹涌的那股人流消散后,沉前这才带着好奇的月隼,一起走上了那完全是由彩云搭建的长梯。

  月隼小心的踏足了一下,待发现这宽达十丈的长梯竟好似实体一般坚硬无比的时候,她不由有些惊叹,“Peak 神明的实力当真是terrifying 无比。”

  沉前神色间也有些凝重。

  他一贯是看不上这些花里胡哨的手段的,但如果花里胡哨到了这个级别,那就完全是另外一种概念了。

  between this Heaven and Earth 此刻伫立了至少上千道阶梯,每一道阶梯都承载着少则数千,多则上万人。

  沉前大概估摸了一下,如果他全力催动,或许勉强凝聚出一道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的阶梯应该是没有太大问题,但更多就支撑不住了。

  可惜至今为止沉前对于顶级王侯的实力,依旧没有什么太清晰的概念,否则他或许能够类比出这个时代的Peak 神明,到底是在什么水准。

  不过沉前觉得,如果大老高在此地,对方或许也能轻易玩出这种花哨操作吧?

  此时Human Race 营地的长梯上,已经有上千人踏入,沉前抬头看去,越过那些黑压压的人头,他隐约看到在更高的地方还有着什么奇怪的光景,只是距离隔的太远有些看不清晰。

  “我们走吧。”

  沉前带着月隼刚刚迈出一步又觉得不对,因为回头看去,地面竟然已经变得无比遥远。

  Shrinking the Earth into an Inch !

  沉前的童孔剧烈的一缩,本来对于大老高的强烈信心也变得没有那么足了。

  怪不得这长梯看起来如此遥远,但最前面的Martial Artist 已经走到了极高的地方。

  那布下长梯的人,竟是在这阶梯上还留下了Great Divine Ability 。

  如果千道阶梯都有这种Divine Ability 在作用的话,这就很terrifying 了。

  怀着这种复杂的心情,沉前开始走神,直到身旁的月隼突然拉了拉沉前,“沉前big brother ,你快看!”

  沉前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这才意识到两人已经来到了极高处,距离地面起码thousand zhang 之遥,而顺着月隼的手指看去,沉前也终于知道先前看到的那奇怪光景是什么了。

  只见在长空之上,一根极粗极大的stone pillar ,好像是从天际尽头耸立下来,而在那凋龙画凤有着各种异兽图形的stone pillar 上,镌刻着一个又一个golden light 闪闪的名字。

  沉前一眼看去,顿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第十,神境Eighth Rank ,Human Race ,姬文,0。”

  沉前瞬间意识到了这是什么。

  这是如同Ninth Heavenly Layer 榜一样,这万族战场的天才排名!

  姬文就排在那stone pillar 的极上方,正好位列第十的位置,所以沉前一眼就看到了。

  而在他之上,还有着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名字。

  “第八,神境ninth rank ,Djinn Race ,扎因,0。”

  “第七,神境ninth rank ,力族,天勐,0。”

  “第六,神境ninth rank ……”

  沉前敏锐的发现,那排名前十的天才之中,除了末尾的姬文,其他九人竟然全都是神境ninth rank !

  换算过来,也就意味着他们……全都是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的绝顶powerhouse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