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00

  Shen Qian ……还不愿停手?

  在其余种族的天才察觉到不妙的时候,Shen Qian 没有半句废话,将手中的山河刀随手往地上一插,他的右脚往地上重重一踏,身形已经如火箭一般飙射而出,moved towards 不远处半空之中伫立的那三个冥铁族的天才冲去。

  以铁泰为首的三人都是脸色剧变。

  如果说他们之前对Shen Qian 的实力存在误解的话,但在Shen Qian 如屠杀鸡狗一般将Djinn Race 七人屠戮殆尽之后,他们哪里还不明白……

  他们所有人都被Giant Spirit God 坑了!

  这叫Shen Qian 的Human Race 青年simply 不是一个象征着无尽悬赏的“香馍馍”,而是一个真实实力远远凌驾于他们之上的恶魔!

  “Shen Qian !”

  在冥铁族三人全身寒气大冒的时候,更高的高空之中忽的传来一个清冽动听的女声,“Djinn Race 与你有仇,你大开杀戒我等无可置喙,但Djinn Race 七人俱都陨灭,你还要乱来的话……我劝你三思而行!”

  Shen Qian 前冲的身形为之一顿,他抬起了头,looked towards 了声音的来源。

  说话的是天族那两男一女之中的少女。

  不得不说,她的外貌无可指摘,抛开气质不论,她容颜的精致度甚至还要超过了澹台沁,属于那种美到不真实的面孔。

  再加上她此时说的devotion to righteousness that inspires reverence ,在white 羽翼的映衬下,更好似给她整个人披上了一层圣洁威严的色采。

  Shen Qian 驻足片刻,好像真的在认真思索对方所说的话。

  那少女以为自己说的话起了作用,就趁热打铁道,“你可要想清楚了,冥铁族也有着两位primordial True God ,其中一位更是强大无比,不比巨灵True God 弱多少,铁泰就是那位Spiritual God 的血亲!”

  “那你们天族呢?”Shen Qian curiously asked 。

  “我们?”少女startled 之后,挺起了傲人的胸膛,“天族的排名远在冥铁族之上,我们有着四位primordial 神明,三位后来晋升的True God ,每一位都强大无比!”

  “一个族群七个王侯?”

  Shen Qian nodded ,“那确实很强。”

  话音一顿之后,Shen Qian 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既然如此,老子就先拿你们这些鸟人开刀,只要把天族得罪死了,也就不差a trifling 冥铁族了。”

  天族少女:?

  另外两个天族青年也是僵硬在了原地,感觉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了。

  这是什么奇异的脑回路?

  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Shen Qian 已经放弃了冥铁族,身形一转,便murderous-looking 的朝三人扑了过来。

  天族三人并不弱,两人达到了神境五阶,少女也是神境fourth rank 的powerhouse ,但此时看到Shen Qian 冲了过来,正面感受到那惊人的压力,他们全都是脊背生寒。

  速度的Taboo Domain 再现。

  他们的naked eye 几乎无法捕捉到Shen Qian 的踪迹,明明上一秒视线之中Shen Qian 还在千米之外,next moment Shen Qian 已经来到了百米之内。

  就好似瞬移一般,完全找不到移动的痕迹。

  golden 的符咒在Shen Qian 漆黑的肉体上跳动,明明应该是Western Bliss 之地的祥和特征,但他们却只能从中感受到暴虐、绝望和毁灭。

  ”Ah!”

  随着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Shen Qian 鬼魅一般浮现在了少女身后,单手揪住了她的一只羽翼,随即用力一扯。

  oh la la !

  令人牙酸的声音过后,少女背后的羽翼forcibly 被Shen Qian 扯了下来。

  pale-gold 的鲜血如泉水一般喷涌,天族少女当场便晕死了过去,无力的向下方坠落。

  “灵羽!”

  另外两个天族青年本来已经抽出了long sword 准备和Shen Qian 拼死,见状惊恐的对视一眼,竟是不约而同的转身就逃,放弃了对天族少女的救援。

  “你们比起我那个时代的Martial Artist ,可差远了……”

  Shen Qian 嗤笑一声。

  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就算不敌,但也不会如这般没有血性。

  这一刻,Shen Qian 隐约抓住了什么。

  如此强盛的万族,漫天诸神,最终却泯灭在历史长河之中,或许这也是一个原因。

  空有强大的innate talent 和躯壳,内心却是如此弱小。

  Shen Qian 强吗?

