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04

  “只用强横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了。”

  姬文短暂的沉默过后,才叹息道:“他更像是一段Legendary 。”

  “Legendary ……”

  Shen Qian 咀嚼着这两个字。

  无论是远古还是现代,他第一次听到有同辈的天才被这样评价。

  而且这样的评价还是出自姬文之口。

  姬文也不过二十有余,却已经达到了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的terrifying realm ,若是放在现代,必定是惊世骇俗一般的存在。

  号称镇压一代人的林三默,仅从realm 而言也远远不如姬文。

  能被他称作是Legendary 的人,又该有多强?

  “有一点很奇怪。”

  见姬文and the others 都对这奴坎很是重视,Shen Qian 也想起了甚么,“我看那神柱上,对于奴坎并没有标注,他又是什么种族的生灵?”

  姬文and the others hearing this ,都是古怪的对视了一眼。

  “he is Human Race 。”

  最后还是表情复杂的姜明轻轻吐出了四个字。

  “Human Race ?”

  Shen Qian 一惊,内心无比错愕。

  “这件事听起来是有些难以理解,但他确实是Human Race 。”

  姬文揉了揉眉心,“从上古到现在,我Human Race 一直都是在夹缝里求生,为了繁衍下去,Human Race 做过很多违心之事。”

  “比如?”Shen Qian 听出这可能和奴坎的来历有关,不由挑眉道。

  “Immortal God 也有欲望,他们需要建造殿堂,需要奴仆服务,为了满足这些神明的欲望,除了排名前列的大族,其余族群每年都需要向Immortal God 进贡一定数量的人口。”

  姜明轻叹道,“我Human Race 也同样逃不过这种命运,奴坎就是十几年前被挑中的人之一。”

  “怪不得他叫奴坎……”

  Shen Qian 恍然于对方的姓名,随即意识到不对,“他既然能在神柱上Ranked First ,innate talent 应该无比terrifying 才对,这样的人也会被挑中?”

  “理论上来说,当然不会。”

  姬文摇头,“但奇怪的地方就在这里,在奴坎的innate talent 测试之中,对方的aptitude 十分之差,并不适合cultivation 武道。”

  “会不会是测试出错了,或者说有人在针对他?”Shen Qian frowned 。

  “绝无可能!”

  姜明的反应有些强烈,“他出身贫瘠,谁会无缘无故的针对他,even more how innate talent 测试都有三个以上德高望重的Elder 主持,总impossible 是三人串通好了去整治他。”

  Shen Qian 有些惊讶于姜明的反应,随即在姬文的眼神之中意识到了什么。

  “奴坎……是炎族的人?”

  “是。”

  姜明此时已经将情绪平复,hearing this nodded 。

  “后来呢?”

  Shen Qian 明智的跳过了这个话题,接着问道。

  “他被送进了诸神的角斗场,那是一个无人能存活超过一个月的炼狱。”

  姬文再次叹息,“可他不仅活了下来,还在一场又一场的角斗之中越来越强,年仅十二岁的时候就breakthrough 了神境……”

  “十二岁?”

  Shen Qian pupils shrank 。

  如果不是放在眼前的事实,Shen Qian 绝对不会相信,有人能在十二岁的时候就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

  除了像是宁昭仪这种用资源堆砌的作弊选手,正常的现代Martial Artist 七岁之后才能开始筑基,就算再快,想要踏入Beginner Martial Artist 也得十岁之后。

  似以前的Shen Qian 那般,直到十七八岁都无法凝结元气的大有人在。

  就算这是Spiritual Qi 更充沛的远古,但十二岁breakthrough 神境,只怕也是奇迹。

  “是的,如果不是诸多Immortal God 亲眼见证,没人敢相信这是真的。”

  姬文苦笑,“如今奴坎已经超过了二十岁,有传言说他早就达到了神境的极致,和其他神境ninth rank 的powerhouse 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但见过他出手的人都死了。”

  “他如今还是slave 的身份吗?”

