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93

  当Shen Qian 转过头,迎上的便是那双饱含复杂的phoenix eyes 。

  Shen Qian 不知道月神为什么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变了,但很快,对方便收敛起了那些情绪,眼眸只是轻轻一转,就恢复了之前的清冷。

  一切恍若错觉。

  但Shen Qian 看了一眼旁边的月隼,她依旧是茫然和迷惑的模样,还有一些畏惧,而那根silver 的腰绳,已经失去了之前的光泽,正安静的悬在半空。

  “你说她关于我的记忆已经没有了,这是什么意思?”

  Shen Qian 问道。

  月神没有说话,只是直直的看着Shen Qian ,似在思索着什么。

  Shen Qian 短暂的心惊了一下。

  他如今的感知何等敏锐,就那么短短的一刹那,可能只是极短的零点几秒,但他分明清晰的感知到了,月神竟是对他动了killing intent !

  我靠,这个翻脸无情的坏……呃,就算眼前的女人不能和澹台沁混为一谈,但Shen Qian 还是很生气。

  当然,现在的Shen Qian 没有掀桌子的实力,只能保持着面色不变。

  但他心中却是在思索,为什么月神会对自己动了杀念?

  最大的可能,估摸着是因为自己撞破了对方的秘密,而这秘密,大概就和对方掠夺月隼的记忆有关。

  可是……这又是为什么?

  冷清的宫殿内越加寂静,两人一时间都没开口,Shen Qian 心中的警惕也提到了最高。

  良久,月神终于有了动作,她先是一挥衣袖,随着一道月光掠过,还在失神状态的月隼就直接晕厥了过去。

  月神再次一挥手,将少女放到了床榻之上,这才站起身来,走到了镂空的墙边,凝视着那恍若近在咫尺的巨大明月。

  “我其实……并非神明。”

  月神短暂的沉默后,终于是开口了。

  Shen Qian 也随之sighed in relief ,既然愿意交流,就说明月神应该是不会再动手了。

  不过等反应过来,Shen Qian 又是startled 。

  月神说她不是神明?

  这又是什么意思?

  好在月神也没打算让Shen Qian 猜谜,很快就接着说道,“很久以前,我只是一棵长在月光下的桂花树。”

  Shen Qian 身躯一震,月神说……她是一棵树?

  桂花……

  Shen Qian 蓦然醒悟,这宫殿内那飘散的淡淡花香,可不就是桂花的香味吗?

  虽然Shen Qian 心中疑问不断,但他知道月神还没有说完,也就继续安静的等待着。

  “常年累月的月光照耀,让我有了一些Spiritual Qi ,但也仅此而已。”

  月神indifferently said ,“直至有一天,来了一个Human Race 。”

  “white clothed 人?”

  Shen Qian 一听到来了一个Human Race ,便是身躯一震,有了堪称条件反射一样的猜想。

  “你怎么知道他身穿white clothed ?”

  一直淡然的月神第一次有了反应,她再次将幽深的眸子投向Shen Qian ,似有些诧异。

  果然……

  Shen Qian 并不意外white clothed 人又出现了,他已经习惯或者说麻木了,在这远古但凡他交际过的人或事,好似背后都有着那个影子的存在。…

  现在就算高哲跳出来大声和他说,没错,我Gao Family 的先祖“启”也是穿着white clothed ……Shen Qian 也只会“hehe ”一笑,毫不意外。

  好在澹台沁或者说月神的好奇心并不重,见Shen Qian 没有回答,她很快又转过了身躯,只留给了Shen Qian 一个窈窕的背影。

  “他everyday all 会来和我说说话,直到一个满月的夜晚,他说他有一件事拿不定主意,他在树下坐了半夜,终于站起身来,他说他还是心软了,决定成全那个可怜的女人……”

  “然后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瓷瓶,将里面的东西洒在了我身上。”

  虽然听不懂,但Shen Qian 还是默默记着月神说的每一个字。

  “瓷瓶里有什么?”见月神话音一顿,Shen Qian 不由curiously asked 。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在吸收了瓷瓶里的东西后,我化形了。”

  月神indifferently said ,“我有了spiritual wisdom ,也就在那个满月的夜晚,我飞天而上,直奔明月。”

  “后来,我就成了大家眼中的月神。”

  故事好像到这里就结束了,Shen Qian 却沉浸在其中久久不能自拔。

  一个小瓷瓶……就造就了月神?

