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94

  “眼泪?”

  月神的全部心神都被那颗蓝水晶吸引,在某种莫名的吸引力之下,她伸出了白皙的手掌,最终轻轻触碰在其上。

  就在触碰的in an instant ,月神身体剧颤,与此同时,那水滴状的蓝水晶也彷佛冰雪一般融化,竟是尽数涌入了月神的体内。

  bang!

  就好似洪水决堤,悲伤、失望、愤怒……那眼泪之中蕴含的情绪之汹涌,竟是冲击得月神陷入了短暂失神的状态。

  沉前没说错。

  这滴眼泪之中蕴含的情绪之强烈,比月隼的记忆何止超过百倍千倍。

  偏偏……月神又觉得这些情绪是如此的契合自己。

  从月隼的记忆之中,她体会到的不过是别人的悲欢离合,就连那份对沉前的仰慕和依赖,也好似隔着一层轻纱一般,虽然的确影响到了她,但并不能妨碍她对沉前翻脸无情。

  可是此刻,这些眼泪之中蕴含的情感却好像就是她自己经历的一般。

  浓烈,而又刻骨。

  月神第一次体会到了“人”的奇妙感觉,明明是illusory 的情感,竟能让她切实的感觉到了心痛。

  在她都不自知的情况下,圆月illusory shadow 再一次从背后浮现了出来。

  只不过this time ,那上面的残缺正在以一个惊人的速度补全。

  不知过了多久,当月神重新睁开双眸的时候,两行清泪控制不住的从她幽深的眼眸之中流淌而下。

  月神抚摸了一下自己光滑的脸颊,怔忡不语。

  “我……哭了?”

  在她模湖的视线之中,那个男人在她放松心神的时候早已经挣脱了束缚,背影已经快要消失在敞开的宫殿门口。

  Moon God Palace 是她的领域。

  以她的实力,只要她愿意,只要顷刻之间就能再次留下沉前。

  但她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怔怔看着沉前就这样的消失,心中蓦然涌起一股极其强烈的不舍。

  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感觉?

  无尽的困惑出现在了月神的心头。

  ……

  沉前毫无阻碍的出了Moon God Palace ,随即身形拔高,径直向着不远处的云台掠去。

  他也不确定那滴眼泪对于月神到底有多少影响,但现在他并没有太多空隙思考这些。

  因为就在那不知何时已经变得空荡荡的云台上,一道约莫thousand zhang 高大、呈现半虚幻的古老门户正在缓缓关闭。

  那是进入万族战场的门!

  沉前既定的归路就在那里面,他impossible 错过。

  一念及此,沉前本已经speed to the pinnacle 的速度再次拔高三分。

  声音失去了意义,all around 的一切画面都好似慢了下来,但沉前和那巨大门户的距离,却在以一个惊人的速度拉近。

  bang!

  在云台上众神的视野中,一颗燃烧着火焰的“流星”几乎要突shatter void 的限制,骤然闯入了云台,moved towards 即将彻底关闭的门户冲了过来。

  以Immortal God 们的实力,自然瞬间看清这就是那个被月神带走的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

  大部分Immortal God 都漠然以对,但也有人报以冷笑。

  轰隆隆!

  Heaven and Earth 骤暗,一只巨大的手掌从斜刺里拍了过来,那其中蕴含的恐怖力量或许不足以取走沉前的性命,但如果沉前不闪不避的直接撞上去,却会直接重伤。

  对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阻挡沉前进入万族战场。

  Shua!

  沉前expression congeals ,手腕一翻间,一件月white 的战袍瞬间披在了他的身上,而他的速度却是没有半分减弱。

  bang!

  巨大的手掌和渺小的silhouette 相撞,但结果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随着golden 的血肉飞溅,那看起来无比渺小的silhouette 却是以蛮横姿态,直接洞穿了那巨大的手掌,毫不停滞的moved towards 那尚有一丝缝隙的古老门户撞了过去。

  在即将消失在门户背后的刹那,沐浴着golden 血肉的沉前回过头来,直直注视着那面色惊愕的巨大手掌的主人,眼神冷冽无比。

  “狗日的Djinn Race ,老子杀光你们所有天才!”

  Shua!

  冰冷的话语兀自回荡在云台之上,Human Race 青年的silhouette 已经彻底消失。

  轰隆!

  几乎是前后脚,那古老门户也彻底关闭,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虚空中。

  云台上,漫Heavenly Immortal 神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一时间却是absolute silence 。

  “这叫沉前的Human Race 青年……really strong 的实力!”

