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92

  恍惚间,Shen Qian 想起了在江中军武的环形阶梯教室。

  当时月光如洗,好似也是她,在那漫天皎洁之中起舞。

  Shen Qian 还记得那时候闻到的隐约花香,也记得那足以让Heaven and Earth 为之沉醉的lithe and graceful 舞姿。

  于是两张面孔就快速在同样的月光下重叠了起来。

  澹台沁……

  Shen Qian 打量着眼前好似陌生又好似熟悉的月神。

  她和澹台沁的五官近乎一模一样,只是在眼神和气质上有一些细微的差别。

  最重要的是,从对方直接略过自己looked towards 月隼的目光来看,对方明显并不认识自己。

  “古法时代,所以这就是古法时代……”

  澹台沁以月神的姿态出现,也让Shen Qian 认清了另外一个事实。

  当初大佬高曾经将澹台沁称为“古法时代的女人”,那么从这个定义来看,这就是所谓的古法时代了。

  “什么意思?”扎烈听到月神开口,不由frowned 。

  月神随手一挥,原本缠在月隼腰间的长绳骤然光华大放,随着那如月光一般明亮的颜色绽放,月神也清冷的开口了。

  “这是Moon God Palace 遗落世间的信物,她既然得到,就是我Moon God Palace 的disciple 。”

  “disciple ?”

  扎烈拧了拧眉头,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你就把这little girl 带走,将Shen Qian 留给我。”

  月隼hearing this 顿时抱住了Shen Qian 的胳膊,对月神哀求道,“尊贵的月神大人,求求您,不要让扎烈神伤害Shen Qian big brother !”

  月神一时不语,眼神短暂的在Shen Qian 身上停留了一下。

  她还没来得及表态,扎烈已经冷笑着said solemnly :“月神,你若要插手Shen Qian 之事,就是与我Djinn Race 为敌!”

  本来心中还有些忐忑的Shen Qian 顿时稳如Old Dog 。

  虽然眼前这个月神Shen Qian 并不熟悉,但澹台沁的性格他很熟悉啊!

  以澹台沁的脾气,怎么可能容忍别人这么赤果果的威胁?

  怪不得这些Djinn Race 只能当天兵,这脑子实在笨了点……

  果然,原本似还没做出决定的月神立刻微微抬头,coldly said :“……Shen Qian ,我保定了。”

  月神大概是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了Shen Qian 的名字,她的语气并不重,但那股冷冽和毋庸置疑的味道,却是很“澹台沁”了。

  “月神,你莫非没有意识到我刚才在说什么……”

  扎烈立刻怒道。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一道如水银般的sword light 已经倾泻而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重斩在了扎烈尚未收回的巨大手掌上。

  Pu chi!

  golden 的鲜血恍若倒流的瀑布一般冲天而起,巨大的断臂像是山石一般砸了下来,在云台上无数Martial Artist 惊呼的时候,轩辕王body flashed 而过,托住了下落的断臂。

  扎烈没有惨叫,他更像是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完全呆在了原地。

  别说云台上的Martial Artist 们,就算是高空上的无数Immortal God 也惊了一下。…

  大概谁都didn’t expect ,月神根本没有以言语回应,那扎烈的声音只是大了一些,月神就直接掏出了剑,并且一剑斩下了扎烈的手臂,干脆利落,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有。

  “混账!”

  扎烈怒吼了一声,他说的其实是Djinn Race 的语言,这两个字是Shen Qian 自己脑补的。

  但不管如何,被斩了一臂的扎烈已经陷入了极度的暴怒,他的断臂很快就自动止血,整个人恍若山岳一般,moved towards 月神压了过去。

  月神持剑而立,不声不响又是一剑斩出。

  this time ,那明显更加璀璨的hundred zhang 月光直接moved towards 扎烈的脖颈而去。

  强烈的死亡危机让扎烈瞬间清醒过来,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和月神之间的巨大差距,正在他脸上出现了恐惧的时候,一只更加厚重也更加巨大的blue 手掌从上方的云层伸了下来。

  “月神莫非以为我Djinn Race 无人了,竟敢在本尊面前动murderous intention !”

