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05

  苍背族不算大族,但排名也尚在Human Race 之前。

  传说苍背族的祖先是Four Ancient Divine Beasts 之中的玄武,他们世居环境恶劣的山岭之间,bloodline 的inheritance 加上环境的变迁,让每一个苍背clansman ,生来四肢就有厚重的甲壳。

  尤其是背部,这个称得上要害的位置,也凝聚着苍背族cultivation 的核心——苍山之甲。

  到达神境,这甲壳将会进一步蜕变,同阶Martial Artist 想要打破完全是痴人说梦。

  即便是比他们更为强横的神境Martial Artist ,通常也是无可奈何。

  正因为有着这样的底气,苍青和苍河两兄弟虽然cultivation base 只是神境Second Rank ,连神柱前百都进不去,但在看到诸神的悬赏之时,却是immediately 就动了心思。

  但苍河怎么都didn’t expect ,甚至都还没见到Shen Qian 长甚么样子,苍青就直接被逼出了最大的底牌!

  甲壳凝聚成了厚重的盾牌,牢牢挡在了瞳孔剧烈收缩的苍青前面。

  那一道光贯穿了近乎两千米的距离,在空气之中留下了一道清晰的轨迹,all around 的一切好像都在放慢,苍河看到了那旋转着飞来的造型奇异的金属hidden weapon 。

  就那么一枚小小的只有手掌长短的hidden weapon ,却充斥着死亡和毁灭的意味。

  苍河只能看到子弹,却根本无力阻挡。

  这是速度的Taboo Domain ,看到并不能代表什么,他就像是陷入了迟缓的沙河,只能眼睁睁注视着那枚子弹strikes 在了苍青凝聚出来的盾甲上。

  盾甲好似也感受到了威胁,rays of light 大放之余,其上甚至隐约出现了一只大龟的残像。

  四足鼎立,turtle’s back 之上有巨蛇缠绕,正是传说之中的玄武。

  但残像很快就破灭。

  随之破灭的,还有那看起来是如此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的盾甲。

  那小小的子弹,却像是世间最锋利的lance ,旋转着穿透了厚达半米的盾甲,余势不减的撞入了苍青凝固的眉心。

  bang!

  巨大的爆裂声响响彻Heaven and Earth ,苍河直接被掀飞了出去。

  当他驱散面前的沙尘,看到的只有一个溅射着golden 血雨的巨大坑洞,唯有那些散落在坑洞all around 的残破黑甲,好似还在无言的诉说着什么。

  “苍青!”

  苍河睚眦欲裂,大吼出声。

  他感知到了危险,但他怎么也didn’t expect ,苍青竟是连招架之力都没有,就直接粉身碎骨。

  还不等他发泄出悲痛,他的全身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转头看去,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又出现了一道光。

  他的视野之中,清晰的出现了第二枚子弹。

  this time 的目标,是他。

  “这到底是什么手段?”

  苍河无法理解。

  隔着several li 远,一击灭杀一个以防御著称的神境Second Rank 的powerhouse ,而对方甚至都不用喘息又发出了second strike 。

  苍河来不及多想,本能般凝聚出了自己的苍山之甲,同时努力扭动身形。

  轰隆!

  惊天般的爆裂声响再现,短暂迟滞过后,自烟尘之中冲出了一个身躯残破的silhouette ,仓皇的moved towards 远处逃遁而去。

  然而丢失了小半身躯的苍河才掠出several hundred meters 远,第三枚子弹已经破空而出。

  ”no! ”

  苍河绝望的loudly roared ,苍山之甲已经彻底破裂的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在子弹的穿透中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

  一切都发生在ten breaths 之内。

  早在苍青显露了苍山之甲时,所有前来围杀Shen Qian 的Martial Artist 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两个隐匿在人群中的神境powerhouse 。

  但谁都didn’t expect ,从这两个神境powerhouse 显露身形到彻底陨落,竟是只有几个呼吸的时间!

  所有人都惊呆了。

  “逃!快逃啊!”

  在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之后,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恐慌迅速蔓延,所有人都调转了身形,以比来时快上数倍的速度moved towards 戈壁滩外逃去。

  “来都来了,不如把命留下如何?”

