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01

  乾巫族青年本来因为聚集了众人刚刚sighed in relief 。

  但此刻听到Shen Qian 的低语他又是眉心一跳。

  Shen Qian 这话是甚么意思?

  在众人聚集后,前方的迷雾开始退散,恰好露出了直径百米的范围。

  Shen Qian 就静静站在百米之外。

  他恍若一尊堕入了黑暗的佛陀,在万族之中明明不算巨大的身形,此刻却给众人一种极强的压迫。

  乾巫族青年扫过左右。

  十五人!

  刚刚的迷雾之中又陨灭了两人。

  此时聚集在一起的神境powerhouse 有十五人。

  这明明应该是强大无比的阵容,但不知为何,此刻却无法给乾巫族青年带来一丝安全感。

  不仅仅是他,每一个人都是facial expression grave 。

  在Shen Qian 展露恐怖battle strength 之后,即便是以十五人对一人,他们竟然也没觉得有多少胜算。

  “诸位,这是critical moment ,别再有所保留了!”

  情知再无选择的乾巫族青年took a deep breath ,大声道:“Shen Qian 并非无敌,Djinn Race 和天族不过是被terrified 子!”

  “我会动用巫族secret technique ,将他的四肢束缚三息,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

  听到乾巫族青年所说,所有人都是eyes shined 。

  Shen Qian 现在最令众人忌惮的,就是他那不知以什么手段强化的fleshy body 。

  那无法以naked eye 捕捉的恐怖速度,还有足以超越Djinn Race 的fleshly body strength ,让Shen Qian 变成了近乎无解的存在。

  如果乾巫族青年真能束缚Shen Qian 的肉神三秒,以神境powerhouse 的速度,三息足够他们诛杀Shen Qian 十次了!

  “好!”

  “it’s a deal !”

  眼神交汇,见所有人眼中都露出了坚定神色,乾巫族青年也不再耽搁,他身形重新雾化为black 大鸟,一马当先moved towards Shen Qian 掠了过去。

  刚才十五人的交谈都是以spirit strength 进行,Shen Qian 并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只是见乾巫族青年竟然fierce and unafraid of death 的当先冲了过来,不禁有些意外。

  不过Shen Qian 并不在意,这乾巫族青年虽然手段诡秘,但realm 还是低了些,并不足以对Shen Qian 造成什么威胁。

  然而Shen Qian 身形刚刚一动就愕然的停了下来。

  他的四肢和腰腹,不知何时被一根根black 绳索捆绑,那绳索上有着某种恍若规则的力量,竟是压制得Shen Qian unable to move 。

  抬头看去,black 大鸟正在熊熊燃烧,那隐约能看出人形的脑袋上,是一张夹杂着痛苦和疯狂的脸庞,绳索便是从black 大鸟身上延伸而来。

  Shen Qian 看得真切,燃烧的可不仅仅是这乾巫族化形出来的大鸟,而是真正属于他自己的fleshy body 。

  甚至于对方的生命气机,都在随着那火焰的跳跃不断流逝。

  “拼命了?”

  Shen Qian 惊诧于对方的果决和very ruthless ,他试着发力,但black 绳索却越加tenacious ,将他死死的压制在了原地。

  “就是现在……动手!”

  乾巫族青年的声音因为极致的痛苦已经变得有些扭曲。

  “杀!”

  早就蓄势待发的十四人全都冲了过来,身形各自舒展间,轻易就有了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之势。

  “鹰击长空!”

  力族青年怒吼一声,全身力量汇聚at one point ,携带着数万斤巨力的拳头轰向了Shen Qian 的头颅。

  “斩神!”

  冥铁族的三人face instantly changes 得苍白,好似所有Essence, Qi, and Spirit 都在一瞬间被抽干,在他们身前凝聚出了一道足足有hundred zhang 长宽的长刀illusory shadow ,moved towards Shen Qian 当头斩下。

  “深海!”

  Sea Clan 的一男一女对视一眼,两人手掌相抵,惊天浪涛瞬间将Shen Qian 淹没。

  那咆哮的海浪在撕扯Shen Qian 肉体的同时,竟是让Shen Qian 的脑海深处也传来一阵强烈的眩晕感。

  这是同时毁灭肉体和spirit strength 的杀招!

  “神啊,请净化这丑恶的灵魂吧。”

  还有一个来自不知名种族的头生独角的少女,她赤果着双脚,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残破的雕像,随着她的低吟,那雕像上便爆发出了象征着毁灭的black 光束,moved towards Shen Qian 切割而来。

  十五个来自各个种族的天才们,in this brief moment 摒弃了所有过往的嫌隙,底牌尽出,在短短two breaths time 内,便以无比默契的姿态发动了一次绝杀。

  Shen Qian 就像是无法移动的靶子,只能在这一瞬间被动承受。

  乾巫族青年眼中已经流露出了胜利的喜悦。

  他自信就算是奴坎站在这里,在无法还手的情况下硬接来自十五个神境powerhouse 的杀招,就算不会当场陨灭,至少也是重伤!

