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99

  Shen Qian 抽刀的动作所有人都看在眼中。

  但又无人放在眼中。

  Djinn Race 的扎旭脸上甚至露出一丝轻蔑,“你莫非以为你今日还有生机?”

  其余种族的天才也都是脸色漠然,他们闪动的眼神之中,更多设想的是如何成为摘取胜利果实的那个人。

  三个神境sixth rank ,五个神境五阶,剩下近二十个神境powerhouse 之中,也没有低于Second Rank 的存在。

  这是何等恐怖的阵容!

  除了神柱排名前十的变态,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绝境。

  “Shen Qian ,我……我最多能帮你拖住两个!”

  一旁的蚩尤犹豫了半天,终究是咬牙道。

  Shen Qian 诧异的看了一眼对方,却didn’t expect 对方at this time 竟还有留下来的勇气。

  一时间倒是让Shen Qian 对这个“华夏传说中的Demon God ”大为改观。

  虽然Shen Qian 以碾压姿态击碎了数百个三色巨人,但蚩尤必定清楚,这和独自面对三十个神境powerhouse 完全是两个概念。

  “不用了。”

  Shen Qian 摆摆手,又looked towards 了欲言又止的巫伶,“记得我之前怎么和你说的吗?”

  “嗯,我会先去找Fourth Heavenly Layer 的入口。”

  巫伶看了一会Shen Qian 的眼睛,好似是确认了甚么,nodded 说道。

  “那就这样。”

  Shen Qian 摆摆手,不再多言,拖着长刀往前走去。

  first step 尚在眼前,当跨出Second Step 的时候,Shen Qian 已经来到了半空之中。

  还在因为悬赏的归属而争论不休的一众神境天才,终于是注意到了Shen Qian 。

  或许是Shen Qian 那恍若拾阶而上的动作带着浓重的挑衅意味,也或许是为了宣誓什么,Djinn Race 的七人对视一眼,身形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当他们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呈七星方位将Shen Qian 牢牢围在正中,他们身形膨胀至十米高,显得被围在正中的Shen Qian 是如此渺小。

  七人同时出手,一时间日夜无光,Heaven and Earth 色彩也被七个神境powerhouse 尽数掠夺。

  bang!

  强烈的冲击波伴随着强光照亮了天际,遮蔽了所有人的视线,隐约还能听见空间破碎的声响。

  万族战场虽然不如外部的空间那般稳定,但想要shatter space ,却也不是轻易的事情,而此刻,在七个神境powerhouse 聚力at one point 的情况下,却是直接将空间打破。

  不少原本还在猜测Shen Qian 能不能从这一击之中活下来的人,听到了那声音瞬间摇头。

  都不提七个神境powerhouse 的合击,光是那空间破碎的毁灭力量,就足以让一个普通的神境powerhouse 肉体破碎。

  Shen Qian 才trifling 神境Second Rank 的cultivation base ,怎么可能扛得过去?

  许多其他种族的天才都是皱眉,又有些懊恼,只是因为顾忌Djinn Race 天才的数量最多,他们刚刚出手才慢了一拍。

  本想让Djinn Race 的powerhouses 先去试试水,早知道这Shen Qian 如此莽撞,他们必定不会错过这种机会。

  强烈的光持续了约莫十数秒,Djinn Race 的七人也不得不暂时退避。

  当光消失,在Shen Qian 刚刚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约莫百米直径的破碎地带。

  Shen Qian 就站立在那里,但他的身体上却布满了空洞的黑斑,好似身体已经一起碎裂。

  然而还没等Djinn Race 的扎旭露出笑容,好似静止不动的Shen Qian 却突然走动了起来,他舒展着身体,moved towards 笑容僵硬的扎旭大步走去。

  “就这样吗?”Shen Qian 一边走一边嘀咕着,“有点失望啊!”

  虽然嘴上说着失望,但Shen Qian 心中其实颇为满意。

  他没有动用任何Divine Ability ,只是以蜕变后的fleshy body 硬抗,竟是没有受太重的伤。

  禁忌fleshy body 的强悍,已经不比之前动用灾厄佛Divine Ability 的fleshy body 弱太多了。

  随着Shen Qian 走动,他身上的黑斑像是铁锈一般片片脱落,与此同时还发生了另外一件更诡异的事情。

  Shen Qian 的躯体……也在膨胀。

  当他距离扎旭and the others 只有数十米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六七米高大,他的皮肤变为了深黑,上面有着one after another 象征毁灭的不知名符咒。