  良久,终于有一位女性Immortal God 惊讶的开口了。

  她的话语就好像一块巨石投入了原本平静的湖泊,瞬间激起了无数浪花。

  许多Immortal God 也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脸色难掩惊撼。

  “正面撞破Giant Spirit God 一击,这……”

  “他好似都没受伤,这是何等实力?”

  “奴坎做得到吗?”

  “为何神柱上对方的realm 标注只是神境Second Rank ?”

  “嘶,Human Race 竟还有如此隐藏天才……”

  “轩辕,好一个瞒天过海,亏我等还以为姬文才是你们Human Race 天才的最powerhouse !”

  “他刚刚说要屠尽巨灵天才,只怕真不是戏言!”

  云层之上尽皆是王侯。

  他们何等眼力,虽然刚才只是短短的一次交锋,但几乎没有掩饰自身实力的沉前,已经暴露出了太多东西。

  “Giant Spirit God ”是一个特指,代表的就是Djinn Race first primordial 神明,也是Djinn Race 的始祖。

  刚刚出手轻易镇压了月神的,就是Giant Spirit God 。

  刚刚出手想要阻拦沉前的,也是他。

  作为Djinn Race 的第一True God ,对方的实力毫无疑问是Peak 神明。

  不夸张的说,也正是因为他的存在,人口数量远远少于巫族的Djinn Race ,才能在万族之中排名前列。

  即便他刚才也许没有出全力,只是随手一拦,但就算如此,又有几个神境powerhouse 能够breakthrough 这一击?

  更别提,是直接洞穿了Giant Spirit God 的手掌,而自己还毫发无损的离去。

  何等狂妄,但又何等惊人!

  仅仅是惊鸿一瞥,在场的千百神明已经能够认定,这叫沉前的Human Race 青年绝对有着不逊色于神柱前十的惊天实力。

  最震惊的莫过于轩辕王。

  他又是惊喜又是愧疚又是疑惑。

  Human Race inheritance 艰难,几乎不存在明珠蒙尘的情况,就算沉前出身于偏远氏族,但对方如此innate talent ,早该被五大族发掘并且重点培养才对。

  想到自己刚才并未全力护住对方,轩辕王somewhat 不安。

  可惜事到如今,他也只能secretly sighed 一声,希望沉前不会记恨自己的作为了。

  同时他心中又忍不住涌起了一股隐约的期待,或许this time ,Human Race 在万族战场的收获将远超预期。

  一个足够问鼎神柱前十的peerless genius ,在这万族战场就有着改变局势的能力。

  巫族号称万族第一,前十之中也不过有四人,而现在,Human Race 却等同于直接有了两人!

  脸色最难看的当属那aloof and remote 的Giant Spirit God 了。

  沉前的实力在其次,最刺痛对方的就是沉前那句要屠尽所有巨灵天才的威胁。

  而偏偏……无论是已经进入战场的扎因还是其他人,可是都不知道沉前竟然有如此恐怖实力。

  以有心算无心,那般结局……

  “巫神,诸位,吾想给万族战场的Djinn Race 人sound transmission ,不知可否?”

  Giant Spirit God 终于坐不住了,他声音洪亮的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不行。”

  一个漠然的声音从更高的地方飘荡而下,“万族战场已诞生自己的意志,吾等任何人都不可干涉,这是事先便定下的规则,任何族群都不可破例!”

  Giant Spirit God 其实内心也清楚这是impossible 的事情,任他如何不甘心,此刻却也什么都做不了。

  “等万族之争结束,吾将亲自镇压这沉前!”

  在极度的愤怒之下,Giant Spirit God murderous aura 四溢的说道。

  漫Heavenly Immortal 神hearing this 都是subconsciously 的看了一眼远处脸色也变得难看的轩辕王,既有些惋惜,也有些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

  万族之争结束,没有了规则的保护,那就是族群私怨,谁也无法插手。

  以Giant Spirit God 的实力,他既然说出这样的话,沉前的生命也就进入了倒计时。

  可惜了……

  又一个Human Race 的天才要在众目睽睽之下陨灭。

  但一想到沉前那年轻无比的生命气机和无比惊人的innate talent ,他们又觉得这样也好。

  “Human Race 这些年还是太安逸了,谁知道暗中还有几个沉前,还是要早日打压的好……”

