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07

  “Human Race 之中修Divine Sense 的极为罕见,让我看看你的斤两!”

  在黑雾完全遮蔽了Shen Qian 视野的时候,Duan Tianhong 的coldly snorted 声也随之响起。

  all around 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当Shen Qian 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一片黑暗的虚无之中。

  他触碰不到自己的身体,也imperceptible 自己的Essence Power 。

  就好似这虚无剥夺了他的一切。

  Shen Qian 先是一惊,随即又冷静下来。

  巫族有四大分支,各自的手段都不尽相同,虽然Shen Qian 没有和南巫族打过交道,但他马上明白过来,南巫族最擅长的恐怕就是spirit strength 的手段。

  而他此刻,应该是被Duan Tianhong 拖进了一个类似幻境的地方之中。

  换言之,这应该是对方的精神领域。

  Shen Qian 尝试着催动spirit strength ,可惜刚刚和扎因交手,对Shen Qian 的消耗十分巨大,即便他的spirit strength 根基浑厚无比,此时也难以breakthrough Duan Tianhong 的精神封锁。

  感受到了Shen Qian 的“无力”,Duan Tianhong 讥笑的声音自all directions 响彻起来,“这是我苦修十余年的神笼,神境之中可以挣脱的寥寥无几。”

  Shen Qian 没有答理对方,只是静观其变。

  黑暗之中,渐渐有两颗巨大的眼眸浮现出来,凝视着Shen Qian 。

  “孱弱的Human Race ,我会用你最大的恐惧来折磨你,让我来看一看你内心的最深处藏着什么!”

  thunder 般的声响在虚无之中回荡,那两只眼眸好似有着无穷的魔力,Shen Qian 的身形也随之僵硬。

  消耗过后的Shen Qian 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就直接陷入了对方编织的world ,眼神也呆滞起来,意识只保留着一丝模糊的清明。

  那眼眸好似看透了他身上的一切,开始挖掘他的脑海深处。

  “咦,你deep in one’s heart 怎么会有月神的影子?”

  很快,Duan Tianhong 惊讶的声音响起。

  他didn’t expect 进入Shen Qian 的内心,最先看到的竟然是月神。

  “这又是哪里,你们Human Race 怎会有这样的城镇?”

  Duan Tianhong 有些茫然的扫视着Shen Qian 内心浮现出的那座城市,那是一种他从未见识过的奇怪的建筑风格,所有的人都生活在一个个“盒子”之中。

  他还看到了几张不同的面孔,分属于不同的女人。

  Duan Tianhong 能感觉到这些女人在Shen Qian 心中的分量。

  但他知道,这依旧不是Shen Qian 内心的最深处。

  就在那最底层的地方,分明还有着什么东西。

  那东西甚至让Duan Tianhong 都不自觉的生出了一种渴望,他不再step by step ,几乎是蛮横般的往前挤,终于,他拨开了那最后的迷雾,看清了藏在Shen Qian 内心最深处的“秘密”。

  ”Ah!”

  mournful scream 在虚无之中响起,那困住Shen Qian 的精神领域几乎是瞬间崩塌。

  和Shen Qian 相距千米之远的Duan Tianhong ,双眸突然流出了鲜血,他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哀嚎不止。

  “Duan Tianhong ,你怎么了?”

  同为巫族,乌兰自然清楚Duan Tianhong 的手段,mutation 陡生,他不由惊愕的问道。

  Duan Tianhong 没有回答他,只是不住的惨叫着,满脸惊恐。

  “那是什么……你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的是什么……who the hell are you !”

  Duan Tianhong 大吼大叫,他内心充斥着无数疑问,但他却根本不敢再靠近Shen Qian 半步。

  最终在乌兰和蛊族少女不解的眼神之中,Duan Tianhong 捂着鲜血直流的眼眸冲入了四Layered Sky Sect ,竟是狼狈而逃。

  早在Duan Tianhong 被刺瞎双眼的时候,Shen Qian 就已经清醒了过来。

  他当然知道Duan Tianhong 看见的是什么。

  system !

