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06

  严格意义来说,Shen Qian 从来没有和这个层次的powerhouse 交过手。

  当初在Nine Heavens 战场,他最后面对的疑似56号化身的方凡,自身realm 也只是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只不过对方在种种手段堆砌上,battle strength 远超寻常的Mountain And Sea 后期powerhouse 。

  那一次Shen Qian 被逼得底牌尽出,最后依靠着十窍之躯的终极奥秘才击杀了对方。

  如今,Shen Qian 已经真正的踏入Mountain And Sea ,肉体、Essence Power 、spirit strength 全部触及了Taboo Domain ,比当初不知道强横多少。

  但相应的,他面对的对手也terrifying 了无数。

  此刻围绕Shen Qian 的八人,单独任何一个给Shen Qian 的压力,都不逊色于当时吞下了九转造Divine Pill 的方凡。

  八人一起,即便是Shen Qian 也久违的感受到了一丝死亡的威胁。

  这一刻,Shen Qian 也大抵明白了为什么其他Martial Artist 都暂时放弃了对Shen Qian 的围杀。

  也惟有这八人,才能让overwhelming majority Martial Artist 望而却步。

  “你们还真是看得起我。”

  Shen Qian 面无表情,只是indifferently smiled ,“神柱前十尽聚于此,真让我有点受宠若惊了。”

  排名神柱前十的peerless genius 之中,只有奴坎和姬文不在此地,姬文是Human Race ,奴坎则一向是独来独往,所以Shen Qian 一句“神柱前十尽聚”并不算错。

  八人放弃了快速向上攀登的机会,却齐聚在这四Layered Sky Sect 处围剿Shen Qian ,这的确出乎了Shen Qian 的意料。

  他原以为或许要等到Sixth Heavenly Layer 之后,才会接触到神柱前十的人物。

  更didn’t expect ,八人会一起出现。

  “你以为自己是谁!”

  乾巫族的乌兰丝毫不掩饰口气之中的厌恶,“若不是巫神震怒,这Nine Heavens 战场的秩序已经因你而崩坏,你根本不值得我等亲自动手!”

  “我和乌兰不一样。”地巫族的七命则是轻笑一声,“我只是纯粹对你有些好奇,可是眼下一看,还真是有点失望啊!”

  “是比奴坎差远了。”

  天族的欧临淡漠说道。

  Shen Qian 敏锐察觉,在提到奴坎时,所有人脸上都掠过了一丝不自然的神色。

  看来那个男人带给他们的心理阴影,比传闻之中还要大一些。

  “巫神震怒?”

  Shen Qian 嗤笑一声,“我还以为这万族战场的规则是鼓励争斗呢,原来神明的意志可以替代一切吗?”

  乌兰一阵沉默,随即indifferently said :“万族战场不禁杀戮,但世间一切皆有stealth 之规,你不该肆意妄为,更不应该惹怒众神。”

  “你既然让自己成为异类,就应当有面临裁决的觉悟。”

  “你无须觉得有任何不公,当初奴坎走过的路,可比你崎岖万倍,但他最终还是获得了诸神的认可!”

  乌兰最后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所以你们是要one by one 上,还是一起来?”

  Shen Qian 懒得再废话,眼底深处透出了一丝隐晦的killing intent 。

  以他现在的realm ,要直面八个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或许还有些勉强,但有system 在,一切就皆有可能。

  最重要的是,这八人分属不同种族,有的人手段诡谲,并非每人都擅长正面战斗。

  如果以一敌八不可避免的话,Shen Qian 宁愿面对这八人,也不愿面对八个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的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

  那才真正是ten deaths without life 的局面!

  “一起上?”

  乌兰似有些错愕,其余七人也颇感荒谬,随即乌兰摇头,“你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们聚集于此,只是为了确保你不会做出逃跑这种可笑的举动。”

  “什么意思?”Shen Qian 皱眉。

  “战场秩序因你而崩坏,神明的意志在咆哮,我们不能毫无表示,你能接下我们一招,我们便不再插手。”

  在场唯一的少女,蛊族的阿依夏木漠然道,“虽然这和直接杀了你并没有什么区别。”

  Shen Qian 的眼神逐渐冷漠,他正在盘算着system 出手能否抗衡八人的时候,眼角余光一瞥,Shen Qian 的身形却是突然一凝。

  “巫伶在哪?”