  伴随着coldly shouted 声,那巨大的手掌不仅轻易地搅碎了月光护住了扎烈,甚至还反手一拍,moved towards 月神压了过去。

  Shen Qian 只是离得近了一些,就感受到了强烈的死亡危机,他不由heart shivered with cold 。

  这明显is a 更强的神明,而且远比月神更强大,仅从月神紧蹙的眉头就可见一斑。

  深呼吸之后,月Divine Idol 是做了某种重大决定,她的面色重新变得漠然无比,与此同时,一轮圆月般的illusory shadow 出现在了月神的身后。

  不,那不是圆月的形状。

  Shen Qian 很快敏锐的发现,那月亮只是看起来很圆,实际上边角处坑坑洼洼,好像有着不少的残缺。

  圆月illusory shadow 只是一闪而逝,随即就融进了月神窈窕的身躯之中,Shen Qian 再也看不清晰。

  大手也紧随而至,和身躯上爆发了强烈rays of light 的月隼重重碰撞了一起。

  weng!

  好似声音强烈到了极致便直接消失一般,只在空气之中留下了耳鸣一般的噪音,那恍若行星碰撞一般的强烈rays of light 更是刺激的云台上所有人都睁不开眼睛。

  好在这里到处都是Peak 神明,随着数位神明一起出手,却是forcibly 打开了一条Space Crack ,将那爆炸的余波直接灌注进了Space Crack 之中。

  随着余波的消弭,Shen Qian immediately 去用眼睛追寻那道white 的silhouette ,很快就找到了已经退到several hundred meters 外的月神。

  她还是那清冷的模样,untainted by even a speck of dust 的衣裙倒是没有脏乱,只是左手的袖口不翼而飞,露出了一截白净的手臂。

  她的气息不知为何,有一种异样的紊乱,Shen Qian 如今spirit strength 非比寻常,瞬间察觉出月神好似不仅仅是受伤那么简单,因为那Djinn Race 的强大神明明显发动的是物理攻击,不应该影响到她的spirit strength 。

  “看在……那位的份上,今日只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再有下次,我便灭你divine soul ,让你成为walking corpse !”…

  那Djinn Race 神明的声音从Nine Heavens 之上传了下来。

  Shen Qian 特意抬头看了一眼,那Djinn Race 神明的位置就算不是在最高处,也是在某个极高的位置了。

  月神缓缓抬头,她抿着嘴一言未发,只是突然一挥衣袖,随着一道清冷的月光洒下,原本在云台上的Shen Qian 和月隼消失在了原地。

  ……

  骤然感觉到空间变化,Shen Qian 先是有点懵,随即意识到不对。

  月神这是要带自己去哪?

  自己还要进入万族战场的啊!

  不过很快Shen Qian 又安稳下来,因为停下来的时候从远处的彩云和那些尚未消散的天梯来看,这里似乎距离万族战场并不遥远。

  见没有被直接带到远方,Shen Qian 这才来得及看一眼all around 的环境,随即他便是startled 。

  此刻的他和月隼正处于一间悬空漂浮的宫殿之中。

  这宫殿无比巨大,但那处处如月光一般的建筑色调,也和月神本人,透着一种清冷的风格。

  all around 幽静无比,好似都听不到多少嘈杂,让人能够直观地判断出这Moon God Palace 殿之中,只怕没有多少生灵存在。

  两人站在宫殿的前殿,月隼cautiously 地四下看了一圈之后,随即问道:“月神大人呢?”

  “应该是在里面。”

  Shen Qian 看了一眼前方大门敞开的主殿,用下巴一指。

  那月white 的大门虚掩着,明显是仓促之间开启,月神的行踪自然不得而知。

  虽然不知道月神为什么要把自己也带来,但Shen Qian 刚才看出对方的状态不太对劲,归根结底对方会受伤还是因为自己,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男人,Shen Qian 决定进去看一眼。

  while speaking ,Shen Qian 已经带着月隼从正门之间的缝隙走了进去。

  进入宫殿之中,如水的月光洒满了宫殿的每个角落,四处都还悬挂着white 的帘子,同时,随着Shen Qian 动了动鼻子,空气之中隐约有一股花香传了过来。

  这花香让Shen Qian 有些恍惚,和记忆之中那一丝熟悉的气味一模一样。

  无数white 的帘子遮挡了Shen Qian 的视线,他正准备用spirit strength 寻找月神的踪迹的时候,一股绝强的吸力突然从宫殿深处传了过来,在两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带着两人的身形往深处掠去。

