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95

  山谷中贫瘠无比,独独在正中的夹缝中长出了一朵white 的妖异小花。

  从旁边数具残破的尸体,以及十数人打斗时的战位来看,显然这妖异小花就是导致他们惨烈厮杀的源头。

  极度危险的直觉笼罩了那Djinn Race 的天才,他第一个停手抬头看来。

  当看清Shen Qian 样貌的时候,这Djinn Race 天才瞬间就是complexion changed 。

  因为斗兽场之事,大部分人都记得这叫Shen Qian 的Human Race 青年。

  而且,传言中他还是一招废了扎赫的神境powerhouse 。

  这Djinn Race 天才刚好和扎赫熟识,他知道那不是传言,even more how 进入万族战场之前,他也看到了神柱上的排名。

  Shen Qian 可是一个神境Second Rank 的超级powerhouse !

  从Shen Qian 的眼神来看,对方就是冲自己来的。

  “你们谁与我一起杀了这人,我便将长生花拱手相让!”

  Djinn Race 天才才踏入神境不久,心知自己绝impossible 是Shen Qian 的对手,他立马高喊道。

  周围的人hearing this 都是startled ,随即果然有两个人响应,跟着那Djinn Race 天才一起冲向Shen Qian 。

  他们不认识Shen Qian ,但Djinn Race 的扎恒却几乎是这within the valley 的最powerhouse ,只要对方愿意退让,他们得到长生花的几率自然大增。

  随mountainside 谷之中所有人都看到,那从高空坠落的Human Race 青年抽出了一把呈现青红之色的长刀。

  Shua!

  山谷短暂的被照亮,那恍若曜日一般的hundred zhang blade glow 一闪而逝,随即扎恒等三人的身形便凝滞在了半空。

  pu chi 噗chi…

  短暂的延迟过后,漫天鲜血溅射,在所有人骇然的眼神之中,半空那三道silhouette 瞬间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

  一刀!

  一个神境powerhouse 和两个高阶Peak Martial Artist 便直接殒命。

  唯独Shen Qian 眼神不动,以他如今的实力,斩杀这种初入Mountain And Sea 的Martial Artist ,心中已经泛不起太多波澜了。

  甚至……会觉得has several points of 无趣。

  三人陨灭后,随着几stream of light 汇聚,Shen Qian 发现自己小臂上的万族令Totem 便又炽亮了几分,与此同时,旁边也显现出一个数字来。

  “3。”

  Shen Qian 眼睛一眯。

  他之前就猜想过,那神柱排名上后面的数字应该就是排名的积分制度,而现在看来,这的确是积分没错,但却是用赤果果的杀戮换来的。

  杀一人,得一令。

  比起Nine Heavens 战场的“温和”,这是何等残酷!

  Shen Qian 想着事情,身形已经轻飘飘落在了山谷之中。

  而all around 呆滞的人群也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惊恐的四散而逃。

  Shen Qian 的主要目的并不是搜集万族令,因此对于这些来自其他种族逃命的天才,Shen Qian 也disinclined to pay attention to 。

  他踢开面前阻挡的尸骸,将那夹缝之中的white 小花采摘了出来。

  “长生花……这可是传说中早已在千万年前灭绝的spiritual grass ,didn’t expect 这万族战场竟然能见到。”

  通过system 堪比图书馆一般的庞大数据库,他轻易就认出了眼前的物种。…

  一朵长生花,直接服用可增长lifespan 十年,若找到对应的Ancient Pill Recipe 炼制成药,可增长life essence 三十年。

  是的,比用“龙涎”炼制的长青pill efficacy 强十倍!

  唯一可惜的是,这种spiritual grass 的medicine efficacy 太强,反而不适用于ordinary person ,唯有a certain realm 的Martial Artist 才能服用。

  “father 老妈cultivation 武道应该也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如今效果如何了……”

  Shen Qian 忽然有点想家。

  有Jing City City Lord 柴皓天的亲自照拂,Shen Qian 倒是不担心父母过的不好,只是自从进了大学,Shen Qian 就一直在奔波,如今更是直接闯入了Far Ancient Era 。

  他已经太久没有放松过了。

  “喂,这里可是danger lurks on every side 的万族战场,你这人心有多大,竟然在这里发呆。”

  清脆如银铃一般的声音惊醒了Shen Qian 。

  Shen Qian 一抬头,就看到那坐在山谷边缘,正晃荡着白皙小腿的少女。

  因为视角问题,在少女晃动着小腿的时候,就会有一些不可描述的风景显露出来。

  原来Far Ancient Era 的裤裤是这个样子的……

  穿着短裙的少女似乎也发现了Shen Qian 的眼神有问题,她立刻警惕的并拢了双腿。

  “你怎么在这?”

