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91

  Shen Qian 的震撼自然是有理由的。

  因为单从realm 而言,在Shen Qian 认知之中已经算得上Mountain And Sea 绝powerhouse 的澹台沁,只怕都排不进前十。

  Shen Qian 毕竟看过澹台沁的大道脉络,对方的真实realm 也不过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

  只是由于种种原因,才导致对方近乎在Mountain And Sea 之中无敌。

  而此刻,这万族战场的Ranking List 上,光是前十之中就有九个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一个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

  各族进入战场的年龄限制或许不一,但从生命长度和成长周期而言,他们却都是和Human Race 二十四岁以下的青少年一样,堪称绝对的年轻一辈!

  抛开真实battle strength 这个问题,这些人的innate talent 是何等terrifying ,才能在如此年纪走到this realm 。

  而在Nine Heavens 战场开启之际,光是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都足以成为一件无比傲然的事情,但在这万族战场的榜单上,却是连前一千名都排不进去。

  因为直到一千四百二十七名的位置,才终于出现了“高阶九段”的realm ,想来就是对应Human Race 的高Martial Artist 九段。

  这也意味着进入万族战场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已经超过了一千人。

  Shen Qian 也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就在一千名左右的位置,给他的标注是“神境Second Rank ”。

  这和Shen Qian 预料的差不多,这个排名必然是神明所为,光论realm 的话还略略给他高估了一些,毕竟Shen Qian 的真实realm 其实是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

  Shen Qian 还有一件事想不通。

  只从他看到的来说,无论是那些站在暗处的Peak 神明,亦或是这些名声响彻万族的天才,都比现代武道不知道强盛多少。

  那这个时代,又是如何泯灭在历史之中的?

  “Shen Qian big brother ,巫族really strong 啊,前十里面有四人都是来自巫族,前二十更是超过了一半……”

  行走在天梯上的每一个人都看到了那stone pillar 上的排名,月隼很快发现了什么,不由指着那些排名惊叹道。

  Shen Qian 其实也早就注意到了。

  虽然巫族早已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现在有灵巫族、乾巫族、南巫族、地巫族等等……

  但即便是最小的分支,也依旧是万族之中一等一的huge monster 。

  月隼说的没错,不仅前十被巫族占据了近乎半数,遍数这stone pillar 上的所有排名,来自巫族的天才总数相加也超过了1/4/2022 。

  不过Ranked First 的那叫做“奴坎”的人,却并不是巫族的,也没有标注任何种族,看起来有些奇怪。

  此外,每个人的名字后面都有一个数字,但此时看过去,全都是清一色的“0”,却不知道又意味着什么。

  spat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Shen Qian 见长梯上的人大部分人都已经登顶,也不再耽搁,招呼了月隼一声,快步向上而去。

  随着跟上了人群,Shen Qian 的注意力回归,也听到了all around 各种议论,不过大部分都是针对“众神”的。

  “据说this time 几乎所有Peak 神明都来了,包括传闻之中从不招收disciple 的那几位道君……”

  “我也听说了,极西之地的三圣也到齐了!”

  “嘿,这算什么,前几天有人看到乾巫族The earth shook and the mountain quivered ,黑云遮天,必定是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孕育了巫族的巫神出世了。”

  “不知道this time 能不能看到月神……”

  “我也想知道,听说月神号称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第一绝色,若能见到真容,哪怕在万族战场被淘汰也不算白来了。”

  Shen Qian 耳朵捕捉着all around 有用的信息,却是意外听到了月神的名字。

  Heaven and Earth 第一绝色?

  这个名头可是有点了不得。

  “月隼,大月氏说你是被神明眷顾的child ,所以你见过月神吗?”Shen Qian 好奇的问了一句旁边的月隼。

  “我不记得了。”月隼摇头,“我那时候还很小,已经没有记忆了,但patriarch 说,我身上的腰绳就是月神赐予的。”

  在两人谈话间,这贯通Heaven and Earth 的长梯也终于走完了最后一个台阶,随着两人一迈步,他们已经来到了一方云台之上。

  云台方圆不知几ten thousand zhang ,所有登上长梯的万族天才都汇聚到了这里,但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自己身上,就连Shen Qian ,在踏上云台的immediately ,也是subconsciously 抬起了头。

  在云台的更高处,还有层层叠叠好似观景台一般的彩云环绕在上空,也就在那些彩云之上,伫立着一道又一道巨大的silhouette 。

  是的,巨大。

  先不谈这些silhouette 身上那威压Heaven and Earth 的imposing manner ,他们给Shen Qian 的first impression 就是巨大。