  当然。

  在接连经历数次蜕变之后的今日,Shen Qian 的真实battle strength ,已经可以媲美等闲的Mountain And Sea Realm 后期powerhouse 。

  但无论是Djinn Race 的七人,还是这三个天族的青年,若他们拼死一战,就算不敌,但Shen Qian 也绝impossible 这么轻松。

  归根结底,Shen Qian 的真实realm 只是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

  而他们给Shen Qian 带来的压力,甚至还不如林三默。

  Shen Qian loudly shouts ,将山河刀招入手中,随即moved towards 其中一个逃跑的天族青年fiercely 一掷。

  灌注了Shen Qian 禁忌Essence Power 的一刀呼啸而去,Shen Qian 看都不看,又转身追向了另一个天族青年。

  Space Crack 好似闪电一般蜿蜒出现,好似已经承受不住那疾掠而来的身形的踩踏。

  天族青年自知无法逃离,clenched the teeth 终于是转过身来,伴随着angry roar ,他背后又生出了一对羽翼,只是比起他自身原有的羽翼,这对新出现的羽翼要显得虚幻许多。

  四翼加身,天族青年的imposing manner 猛然上涨,近乎要breakthrough 到Sixth Heavenly Layer 。

  bang!

  紧随而至的Shen Qian 一拳落空,强烈的劲风只激荡的虚空震荡,他不禁有些诧异。

  就在那一瞬间,天族青年的身形竟出现了短暂的虚幻,他的拳头也直接穿透了对方的身体。

  Shua!

  sword qi 翻涌,以奇异手段躲开了Shen Qian 一拳的天族青年,反手一剑斩来。

  chi!

  那sword light 上有着golden glow 附着,竟是直接在Shen Qian 的脊背上划出了一条血痕。

  Shen Qian 有些意外,随即心中生出了一丝欣喜。

  他的灾厄佛fleshy body 何其强悍,这还是第一次破防。

  总算是见识到了一点远古天才的风范,seeing others do what one loves to do, one is inspired to try it again 的Shen Qian 立刻专注了起来。

  但仅仅数招过后,Shen Qian 又露出了失望之色,他原本以为天族青年时虚时现的movement method 是某种了不得的Divine Ability ,等用spirit strength 窥探的时候才发现只是一种扰乱视野的障眼法罢了。

  “无趣。”

  随着低低的呢喃,Shen Qian 的眼神骤然锐利起来。

  天族青年见Shen Qian 一拳砸来,正想故技重施,他的眼神却是呆滞了一下。

  虽然他很快就清醒过来,但已经来不及了。

  喀嚓!

  伴随着清脆的骨裂声响,Shen Qian this fist 直接洞穿了他的喉骨,同一时间,影枪也刺穿了他的精神内核。

  Shen Qian 在原地一转身,沾满了golden 鲜血的长刀正好呼啸而回。

  天族三人,至此两死一伤,唯独存活的那个少女也是奄奄一息的状态。

  轰隆!

  天空骤然翻滚起来,好似有什么东西要从中挣脱。

  只是好似被什么东西拦住了,天空之中的动静最终还是平息。

  Shen Qian 看了一眼重新沉寂的天空,却是disdainful smile ,他调转身形,直接moved towards 冥铁族的那几个天才冲了过去。

  刚刚跨出一步,Shen Qian 的身形就消失在了半空。

  正在冥铁族众人警戒的时候,Shen Qian 却突兀的出现在了一个全身包裹在black robe 之中的silhouette 旁边。

  那来自乾巫族的青年complexion changed ,显然didn’t expect Shen Qian 会突然将目标瞄准了自己。

  虽然Shen Qian slaughter all sides ,但他一直unperturbed 的底气就来自于他的身份。

  即便如今的巫族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乾巫族依旧是万族之中毫无争议的第一。

  Shen Qian 怎么敢对自己动手?

  但无论Shen Qian 是不是疯了,black robed youth 都感受到了强烈的死亡危机,他的身形雾化,随即化作了遮蔽Heaven and Earth 的black 大鸟,将Shen Qian 的身形包裹其中。

  片刻后,Shen Qian 的身形从黑雾之中穿透。

  他看了一眼手中残破的black 衣角,略微皱眉。

  这乾巫族的powerhouse 也不过神境fourth rank 的cultivation base ,但其难缠程度却是远胜那神境sixth rank 的巨灵powerhouse 。

  Shen Qian 和他只是短暂交锋,虽然对对方造成了一些伤害,但远远不足以致命。

  没有太多迟疑,Shen Qian 暂时放弃了这乾巫族的青年,又moved towards 那力族的两个天才冲杀而去。

  “逃!”