  Shen Qian 有些不能接受。

  月神虽然敌不过那Djinn Race 的第一True God ,但在王侯之中也绝对不是弱者。

  换句话说,white clothed 人随手一番动作,就直接造就了一个王侯powerhouse ,这也太离谱了。

  这里面还有一个疑点。

  现代的澹台沁虽然也强,但尚未breakthrough 王侯,可眼前的月神,却是genuine 的王侯。

  若她们真的是同一个人,为什么澹台沁会如此之弱?

  “后来你还见过那个white clothed 人吗?”Shen Qian 忍不住问道。

  “见过。”月神nodded ,“我虽然直接就位列神明,但at first 我很弱,是他教我如何一步步掌控了月相之力。”

  听到月神这么说,Shen Qian 终于是relaxed 。

  看来那小瓷瓶只是帮月神浇灌了根基,如此一来倒是说得通了。

  “后来呢?”

  Shen Qian 还是不太明白,月神说的这些和她抽取月隼的记忆有什么关系。

  “掌控星相之力是一条捷径,我用了短短千年就走到了如今的realm 。”

  月神仿佛听到了Shen Qian 内心的疑问,转回到了正题,“但最近百年,我再无寸进,我明白我终于走到了某种极限。”

  “‘神’的极限吗?”

  Shen Qian 心中一动,主动问道。

  见澹台沁颔首,Shen Qian 也是恍然。

  神明生于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生来就掌控一条或者多条“Dao” ,他们不需要怎么cultivation ,只要通过岁月的沉淀就能达到极强的realm 。

  但这也注定了,他们的强横是有上限的。

  这也是蛇神为什么愿意以生命为代价,也要去赌那亿万分之一的probability 。

  它不甘心。

  而眼前的月神……多半也是如此。

  “我明明知道我的Dao’ 没有到尽头,它还有更Perfection 的可能,但我已经触碰不到了。”…

  月神说话的时候,背对着Shen Qian 的眸子中闪过了一丝迷茫,很快又隐匿,“我知道自己的缺陷在哪。”

  “在哪?”Shen Qian subconsciously 的接话道。

  “我生来只是一棵树,成神之后也只是神……冷冰冰的神。”

  月神轻声道。

  Shen Qian 一时不明所以,月神却at this time 转过身来,注视着Shen Qian 的幽深眸子又起了复杂的涟漪,“我想完全掌控月相之力,那就要clearly understood 它的阴晴圆缺。”

  “可我总是差了一点,我想不明白。”

  月神抬起手,似在轻轻触碰着那些无言又清冷的月光。

  “我的Dao’ 也跟着出了问题,一旦我spare no effort ,就会如同今天这般,刚才差一点,我的Dao’ 就崩塌了。”

  月神说起刚才的惊险,但脸色却又是如此的稀松平常。

  Shen Qian 想起了月神展现过的那圆月illusory shadow ,以及那七个残缺的边角,gradually 有所悟。

  “月隼的记忆……能帮助你?”

  “white clothed 人和我说过,我曾出于人世,但终有一天我要回归人世,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我不能体悟的东西,你们Human Race 却能轻易领悟。”

  月神slightly nodded ,“于是十几年前,我游历了一趟Human Race 的领地,最终在蟒山的大月氏族留下了我的信物。”

  “大月氏族的patriarch 请我出手驱逐了牛神,作为交换,她会让信物伴随着族内的一个女婴一起成长,当时机合适,这个女孩最深刻的情感和记忆都将属于我。”

  月神的目光落到了熟睡的月隼的侧脸上,indifferently said 。

  Shen Qian 早已被惊得speechless 。

  so that’s how it is ……

  怪不得月神可以直接拿走月隼的记忆。

  也难怪只有芪神会盯上大月氏族,明明是更强的牛神却没有出现过。

  咦,等等!

  刚才月神说,月隼只是最深刻的那部分记忆和情感被她掠走了,不等于月隼完全失忆。

  而月隼又分明不记得自己了。

  这岂不是说,自己也是那最深刻的部分之一?

