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98

  “我没有!”

  一见沉前有发怒的征兆,蚩尤立刻摇头,“补天Stone Race 内倒是还有些库存,但……我都没有带在身上……”

  “你放心,等出了万族战场我立刻给你!”

  或许是见沉前脸色不对,蚩尤赶紧又补了一句。

  沉前内心失望,也许蚩尤说的是真的,但他怎么可能等得到那时候?

  至于清理三百个三色巨人,不过是浪费了些许力气,倒不是什么major event ,况且沉前在其中really is not completely without harvest 。

  每一个三色巨人体内都会爆出一道纯净Spiritual Qi ,在吸纳了那些Spiritual Qi 之后,沉前的Essence Power 又精进了不少,从realm 而言已经踏入了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的中期。

  正在此时,或许是见沉前脸色gloomy and uncertain 的沉默了半天,心中忐忑的蚩尤不知想到了什么,clenched the teeth ,张口道:“我九黎族从不食言,你等等!”

  沉前诧异的抬头。

  只见蚩尤从怀中摸出了一块palm-size 的呈现不规则形状的玄铁。

  “这个给你,算是补偿!”

  蚩尤将那看起来毫unremarkable 的铁块递给了沉前。

  “首领不可!”

  “那可是族内最后一块开天石啊!”

  “给了他,以后你儿子怎么办?”

  看到蚩尤将那铁块送出,九黎clansman 顿时纷纷大叫着阻拦起来。

  “都给老子滚开!”蚩尤不耐烦的挥挥手,“先不说老子没儿子,就算有儿子了,他不能自己出去抢一块吗?”

  或许是觉得蚩尤说的很有道理,九黎clansman 们又停止了骚动。

  “这是什么?”

  沉前打量着蚩尤手中那看似普通的铁块,却好似从其中感受到了什么惊人的能量流动。

  他见巫伶也有些迷惑,便直接问道。

  “当年我九黎族的先祖盘古开Heaven and Earth ,为了锻造一把利器,他自混沌之中寻来一块巨石,那巨石锻造了盘古的Splitting Heaven Ax 之后,还剩下一些碎块遗落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这就是其中之一。”

  蚩尤给沉前讲解了一下手中铁块的来历。

  “那这‘开天石’有何用?”

  一听跟盘古挂钩,不管蚩尤是不是在吹牛逼,沉前心中就多了几分重视。

  “这种分量虽然不足以锻造一把全新的Divine Weapon ,但它融入任何兵器之中,都可以让兵器变得there is no stronghold one cannot overcome ,等阶大幅提升,绝对是一等一的divine object ,比补天石还罕见……”

  蚩尤得意的说道,还patted 自己背上的giant axe 。

  “原本我九黎族是有七块开天石的,不过传到我这里只剩下两块,另一块已经被我融了。”

  或许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吹牛,蚩尤说着解下了背上的giant axe ,对准远处的石丘便是凌空一噼。

  没有Essence Power 的痕迹,但那百米外的石丘却是应声碎裂,地上也被犁出了一条深深的沟壑。

  沉前童孔一缩。

  以他如今的精神感知,自然将一切细节都看得无比真切。

  蚩尤的realm 约莫只有神境third rank 左右,但他这没有附着Essence Power 的随手一噼,destructive power 却是轻易跨过了Mountain And Sea 那条线,最起码在万斤以上。

  最重要的是根据他手中giant axe 一闪而逝的波动来看,从现代评级划分,giant axe 的等阶绝对在S-Rank 以上!

  沉前怦然心动,这算不算得上瞌睡遇到了枕头?

  他正在嫌弃山河刀的等阶已经无法和他如今的实力匹配,蚩尤就送上了一枚开天石。

  有了这开天石,山河刀的等阶绝对可以再次质变,达到S-Rank 以上。

  届时,他的battle strength 也将大幅提升。

  “那我就不客气了。”

  沉前也没有矫情,直接收下了开天石。

  “首领,冥铁族出现了……”

  正在这时,远处奔来一个九黎clansman ,他gasping for breath 的大喊道。

  一听到“冥铁族”三个字,所有九黎clansman 脸上都出现了戒备的神色。

  “冥铁族?”沉前见状不由好奇的问了一句。

  “他们也是冲着Myriad Mountains 来的,老子就知道肯定会撞上这群bastard !”蚩尤gnashing teeth 的说道。

  “冥铁族信奉的也是兵刃为王。”巫伶在旁边小声解释了一下。

  沉前恍然,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信仰冲突。

  只是沉前抬头看了一眼高耸的Myriad Mountains ,somewhat 不解。

  在到来的时候他就已经仔细观察过Myriad Mountains ,不可否认的是,这Myriad Mountains 上的确有着无数Divine Weapon ,但最大的问题是,它们全都是残破的。