  Shen Qian 的目光定格在阿依夏木裸露在外的腰间,那里悬挂着一枚正隐隐散发光亮的Yin-Yang Fish jade talisman ,正是本该在巫伶手上的那一枚。

  “你的同伴没有性命危险,但你如果试图逃遁的话,我就不敢保证了。”

  阿依夏木指了指身后,hundred zhang 外的山头处,被一根七彩绳索束缚的少女正斜躺在那里。

  她口不能言,但looked towards Shen Qian 的眼神却蕴含着焦急和担忧,正疯狂摇头似是想让Shen Qian 赶紧逃走。

  见巫伶还活着,Shen Qian 悄然sighed in relief ,他没理会少女的疯狂暗示,重新将目光转向了眼前。

  但Shen Qian 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他自己可以肆意妄为,但他却无法忽视巫伶的性命。

  Shen Qian 有些自责和懊恼,在远古数次经历都是有惊无险,他还是有些松散了。

  明知此处是陷阱,他应该更谨慎才对,也不至于让自己陷入完全的被动。

  “诸位,我们耽误的时间已经够多了。”

  七命骤然伸手一指,“你们既然要谦让,这Shen Qian 的命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诸神的悬赏之丰厚,即便是排名神柱前十的他们,也impossible 无动于衷。

  随着七命一伸手,半空之中原本静止的无数兵刃骤然化作了Great Desolate 猛兽,从Above the Heavens and Under the Earth all directions moved towards Shen Qian 吞噬而来。

  森冷的cold light 照亮了Heaven and Earth ,死亡的危机几乎是刹那间就笼罩了Shen Qian 。

  这些兵刃不知历经了多少杀戮,光是那其中蕴含的滔天杀念就足以让等闲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迷失,而每一道兵刃上蕴含的威能,都不下于一个Mountain And Sea 中期powerhouse 的full strength attack 。

  而Shen Qian 同时面对的,是成千上万道兵刃!

  这些逼摆出aloof and remote 的姿态,嘴里说着只出一招,但分明没有丝毫留手。

  所谓的一招,便是杀招!

  Shen Qian 的pupils shrank ,眨眼间就进入了一个无比微妙的姿态。

  仔细观察,他的全身每一块skeleton 肌肉都在轻颤。

  all around 的一切都慢了下来。

  那些被rays of light 包裹的兵刃在Shen Qian 的眼睛之中露出了最primordial 的模样。

  斑斑血迹,狰狞刃口,尽皆在目。

  百米厘秒的移动速度!

  速度的Taboo Domain !

  当初Shen Qian 要借助灾厄佛Divine Ability 才能做到的事情,如今已经能够轻易做到。

  weng!

  无数兵刃骤然自Shen Qian 所在的位置穿插而过,他的身形也好似在瞬间千疮百孔。

  但很快,随着Shen Qian 身形一晃,他的身形也随之恢复正常,那些足以轻易灭杀Mountain And Sea 后期powerhouse 的兵刃,原来只是刺透了他的残影罢了。

  “神禁之锁!”

  一击失手的七命both shocked and angry ,“你竟然触及到了这个领域!”

  穿透了Shen Qian 残影的兵刃在Shen Qian 的后方重新凝聚,七命正要指引着那些兵刃再度向Shen Qian 冲杀,一道coldly shouted 却是响了起来。

  “说好每人只出一招,七命,不要越界。”

  七命动作一顿,他看了一眼冷然盯着自己的七人,took a deep breath 之后终究是停手。

  “混账,便宜你了!”