  这就是他身上最大的秘密。

  只是别说Duan Tianhong ,就连Shen Qian 自己都从来没有见过system 的全貌,若不是时机不合适,他还真想拉住Duan Tianhong ,问一问对方到底看到了什么。

  “Shen Qian ,你还真是越来越让我意外了。”

  乌兰的眼眸从四Layered Sky Sect 处收回,定格在了Shen Qian 身上,“didn’t expect ,最后竟然需要我亲自动手。”

  all around 的一切好像都没什么变化,但被乌兰幽深的眼眸直视着,他却有些不寒而栗。

  八人之中,乌兰无疑是给Shen Qian 压力最大的那个。

  乾巫族在万族之中一直排名榜首,乌兰作为乾巫族最强的天才,自身实力可想而知。

  如果没有奴坎那个异类存在,他就是当之无愧的年轻一辈Number One Person 。

  “幸运的是,我是一个恪守规则的人,既然说了只出一招,那我就只会出一招。”

  乌兰indifferently said ,“不幸的是,this move 过后,你必死无疑。”

  他的语气并不强烈,却像是在叙述一个既定的事实。

  同一时间,Shen Qian 全身的汗毛也耸立起来,就连system 都发出了预警。

  Shen Qian 瞬间明白,他的直觉没有错,同为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但乌兰,只怕已经跨越到了另外一个层次。

  在Shen Qian 心中警钟大作的时候,乌兰只做了一个动作。

  他将right hand 放到胸前,捏出了一个奇异的法印。

  在乌兰结印的时候,蛊族少女也是complexion changed ,警惕的退到了远处,显然极为忌惮。

  当乌兰的手指缓缓前伸,那凝聚在他胸前的法印也变得清晰起来,却是一个古老的文字。

  Shen Qian 没见过类似的文字,却在看到那法印的第一秒,就明白了那个字读什么。

  “灭!”

  随着乌兰轻吐出声,那散发着黑暗rays of light 的法印便呼啸而出,以far surpasses 了厘秒级的速度没入了根本来不及反应的Shen Qian 体内。

  没有什么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声势,也没有遮蔽日月的光彩,一切看起来都寻常无比,但Shen Qian 的身形却在瞬间凝固。

  他的肉体在枯萎,眼神也变得黯淡下来,生命气机几乎是在眨眼的时间内就衰灭至不可闻。

  而结出了法印的乌兰却好似早已预料到了这种结果,在法印进入Shen Qian 体内的瞬间,他就已经转身离去,头也不回的走入了四Layered Sky Sect 之中。

  “还是弱了一些,无趣……奴坎,你又在哪呢?”

  隐约间,只有那似饱含着失望的叹息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回荡。

  眼前的空间静谧了下来。

  退到了远处的蛊族少女阿依夏木一直保持着警惕,直到乌兰的身形彻底隐匿在四Layered Sky Sect 内,她才似sighed in relief ,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下来。

  “死了吗?”

  阿依夏木将视线转向了motionless 伫立在原地的Shen Qian 。

  出于谨慎,阿依夏木并没有immediately 靠近,而是一抬手,便有几只斑斓的好似蝴蝶一般的Gu Insect 从她的袖口飞出,落在了Shen Qian 身上。

  见那些Gu Insect 没有一丁点反应,阿依夏木这才确定Shen Qian 已经陨灭,她眼眸之中生出了失望。

  原本在接连遭受了六人的杀招之后,Shen Qian 的状况已经极其糟糕,阿依夏木还寄希望于能够成为亲手了结Shen Qian 性命的那个人。

  来自众神的悬赏,即便是神柱前十的peerless genius 也会怦然心动。

  想了想,有些不甘心的阿依夏木最终还是落地,moved towards Shen Qian 走去。

  她注意到了Shen Qian 腰间悬挂的那一串空间晶石。

  乾巫族无比富庶,以乌兰的地位,自然看不上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遗留的treasure ,但蛊族算不上大族,阿依夏木是蛊族近千年来only one 个登上了神柱前十的天才。