  他的身后还有着一圈golden light 环绕,明明是恍若从地狱之中走出,他的脸庞却是有一种圣洁的意味。

  倒吸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如果说Shen Qian 能从七人合击之中存活下来只是让他们震撼的话,那Shen Qian 此刻的巨大体形,则是让他们难以理解了。

  别说这些来自其他种族的天才不理解,连远处在Mountains and Rivers Chart 遮蔽之下的Human Race 天才们也是目瞪口呆。

  他们刚才还在激烈讨论着Shen Qian 是怎么从七人合击之中活下来的。

  有人说Shen Qian 是用了某种底牌,这样的底牌他们每个人都有,大多是长辈或者sect 赐予。

  也有人认为Shen Qian 是用了某种透支潜力的密法,也只能扛这么一下。

  但当Shen Qian 闲庭信步一般从Space Crack 之中走出,并且体形变得和Giant Spirit God 都差不多的时候,他们彻底失声。

  “那……那是什么monster ?”

  嬴离有些呆愣。

  “我Human Race 绝没有这样的secret technique !”

  “对啊,体形膨胀,这怎么看都像是Immortal God 们才能掌握的先heavenly divine ability !”

  “他身上一定藏有大秘密!”

  在众人都有些激动的时候,姜明也是在默默叹息。

  联想到之前看到的扎因尸体,他越发肯定了之前心中的某种猜测。

  而这个猜测到底是否为真,很快就会见分晓了。

  bang!

  长空之上,身形彻底舒展的Shen Qian 一步向前,骤然跨越了数十米的距离,好似闪现一般出现在还没怎么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扎旭面前。

  他全身的肌肉组织以一个美妙的弧度向上不断耸动,最终汇聚到了右臂之上,moved towards 扎旭重重轰了出去。

  感知到了危险的扎旭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他看着仅仅比自己矮了一头的Shen Qian ,在愣怔过后,那嘴角终究还是露出了一个不屑的弧度。

  他不知道Shen Qian 现在施展的是什么,但一个Human Race ,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了什么secret technique ,更不知道增加了how many catties and how many taels 的力量,竟然想和自己比拼fleshly body strength ?

  Djinn Race 生来便Innate Divine Strength ,他们不像孱弱的Human Race 一般修的是所谓的Essence Power ,他们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在锤炼自己的fleshy body ,无尽的巨力,全都隐藏在了他们的fleshy body 之中。

  若是比拼spirit strength 或者速度之类的,扎旭还会虚一下。

  但是力量……

  随着扎旭嘴角出现那嘲讽的笑容,他巨大的身体也如波浪一般滚动了起来。

  同样是从脚往上,最后汇聚到了他的左臂。

  “以扎旭的realm ,他汇聚全身力量的一击,destructive power 至少在八万斤以上……”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不知是谁低低的评价了一句。

  狂风骤起,在所有人的凝视之中,那两只粗细略有差别的手臂便fiercely 碰撞在了一起。

  weng!

  空气之中出现了音爆一般的耳鸣声,许多cultivation base 低下的九黎clansman 都是痛苦的捂住了耳朵。

  半空之中的两道巨型silhouette 凝滞在了一起。

  但很快,那两道碰撞在一起的silhouette 便成了残象,原本虚无的空气之中生出了道道裂缝,有一道巨大的silhouette 好似撞破city wall 一般,撞着那些Space Crack 从上而下,在短短一两秒之内便完成了从高空到地面的坠落,最后重重砸在了地面之上。

  轰隆!

  一道巨大的裂谷出现在了地面之上,那正中的人形深坑一眼看去竟是根本见不到底。

  高空之上和之下都是一片死寂。

  因为停留在半空,甚至连步伐都没有挪动过的人……是那道全身环绕在漆黑之中的silhouette 。

  Shen Qian !

  oh la la !

  地底的深坑泥土开裂,随着“喀嚓”之声,一道狼狈至极的silhouette 从地底爬了出来。

  他的左臂好似软绵绵的insect 一样垂在一边,有无数鲜血自他背部的肩胛骨渗透出来,更让人horrible to see 的,是他的两侧肋骨,竟有数根都直接从腰背的地方刺穿出来,blood dyed 红了all around 十数米的地面。

  而他的体形也早已恢复了正常的四米大小。

  扎旭的惨状让无数人都是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他们本以为扎旭最多也就是落入下风,但看这般架势,分明已经是重伤垂死!

  那之前评价过扎旭力量的外族天才也是一时失声,他眼神闪动,好似一时间根本算不清如果Shen Qian 能一击将扎旭重伤,那他那一拳的力量又是多少?