  Shen Qian curiously asked 。

  “早就不是了。”姜明摇头,“如此天才,即便是Immortal God 也会另眼相看,在他breakthrough 神境的那天,诸神就已经还了他自由。”

  “那他没有回来?”Shen Qian surprisedly said 。

  姜明hearing this 一时不语,只是脸色有些难看。

  最后还是一个Great Xia 族的少女忍不住小声道:“他在炎族的亲人早都死光了,他不仅没回来,连姓名也不愿更改……”

  Shen Qian 大抵知道为什么姜明的脸色会这么难看了。

  或许炎族也曾经出面找到过对方,只是估计并没有说动对方,更大的可能,说不定对方对于炎族乃至Human Race 还抱有很大的敌意。

  幼年就被抛弃,以对方的出身,只怕家人在炎族也是度日艰难。

  甚至……说不定对Fang Family 人的死也和炎族有着某种关系。

  “这个人很危险,他并不以Human Race 自居,所以……假设他也盯上你的话,你的处境会很艰难。”

  姬文郑重的对Shen Qian 说道。

  Shen Qian slightly nodded ,记下了姬文的叮嘱,但也并没有太taking seriously 。

  system 的能量在他的节省下如今依旧有110%以上,在万族战场绝对够用了。

  就算遇到这个叫奴坎的天才,再不济逃跑也不是问题。

  或许是看出了Shen Qian 的不以为意,姬文正要进一步劝说,却是忽然注意到了什么,不由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Shen Qian ,你……”

  实际上不用姬文提醒,Shen Qian 也已经察觉到了异常。

  他皱眉低头,只见小臂上,那属于万族令的图纹骤然发出了炽亮的rays of light 。

  这rays of light 之浓烈,竟是直射出了thousand zhang ,连上方的天空都被照亮了一块。

  “什么鬼?”

  Shen Qian 试着催动肉体,却发现根本无法遮掩这rays of light 的存在。

  “这一定是众神动的手脚。”

  姜明脸色凝重,“他们无法直接针对你,就干涉了万族战场的意志,只为了暴露你的位置。”

  Shen Qian 也didn’t expect 这些神明竟然玩阴的,除非他斩下自己的手臂,不然这光束就会让他变成黑夜里的明灯,只要想的话,谁都可以轻易锁定他的位置。

  变化不仅如此。

  很快,众人又惊愕的发现,all around 原本充沛的Spiritual Qi 骤然变得稀疏起来,好像是在刻意的远离众人。

  “你们离远点试一试。”

  Shen Qian 也是皱眉,他让姬文and the others 退开。

  果然,随着姬文and the others 退到了十米之外,他们all around 的Spiritual Qi 流动又恢复了正常。

  唯有Shen Qian 所在的三丈区域,Spiritual Qi 是一片空荡。

  “暴露我位置,又直接断绝我的Spiritual Qi ,真狠啊!”

  Shen Qian 眼睛一眯。

  如果说只是位置的暴露他还不算在意的话,那断绝Spiritual Qi 就真的会对他有实质影响了。

  失去了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的补充,他只能依靠medicine pill 续航。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Shen Qian 还想顺利抵达Ninth Heavenly Layer ,甚至找到回家的路的话,接下来他每一分Essence Power 的运用都要精打细算了。

  但很快,似是想通了什么,Shen Qian 的眉头又舒展开来。

  “也罢,就当是最后的考验了……”

  嘀咕了一句,Shen Qian 抬起头来目视着远方翻涌的云层,“姬文,你们该离开了。”

  “Shen Qian ,不如……”

  “别!”

  姬文刚刚开口,就被Shen Qian 摆手制止,“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我真的不需要,你们要做的事情就是离我远点,但记得也不要太远,那些万族的天才……我会尽量留下全尸。”

  见Shen Qian 这时候还很乐观的样子,姬文and the others 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众人对视一眼,最后由姬文牵头,拿出了一堆可以补充Essence Power 的medicine pill ,一起递给了Shen Qian 。

  Shen Qian 没有再推辞,挥了挥手让收拾好遍地尸骸的姬文and the others 远离后,他直接往戈壁滩上一坐,一伸手,面前已经多了一个长达一米的合cheat 提箱。

  远处的云层之中有silhouette faintly discernible ,戈壁滩的尽头也出现了一些骚动。

  “来的好快,看来诸神的悬赏,远超过这万族战场本身对他们的吸引力啊……”

  Shen Qian 喃喃自语了一句。

  不过想想也正常。

  万族战场虽然有诸多Secret Realm 宝藏,但先不提要找到那些地方要花费多少精力,就算找到了,其中的宝藏也未必是自己的。

  但只要能杀了Shen Qian ,一次的所得只怕会远超在万族战场的全部收获。

  这是真正的ascending to the skies with a single leap 的机会,足以令所有人疯狂。

  Shen Qian 没有理会自戈壁滩all around 聚集而来的powerhouse ,他只是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打开了手提箱,手指抚摸过那一个个冰冷的金属组件,眼神温柔。

  “练兵千日用兵一时,伙伴,该你登场了。”

  Shen Qian 快速的将所有组件安装好,一杆呈现black and white, two colors 、全长超过了1.5米的巨型灵能枪支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射日!