  好似到了此时,众人终于clear comprehension 过来,Shen Qian 竟是真的想将所有人都留在这里。

  而偏偏这么疯狂的念头,他竟也还有着将之实现的实力。

  先是Djinn Race 七人陨落,然后是天族三人,紧接着连乾巫族的天才都吃了大亏。

  原本抱着看热闹念头才留下来的其他种族天才,开始四下逃离。

  奇怪的是,站在高空之中的Shen Qian 却没有追击,他只是默默注视着已经快消失到某个边缘的巫伶和九黎族众人。

  刚刚在和Djinn Race and the others 交手的时候,Shen Qian 就已经催促他们尽快离开,此刻见距离差不多了,Shen Qian 手腕一翻,便从space ring 里摸出了一个带有ancient aura 的阵盘。

  这阵盘并不是他自己的,而是从Nine Heavens 战场某个死于他的天才手中的space ring 里翻出来的。

  现如今Shen Qian 库存的treasure 实在太多,他手上两个空间装备都已经装得满满当当,Shen Qian 手中这阵盘等级应该不算极高,但胜在年代久远,有一种特殊的韵味,用起来颇为顺手。

  确认巫伶and the others 已经消失在视线之中,Shen Qian 手中的阵盘骤然光华大亮。

  ……

  早在Shen Qian 将Djinn Race and the others 全灭的时候,姬文and the others 就已经惊呆了。

  直至Shen Qian 再对天族出手,又对乾巫族出手,姬文and the others 在看得目眩神迷的时候又忍不住trembling in fear 。

  直到看见所有种族的天才都在Shen Qian 的震慑下四散而逃,姬文and the others 才不自觉的sighed in relief 。

  “我们现在怎么办?”夏鸿宇问道。

  “去找Shen Qian ,和他好好聊聊,如此battle strength ,只要能为我所用……”

  正在姬文压抑住激荡心情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Heaven and Earth 突然变色。

  只见以那Myriad Mountains 为中心,方圆十里的Heaven and Earth 骤然雾气升腾,那迷雾隐约间变成了一张巨嘴,将一切都吞噬殆尽。

  姬文and the others 也在迷雾的笼罩范围之内,他们也是骇然。

  “这是什么?”

  这个时代medicine pill 的inheritance 鼎盛,但Formation 却早已断代,擅长此道的都是一些中小氏族,所以在场的尽管都是Human Race 的top genius ,但这一刻竟也有些茫然。

  “身处这迷雾之中,感知好像降低了许多……”

  “不仅如此,身上的Essence Power 还有被冻结的迹象!”

  “有点像上次闯入的那个Antiquity Secret Realm ,这莫非是什么失传的上ancient formation ?”

  “你们看背后。”

  突然,姜明脸色凝重的说道。

  众人subconsciously 转头,随即都是被吓了一跳。

  他们的背后原本应该是一片茫茫然的戈壁,那也是他们的来路,但此时,出现在众人眼前的竟然变成了一片连绵无边际的绝壁。

  最terrifying 的是,抬头看去,这绝壁竟然也见不到高度的尽头在哪里。

  姜明往前几步,伸手触摸,随即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这绝壁就好似真实存在,我竟然找不到weak spot 。”

  姬文and the others 也发现了异常,就好似这一片十里Heaven and Earth 都已经被绝壁包围,其中雾气泛滥,恍如一座牢笼。

  “Shen Qian 要做什么?”

  他们自然都看到一切变化是在Shen Qian 手中光华大亮之后才出现的。

  “他想把所有人都留在这里。”

  姬文已经明白了一切,他faintly said 。

  “这……”

  众人对视一眼,都是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

  同时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的还有本来疯狂逃窜的一众天才。

  他们看着那好似连接Heaven and Earth 的绝壁,都是露出了难以理解的神色。

  还没等他们想明白这变化是从何而起,身后的迷雾之中便传来了惨叫之声。

  而身处迷雾中,他们甚至连惨叫声从何而来都无法分辨清楚。

  只能看到一抹清晰的red ,在迷雾之中绽放出来。

  “Shen Qian !”

  好几个人gnashing teeth 的喊出了这个名字。

  轰隆!

  随着雾气之中的血色不断加深,天空好似又开始翻滚起来,隐约有几张狰狞面孔想要浮现出来。

  “诸位,一起联手,不杀了Shen Qian ,今日绝难生离!”

  黑莲绽放,雾气被短暂的撑开,乾巫族那black robed youth 的身形显露出来,他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大吼道。

  “这Formation 不难破解,我来替你们引路!”

  紧接着乾巫族的青年伸手一指,道道black glow 便moved towards 雾气之中各族天才延伸而去。

  Shen Qian 果然无法阻拦,很快存活下来的各族天才都聚集到了乾巫族青年旁边。

  直至此时,迷雾深处才传来一道满意的轻笑,“真好,又省事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