  他厌恶的看了一眼Shen Qian ,似还耿耿于怀于自己的失手,在低cursed 之后,他转身moved towards 四Layered Sky Sect 掠去。

  漫天兵刃追随着七命的身形而去,在半空之中拼接成了一柄giant sword ,和七命一起消失在了天门之后。

  Shen Qian 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对方离开,有染着golden 的鲜血自他的袖口上滴落。

  千万道兵刃的穿刺,即便Shen Qian 速度再快,在有限的空间内也impossible 全部闪避。

  他还是受伤了。

  自进入远古以来,这是Shen Qian 第一次受伤。

  七命也正是因为看出了这一点才会如此不甘心。

  或许在对方的视角之中,他只要再持续发动临兵斗阵,Shen Qian 必死无疑。

  但另外七人,却不再给他这个机会。

  “heavenly punishment !”

  没有给Shen Qian 丝毫喘息的机会,2nd 杀招紧接而至。

  天族的欧临双翼舒展,隐约间有四道illusory shadow 出现在他的脊背两侧。

  Shen Qian 之前灭杀的那两个天族powerhouse 只能生出四翼,而欧临却直接催动出了六翼。

  “让我来告诉你,什么才是极致的速度!”

  半空之中in an instant 好似出现了十数个欧临,他们从all directions 包围了Shen Qian 。

  每一个欧临都手持holy sword ,但他们斩出的招式却各不相同。

  Shen Qian 有一种强烈的错觉,这一刻他面对的就是那么多个欧临。

  不……这不是错觉。

  这些招式都是真实的杀招,没有任何一个角度的sword glow 是虚妄。

  因为欧临的速度实在太快太快,他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了all directions ,看起来就好像十几个欧临同时对Shen Qian 出手一般。

  Shen Qian 在震撼的同时,也在恍然间看到了另外一重world 的大门。

  速度的3rd-layer 枷锁simply 不是极致。

  在厘秒的Taboo Domain 上,还有禁忌!

  而欧临,显然就已经触及到了这个层次。

  怪不得即便Shen Qian 显现出了速度的Taboo Domain ,在场之人虽然吃惊,但却没有过多的反应。

  这些人作为远古younger generation 的Peak 代表,还真是不能小瞧啊!

  感慨在Shen Qian 心中一掠而过,很快他就回到了凝重的现实之中。

  sword glow 交错斩下,从高空看去好似一朵正在绽放的死亡莲花,而Shen Qian 就在莲花的正中心。

  伴随着一道恍若神魔的咆哮,Shen Qian 的皮肤被黑暗遮蔽,身形拔高,在golden 符咒环绕之间,他已经身化佛陀,四臂齐出。

  轰隆!

  每一sword glow 被撕裂时都发出了惊天声响,sword glow 残余的destructive power 不断切割着Shen Qian 的fleshy body 。

  golden 的drenched with blood ,即便是已经达到了Fourth Layer 的灾厄佛,这一刻也有些难以承受那毁灭力量已经轻易超过了五万Kg的one after another sword glow 。

  也幸好Shen Qian 有着四臂,最大程度的抵消了sword glow 的威能。

  恍若烟花一般绚烂爆炸的sword glow 持续了十数息,当风暴结束,半空之中的黑暗佛陀已经是drenched with blood ,恍若残破的雕塑。

  “wu wu wu ……”

  仰躺在山峰上的少女挣扎着,却只能发出恍若呜咽一般的哭声。

  她知道Shen Qian 明明有着还手之力,但却在被动的承受着一切,

  而原因……很可能是她。

  “这就是你天族的绝招吗?看来merely this 。”

  佛陀静止了一会,随即在四肢舒展间,身上那些切割极深的伤口开始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复原,只是Shen Qian 的脸色,明显是苍白了不少。

  欧临眼眸之中虽然也有不甘,却没有似七命那般骂出口来,他只是coldly snorted ,随即扇动羽翼,好似瞬移一般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已经跨过了四Layered Sky Sect ,disappeared 。

  半空之中沉寂了下来。

  剩下的六人都不再掩饰脸上的惊讶。

  他们似是didn’t expect ,从气息来看这Shen Qian 的realm 明明不算高,却接连承受住了两个神境Peak powerhouse 的绝命一击。

  而且看起来,似乎还有余力。

  一时间六人都没有轻举妄动,似是在考量第三个出手的人,能否真正取走Shen Qian 的性命。

  “你主修的是肉体吗?”