  淡漠的声音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回响,或者说在他们心中回响。

  bang!

  rays of light 掠过天际,在所有人骇然的注视之中,云层中便有一阵夹杂着golden 的血雨洒落。

  又一个神境powerhouse 陨落!

  bang! bang! bang!

  接连的爆破声响响起,一枚枚穿透虚空的子弹,除了在苍河那里短暂失手,每一次掠过都会精准的带走一条性命。

  当这爆破声响蔓延到地面的时候,每一次响起至少都会有三五个连成一线的人化为飞灰。

  不知过了多久,一切动静终于停了下来。

  从上空遥遥看去,这several li 之内的戈壁滩,就像是被颜料泼洒的yellow 画板一般,除了一望无际的yellow ,就是一团团不规则的red 和golden ,一眼看去竟莫名有一种绚丽的意味。

  居于正中的Shen Qian 将枪口已经变得有些滚烫的射日收了起来,脸上却还残留着一些不满意。

  “两百多人,却耗费了一百三十四颗子弹,效率还得提高才行。”

  “另外神境powerhouse 都没有留下全尸,也不方便姬文他们研究,还是得爆头……”

  Shen Qian 总结着这一波实战射击的得失。

  片刻之后,Shen Qian 动身,他搜寻了all around 的尸骸,目标主要是那些残余的空间晶石。

  这还只是Third Heavenly Layer ,射日的子弹早晚会用完,为了长远打算,他需要搜集更多的补充Essence Power 的medicine pill 。

  搜刮完毕后,Shen Qian 站在戈壁滩上,梳理着自己可用的底牌。

  他知道刚才这些人只不过是开胃菜,万族战场涌进了上千万的Martial Artist ,接下来他将面对的,也许是堪称无穷无尽的袭杀。

  “只有化被动为主动,否则这么多人,耗也能将我耗死……”

  就在Shen Qian 琢磨的这短短时间内,all around 的戈壁滩上,又开始隐约出现了silhouette 。

  Shen Qian 身上的光束就好似黑夜之中的萤火,只要他在一个地方停留过久,就会不断有powerhouse 被吸引前来。

  不再逗留,Shen Qian body flashed 消失在了原地,那照耀Heaven and Earth 的光束也开始在Third Heavenly Layer 战场快速移动起来。

  ……

  万族战场之中没有日夜更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云层却也在变得越来越暗沉。

  眼眸染上了一丝血红的Shen Qian 站在一座孤峰上,看了一眼灰暗的天色,他嘴里咀嚼着几颗medicine pill ,正不断调息着以求最大限度的恢复Essence Power 。

  脚下的“土地”突然松动了一下,Shen Qian 皱眉看了一眼,随即脚掌轻轻一踏,将那动静泯灭。

  远处有几道silhouette 在鬼鬼祟祟的接近,但还没等走到近前,他们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可怖的事情一般,惊恐的大叫着又逃离。

  Shen Qian 瞥了一眼,见只是几个中阶Martial Artist ,也就失去了追击的兴趣。

  此时距离Shen Qian 离开Myriad Mountains 已经过去了数个时辰之久。

  而他行进的距离,只有两百里。

  不得不说,整个过程只能用“举步维艰”来形容。

  即便Shen Qian 实力强横,但竟然也无法震慑太多人。

  Martial Artist 本就是struggle against the Heavens 命,贪生怕死之人并没有那么多,反而大部分人都是抱着“此时不搏更待何时”的心思。

  Shen Qian 已经不记得自己杀退了多少波人,山河刀上已经糊上了一层厚厚的红砂,全都是Shen Qian 来不及清理的干涸血迹。

  这里只是Third Heavenly Layer ,进入万族战场的天才不出意外,有五成以上都可以抵达这里。

  而Shen Qian 知道,更多的人还处于观望之中。

  就在距离Shen Qian several li 的外围,有不知多少道silhouette 在暗中跟随。

  他们在等待着,等待Shen Qian 露出疲态,或是在等一个真正能绝杀Shen Qian 的机会。

  当然,这些Shen Qian 并不在意。

  万族战场虽然号称有千万天才,但绝大部分都是高阶Martial Artist 以下的cultivation base 。

  以Shen Qian 如今的肉体realm ,就算站着不动让这些人砍,他们也未必能伤得了Shen Qian 一根汗毛。

  真正让Shen Qian 忌惮的,是这千万群体之中pinnacle 的那一小撮人。

  即……那一千多个神境powerhouse 。

  就在前不久的一次袭杀之中,一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神境third rank powerhouse ,却差点给Shen Qian 制造了大麻烦。