  而且沉前一眼看去,能够和山河刀媲美的都没有几把,他实在兴趣缺缺。

  “我们看重的其实不是那些兵刃本身。”

  听到沉前的疑惑,蚩尤一边指挥着clansman 准备迎战,一边解释道。

  “这些兵刃都是历届万族战场陨落的天才留下的,虽然历经无数岁月已经腐朽,但上面却或多或少残留着那些天才的Dao’ 。”

  说着,蚩尤挠了挠头,似有些sorry 。

  “我们九黎族虽然杀伐勇勐,但perception 实在不怎么样,如果能多得到一些兵刃,就能从中借鉴,踏入神境的几率也会大增。”

  “冥铁族以兵器为食,其实也是走的这个路子,所以我们两族经常发生争斗。”

  沉前这才明白。

  说来说去,还是那个根本原因……这个时代的Human Race ,没有自己的启蒙法。

  似姬文这些peerless genius ,可以轻易开创自己的道路,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cultivation 依旧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九黎族用的是一种“笨办法”,以兵器为道,也算得上是另辟蹊径。

  沉前内心有些触动。

  他更加坚定了某个想法,既然如此,他便做些什么吧。

  反正在这万族战场内,他无所顾忌。

  在两人交谈间,远处尘土飞扬,一个个浑身闪烁着金属色泽、身高近乎两米的巨人狂奔而来,数量竟是比九黎族还多。

  “冥铁族怎么会来这么多人?”

  蚩尤脸色凝重,显然冥铁族聚集的天才数量超出了他的预期。

  但真正让蚩尤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的,还是那半空之中踏空而来的三道silhouette 。

  “铁泰,铁尔,铁斯……他们怎么都来了!”

  “这三人有什么问题?”

  沉前一眼扫过,已经探清了三人的cultivation base 。

  一个神境五阶,两个神境third rank 。

  三个神境天才!

  由此可见,这冥铁族只怕也不是什么小族。

  “他们都是冥铁族this generation 的Peak 天才,这才是Third Heavenly Layer 的Secret Realm ,正常来说他们最多来一个,这他娘的三人齐至,连铁泰都来了,这是要对我们九黎族kill to the last one 啊,太卑鄙了!”

  蚩尤一边foul-mouthed ,一边招呼着clansman 赶紧跑路。

  沉前却已经明白了什么,他patted 蚩尤的肩膀,“放心吧,他们的目标不是你。”

  “什么意思?”蚩尤startled 。

  “他们是冲我来的。”

  沉前眼睛眯了眯。

  蚩尤正在消化着沉前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天空再起thunder 声响,又有数道silhouette 破空而至。

  来人一共是两男一女。

  他们有着和Human Race 一般的面孔,但五官却好像被凋琢过一般精致,在他们的嵴背上还有着两对巨大的white 羽翼,正轻轻扇动着。

  他们停留在了千米之外,但那漠然的双眼,却是直接锁定了沉前所在的方位。

  又是三个神境powerhouse !

  “天……天族!”

  蚩尤惊讶的出声道。

  这依旧不是结束。

  大地轰隆作响,随即several hundred meters 外的地面骤然塌陷,从中钻出了一个huge monster 。

  数十米的身高,体形远比一般的Djinn Race 还要巨大,它好似还位进化完全的giant ape ,但那scarlet 的双眸之中却分明闪动着智慧的色泽。

  “Vajra 族的塔法!”

  蚩尤再一次stared wide-eyed 。

  这可是神柱上排名前百,神境sixth rank 的super genius 啊!

  “沉前!”

  塔法的视线也是第一Time Lock 了那道渺小silhouette ,他咧嘴一笑,“你还没死,真好,我要拿你去换Giant Spirit God 的body refinement 法!”

  沉前……Giant Spirit God ……

  这两个关键词终于让蚩尤想起了什么,他不可置信的looked towards 沉前。

  “你……你就是被Giant Spirit God 通缉的那个沉前?”