  见其他人迟迟不动,力族的天猛却再也按捺不住,他兴趣盎然的道,“这在你们Human Race 之中倒是少见,让我来会会你!”

  他一步跨出,next moment 却好似直接穿越了千米空间,来到了心中警钟大盛的Shen Qian 面前。

  一圈圈象征着力量的奇异rune 自天猛那厚实的肉体上浮现,他没有太多的动作,只是一拳轰了过来。

  这punched out 却好似凝固了Heaven and Earth ,all around 的一切都在缩小,Shen Qian 被排挤在狭小的空间里,除了硬接竟然没有其他的选择。

  怒吼一声,对于肉体力量同样非常自信的Shen Qian 没有逃避,他的四臂in this brief moment 好似麻花一般纠缠在了一起,组成了一条粗壮无比的手臂,同样是punched out 。

  Ding!

  恍若刮破耳膜一般的奇异声响,在两拳对接的刹那却又汇聚成了无声的风暴,静谧的横扫了all around 。

  即便是乌兰and the others ,也不得不向后退却。

  所有浮云残障被清扫一空,短暂的迟滞后,伴随着“咚”的一声,碰撞产生的真正声浪才好似暮鼓晨钟一般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响起。

  天猛的手臂颤抖了一下,在强烈的碰撞力量下,他抑制不住的往后退了十数米。

  他的右臂依旧在剧烈颤抖着,其上青肿不断浮现,又转瞬消失,他似乎在以某种特殊的方式消除着那terrifying 的反震力量。

  至于Shen Qian ,在接触的下一秒,他整个人便恍若出膛炮弹一般倒飞several hundred meters 远,直接撞击在了一座山头上。

  轰隆!

  山峰塌陷,Shen Qian 整个人也被掩埋在无尽沙石之下。

  天猛没有再动,只是静静的注视着那些塌陷的山石。

  数息之后,Shen Qian 终于从其中挣脱。

  他身上的黑金rays of light 闪烁不定,至于和天猛碰撞的四臂,此刻更是软软的垂下,其上的golden 符咒早已失去了光彩。

  “好terrifying 的Body Refining Technique ……”

  Shen Qian 擦去了嘴角汩汩留出的血迹。

  天猛那一拳的爆发力,保守估计在十万Kg以上。

  换做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前的Shen Qian 或是只掌握了三层灾厄佛Divine Ability 的Shen Qian ,现在应该已经死了。

  灾厄佛的Fourth Layer 不足以对抗这么强猛的力量,若不是灾厄佛Divine Ability 糅合了Arhat 金身的刚猛和血观音的阴柔,在化力上独具一格,Shen Qian 会直接重伤。

  ……虽然现在也好不到哪去。

  他的internal organs 尽皆移位,这已经不算轻伤了。

  “你的肉体比奴坎更强……可惜。”

  面色漠然的天猛甩了甩手,随即摇头,却不知道是在可惜什么。

  punched out ,他也不再停留,大步走入了四Layered Sky Sect 之中。

  “星陨!”

  不等Shen Qian 有片刻喘息,又一个人迫不及待的出手了。

  Shen Qian 的伤势根本无法掩饰,对方显然认为这就是最好的时机。

  又或者……Shen Qian 在接连承受三个神境Ninth Heavenly Layer powerhouse 的杀招而不死之后,已经让他们生出了忌惮。

  出手的是那全身包裹在白袍之中,声音不辨男女的婆迦。

  天空骤然漆黑,原本属于万族战场的暗沉天空被璀璨的星空取代,随着婆迦伸手一引,无数starlight 陨落,化为了毁灭的流星,moved towards Shen Qian 砸落。

