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97

  “我们现在怎么办?”这突然的变故让众人都是有些踌躇,赢离问道。

  “我们也去Myriad Mountains !”

  略作思考后,姬文很快下了决定。

  “先不谈Myriad Mountains 原本就是容易聚集天才的宝地,现在Giant Spirit God 对沉前下了Kill Order ,沉前同样是移动的宝藏,试问至少Third Heavenly Layer 之内,有多少Secret Realm 的treasure 能够敌得过一部珍稀的body refinement secret art ?”

  众人都是颔首。

  天才扎堆的地方就容易起争斗,这同样是他们的机会。

  “姜明兄,你还有何想法?”

  众人商议的时候,姬文注意到了姜明一直在走神,不由strangely said 。

  “我……没什么。”

  姜明摇摇头,最终还是没有把自己心头那个荒谬的猜测说出来。

  只是他刚才突然想起,沉前好似也是有一把长刀的。

  ……

  Myriad Mountains ,位于Third Heavenly Layer 战场的极深处。

  当沉前和巫伶的视野中终于出现了那壁立千仞的孤峰之时,距离Djinn Race 的True God 发布诛杀令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之久。

  巫伶忧心忡忡,沉前却是毫不在意。

  在Giant Spirit God 现身的时候,沉前斩杀的Djinn Race 天才早已超过了三十之数。

  换句话说,他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至于巫伶提议的暂时不要前往Myriad Mountains ,也直接被沉前否决了。

  他去何处已经不重要,只要Giant Spirit God 的诛杀令存在,Djinn Race 天才迟早都会发起对他的围杀。

  再说沉前也impossible 因为trifling Giant Spirit God 的威胁就改变自己的计划,补天石must 拿到!

  “Myriad Mountains 是传说中的Divine Weapon 聚集之地,九黎族信奉的是兵器之神,Divine Weapon 对他们来说意义非凡,所以这Third Heavenly Layer 的Myriad Mountains 对他们的吸引力甚至超过了四Fifth Heavenly Layer 的宝藏,他们进入万族战场一定会直奔这里。”

  巫伶指着远处的孤峰说道。

  为了抢时间,沉前估摸着那些想要取他项上人头的天才们还没有抵达,略微琢磨之后,沉前让巫伶在原地等待,他则body flashed 直接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沉前才重新折返,巫伶闻到他身上好似有些奇怪的味道,不由疑惑道:“你去做什么了?”

  “小小布置了一下,以防万一。”沉前没有详细解释,beckons with the hand 道:“走吧,去Myriad Mountains 看一看,希望九黎族真的在这里吧。”

  ……

  Myriad Mountains 有多高谁也说不好。

  如果从远处看,它好似只有千米高,但越是走近,它就会变得越加高大,当最终来到Myriad Mountains 的山脚,它好似也变成了ten thousand zhang high ,不见其顶。

  它的四面山峰都好似被刀噼一般,陡峭无比,而就在那些光滑的山壁上,数之不尽的兵刃横插在其中。

  它们的样式all kinds of strange things ,除了常见的blade, spear, sword, halberd ,还有锁链、尖锤、铜鼓等等。

  它们的大小更是各不相同,小的兵刃甚至可能只有人的小臂粗细,而巨大的兵刃光是握柄的地方就有百米长宽。

  此时在Myriad Mountains 之下,正有上百个身形魁梧的Human Race 汉子聚集在阴影之中,仰头注视着那高耸的Myriad Mountains ,随即又looked towards Myriad Mountains 脚下那些耸立的石像,面露难色。

  他们都有着标志性的fiery-red 长发,赤果的胸膛上印着各色兵器的图桉,而所有人的视角,都集中在居住的那魁梧青年身上。

  “首领,这Myriad Mountains 竟然有如此多的三色巨人守护,这该怎么办?”

  有人皱眉问道。

  被称作首领的面色狂放的青年也是犹豫不定。

  “这些三色巨人不过神境Early-Stage 左右的实力,老子一个人就能踏平,可那狗日的冥铁族还不知道在哪里蹲着,要是对方趁我们清理那些三色巨人的时候突然出手,那就危险了!”

  青年咬牙道。

  “cough cough ……”

  all around 的人hearing this ,都是咳嗽着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青年有些不满,“莫非觉得本王做不到?这里也就几百个三色巨人……”

  青年话音未落,半空之中突然有thunder 声响,在这些九黎族青年还没有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时候,随着尘土飞扬,便有two figures 重重落在了他们之前。

  “谁?”