  此时Shen Qian 才震惊的发现,那众Power of God 的雕像并不是刻意放大了这些神明的体形,而是因为这些神明本身的体格就确实超过了千米。

  那种体形上的巨大对比,直观的让Shen Qian 感受到了渺小。

  有仿佛monster beast 一般、two horns growing on the head 通体赤红的神明,也有长着一张俊朗的男性面孔但自脖颈以下都是蛇躯的神明,还有笼罩在一团迷雾之中静静伫立看不清身形的神明……

  一眼看去,数量何止千百,他们立于层层彩云之上,就这般堆砌到了Nine Heavens 之上。

  他们身后或golden light ten thousand zhang ,或雷电缠绕,或starlight 映射,无论哪一尊神明,看去上都是如此强横。

  而当这么多神明汇聚在一起,即便Shen Qian 自诩如今心志过人,也有着一种近乎窒息的感觉。

  只有当他压下心头不断涌出的对抗之意,那感觉才削弱了一些。

  调整了心态的Shen Qian 重新打量了一眼,这才发现也并非所有神明都是身体巨大,也有少部分还算正常。

  比如说Shen Qian 看到了一个美丽无比的少女,几乎就和Human Race 的外貌一模一样,她踩着一团白云,身穿white 长裙,面露微笑,手托一个瓷瓶,看上去是如此圣洁。

  还有一个old man ,他额头硕大,骑在一头马鹿上,手持拐杖,慈眉善目的模样,看起来也和Human Race 差不多。

  但Shen Qian 知道那只是表象,因为他们透出的Life Aura 之中,几乎找不到一丝和Human Race 相近的地方。

  非要类比的话,倒是和Shen Qian 接触过的芪神差不多,天然便有一种俯瞰众生、aloof and remote 的气质。

  实际上只是心旌摇曳的Shen Qian 在云台上千万天才之中已经算是表现镇定的了,还有不少人只是往上看了一眼,便控制不住的带着惊惧表情跪拜了下去。

  也有不少是虔心跪拜,在这个神明统治Heaven and Earth 的时代,没有哪个种族是不敬神明的。

  至少表面上,不会有。

  Shen Qian 自然impossible 下跪,所幸被这般场面吓呆了毫无动作的人也极其多,Shen Qian 在其中倒是并unremarkable 。

  只是Shen Qian 扫视一圈,却也不知道哪个才是月神。

  当时大月氏曾经说自己看见月神的时候就会知道是她,但此时那漫Heavenly God 明之中拥有绝美外貌的人也不在少数,但并没有哪一个神明给Shen Qian 这样的感觉。

  就在Shen Qian 皱眉思索该如何才能找到月神的时候,半空之中忽然传来一道thunder 声响,滚滚而落。

  “听闻你们Human Race 有一个青年重伤了我的徒孙扎赫,此人何在?”

  云台顿时为之一寂,无数其他种族的天才都subconsciously looked towards 了Human Race 聚集的角落,随即脸上露出了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的表情。

  谁也didn’t expect ,万族战场尚未开启,便有神明向Human Race 发难。

  Shen Qian 也抬起了头,开口的神明是站在最低云层处的一个巨灵。

  但这位巨灵,显然和普通的Djinn Race 人不太一样。

  他的外貌完全符合Djinn Race 惯有的特征,庞大的肚腩和魁梧的身形,脑袋显得格外的小,但这位巨灵的身高却足足达到了several hundred meters ,即便在漫天诸神之中并unremarkable ,但同样是一个huge monster 。

  此刻他从云层之中探出了身体,上方的天空也为之一黑。

  即便不用别人开口,Shen Qian 也瞬间意识到,这就是Djinn Race 的primordial 神明之一。

  而且听语气,对方和那扎赫还有着某种inheritance 关系。

  Shen Qian 没有料到这么快就遇到了麻烦,而且还是来自一位神明。

  Shen Qian 还没想好应该如何,原本站在Shen Qian all around 的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们,除了月隼其他人都是纷纷退避。

  不管是为首的姬文,还是其他普通Martial Artist ,都是冷眼旁观,对于“reap what you have sown ”的Shen Qian 并没有多少同情之色。

  倒是巫伶想要冲过来,却被身旁几个幽族的天才死死拉住了。

  “所以便是你吗?让吾看看你的ability 。”

  看着独独暴露出来的Shen Qian ,那Giant Spirit God 似也明白了Shen Qian 的身份,漠然说了一句后,忽的伸出了遮天大手moved towards Shen Qian 抓了过来。

  “扎烈神,以你的身份亲自出手对付一个后辈,是否有些过了?”