  修气运,勾Celestial Phenomenon ,和Shen Qian 曾经在灵巫world 见识过的手段如出一辙。

  但无论是威能还是imposing manner ,这婆迦都胜过了那灵巫world 的powerhouse 太多。

  气运……

  Shen Qian 眼眸一凝,随即在婆迦不可思议的神色之中,做出了一个看起来无比疯狂的动作。

  他收起了残余的Divine Ability ,张开了双臂,闭上了眼睛,就这么motionless 的站在山丘上,就好像在迎接那些陨落的星辰一般。

  无形之中似有什么东西在被引动,但除了神色一变的婆迦,其他人都若无所觉。

  他们从Shen Qian 身上感知不到任何Essence Power 的波动,只能subconsciously 认为Shen Qian 疯了。

  bang! bang! 轰

  一道又一道流星strikes 在山丘之上,山峰转瞬被raze to the ground ,随即又变得满目疮痍。

  烟尘漫天,遮蔽了所有人的视野。

  良久,当烟尘终于散去,当看清其中的景象之时,乌兰and the others 都是惊愕无比。

  就在那些坑洞的交叉点,那唯一完好的一小块土地上,Shen Qian 完好无损的站在其中,竟是连衣角都不曾破损一片。

  “为什么?”

  乌兰忍不住发出了疑问。

  他们知道其中肯定发生了什么变化,但却想不通是怎么回事。

  “怎么可能!”

  脸色最难看的是婆迦,即便看不清他的表情,也能从他近乎扭曲的语气之中听出什么。

  “你为什么也cultivation 了气运之术,还有你身上的庞然气运食哪里来的,Human Race 怎么可能做到this step !”

  对于一向波澜不惊的婆迦来说,他这般语气已经近乎咆哮。

  这只能说明,Shen Qian 带给他的震动,远比想象之中的要大。

  Shen Qian 睁开双眸,嘴角又出现了那轻蔑的笑容,“气运之道,有什么难的吗?”

  虽然Shen Qian 说的风轻云淡,但实际上过程之中的艰险只有他自己知道。

  很早以前Shen Qian 就发现气运好似还有着其他作用,在灵巫world Shen Qian 第一次见识到了气运的攻击手段。

  那时候Shen Qian 就一直在思索要如何掌握气运这种无形的力量。

  他也知道自己身上背负的气运已经多到了terrifying 的地步,这是一座亟待发掘的巨大宝藏。

  而如今,在spirit strength breakthrough 到Taboo Domain 之后,在critical moment ,Shen Qian 终于感知到了一些什么。

  他还无法完全掌控自己身上的气运,但只是操控气运来影响那些同样被气运操控的流星,却还是能勉强做到。

  当然,Shen Qian 的主要底气还是来自于system ,就算他一时失手,已经见识过灵巫族手段的system 却肯定能完美克制对方。

  但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真正底牌,Shen Qian 终归还是忍住了summon system 的念头,完全凭借自己,有惊无险的接下了婆迦的杀招。

  这些不经意间的成长,每一次对Shen Qian 来说都弥足珍贵。

  “混蛋!”

  婆迦被Shen Qian casually 的一句话激得暴怒,但顾忌乌兰and the others 的存在,他终究还是无法做些什么。

  “我突然希望你能活下来了,再来一次,我会让你知道气运之道的真正terrifying !”

  失手的婆迦面色阴沉的丢下一句话,身形如雾气一般消失在了原地。

  pa pa pa !

  鼓掌的声音响了起来,全身裹在black robe 之中的乌兰好似赞赏般的说道,“Shen Qian ,你还真是让我意外,接连四人的杀招竟然都奈何不了你……”

  “仅凭这一点,你就比那病秧子姬文强。”

  “我都有些忍不住要出手了。”

  乌兰hehe 一笑,但最终还是没有动作,只是looked towards 了旁边已经显得有些迫不及待的扎因。

  “扎因,我知道你Djinn Race 对Shen Qian 仇恨最深,这个机会还是让给你吧。”

  在场八人之中,对Shen Qian 堪称killing intent 最重的扎因没有客气,他本来就高达八米的身躯膨胀起来,眨眼就达到了二十米的高度,配合那恐怖的imposing manner ,恍若Heavenly God 下凡。

  “我会将你的skeleton 一点点捏碎,让你后悔为什么不死在其他人手中!”