  他早就隐约感知到,Shen Qian 的真实realm 似乎不算太高,只是对方无论是肉体还是Essence Power ,却都透着一种诡异,才导致了他变态般的强大。

  他就不信,Shen Qian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翻盘!

  唯一让乾巫族青年有些不安的是,即便是到了如此绝境,Shen Qian 的面色竟然都没有什么波动。

  对方的心志,竟是tenacious 到了如此程度吗?

  Shen Qian 确实有些惊诧。

  其实乾巫族青年的判断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不算错。

  即便Shen Qian breakthrough 了Mountain And Sea ,肉体又接连经历了两次升华,但是硬抗十五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的联手一击,绝对会当场重伤。

  有些大意了。

  Shen Qian 自省了一下。

  随即他摇摇头,面色重新变得冷冽。

  冥铁族三人凝聚的兵刃illusory shadow 最先斩下,眼看那好似可以斩灭一切的刀锋即将落到Shen Qian 的脖颈,两只缠绕着无数golden 符咒的漆黑手臂骤然伸出,伴随着“锵”的一声,紧紧抓住了那巨大的刀锋。

  刀锋随之凝滞,再也无法寸进。

  哪来的手臂?

  乾巫族青年已经放松的面色瞬间凝固,他的眼神落到了Shen Qian 的肩膀上。

  就在那双被他以secret technique 牢牢束缚的手臂之后,Shen Qian 竟然又长成了两条新的手臂。

  而且这两条同样被符咒缠绕的手臂,竟是比Shen Qian 本来的手臂还要粗壮一圈!

  “他……到底是什么monster ?”

  其余人也是骇然,心中不约而同的生出了同样的念头。

  Human Race 在他们的印象之中,虽然拥有冠绝万族的cultivation talent ,但他们的肉体明明就孱弱无比。

  而Shen Qian 这样的存在,已经完全超越了他们的认知。

  ka-cha !

  那两只手臂和hundred zhang 刀锋对比,明明是如此渺小,但双臂一拧间,却是轻易将那hundred zhang 的刀锋illusory shadow 揉成了一团废铁。

  “pu! ”

  和刀锋illusory shadow Essence, Qi, and Spirit 相连的冥铁族三人瞬间重伤,齐齐喷出了golden 的鲜血。

  在破除刀锋后,Shen Qian 一只手臂格挡着来自all around 的各种杀招,另外一只手臂则抓住了身上的black 绳索,伴随着一声好似Demon God 般的咆哮,本就已经是an arrow at the end of its flight 的black 绳索瞬间崩断。

  black 绳索崩断,乾巫族青年也如遭重击,身形变得更加虚幻,好似随时都要消逝一般。

  Shen Qian 身形一跃,在一脚将black 的毁灭光束踢碎的同时,也直接挣脱了海浪的束缚,正面撞向了那一拳轰来的力族青年。

  ”no! ”

  力族青年眼神之中透露出了绝望色彩,但已经根本来不及收手,两人的身形恍若行星相撞一般,重重撞在了一起。

  bang!

  半空出现了夹杂着golden 和red 的血雨。

  力族青年足足有三四米高大的身躯就好似高速行驶的火车装上了tenacious 的山峰,在瞬间就分崩离析,化为了无数碎块。

  如同Great Desolate 猛兽一般的Shen Qian 从那绚烂的血雨之中一头撞了出来,又moved towards 最近的冥铁族三人扑了过去。

  十四人的绝命合击,在Shen Qian 挣脱的一瞬间就直接分崩离析。

  挥舞着四臂的Shen Qian 就像是从地狱走出的Demon God ,又像是误入羊群的猛虎,在肝胆俱寒的一众万族天才中穿梭,所过之处,Divine Consciousness 寂灭,肉体枯萎!

  bang! bang! bang!

  伴随着一道又一道令人牙酸的击打声音,一具又一具残破的躯体自天空坠落。

  Heaven and Earth 在战栗,迷雾不知何时已经散去,上方的云层又开始剧烈翻滚起来。

  晦暗的色彩笼罩了this world ,一个又一个神境powerhouse 的陨落,好似也引起了Heaven and Earth 的悲鸣。

  “Shen Qian !”

  在试图逃遁的乾巫族青年宣告失败,被Shen Qian 终于抓住了脖颈一把捏碎之后,上方云层之中,终于是探出了一张满面怒容的遮天大脸,发出了令空间颤抖的怒喝。

  Shen Qian 仰头看去,从那张磐石一般的脸上好似认出了一些属于力族的特征。

  力族的primordial 神明!

  “吾必杀你!”

  还不等挑眉的Shen Qian 做出任何回应,云层之中又是一阵翻涌,另一张遮天大脸好似迫不及待一般的探了出来。

  “竖子Shen Qian ,残忍弑杀,当诛!”