  Shen Qian 正拧着眉头的时候,另一个洪亮声音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响起,让名为扎烈的Giant Spirit God 明动作为之一顿。

  一个身穿yellow robe 的middle age person 缓缓浮现在Shen Qian 和扎克的大手之间。

  “轩辕王!”

  许多Human Race 都恭敬的行礼。

  Shen Qian 也反应过来,这yellow robe middle age person 应该就是Xuanyuan Clan 的领袖。

  从对方的气息来看,无疑也是一个genuine 的王侯powerhouse ,而且比那炎王姜直强出了不知道多少。

  看到轩辕王出现,扎烈虽然动作停顿,但他面孔上却依旧满是轻蔑,那伸出的大手也没有收回的意思。

  “姬命,我不过要出手惩戒一番,并不打算取他性命,莫非你也要插手?”

  扎烈coldly said ,“你可要想清楚此举的后果,原本,我Djinn Race 并不想在万族战场之中针对Human Race ,你是在逼我改变主意。”

  仿佛在应和扎烈的话语一般,就在Human Race 聚集的区域不远处,那普遍身高在数米之上的Djinn Race 天才们,也狞笑着看了过来。

  真要speaking of which ,Djinn Race 参与此次万族战场的天才不过数百,和Human Race 的数量极其悬殊,但imposing manner 上却是完全碾压。

  至少许多Human Race 天才都是露出了look of dreading 。

  Djinn Race 的bloodline 不知道比Human Race 强横多少倍,别看姬文一招重伤扎力,Shen Qian 也一招废了扎赫,但论及总体实力,Djinn Race 依旧能轻易碾压Human Race 。

  尤其是站在Djinn Race 最前方的那个身高近乎达到了八米的青年,光是投射过来的目光就让任何人都无法直视。

  Djinn Race number one genius ,也是万族Ranked 8th 的超级powerhouse ,神境ninth rank ,扎因!

  轩辕王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正要说什么,却是忽的耳朵一动。

  别人或许没注意到,但一直观察着局势的Shen Qian 却看到了人群中姬文的嘴巴在无声的嗡动,显然是他在向自己的father 传递着什么。

  轩辕王短暂沉默后,终究是叹息一声,随即让开了身形。

  “为了大局着想,你忍一忍,让对方出口气即可,吾会替你疗伤,保你根基。”

  与此同时,Shen Qian 耳边也响起了轩辕王的sound transmission 。

  Shen Qian 一愣之后,内心不由暗自摇头。

  明明这轩辕王的实力比那扎烈更强,但对方由于种种顾忌,却反而完全身处被动。

  Shen Qian 早知道this time 万族之争后Human Race 的结局,必定会被放逐元地,不过Shen Qian 也不在意,他本来也没有指望能从轩辕王这里得到什么庇护。

  见那扎烈在嗤笑一声后又向自己伸来了手掌,Shen Qian 的眼神瞬间阴沉了下来。

  山河刀已经在手,Shen Qian 正要试试这扎烈比芪神又强出多少的时候,自更高的云层处,忽然洒下了一道清冷的月光。

  月光如水,看起来毫无杀伤力,但在月光照耀的瞬间,扎烈的遮天大手却是直接僵硬在了半空。

  一层薄薄的冰霜覆盖了他的手臂,让他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ka-cha !

  furiously shouted 的扎烈在手臂紧绷数次之后终于震碎了那些冰霜,随即他suddenly 抬头,眼神之中this time 终于有了浓烈的忌惮。

  “月神,你这是什么意思?”

  月神……

  听到这两个字,不仅仅Shen Qian ,包括云台上其他人,甚至许多神明都是“shua” 的抬头,往更高空看去。

  随即所有人的视线之中,都出现了那个踏着月光飘然而下的Human Race 模样的女子。

  虽然脚踏着silver 月光,但她却身穿black 长裙,让那如jade stone 一般的肌肤越发的白璧无瑕。

  oval face ,琼鼻樱唇,phoenix eyes ……平心而论,她美则美矣,但也没有比其他的女性神明超出太多。

  真正与众不同的是她身上孤高的气质,当她降临时,就好似带来了皎洁月光下最清冷的夜色,让所有人都subconsciously 屏住了呼吸,不忍去破坏那种无以伦比的梦幻。

  面对着炸裂的质问,月神indifferently said :“我来寻一个故人。”

  说着,她恍若不带情绪波动的眼神,也径直落在了Shen Qian ……旁边的月隼身上。

  更准确的说,是她的腰绳之上。

  虽然她没looked towards Shen Qian ,但Shen Qian 心中却早已涌起了stormy sea 。

  他总算知道为什么大月氏会说自己看见月神的时候,就会知道月神。

  他也absolutely didn’t expect ……这远古竟然还有这么一个“熟人”存在。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