  她知晓Human Race 的底蕴远比蛊族深厚,Shen Qian 的实力如此强横,身上估摸也有一些不错的珍宝。

  就算没有,光是把那些空间晶石带回族内也算是不小的收获。

  阿依夏木停留在了已经寂灭的Shen Qian 面前,伸手抓向了Shen Qian 的腰间。

  眼看她的手指就要触碰到那些空间晶石,一只好似枯寂的手掌却骤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你……”

  阿依夏木错愕的抬头,就对上了那双恍若星空一般深沉的眸子。

  阿依夏木有一瞬间的失神。

  也就在这时,好似呓语一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要怪就怪你留到了最后吧,其实也没关系,你只是走在他们前面罢了。”

  突如其来的强烈的死亡危机笼罩了阿依夏木,她瞬间清醒过来,感受到了手腕上强横的禁锢力量,她complexion changed 之间,也以最快的速度作出了反应。

  衣裙脱落,其中的阿依夏木好似凭空消失,唯有一只斑斓的飞鸟从衣裙之中掠出,moved towards 远处逃去。

  是的,作为神境ninth rank 的powerhouse ,阿依夏木的第一反应就是逃遁。

  这并不是她思考后的结果,而是一种完全发自本能的几乎像是潜意识一样的选择。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恐惧,但在对上那双眸子的时候,她却又只剩下恐惧。

  Shen Qian 保持着之前的动作站在原地,只有眼神追随着那只飞鸟。

  他表面枯萎的皮肤开始脱落,他的身躯重新挺直,强烈的旺盛的life force 从他全身的每个角落重新涌动了出来。

  直至全身所有的死皮脱落,Shen Qian 才伸出右脚轻轻一踏。

  轰隆!

  那看起来无比轻巧的一脚,却是瞬间让hundred zhang 的土地龟裂,而Shen Qian ,早已消失在了原地。

  千米之外,重新化为了人形的阿依夏木根本顾不上自己姣好的身躯完全赤果,她只是用尽全力moved towards 数千米外的四Layered Sky Sect 掠去。

  在死亡危机的笼罩下,阿依夏木爆发出了有生以来最快的速度。

  all around 的一切都慢了下来。

  神禁之锁!

  in this brief moment ,她终于打破了for a long time 的bottleneck ,让自己的速度进入了Taboo Domain 。

  欣喜在阿依夏木心中浮现,她的realm 虽高,但她明白自己在神境之中根本算不上supreme powerhouse 。

  唯有打破了神禁之锁的人,才有资格站在神境的Peak !

  现在,她做到了。

  同时阿依夏木也不自觉的sighed in relief ,Shen Qian 也是打破了神禁之锁的人,但现在,对方应该追不上自己了。

  就在阿依夏木刚刚生出这样的念头的时候,one silhouette 恍若ghost-like 浮现在了她的前方。

  剧烈的风在silhouette 出现之后才刮了过来,似是根本追赶不上that silhouette 的速度。

  all around 的声音尽数消失,连光都有瞬间的黯淡。

  她对上的,只有那漠然凝视着她的眸子。

  “2nd layer 神禁锁……这怎么可能!”

  在极度的惊愕和骇然之下,阿依夏木的声音变得尖锐。

  随即,绝望弥漫在她的心间。

  Shen Qian ……竟然已经踏足了速度神禁之锁的2nd layer 领域!

  那可是乌兰都不一定抵达的realm 啊!

  她不明白为什么Shen Qian 之前要隐藏实力,但她知道……自己impossible 逃掉了。

  一重锁和2nd layer 锁,完全是difference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在阿依夏木惊骇的时候,躲在身体内部正任由system “撒野”的Shen Qian 也是有些惊叹。

  除了在时间长河之中失控的时候,这还是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之后的Shen Qian ,第一次看到system 出手。

  或许就是为了完全演示现在这幅身躯的潜力,所以system 毫不吝啬的使用了“实时AFK mode ”。

  Shen Qian 能清楚的感知到全身每一分Essence Power 和肌肉的完美共鸣。

  在现代武道的认知之中,速度有3rd-layer 枷锁。

  百米两秒是First Layer ,Mountain And Sea 之下几乎难以打破。

  百米一秒是Second Layer ,一旦进入了这个领域,瞬间速度就会达到一个惊人的地步。

  真正terrifying 的是速度的Third Layer 枷锁。

  即每百米0.1秒,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厘秒级。

  这是禁忌的领域。

  而现在,system 操控下的Shen Qian 甚至已经打破了厘秒的桎梏,进入了分秒的领域!