  那森冷的面孔好似完全由金属堆砌,在对方现出面孔的同时,Myriad Mountains 也在疯狂颤动。

  冥铁族的Supreme God !

  “诛!”

  “诛!”

  “诛!”

  又是接连几声coldly shouted ,一张又一张遮天大脸从云层之中探了出来。

  有holy light 闪耀,有海浪遮天,还有黑雾涌动。

  天族的primordial 神明!

  乾巫族的第二True God !

  Sea Clan 的primordial 神明!

  这一瞬间,竟有七个神明撕破了万族战场的规则,forcibly 将头颅探了进来,只为了宣泄自己的愤怒。

  而负责主持秩序的巫神好似也失去了踪影,任由这些神明breakthrough 了禁忌,将自己的killing intent 传遍Ninth Heavenly Layer 战场。

  万族战场的每一处角落,无数人都早已惊呆。

  那叫Shen Qian 的Human Race 青年到底做了什么天怨人怒的事情,竟然惹得如此多的神明震怒,甚至不惜破坏规则也要将之诛杀?

  面对着那好似布满了万里长空的遮天大脸,Shen Qian 却是轻蔑一笑,他的回应也很简单。

  他moved towards 天空举起了手掌,随即竖起了一根中指。

  众神不知道Shen Qian 的举动是何意,但即便只是直觉,它们也从中感受到了浓浓的侮辱意味。

  “诛杀Shen Qian 者,吾将亲自传授老鹰山body refinement 秘籍九篇!”

  力族的primordial 神明压住了愤怒,将thunder 之音传遍了整个战场。

  哗!

  整个万族战场瞬间沸腾。

  老鹰山是力族Holy Land ,别说九篇核心body refinement 法了,就算一篇流传外界,都将引起无数争抢。

  而如今力族True God 却是直接以此作为悬赏,怎能让人不激动?

  “‘小无量天’body refinement 法作废,杀Shen Qian 者,吾将授予‘大无量天’body refinement 法!”

  巨灵True God 也探出了头颅,宏大的声音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回响。

  大无量天body refinement 法!

  传说世间有十种Innate Perfection 体,那是独属于漫Heavenly Immortal 神的终极奥秘。

  而现在,Giant Spirit God 竟然愿意将其传授给外族!

  还不等惊呆了的人群再次做出反应,一道又一道或冷漠或毫不掩饰愤怒的声音又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回响起来。

  “乾巫族愿以神骨半块悬赏Shen Qian 性命!”

  “Sea Clan 将给予所有禁忌Sea Territory 通行之令!”

  “冥铁族……”

  一个又一个的神明悬赏被抛了出来,万族战场的天才们早已经目瞪口呆,身形都忍不住轻颤。

  无论是谁,只要能够拿到这些悬赏,哪怕他之前是卑微如蝼蚁的存在,也将ascending to the skies with a single leap !

  万族战场在沸腾,站在半空之中的Shen Qian ,倒没有多少波澜。

  他只是在想,不知道乾巫族拿出来的那半块神骨是不是就是自己急需的天命骨。

  “补天石大概找不到了,不知道天命骨还有没有机会……”

  漫天诸神似乎也知道自己现在拿Shen Qian 没什么办法,在公布了悬赏以后,一张张遮天大脸漠然扫视过Shen Qian 以后便直接消散。

  Shen Qian 伫立原地,在斩杀了剩余的十五个神境powerhouse 后,他却没有急着离去,而是将眼神转到了地面。

  bang!

  Shen Qian 的身形骤然消失在了长空,next moment 出现已经到了地面之上,他single fist smashed out ,随着大地生裂,一道硕大的黑影也是略显狼狈的从地底逃窜出来。

  类猿一般的外形,无比巨大的体型,它scarlet 的双眸凝视着Shen Qian ,眼神略显复杂。

  神柱前百,神境sixth rank ,Vajra 族super genius ,塔法!

  “你竟然没逃?”Shen Qian 眼睛一眯。

  其实这近三十个神境powerhouse 之中,only one 个让Shen Qian 有所忌惮的,就是这Vajra 族的塔法。

  对方绝对凌驾于其他所有人之上,Shen Qian 的Formation 虽然诡秘,但当时他忙于对付其他人,以对方的实力,绝对是有机会遁走的。

  但对方竟然留了下来,这就让Shen Qian 很意外了。

  “Human Race ,你的实力让我惊讶。”

  塔法嗡声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用着不太流畅的Human Race 语言,“我原本很是兴奋,想要和你切磋一二,但我应该不是你的对手!”

  “我猜你躲在地底是想fish in troubled waters 吧?”

  Shen Qian sneered ,“只是后来发现即便你sneak attack 也未必是我的对手,这才不得不放弃吧?”

  塔法一时默然。

  “死!”

  Shen Qian 没有再废话,body moved 正要掠出的时候,塔法pupils shrank ,赶紧大喊出声。

  “我知道哪里有补天石!”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