  Shen Qian 咳嗽一声,若无其事的转移话题道。

  怪不得他自身的精神感知竟是没有一点预警提示,实在是the past few days 的“朝夕相处”,已经让Shen Qian 潜意识之中熟悉了她的气息。

  “我也进入万族战场了呀,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巫伶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我的意思是,万族战场这么大,怎么就刚好这么巧,我才进来一会你就遇到我了?”

  Shen Qian 确实has several points of 疑惑。

  虽然没有详细探查,但所有人刚一进入必定都是在First Heavenly Layer 战场,也就意味着两人脚下这片土地,可是容纳了千万级别的人口。

  而除了这方峡谷,刚才至少千米范围内Shen Qian 都没看到其他天才的踪迹。

  用脚指头想一想都知道,这是何等辽阔的面积!

  “你猜。”少女狡黠的laughed 。

  Shen Qian 略微皱眉,但很快他神色就微微一变,“这是什么?”

  因为随着Shen Qian spirit strength 的仔细探查,就在Shen Qian 和巫伶之间,竟是出现了一股faintly discernible 的golden 细绳。

  只是当Shen Qian 用手去触摸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抓不到。

  它仿佛不存在,但在spirit strength 的窥视之中它又确实存在。

  最离谱的是,任Shen Qian 如何催动spirit strength ,竟也无法毁掉它。

  “这叫‘因果绳’,可以拴住和你有羁绊的人,虽然进入万族战场的落点是任意的,但因为它的存在,你就不会离我太远。”

  巫伶得意的扬了扬手腕,那里绑着golden 细绳的另外一端。

  Shen Qian 有些惊讶,他早从高哲口中听说,巫族奇诡的手段无数,现在却是见识到了。

  “你什么时候把这个拴上的?”

  Shen Qian speechless saying 。…

  “在炎城那晚,就在你手掌不老实的搭在我腰上的时候……”

  “你别乱说,我那明明就是无意之举!”

  “不管,谁让你这人一点都不顾忌girl 的清白呢!”

  巫伶lightly snorted 皱了皱鼻子,娇俏的脸颊上出现了极强的探究**。

  “正常来说,虽然你对我有life-saving grace ,可我们两人素不相识,羁绊can’t be considered 太深,但诡异的是,我的‘因果绳’却轻易的就缠上了你……”

  “我进来之后特意等在这里,就是想验证一下这万族战场能不能隔绝‘因果绳’的影响,结果你果然出现在了附近!”

  少女分析了一番,最后用肯定的语气总结道,“总之,你和我之间一定有大问题!”

  Shen Qian 挑了挑眉,也陷入了思考。

  如果说自己和巫伶有什么牵扯,那一定是因为现代的霍伶儿。

  可问题又来了,霍伶儿明明出现在巫伶之后,所以算是未来影响过去?

  Shen Qian 越想脑阔越疼,他觉得自己可能会陷入那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死循环,干脆不再多想,摇摇头转身就走。

  “喂,你等等我!”

  巫伶赶紧从山谷上方一跃而下,快步追上了Shen Qian 。

  “你能不能别跟着我,我要做major event ,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刀的速度。”

  “每个女人都会影响你吗?”巫伶仰头问道。

  “……”

  “不说话,那就是我比较特殊咯?”巫伶眨了眨眼睛。

  “……”Shen Qian body flashed ,直上高空。

  “hehe ,你跑呀,你速度快又怎么样,有‘因果绳’的存在,你去哪我都能找到你!”

  “hehe 。”Shen Qian body moved ,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半空。

  “诶,你这人还真的跑呀,father 给了我万族战场的地图哦,还有各种Secret Realm 和宝藏的标记……”

  巫伶却是不急,只是背着手,自言自语的whispered 。

  随着一阵风掠过,负手而立的Shen Qian 又出现在了巫伶的前方。

  “……地图不地图的倒是不重要,你我同为Human Race ,这万族战场danger lurks on every side ,我理应照拂你一程。”

  伫立在前方的青年said solemnly ,神色凛然。

  cunning 一笑的巫伶正要上前,却又被青年伸手拦住。

  “我只有一个问题。”

  “什么?”巫伶疑惑的抬头。

  “你这绳子……能换个地方栓吗?”

  Shen Qian 指了指自己的脖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

  “你要找九黎族?”

  此时已经是小one hour 之后,两人并行于First Heavenly Layer 苍茫的原野上,听到Shen Qian 的需求,巫伶眼睛一转,“为了补天石吗?”