  进入远古之后,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Shen Qian 没有动用过这个ultimate weapon 。

  毕竟如此现代的武器在远古实在是太过另类。

  不过到了现在进入万族战场,这种不算底牌的底牌也就失去了掩藏的意义。

  正好,让这些愚昧的远ancient martial artist 见识一下来自现代冷兵器的formidable power 。

  在禁区之中长达half a month 的日夜苦练,加上Shen Qian 在狙击上堪称是人生唯一亮点的恐怖innate talent ,如今的他,已经能做到在六千米之内弹无虚发。

  射日的最大理论射程是五万米,已经达到了军Martial Artist 王牌狙击手射程的Shen Qian ,却觉得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也正好……这万族战场就是一个绝佳的练习地点。

  而且是难得的实战射击,完全没有任何顾忌。

  再加上实现了节省Essence Power 的目的,绝对称得上是one move, two gains 。

  “2号狙击子弹还有接近两万发,特制的‘Death God ’子弹还有八十发……应该够用了吧?”

  Shen Qian 看了看在百王殿兑换的存货,不太确定的自语道。

  说着,他body flashed ,来到了就近的一方土丘之上。

  身体伏低,Shen Qian 的眼眸好似鹰隼,很快就看清了all around 的局势。

  就这片刻之间,自Myriad Mountains 的周围,就已经出现了数百道silhouette 。

  大部分都是高阶以下的Martial Artist ,云层之中倒也有几道silhouette 在小心接近,但都不是什么神境高阶的powerhouse ,看起来比之前那三十人还弱。

  这些人也不是傻子,能引起众神的怒火和集体悬赏,他们自然不会直接把Shen Qian 当作软柿子。

  “第一颗子弹给谁呢?”

  Shen Qian 琢磨着,目光闪动间很快就锁定了目标。

  约莫several li 之外,正有two figures ,混杂在地面的Martial Artist 之中,自戈壁边缘慢慢接近。

  即便两人竭力掩饰,但以Shen Qian 的眼力,一眼就看穿these two people 其实都是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

  而且……从隐约的气机来看,these two people 甚至比半空的那几道silhouette 更强。

  只是不知道是出于谨慎,或是抱着fish in troubled waters 的心思,他们却是混杂在普通Martial Artist 之中,并没有直接踏空而来。

  “就你们了。”

  Shen Qian 调整瞄准镜,直接将枪口遥遥对准了左边的那个神境powerhouse 。

  在“射日”的使用说明书之中,即便这杆大狙有着超乎寻常的杀伤力,但仍旧不建议用它来瞄准Mountain And Sea 。

  原因很简单,到达Mountain And Sea 这种层次,因为有着精神内核的存在,他们对危险的感知会远比common martial artist 更敏锐。

  所以在军Martial Artist 之中,能使用限制级别的大狙狙杀Mountain And Sea 的狙击手,都是“神”一样的存在。

  Shen Qian 也想挑战一下。

  那些封神的狙击手只是普通Martial Artist ,如果他们都能做到,以Shen Qian 如今的眼界和strength control ,更没理由失手才对!

  even more how ,不过两千米的距离,正是Shen Qian 练习最多的范围。

  ……

  在Shen Qian 调整呼吸和瞄准镜的时候,一千七百米之外,跟在几个力族Martial Artist 之后的苍背族powerhouse 忽然停下了脚步。

  “苍青,你怎么了?”

  这两个混杂在力族Martial Artist 之中的神境powerhouse 是同胞兄弟,见一人停下脚步,另一人不由奇怪的问道。

  “我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左边的苍背族powerhouse 摸了摸自己身上坚硬的甲壳,frowned ,“就好像被什么很危险的存在盯上了。”

  “这里一望无际,除了那Shen Qian ,应该没有能够对我们构成威胁的powerhouse 了。”

  右侧的苍背族powerhouse 不解道,“至于Shen Qian ,距离我们还远,也不应该……”

  他的话还没说完,被叫做苍青的青年骤然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他背部隐藏的black 甲壳几乎是本能般耸立了起来,在光华流动过后,形成了一面无比厚实的壁垒,牢牢挡在了他的面前。

  也就在同一时间,右侧的苍背族powerhouse 看见到了一道光。

  一道……令Heaven and Earth 失色的光。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