  Shen Qian 发现那吸力并没有什么伤害力之后,便放松了下来,当两人停下的时候,已经来到了great hall 深处。

  这里是一片开阔地带,在宫殿的尽头有一片被镂空的墙,透过那镂空地带,可以看到一轮极其明亮的硕大圆月,它好像就悬挂在Moon God Palace 的背后,美如虚幻。

  “传说Moon God Palace 所在的地方,就是明月悬挂的地方,看来传说都是真的呢……”

  这一幕明显是震撼到了月隼,她忍不住muttered 。

  记挂着澹台沁的Shen Qian 却没这个心思欣赏,他直接锁定了月神的silhouette ,就在月光最盛之处,一片仿佛是冰雪堆砌起来的床榻上,月神正背对着两人盘膝而坐。…

  她的衣裙依旧是残破的,all around 悬挂的白帘不断摇曳,好似在显示着主人不平的心绪。

  月神突然转过身来,看清她的样貌后,月隼忍不住cried out in surprise 掩住了嘴巴,Shen Qian 也是pupils shrank 。

  此时的月神looked pale ,嘴角有着golden 的鲜血直流,明显刚才就受了极重的伤势,只是她没有表现出来。

  如果仅仅是受伤也就罢了,问题在于,月神的眼神此时处于一种极其空洞的状态,其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急剧变幻着。

  正在Shen Qian 想要上前查看对方状态的时候,月神的眼睛好像终于恢复了a trace and soberness and calm ,她直接将目光锁定在了月隼身上,或者更准确的说,是锁定在月隼腰间的长绳上。

  “给……给我……”

  她断断续续的吐出了两个字。

  月隼还在茫然,Shen Qian 已经反应过来,他直接将月隼腰上的长绳抽了出来,往月神身上一丢。

  随着那silver 的腰绳靠近月神,腰绳好似受到了某种吸引一般,骤然光华大放,与此同时,月神背后那圆月illusory shadow 又重新浮现了出来。

  this time Shen Qian 看的更加清晰,那圆月illusory shadow 确实在边角有着残缺,不多不少,刚好七处。

  Shen Qian 隐约感觉,月神此时奇怪的状态应该就和那些残缺有极大的关系。

  “Shen Qian big brother ……”

  正在这时,身旁的月隼突然捂住脑袋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Shen Qian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这才发现场面又已经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只见silver 的腰绳悬浮在月神正面,随着光华流转,那腰绳好似媒介一般,突然在月隼和月神之间建立了某种奇异的联系。

  紧接着,便有光华从月隼身上continuously 地流出,然后通过那腰绳的转化,注入到了月神身上。

  Shen Qian 先是一惊,以为月神在对月隼做什么不好的事情,随即却又意识到不对。

  月隼一个连Mountain And Sea 都不是的Martial Artist ,以双方cultivation base 上的巨大差距,月神又能图她什么呢?

  而且,月隼无论是Life Aura 还是身上的元气都没有被掠夺的迹象,她只是抱住了脑袋,更像是精神上的痛苦。

  精神……

  联想到了什么,Shen Qian suddenly 抬头,looked towards 了月神背后的圆月。

  果然,那原本残破的七个角,有一个正在慢慢变得Perfection 。

  与此同时,月神眼眸之中的空洞也正在逐渐消失,相反,那眼神反而变得非常的……有感情。

  是的,Shen Qian 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只能用“有感情”这个词来形容。

  至少无论是对于后来的澹台沁,还是此刻的月神来说,这样的眼睛蕴含的情绪都已经算是非常丰富了。

  整个过程仅仅持续了几分钟的时间,当月隼终于停住了痛苦的哀嚎,Shen Qian 也immediately 看了过去。

  “月隼,你怎么了?”

  “我……你,你是谁?”

  然而让Shen Qian 惊讶的是,月隼虽然眼睛之中倒映出了他的影子,但整个眼神却是透着一种茫然和无措。

  我是谁?

  Shen Qian 皱眉,也有些懵逼了。

  月隼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是谁?

  正在Shen Qian 还想继续追问的时候,背后却突然传来了一个淡淡的清冽声音,“她关于你的记忆,已经没有了。”

  “你说什么?”Shen Qian 转过身,惊讶的看着不知何时已经彻底恢复了清明的月神。

  他其实听懂了,但她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掠夺月隼的记忆,有什么意义呢?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