  对方是一个名为“隐族”的assassin ,手段也是诡异无比,竟能躲藏在影子之中接近Shen Qian ,无声无息,在混乱之中极难察觉。

  若不是system 及时接管了Shen Qian 的身体,那不知以何种材质制作的匕首差点就刺穿了Shen Qian 的心脏。

  隐族powerhouse 的匕首之锋利,绝对堪比S-Rank 以上的灵能武器,轻易就破开了Shen Qian 的防御。

  Shen Qian 出了一身冷汗的同时,也放慢了一些脚步,变得更加谨慎。

  还有更奇怪的一点,随着Shen Qian 不断前行,袭杀他的神境powerhouse 也在慢慢变少。

  从one hour 前解决了那个隐族assassin 开始,Shen Qian 就再没见过神境以上的powerhouse 出现。

  好似所有神境powerhouse 都突然默契的放弃了对Shen Qian 的袭杀一般。

  但Shen Qian 知道这绝对impossible 。

  “心中总有一种隐约的不安,可是又找不到根源在哪里……”

  Shen Qian 站在孤峰上环视来路,依旧什么都没发现。

  Shen Qian 从怀中摸出了一枚呈水滴状的jade talisman 。

  jade talisman 本来有一对,刚好组成了Yin-Yang Fish 的形状,另一枚在巫伶手中。

  此刻Shen Qian 手中的jade talisman 在隐隐发烫,这说明他距离巫伶的位置已经很近了。

  四Layered Sky Sect ……应该就在不远处。

  只要进了四Layered Sky Sect ,Shen Qian 的压力就会进一步减轻。

  他不再耽搁,身形冲天而起,moved towards jade talisman 指引的方向掠去。

  也就在Shen Qian 腾空而起的那一刻,他脚下的孤峰好似失去了某种支撑,骤然坍塌。

  这时才能看清那根本不是什么孤峰,而是一座完全由尸骸堆砌起来的山头!

  ……

  “越来越奇怪了。”

  walking on air 的Shen Qian 脚步一停,回头看去,视野之中竟是看不到太多人的存在。

  Shen Qian 虽然一直在御空,但谨慎起见,他的速度并没有多快,这也导致之前跟随着Shen Qian 的powerhouse 数量一直保持在极多的水准。

  但随着他越加接近四Layered Sky Sect ,这个数量却是在不断的锐减。

  “asking monarch to enter the urn 吗?”

  Shen Qian 看着前方不知何时弥漫的浓厚雾气,眼睛一眯。

  jade talisman 已经滚烫到了某种极致,这说明他距离巫伶已经很近了。

  “倒要看看你们能布下什么dragon’s pool and tiger’s den ……”

  Shen Qian 喃喃低语了一句,body moved ,直接没入了大雾之中。

  Divine Consciousness 延伸,雾气本身并没有什么危险,但当Shen Qian 穿过雾气,眼前的一切骤然发生了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的变化。

  所有的光都被隐匿,眼前只剩下吞噬一切的黑暗,唯有Heaven and Earth 正中可以隐约看到一道古朴的门户,正是通往Fourth Heavenly Layer 的入口。

  但Shen Qian 却在原地伫立不动,只是叹息道:“以你们的实力,还需要用这种下作的手段吗?”

  golden 的光浪自Shen Qian 身上爆发开来,短暂的点亮了all around 的Heaven and Earth 。

  黑暗退散,露出了all around 方圆千米的空间,就在Shen Qian 的上下左右,densely packed 出现了无数森冷的兵刃,数量何止千万。

  这些刻画有符咒的兵刃隐约以某种奇异的规律排列,在黑暗之中好似一张欲择人而噬的大嘴,只要Shen Qian 再往前一步,就是ten thousand zhang 深渊。