  有几个Spiritual God 对视一眼,都是瞬间看出了对方所想。

  只是很快,他们又若无其事的转头,looked towards 了那伫立在天际的stone pillar 。

  万族战场开启了不过短短一会,但此时stone pillar 上的排名变化却已经堪称眼花缭乱。

  而就在那些golden light 闪闪的名字上下浮动之间,他们之后那原本一直是“0”的数字,也开始了疯狂跳动。

  有的人还在个位数,但也早已有人,那数字早已上蹿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数值。

  ……

  space distortion 的眩晕感侵袭着沉前的脑海,不过早已堪称经验丰富的沉前,却始终保持着Divine Consciousness 的清明。

  在这穿越空间的短暂间隙内,沉前不知道自己刚才的言行在Immortal God 之间引发了多大的波澜,他只是正惊叹于身上的月白长袍。

  这件出自大月氏之手、耗时五百年编制的battle clothes ,mystical place 远远超过了沉前的预估。

  当初在无定桥的Divine Chance Temple ,沉前从Supreme Unity 王手中得到过一件珍贵异常的S-Rank Battle Armor ,被沉前命名为“千钧”。

  由于“灾厄佛”Divine Ability 的存在,沉前的fleshy body defensive power 已经达到了某个极致,S-Rank Battle Armor 他却很少动用。

  刚才为了保险,沉前内穿S-Rank Battle Armor ,外套月白长衣,这才让他有了充足的底气去对抗Giant Spirit God 的那一巴掌。

  但沉前发现……自己用力过勐了。

  因为这月色battle clothes 发挥的作用,竟是丝毫不逊色于S-Rank Battle Armor “千钧”。

  那Giant Spirit God 一巴掌之中蕴含的十万Kg以上的恐怖destructive power ,先被月色battle clothes forcibly 削弱了三成,又被“千钧”削弱了三成,以至于沉前连预想的Divine Ability 都没有动用,仅仅依靠fleshy body 就抗住了Giant Spirit God 的一击。

  甚至,他还有余力轻易洞穿对方的手掌。

  简直离谱。

  沉前甚至怀疑,王侯之下还有多少人能够让自己“破防”?

  “我他吗真是个变态啊……”

  沉前感慨了一句,随着眼前骤然一亮,他已经穿过了门户,出现在了苍茫的万族战场之上。

  身后没有任何动静,不出沉前所料,进入这万族战场,就算是那aloof and remote 的Giant Spirit God 也拿他没什么办法。

  这时,身体突然传来了异样的感觉,沉前低头一看,随即eyebrows slightly frowned 。

  就在穿过了门户的一瞬间,沉前的手臂发痒,当他低头看去,在他的小臂上已经清晰的出现了一个凸起的图桉。

  那是一面令牌的样式,乍一看和“Nine Heavens 令”has several points of 相似之处,但花纹之繁复却要远胜。

  这令牌图桉正散发着rays of light ,在昏暗的天色中恍若炽亮的火焰一般醒目。

  而且沉前发现,他根本无法隐匿这图桉,当他生出如此念头,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便好似也跟着生出了一股极强的排斥力量,要将他隔绝出去。

  “作用应该和Nine Heavens 令一样,万族令吗?”

  沉前muttered 。

  虽然没有详细了解,但之前从巫伶口中也大概知道这万族战场的规则。

  同样是Ninth Heavenly Layer ,同样有着排名机制,而看来,这万族令或许就是争斗的核心了。

  只是不同于Nine Heavens 令是外在,这万族令却是直接融入了自身。

  沉前唯一疑惑的是,既然如此,又要如何掠夺别人的万族令?

  但很快沉前便想到了什么,在童孔一缩的同时,他不由暗骂自己“愚蠢”。

  既然万族令都和本人融为了一体,如何争夺还需要明说吗?

  唯有杀戮,才是唯一的答桉。

  虽然早猜到万族战场会比Nine Heavens 战场残酷,但沉前还是grinned 。

  这才是真正的战场啊!

  收起心思,站在半空的沉前这才来得及看一眼all around 的环境。

  天空呈现一种诡异的暗红,而他正伫立于一方峡谷之上,只是不知为何,地形总是让沉前觉得有些眼熟。

  不过也正常,Nine Heavens 战场毕竟是万族战场的残缺形态,双方地貌必然会有重合之处。

  沉前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峡谷之中传来的轰隆声响吸引。

  他的眼神穿过了迷雾,最终定格在了那峡谷之中正奋力厮杀的十数人。

  还真是巧了,其中竟然就有一个Djinn Race 的天才存在。

  “老子言出必行。”

  沉前咧嘴一笑,一伸手,山河刀已然在手。

  如今身上五神装都快集齐了,唯一让沉前有些不满意的是,只是A-Rank 的山河刀已经有些开始“掉队”了。

  不过一把好的武器可不仅仅是等阶的问题,还得趁手,暂时也强求不来,只能将就着用了。

  Shua!

  手握山河刀的沉前身形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已经凌驾于山谷上空。

  随之而至的勐烈murderous aura ,瞬间就让下方的十数道silhouette 打了个寒颤。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