  那天巫伶听到了Shen Qian 和姜明的对话,所以她很快明白了什么。

  Shen Qian slightly nodded ,在Human Race 营地的时候,他被所有人敌视,一举一动都不太方便,所以Shen Qian 才有了进入万族战场后,若是时机合适就顺道将补天石收集齐全的念头。…

  暂时Shen Qian 还不知道再次进入时间长河的契机在哪里,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但Shen Qian 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这条路一定就在万族战场的不知名处,只是大概率,或许会在Ninth Heavenly Layer 之上。

  Shen Qian 止住了正要说话的巫伶,突然body moved 消失在了原地,过了约莫一分钟不到,Shen Qian 又折了回来,只是身上,多了一丝淡淡的blood-reeking qi 息。

  巫伶却是见怪不怪,只是看了一眼Shen Qian 手臂上那已经变成了“7”的鲜红数字,吐了吐舌头道,“你又去杀Djinn Race 的天才了?”

  “嗯,顺手的事情。”

  Shen Qian 说的轻巧,但巫伶却是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Shen Qian 。

  Djinn Race 人口数量在排名前列的族群之中是倒数,此次进入万族战场的天才也不过一两百,但毫无疑问,他们的个体实力都是极强,其中至少有数十个神境powerhouse 。

  剩下的要么是半步神境,要么是高阶Peak 。

  但在Shen Qian 面前,这些在外界叱诧风云的Djinn Race 天才却跟鸡狗一样弱小。

  Shen Qian 或许没有什么概念,但在巫伶的亲眼目睹之中,他前不久斩杀的那个Djinn Race 天才,可是在Djinn Race Ranked 4th 的扎洪。

  那是神境五阶的超级powerhouse 啊!

  但Shen Qian 在十招不到斩杀了对方后,却只是低估了一句“这个小巨灵还挺扎手的,曲白Senior 应该和他差不多”,然后就不以为意了。

  巫伶不知道Shen Qian 口中的“曲白Senior ”是谁,但巫伶却忍不住悄悄拿Shen Qian 和幽族number one genius 以及那个传说中的人物比较,随后巫伶更加震惊的发现,Shen Qian 好像并不逊色多少。

  于是巫伶看Shen Qian 的expressions all 有些变了,搞得Shen Qian 有些懵,他看了一眼略显痴傻的巫伶,“你在想什么?”

  “啊……我,没有……”巫伶脸颊一红,随即忧心忡忡的说道,“我只是在想,你这样一直屠戮Djinn Race 的天才,消息总会走漏,when the time comes 你只怕会被Djinn Race 的天才们围剿的。”

  Shen Qian 认真思索了一下,随即颔首,“你说的挺有道理的。”

  “那你打算收手了吗?”巫伶有些意外,didn’t expect Shen Qian 竟然这么听劝。

  “没,既然到现在Djinn Race 的天才们都没有动静,我是觉得我应该杀的再快一点,这样他们才会早点聚集起来,那样就免得我再去一个个找他们了。”

  Shen Qian 有些懊恼的说道。

  “……”

  巫伶愣了一会,才快步的追了上去,撩了撩头发道:“为了让万族天才们有更多的磨练和碰撞,众神们在every layer 都设置了一些Secret Realm ,其中蕴含无数宝藏,只要是进入万族战场的天才,没人会轻易放弃。”

  “以九黎族的脾性,他们一定会去Third Heavenly Layer 战场的Myriad Mountains 。”

  巫伶摊开了手上的羊皮地图,指着Third Heavenly Layer 的一处地方说道。

  不得不说,巫伶手上这份地图极为详尽,除了Ninth Heavenly Layer 的地方比较模糊,其他都标注的很是清晰。

  虽然万族战场strictly speaking 对外是一切保密的,但参与建设万族战场的神明可是有dozen 之多,这种消息走漏实在太容易了。

  那位幽王交游广阔,天天去墙角偷听,所以巫伶手中这份地图竟然十分完整。

  “那就直接去Myriad Mountains 吧。”Shen Qian 立刻做了决定。

  天空上早已有血红大字浮现,“入Second Heavenly Layer 需八十八枚万族令!”

  Shen Qian 看了一眼手上个位数的数字,随即抬头,“那我们需要加快进度了……”

  就在巫伶以为Shen Qian 终于放弃了狙击Djinn Race 而sighed in relief 的时候,Shen Qian 又皱眉嘀咕了一句,“到Third Heavenly Layer 得数百枚万族令,可Djinn Race 好像没这么多人啊!”

  巫伶:“……”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