  扎因毫不掩饰自己的怨恨,在身形膨胀到了极致之后,兀自隔着上千meter away ,他却直接对着Shen Qian 伸出了手掌。

  他的手臂越伸越长,手掌也是变得越来越大。

  当临近Shen Qian 的时候,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已经出现了一只thousand zhang 巨手,那手掌更是恍若山岳一般,带着轰隆声响,朝Shen Qian 抓了下来。

  不得不说,相比起Shen Qian 交过手的扎洪and the others ,同为Djinn Race 的扎因,何止terrifying 了十倍不止!

  这一只巨大手掌看似平平无奇,但其中最少糅合了三种以上的“Dao” ,等闲Mountain And Sea 中期powerhouse ,单是那呼啸的掌风就足以让其重伤。

  但面对这威能无比恐怖的手掌,Shen Qian 却是眼眸都不抬。

  他已经灭杀了不止一个Djinn Race 的天才,自然知道他们的致命弱点在何处。

  Shen Qian 缓缓抬头,一道无形的枪支凭空凝聚,无视了遥远距离,竟是在扎因的手掌抵达之前就已经刺进了他的眉心。

  Spirit Attack 的速度远超物理,这是Shen Qian 之前就发现的事实,但也正因如此,spirit strength 的攻击方式格外难修。

  单是自百王殿之中学来的this move “影枪”,若不是有system 傍身,Shen Qian 也许要习练三年才能掌握这门绝技。

  扎因似也didn’t expect Shen Qian 还有this method ,毫无防备之下,无形的影枪瞬间刺进了扎因眉心之中。

  扎因的身形一滞,那包裹Shen Qian 的大手也随之一停。

  但很快,扎因紧皱的眉头又舒展开来,他似是有些诧异,“你还精通Divine Sense ,怪不得如此多clansman 惨死你手!”

  似是明白了什么,但很快,扎因又said with a sneer ,“你以为我也是那些废物吗,我虽然不擅长Divine Consciousness ,但好歹也是神境ninth rank 的powerhouse ……”

  扎因话还没说完,又一根无形的long spear 刺入了他的眉心。

  “你……”

  扎因终于色变,他的身躯剧烈颤抖了一下。

  接连遭受两次影spear attack ,即便扎因根基厚实也是有些吃不消。

  然而让扎因惊恐的是,这竟然依旧不是结束。

  第三根影枪已经紧接而至。

  扎因的身形开始摇晃,他的脸颊变得苍白,那本来堪称遮天的大手也开始忽长忽短。

  还不等扎因站稳脚跟,第四根和第五根影枪coming one after another 。

  “混账,ahhhh !”

  扎因一边怒吼,但在剧烈的疼痛下,那遮天巨手却又不得不收了回来。

  甚至扎因心底已经生出了一丝恐惧,他的Divine Consciousness 已经开始出现损伤,再这样下去,只怕会出现不可逆的伤害。

  “Shen Qian ,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嘴上还在大吼,但扎因已经转身,直接moved towards 四Layered Sky Sect 逃去。

  已经离开的五人之中,唯有扎因是落荒而逃,他内心的愤怒和羞耻可想而知。

  此刻只有那大声的咆哮才能勉强宣泄扎因的情绪。

  头脑已经有些眩晕的Shen Qian 目视着扎因消失,也只能暗道一声可惜。

  扎因受到的创伤绝对比表面看上去更大,若是此处没有其他人,Shen Qian 甚至有直接斩杀对方的可能。

  虽然Djinn Race 对Shen Qian 的仇恨最深,但不得不说,扎因在这八人之中绝对只能算是“软柿子”。

  “还剩三个……”

  Shen Qian looked towards 有些错愕的乌兰等三人。

  “我们八人出手,难道连a trifling Human Race 都对付不了?”

  南巫族的Duan Tianhong 不信邪的coldly snorted ,挥手间黑雾漫天,瞬间遮蔽了Shen Qian 的身形。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