  “七命,我早说了,这Shen Qian 再怎么样也不至于如此愚蠢,好歹也是能引起众神之怒的Human Race ,除了那病秧子姬文,这Human Race 也再没有能入眼的人物了。”

  随着轻笑声响起,自all directions 隐约陆续浮现出了eight figures 来。

  说话的是站在up ahead ,距离四Layered Sky Sect 最近的一个全身包裹在black robe 之中的男子。

  他的眼眸呈现幽蓝之色,整体气质和Shen Qian 在Myriad Mountains 交手过的乾巫族男子有些相似,但给Shen Qian 的感觉却更加的deep and unmeasurable 。

  “乌兰?”

  Shen Qian 想起了什么,吐出了两个字。

  虽然是疑问句,但Shen Qian 知道自己应该没有猜错。

  神柱排名第二的超级powerhouse ,乾巫族peerless genius ,乌兰。

  对方的名字很长,乌兰只是那一长串名字的前两个字。

  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对方是一个genuine 的神境ninth rank 的powerhouse 。

  换而言之,对方是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

  “我只是想试验一下这自荒古领悟的临兵斗阵,既然他如今机警也就作罢。”

  回答乌兰问话的是左侧第三个青年。

  他的模样和Human Race 差不多,但却更为高大,五官锐利,眉目间有一股挥之不去的baleful aura 。

  Shen Qian 在乌兰叫出对方身份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这青年是谁。

  神柱第五,地巫族,七命。

  同样是一个cultivation base 达到了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的绝顶powerhouse !

  刚才Shen Qian 出现在黑暗之中,immediately 就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但并不是来自于那庞大的兵刃Formation ,而是来自其背后的主人。

  只是Shen Qian didn’t expect ,神柱前十竟是同时有两人出现在这里。

  不对……

  Shen Qian 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在all around 共有八人,而这八人的位置虽然各不相同,却能隐约看出他们是站在平等的位置上。

  如果乌兰和七命these two people 是神柱前十,那剩下的六人又是何等身份?

  Shen Qian 的目光很快锁定了正后方一道巨大的silhouette ,那人铜铃一般的眼眸之中,有着毫不掩饰的killing intent 。

  这是他唯一见过的一人。

  Djinn Race ,扎因。

  神柱Ranked 8th ,又是一个神境ninth rank 的peerless genius !

  似是在回应Shen Qian 的疑惑,剩下五人也不再隐藏,依次爆出了自己的身份。

  “蛊族,阿依夏木!”一个全身缠绕着种种奇异图纹、几乎称得上暴露的少女indifferently said 。

  她的声音明明很好听,却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甚至Shen Qian 的脑海深处都出现了阵阵眩晕,仿佛只要再多听她说几句就会沾染上某种不详。

  神柱Ranked 9th ,神境ninth rank !

  “力族,天猛!”

  一个身高达到了四米,浑身好似隐隐散发着golden glow 的青年coldly said 。

  神柱Ranked 7th ,神境ninth rank !

  “灵巫族,婆伽!”

  站在Shen Qian 右后方,一个全身笼罩在白袍之中的silhouette indifferently said ,声音不辨男女。

  神柱排名第六,神境ninth rank !

  “南巫族,Duan Tianhong !”

  Shen Qian 诧异的听到了一个和华夏Human Race 相近的姓氏,他转头看了一眼,那南巫族的powerhouse 看起来瘦弱无比,面目隐匿在阴影之中看不清晰。

  至于最后一人,不用对方介绍,Shen Qian 也已经从对方背后那巨大的双翼之中看出了什么。

  神柱前十之中,有一席位置就属于天族。

  神柱第三,天族,欧临!

  被八人包围着,Shen Qian 也不自觉吐出了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

  即便是已经预料到了局面会有些不堪,但Shen Qian 还是didn’t expect ,情况远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

  八个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的绝顶powerhouse !

  即便Shen Qian 在到达远古之后一再蜕变,但同时面对八个Mountain And Sea 的绝顶powerhouse ……这依旧是一个必杀之局!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