  转念一想又很正常,月隼从小在蟒山长大,除了族群的生存,她的记忆之中并没有太多复杂的东西。

  从天而降的Shen Qian 直接酒参与了她人生之中最重要的那部分。

  氏族灭亡,patriarch 陨灭,在大月氏的影响下,她还被迫挑起了族群inheritance 的重担,而且一直到刚才记忆消失之前,月隼内心底只怕都已经将Shen Qian 当作唯一的依靠了……

  她是可以和Shen Qian 生child 的关系。

  而现在,这些记忆和情感却转嫁到了眼前的月神身上。

  难怪对方刚刚清醒过来时看自己的眼神那么奇怪。

  或许,原本对方并没有想和自己解释这些,以她的性格杀了自己灭口才是常规操作。

  但在那种复杂情感的影响下,她还是没有选择那么做。

  心头思绪百转,Shen Qian 很快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不动声色的问道,“所以,属于月隼的记忆和情感确实帮助了你?”…

  其实Shen Qian 纯粹是没话找话,避免气氛太过尴尬。

  毕竟他刚才已经看到了,在吸纳了月隼的记忆之后,月神原本残缺的“Dao” 确实在渐渐补齐。

  月神果然nodded ,“我本来只是抱着尝试的念头洒下了这枚种子,但确实有用。”

  “那月隼以后怎么办?”想起了大月氏的嘱托,Shen Qian 看了一眼沉睡的少女。

  “作为补偿,她可以在月宫随我cultivation 。”

  月神倒也没有abandon one’s benefactor after achieving one’s goal 。

  “唔,那啥,大月氏其实还有一个遗愿……”Shen Qian 想了想,还是把大月氏希望月隼能够inheritance 族群的嘱托说了。

  毕竟Shen Qian 受到了对方的spirit strength 馈赠,还有那耗费了五百年编织的battle clothes ,也不想背弃承诺。

  月神蹙了一下眉头,不过最终还是说道:“我知道了。”

  以对方的性格,这应该就算是应下了承诺,Shen Qian 也可以不留遗憾的离去了。

  万族战场多半已经开启,Shen Qian 不能再耽搁了。

  正在Shen Qian 想要告辞的时候,月神又忽然将目光定格到了他身上。

  “还有事?”Shen Qian surprisedly said 。

  “抱歉,我还是不能放你走。”月神indifferently said 。

  “为何?”Shen Qian hearing this 心中一沉。

  “她对你的羁绊比我想象的深,我不确定你对我的影响,你知晓了我最大的秘密,我也不能就这么放你离开。”

  月神看似说了两个毫不相关的理由,但话语之中却透露着不容商量。

  “你要杀我?”

  Shen Qian 眉头越皱越深,他怎么都didn’t expect 对方原本已经放弃了杀念,这时候又反复了。

  “也许,我不知道。”月神摇头,“但你现在不能走。”

  Shen Qian hearing this 先是一笑,正在月神有些迷惑于Shen Qian 的反应的时候,Shen Qian 突然转身就逃。

  这一刻他的速度已经快到了极致,几乎是眨眼间就breakthrough 了Taboo Domain ,但……

  Shen Qian 的身形很快就凝滞了。

  月神本就不是普通王侯,Shen Qian 所谓的抢占先机,在她面前根本啥也不是。

  all around 那些原本飘摇的白帘,in this brief moment 化作了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瞬间就束缚了Shen Qian 的手脚。

  随着一股巨力传来,被裹成了粽子的Shen Qian 就moved towards 月神飘了过去。

  只是这一刻对于Shen Qian 来说,那站在月光下的绝美女人并不是什么温柔乡,而是可能代表着死亡的深渊。

  偏偏,双方cultivation base 上的巨大差距,足以让system 都束手无策。

  在这危机时刻,看着月神越来越近的精致脸颊,thoughts are revolving 的Shen Qian 终于想起了什么,他loudly roared ,“我可以帮你继续完善Dao’ !”

  Shen Qian 终于停了下来,而此时两人已经相距不足五meter away 。

  “你说什么?”月神一直冷漠的表情有了一丝丝变化。

  “我可以帮你。”Shen Qian 重复道。

  他已经看出,月隼的记忆和情感只是帮助月神补足了一部分残缺,距离Perfection 还差的很远。

  “如何?”月神问道。

  “用这个……”

  Shen Qian 也没有废话,在月神放松了束缚之后,一伸手,手掌上已经出现了一颗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的湛蓝水晶。

  不知为何,在看到那颗blue 水晶的时候,月神的身躯也随之轻颤了一下,她紧紧注视着那蓝水晶,竟是觉得心脏空落落的极其难受。

  “这是什么?”月神怔怔道。

  “小傻瓜,这是你自己的眼泪啊!”

  当然,这句话Shen Qian 也就在心里说说,实际上他却是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地说道,“这是一滴眼泪,对你的心境Perfection 应该有大作用。”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