  九黎族众人起先警惕,待看到these two people 也是Human Race 的时候,才略略放松了一些,不过脸上依旧写满了不欢迎的神色。

  “你是……幽族Ninth Princess ?”青年首领似乎认出了巫伶的身份,“你来这里做什么?”

  至于站在巫伶旁边的沉前,直接就被他当成跟班之类的角色忽略了。

  “他是九黎族的现任首领,名为蚩尤,他身后都是九黎族的clansman 。”

  巫伶直接向沉前introduced 。

  “蚩尤?”

  沉前听见这个名字愣了一下。

  这时青年首领似乎也意识到沉前的身份更高,因为巫伶竟是向后退了一步到沉前身后。

  于是蚩尤也looked towards 了沉前,“你又是谁?”

  “我叫沉前,来此是想和你谈一桩交易。”

  这时沉前已经驱散了脑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他一边暗暗打量着这壮硕的青年,在对方身后背负的giant axe 上略微停顿了一下,随即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什么交易?”蚩尤纳闷道。

  “我想要补天石,the more the better !”沉前也没有废话,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要求,“你有任何需求都可以提。”

  “补天石?”蚩尤hearing this 立刻摇头,“这impossible 给你!”

  “为什么?”既然到了这里,沉前怎么可能轻易放弃,他紧接着道,“补天石不过是死物,我想它对此刻的你们来说也不是最急需的东西,凡事都有一个加码,你们不先开价怎么知道我出不起?”

  蚩尤摇着头正想说话,但他身后却有几个九黎族的clansman 拉了拉他。

  “首领,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我们应该先开价!”

  “对,就算我们不交易,也要礼貌的拒绝他,这是学堂里的先生说的……”

  “是啊,再说幽族Ninth Princess 这么漂亮,首领你不能这么粗鲁!”

  “你放屁,幽族Ninth Princess 哪里漂亮了,这么小的屁股以后连娃儿都生不了……”

  “干你们先人,能不能小声点,老子差点就想起来在哪里听过沉前这个名字了!”

  听着九黎clansman 在那里煞有其事的争论,巫伶是又羞又恼,沉前则是颇为的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

  怎么感觉这九黎族的人都有点不太聪明的亚子?

  “都他娘的别吵了!”

  蚩尤loudly roared ,随即挠挠头,似是也觉得clansman 们说的有点道理,他于是思考了起来。

  突然,好似想到了什么绝佳的主意,蚩尤eyes shined ,他指着远处那堆耸立的石像,“这样吧,老……我也不为难你,你只要把那些三色巨人全都清理了,我就给你补天石!”

  说完,蚩尤还向身后的九黎clansman 挑了挑眉,那眉飞色舞的样子大概是说“老子聪明吧?”

  不过他身后的九黎clansman 们还没来得及赞叹,就听沉前有些惊讶的说道:“就这?”

  听见沉前惊讶的语气,蚩尤嘴角露出一丝得意,摆了摆手道:“也不算什么……你说啥!”

  蚩尤骤然stared wide-eyed ,似是才理解了沉前所说的意思。

  他身后的九黎clansman 们也是纳闷地互相看了看,似是有些迷惑。

  “‘就这’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他娘的,我第一次见到有人比我们首领还能胡扯……”

  “那可是近三百个三色巨人啊!”

  九黎clansman 在discuss spiritedly ,蚩尤脸上也出现了怒色。

  “你这人,老子诚心拒绝你,你怎么……”

  “it’s a deal !”

  还不等蚩尤说完,沉前已经丢下了四个字,figure like the wind 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了有些没反应过来的九黎族众人。

  “他真去了?”蚩尤也是愣愣的说道,随即looked towards 了巫伶,赶紧摆手道:“你男人可是自己去的,他死了你们巫族可不能跟我们九黎族宣战!”

  巫伶被蚩尤一句“你男人”喊得脸色slightly red ,looked towards 蚩尤的眼神也亲切了不少,她仰起雪白的脖子骄傲的snorted ,往旁边的石堆上一坐。

  “你们啊,就等着看戏吧!”