  也就是传说中的……4th Layer 枷锁。

  堪比瞬移一般的速度,别说阿依夏木,就连Shen Qian 自己都是懵逼的。

  他感觉自己只是眨了眨眼,就直接跨越了千米距离,来到了阿依夏木面前。

  怪不得system 如此自信的让阿依夏木先跑了一千米,别说一千米,就算是两千米又何妨!

  但随即,Shen Qian 又有些羞愧。

  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肉体蜕变……接连数次际遇,Shen Qian 以为自己已经够强了。

  但直到此刻system 出手,他才恍然惊觉,原来自己的身体之中竟还有如此多的潜能没有发掘出来。

  system 甚至没动用任何Divine Ability ,就可以在将一个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的powerhouse 逼得只能逃遁。

  如果有体测机能够参照,Shen Qian 估摸着自己的力量掌控度,只怕早已下降到了一个羞耻的地步。

  他还是走得太快了。

  快到又没有时间,去好好沉淀自己体内的力量。

  ka-cha !

  在Shen Qian 胡思乱想的时候,system 已经轻而易举的掐住了迎头撞来的阿依夏木的脖颈。

  对方完全暴露的火辣身躯,并没有让system 有丝毫的动摇,伴随着清脆的骨折声,system 直接拧断了对方的脖子。

  但很快,Shen Qian 又slightly frowned 。

  因为阿依夏木的Life Aura 并没有因此而陨灭,相反,好似画皮里的妖怪一般,对方的背部骤然裂开,另一个阿依夏木从里面钻了出来,moved towards 反方向逃去。

  无论是system 还是Shen Qian ,估摸着都是第一次和蛊族的powerhouse 交手,对方的手段之诡谲,出乎意料。

  但Shen Qian 的脸色很快恢复了漠然,body moved 又追了上去。

  无论阿依夏木用的是什么手段,必然对对方也会造成极大的消耗,杀一次杀不死就杀十次,system 此刻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阿依夏木似乎也意识到自己impossible 轻易逃遁,在掠出several hundred meters 后她骤然停下,度过了最初的惊慌后,她脸上满是阴沉和疯狂。

  “Shen Qian ,你当真以为我怕了你不成?”

  伴随着尖叫声,阿依夏木骤然张开了双臂。

  她不着片缕,因此Shen Qian 能清晰的看到,她全身上下好似纹身的那些奇异图案,在这一瞬间爆发出了七彩的光。

  每一rays of light 亮起,便有一dao chart 案活了过来,化为了一种Shen Qian unheard-of 的Gu Insect ,moved towards Shen Qian 飞了过来。

  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一眼看去,竟是根本数不清到底有多少Gu Insect 。

  有的Gu Insect 好似giant beast ,也有的只有拇指大小,它们的脸颊和此刻的阿依夏木一样透着狰狞,带着浓浓的死气瞬间淹没了根本不曾闪避的Shen Qian 。

  七彩的“光雾”聚集在半空,其中包裹着Shen Qian 的silhouette 。

  令人牙酸的种种噬咬声响起,光是听着都会让人感到绝望。

  下方的巫伶又开始疯狂挣扎起来,她太清楚蛊族的手段是何等诡异,那每一种Gu Insect 都代表着最恶毒的诅咒。

  而能被阿依夏木纹在身上形影不离的Gu Insect ,必然都是她供养了一生的Life Source Gu Insect 。

  被万蛊噬咬,别说Shen Qian ,只怕乌兰都要a strategic withdrawal !