  这一瞬间,蚩尤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天族、Vajra 族还有冥铁族的天才们会齐聚此地了。

  Vajra 族天才的出现依旧不是结束。

  天空之中破空声不断,只是短短数分钟内,好似约好了一般,又有超过二十道来自各族的silhouette 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力族、巫族、Djinn Race 、Sea Clan ……

  在九黎clansman 们震撼的眼神之中,一个又一个来自万族的super genius 不断出现。

  他们全都有名有姓,是这方大地上震慑一方的powerhouse 。

  全部加起来接近三十个神境powerhouse ……

  其中超过了神境五阶的就有八个!

  而他们或远或近,那强横的气机全都遥遥锁定了沉前。

  “诸位,沉前是我Djinn Race 追杀的猎物,奖励也是由我族True God 发出,大家就不要和我们争抢了吧?”

  在众多神境powerhouse 之中,显得有些arrive slowly 的Djinn Race powerhouse 中,为首之人沉声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毕竟对于沉前的仇恨值最高,Djinn Race 到场的神境powerhouse 也是最多,足足有七人。

  “扎旭,Djinn Race Ranked 3rd 的super genius ,神境sixth rank 。”

  巫伶自动充当了沉前的资料库,每到一人她都会小声介绍一番。

  “才Ranked 3rd ?”

  沉前hearing this 立刻不满的说道,“Djinn Race 这是看不起我啊,我都杀了他们那么多人,位置也暴露给他们了,就派个Ranked 3rd 的废物来杀我?”

  巫伶呐呐不能言。

  big brother ,你是不是看错了什么……

  先不提扎旭可是神境sixth rank 的超级powerhouse 这件事好像直接被沉前忽略了,但人家可是足足来了七个神境powerhouse 啊!

  除了扎旭,剩下六人最低也是神境Second Rank ,还有三个都是神境fourth rank 到神境五阶的powerhouse 。

  这何止是不重视?

  这简直是生怕沉前不死啊!

  被这么多神境powerhouse 围杀,就算巫伶一路上已经对沉前建立了初步的信心,此时也忍不住内心打鼓。

  她biting the lips ,眼神也是闪烁不定,好像在犹豫着什么事情,但又无法下定决心。

  “扎旭,巨灵True God 早就说了,这沉前并非是Djinn Race 专属的目标,我等皆可以参与猎杀,你们若有这个ability 拿下沉前,Giant Spirit God 又何须打破规则sound transmission ?”

  全身包裹在black robe 之中的蛊族powerhouse 嗤笑一声说道,顿时引起了all around 的各族天才们附和。

  在各族天才打嘴炮的时候,沉前也在默默盘算着。

  万族战场分Ninth Heavenly Layer ,形势tangled and complicated ,在有限的时间里,能被Giant Spirit God 号召聚集到这里的各族天才,眼前应该就是极限了。

  沉前已经等了足够久,不愿再耽误时间,他忽的抬眼looked towards 了远处的一个不知名角落。

  从进入万族战场时的高调,沉前就已经开启了自己的计划,只是这个“顺道为之”的计划太过疯狂,他没有跟任何人分享。

  如果他预判错误,回家的路并不在万族战场,那就真的凉凉了。

  他将面对的,可能是漫天诸神的集体怒火!

  “这一份大礼,你们可得接好了啊!”

  沉前注视着那不知名的角落,muttered 。

  随后,他轻轻拔出了山河刀。

  ……

  “诸位,是我的错觉吗,沉前是不是朝我们这边看了一眼?”

  就在沉前注视的方向,有一幅奇异的画卷,画卷约莫十米长,也就在画卷遮蔽之下,姬文and the others 族天才正站立其中。

  诡异的是,明明有十数人聚集在此,但如果有旁人经过,却根本看不见他们的身形。

  听到姬文的疑惑,夏鸿宇摆摆手道:“姬文兄多虑了,我Great Xia 族的Mountains and Rivers Chart 可以隐匿身形,遮蔽气息,除了True God ,谁能轻易堪破?”

  “沉前离我们起码有十里远,怎么可能发现我们?”

  听到夏鸿宇肯定的话语,姬文nodded 。

  “那也许是我看错了吧。”

  “我们真的不出手吗?”

  姜明看着那被数十个神境powerhouse 包围的沉前,终究是有些不忍,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那里除了沉前,还有幽族的Ninth Princess 和众多九黎族的年轻天才……”

  众人hearing this 都是有些沉默。

  即便他们内心对于沉前的态度是厌弃的,但他们毕竟是同族,终究会有一种if the rabbit dies, the fox grieves 的凄凉萦绕在心头。

  “非是不愿,而是无能为力。”

  姬文短暂沉默,随即叹息道,“只希望巫伶和蚩尤能逃过一劫吧……”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