  ……

  伫立在Myriad Mountains 之下的,呈现四方阵形伫立的,正是沉前在Nine Heavens 战场也打过交道的三色巨人。

  他们静止的环绕在那里,好像沉默的卫士一般拱卫着Myriad Mountains 。

  “差不多三百个,还好……”

  三色巨人的力量差不多是高Martial Artist Peak ,但defensive power 却是超越了普通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极为难缠。

  毫不夸张的说,面对近三百个三色巨人,一般的神境中期powerhouse 都只有掉头逃跑的份。

  但对于如今的沉前来说,他已经不再需要像当初在山谷那般,要依靠system 附身才能收割这些三色巨人的性命。

  随着沉前旋风一般的掠入,那些原本静止的三色巨人骤然活了过来,moved towards 沉前蜂拥而上。

  沉前没有动用山河刀,A-Rank 的灵能武器要破开这些三色巨人的防御还是吃力了一些。

  所以沉前只是背部一耸,在腿脚带起巨大尘烟遮蔽了后方视线的同时,自他的肩膀上,也是forcibly 又长出了两条手臂。

  四臂!

  四拳轰出,顿时有四个三色巨人应声而碎,化为了石屑。

  如同沉前所预料的一样,在他的**力量接连增长,至今甚至已经能够轻易凭借**力量就breakthrough 30000kg巨力的今日,这些防御只是堪比神境Early-Stage powerhouse 的三色巨人,在他面前就像是纸湖的一样。

  轰隆!轰隆!……

  在一众九黎clansman 惊疑不定的眼神中,随着沉前singlehanded 的突入了那三色巨人的阵列中,漫天尘雾完全遮蔽了他的身形,他们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只能听到那些不绝于耳的“轰隆”声响。

  “听着动静挺大的,难道这人真的行?”

  “说不定人家有着上Ancient God 兵……”

  一众九黎clansman 正在惊叹的时候,巨大的rumbling sound 却十分突兀的停止了。

  整个过程只持续了数ten breaths ,从不绝于耳到一片死寂十分的突然。

  “怎么声音没了?”

  “这才过了多久……难道那人死了?”

  “肯定是死了,我就说嘛,怎么可能有人能做到这种事情!”

  “就是,我见过奴坎的样子,他一定不是奴坎,所以他做不到!”

  九黎clansman 们莫名sighed in relief ,还是蚩尤咳嗽一声,恶fiercely 的止住了他们。

  随即他表情不太自然的对巫伶说道,“刚才我们的约定作数吧?”

  “什么约定?”巫伶不解道。

  “就是你们巫族不能和我们九黎族开战,你可不能耍赖……”

  蚩尤正在重复的时候,他的衣袖突然被拉了拉。

  “干什么,没听到老子正在为了族群安危对外交涉吗?”蚩尤不耐烦的说道。

  “首领,你看……”

  那拉了拉蚩尤的九黎clansman 却是面色呆滞,只是指了指Myriad Mountains 的方向。

  蚩尤察觉到不对,因为不止是这人,所有的九黎clansman 都如同他一般,呆呆的看着Myriad Mountains 的方向,那脸上的神情,犹如见鬼了一般。

  于是蚩尤也转头看去,这一转,他张大的嘴巴就再也无法合拢。

  只见那恍若利剑一般伫立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Myriad Mountains 下,在漫天的烟雾飘散间,一道silhouette 正大步从其中走出。

  随着that silhouette 不断接近,漫天烟尘也刚好消散一空,露出了他身后的景象。

  那是……一片空荡。

  蚩尤还没有从沉前竟然还活着的事实之中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又开始疑惑的想,那里为什么是一片空荡呢?

  那里明明该有着三百个三色巨人才对!

  但很快,蚩尤就知道那些三色巨人都在哪里了。

  因为烟尘终于彻底落尽,露出了地面来。

  就在地表上,无数三色的碎石堆砌了一地,好似为那原本光秃秃的地面镶嵌了一层地板砖,看起来竟有一种magnificent 的意味。

  “这,这他娘的……他……我……”

  蚩尤罕见的结巴了一下,愣愣的看了看沉前,又看了看巫伶,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幸不辱命……所以,我的补天石在哪里?”

  沉前这时已经走到了近前,他径直looked towards 了蚩尤,伸手道。

  “啊,我……”蚩尤搓着手,有些支吾。

  “你耍我?”

  沉前见状眼睛一眯。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