  七彩的雾气终于彻底淹没了Shen Qian ,就在巫伶已经泪干的脸颊上再次出现了哀伤的时候,一道黑金rays of light 好似曜日一般骤然自雾气之中升腾而起。

  那黑金rays of light 是如此的浓烈和强大,几乎是瞬间就驱散了Gu Insect 。

  一个盘膝而坐恍若黑暗佛陀的silhouette ,出现在了巫伶的视线之中。

  她有些呆滞。

  这化身佛陀的Divine Ability Shen Qian 之前也曾经施展过,但不知为何,this time 给巫伶的震撼却远胜之前。

  粗壮的四条手臂随意挥出,便轻易的捏死一只又一只Gu Insect 。

  那些盘旋飞舞的Gu Insect 脸上露出了畏惧的神色,竟是在黑金rays of light 的照耀下根本不敢向前。

  Shen Qian 身躯上的那些golden 符咒恍若活了过来,它们流动着,化作了one after another 法印,每一道法印飞出,便有一大片Gu Insect 被扫荡一空。

  此时的Shen Qian ,好似真正的神祗,身上交织着神圣和毁灭的气息,不可一世。

  别说巫伶,Shen Qian 自己也看呆了。

  他这才发现自己施展的“灾厄佛”只是最简陋的测试版,而system 亲自出手的灾厄佛,就像是充过钱的VIP版本。

  他第一次醒悟,原来自己肉体上那些golden 符咒并不是摆设,也可以爆发出惊Heavenly Might 能!

  Gu Insect 成片的死亡,原本脸色疯狂的阿依夏木也重新绝望了起来。

  这些供养多年的Gu Insect 就是她最大的底牌,却被Shen Qian 如此casually 的就破解。

  全身已经变得干净无比的阿依夏木,再次转身逃遁。

  但连灾厄佛Divine Ability 都施展出来了的Shen Qian ,速度却是在impossible 的情况下再度暴涨,阿依夏木刚刚转身,那巨大的黑暗佛陀已经拦住了她的去路。

  没有多余的废话,凝聚着数万斤巨力的拳头朝她砸了过来。

  空间好似都在那恐怖的巨力下凝固起来,阿依夏木无处可躲。

  死亡的预感前所未有的清晰起来,阿依夏木的眼神变得怨毒无比。

  “死吧,都死吧,跟我一起下地狱!”

  她张开嘴尖叫了起来,与此同时,一只背生九翼的Gu Insect 图案从她的胸口处浮现了出来。

  那就像是镌刻在她血肉里的Totem ,直到这生死的最后关头才终于显现。

  这只Gu Insect 的模样很是奇异,一半呈现漆黑另一半则洁白无比,在出现的刹那就让Shen Qian heart trembled ,连带着expressions all 有些刺痛。

  但system 却是眉毛都没抬,毫无迟滞的一拳落下。

  Pu chi!

  阿依夏木的尖叫戛然而止,她身躯应声碎裂,精神内核也在影枪的破坏下失去了色泽,也就在她彻底死亡的那一刻,那只背生九翼的Gu Insect 活了过来。

  正在Shen Qian 警惕的时候,那Gu Insect 却是直接掠过了Shen Qian ,以难以捕捉的速度跨越了虚空,最后没入了兀自有些茫然的巫伶体内。

  Shen Qian 的身躯在半空呆滞了一秒,很快,system 下线的Shen Qian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一个闪身已经落到了巫伶旁边。

  “你怎么样?”

  Shen Qian didn’t expect 阿依夏木以Life Sacrifice 的Gu Insect 竟然并没有攻击自己,而是选择了巫伶作为目标。

  或许对方也意识到这Gu Insect 并不一定能杀死Shen Qian ,才会直接对准了巫伶。

  “我……”

  巫伶此时也came back to his senses ,随着阿依夏木的陨灭,她身上的束缚也自动解开,她慌乱的检查了一下自身,随即却是疑惑的眨了眨眼睛,“我好像没什么感觉!”

  “是吗?”

  Shen Qian 也有些意外,他用spirit strength 扫过了巫伶全身,却也没发现那Gu Insect 的踪影。

  巫伶除了有些虚弱外,体内并没有其他异常。

  “虚惊一场?或者只是恫吓?”

  Shen Qian frowned ,他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但眼下也找不出什么头绪。

  “Shen Qian ,你刚刚明明可以逃的……”

  巫伶的心更大,见自己安然无事,她的关注点很快就转移了,looked towards Shen Qian 的眼神也是复杂无比,“你是因为我才留下来的,对不对?”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