  一拳重伤了扎旭的Shen Qian 并没有停下动作,他body flashed ,moved towards 仍旧处在呆滞状态之中的Djinn Race 的另外六人冲去。

  猎物和猎人的角色好似在一秒之间转换。

  Djinn Race 六人complexion changed ,隐含的恐惧出现在了他们的脸上。

  但也有人loudly roared ,“他可能是an arrow at the end of its flight ,一起上,杀了他!”

  这话好似提醒了剩下的人。

  Human Race 怎么可能有这么强悍的fleshy body ?

  不管Shen Qian 动用的是什么手段,他一定都unable to support 长久。

  Shen Qian 也被这些人“大胆”的想法惊到了。

  其实他们从某种角度没有说错,“灾厄佛”的负荷巨大,Shen Qian 确实impossible 一直维持。

  但即便如此,以他如今的根基,至少也能支撑灾厄佛运转one hour 以上。

  body flashed ,避开了正面那神境五阶powerhouse 的含怒一击,与此同时,Shen Qian 再度变得巨大的拳头也重重砸在了那最弱的神境Second Rank 的powerhouse 身上。

  Buddhism ……Arhat Fist !

  这只是二星级的martial skill ,正常来说放在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的交锋之中完全不够看,但以Shen Qian 现在的肉体力量,即便只是最普通的一招一式,其中的destructive power 也足以惊天。

  pu!

  golden 的鲜血飙飞,那神境Second Rank 的Martial Artist 直接被一拳轰飞,胸膛完全塌陷,眼看在半空Life Aura 就已经彻底萎靡了下去。

  Shen Qian this fist 不仅仅是Arhat Fist 那么简单,在破碎了对方肉体的同时,他也同时动用了“影枪”的精神secret technique ,直接搅碎了对方的精神内核。

  bang! bang!

  Shen Qian 看也不看,禁忌速度再现,他body flashed 出现在了另外两个Djinn Race 的神境powerhouse 面前,又是两拳轰出。

  神境third rank 的Djinn Race powerhouse 和之前那人的结局如出一辙,另外那个神境fourth rank 的巨灵powerhouse 稍好一些,做出了一个双臂格挡的动作。

  但他的下场却比自己的同伴更加凄惨。

  因为Shen Qian 的左拳,直接将他的双臂折叠在了一起,一起轰进了他的胸膛之中。

  内脏混合着鲜血从他的后背直接穿透了出来,场面之惨烈,让所有人都是eyelids twitched 。

  只是眨眼间,Djinn Race 七大powerhouse ,便三死一伤。

  剩下三人终于感受到了恐惧,他们不约而同的转身,各自moved towards 远处逃遁而去。

  但这一切在已经修出了禁忌速度的Shen Qian 面前都是徒劳。

  并非每个人都能理解什么是禁忌速度,但在所有人的眼中,眼前的一切画面好像都慢了下来。

  那般感觉,就好似时间的流速突然减慢,他们清晰无比的注视着Shen Qian 是如何一拳一个,将那三个Djinn Race 的天才全部轰爆。

  最终,身形折返的Shen Qian 停留在了刚刚从地上这个挣扎起身的扎旭。

  “你不能杀我!”扎旭pupils shrank ,其中是抑制不住的恐惧,“我是巨灵True God 的bloodline ,杀了我,True God 不会放过你!”

  Shen Qian hearing this 动作一顿,随即嘴角泛起了一个奇异的笑容。

  “那你不如猜猜,我是怎么引起了巨灵True God 的滔天怒火的?”

  扎旭一呆,随即他好似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剧变,“你还杀了……”

  回答他的是Shen Qian 终于动用的山河刀,那灌注了无尽Essence Power 的刀锋in this brief moment 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直接斩下了已经失去了抵抗意志的扎旭的头颅。

  Djinn Race Innate Divine Strength ,但当他们引以为傲的fleshy body 被打碎,他们却连最普通的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都不如!

  全场寂然。

  一切说来话长,但以神境powerhouse 的速度,从Djinn Race 七大powerhouse 出手,到他们全部陨落,整个过程不过一分钟罢了。

  Shen Qian 拭去了刀锋上的鲜血,但他却没有收起长刀,连体形也没有缩小,只是将冷冽的目光,扫过了all around 伫立的其他种族的神境天才。

  那毫不掩饰的killing intent 和他迈动的步伐,让所有人都生出了一个荒诞而又真实的念头。

  他还不愿意停下!

  在场所有其他种族的天才,都是他既定的目标。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