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08

  少女的眼神太过炙热,有些顶不住的沉前往后退了一步,摆摆手道,“倒也不全是,当时他们八个人的气机全部锁定了我,我只要后退一步,就会被群起攻之。”

  虽然是为了避免巫伶骄傲的托辞,但沉前说的其实也是实话。

  自他闯入迷雾之中的那一刻起,他剩余的选择已经不多了。

  同时面对八个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powerhouse 的围攻,system 都不一定扛得住。

  毕竟归根结底,沉前自身的realm 还是太低了些。

  “不管,你就是为了救我才留下的!”

  巫伶低下头,扒拉着手指头羞答答的说道,“算上之前那次,你已经救我两次了,呀,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了,要不我们……”

  等巫伶抬头的时候,眼前的沉前却已经不见了,巫伶扭头一看,他正在several hundred meters 外的地面上寻找着什么。

  阿依夏木的身躯直接被system 轰碎,好在蛊族并不以body refinement 着称,阿依夏木的尸骸对于Human Race 来说没什么太大的价值,姬文and the others 应该也不需要。

  沉前没理会气鼓鼓的巫伶,只是在泥土之中翻找了一会,最终扒拉出一根残破的手指,上面还有一枚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的space ring 。

  这space ring 正是阿依夏木的,对方觊觎沉前的财产,沉前也同样对一个Mountain And Sea Peak powerhouse 的身家很感兴趣。

  只是这蛊族的number one genius 比沉前想象的要穷很多。

  仅有一立方的空间晶石内,除了一些日常用的medicine pill 和贴身衣物之外,就只有两样东西吸引了沉前的注意。

  第一样是一块青铜石板,石板上记载的是蛊族的几种核心insect technique ,似是阿依夏木自己都还没有cultivation 成功的。

  像这种上ancient technique 法,在现代都是千金难求,就算沉前自己对insect technique 不感兴趣,但拿回百王殿应该能换不少贡献值。

  可惜上面并没有记载阿依夏木最后时刻献祭生命summon 的Gu Insect 是什么,见巫伶确实是活蹦乱跳,没有什么性命危险,沉前也只能先放下心中的疑虑。

  第二样是一卷羊皮地图。

  更准确的说,是万族战场的地图。

  巫伶手中也有一卷,但阿依夏木手中的地图显然更为详尽。

  最重要的是,巫伶手中地图关于Ninth Heavenly Layer 只有模湖的记载,但阿依夏木手中这一份,竟是清晰的标注出了Ninth Heavenly Layer 的所有Secret Realm 。

  而其中一个被阿依夏木用石炭圈起来的地方,让沉前目光一凝。

  “Fire God Palace !”

  Ninth Heavenly Layer 战场虽然地域不如另外8th Heavenly Layer 战场那么广阔,但Secret Realm 也有十几处之多,为什么阿依夏木单单圈出了这个地方?

  “你知道火神是谁吗?”沉前询问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的巫伶。

  “火神?”

  巫伶startled ,思考之后说道,“上古时有一些在Heaven and Earth 元素里诞生的神明,它们强大无比,生来掌控Dao of Five Elements ,火神应该就是其中之一吧。”

  “不过据说Five Elements 之神都已经因为不知名的原因陨落在了历史长河之中,已经很久没有人见过它们了,迄今为止好像只有木神还存在于外界……”

  “上古的神明?”

  沉前eyes shined ,“那这火神是什么realm ?”

  “当然是True God 了,而且在True God 里也很强大。”

  巫伶认真的说道,“掌控天下之火呢,这样的存在怎么可能弱?”

  “姬文曾说过,Ninth Heavenly Layer 其实本身就是一处Ancient Battlefield ,其中陨落了诸多True God ,由此推测,这个Fire God Palace 极有可能就是巫伶口中那位火神的居所。”

  沉前暗自思考,“而阿依夏木将其特别标注,这是不是说明,那Fire God Palace 是众神也没有探索过的地界?”

  “再换句话说,其中也许保留有火神的完整尸骨?”

  一通分析过后,沉前的眼睛亮了。

  原本只是推测Ninth Heavenly Layer 战场可能有“天命骨”的存在,但现在根据阿依夏木的地图,沉前却是直接有了明确的导向。

  唯一麻烦的是,万族战场的地图在很多peerless genius 手中都不是秘密。

  蛊族排名并不靠前,阿依夏木都拿到了完整的地图,更不用说其他族群。

  阿依夏木只怕不是那唯一觊觎这里的人,似乌兰and the others 说不定也将这Fire God Palace 当成了目标。

  毕竟从地图上的位置来看,这Fire God Palace 绝对是所有Secret Realm 之中最核心的存在。

  假设这真是一个没有被探索过的True God 居所,其中不知蕴含着多少treasure ,绝对可以让所有人为之疯狂。

  “沉前,我们要去找那个Fire God Palace 吗?”

  巫伶此时也意识到了什么。

  “既然知道了这样的宝地,当然得去看一看才行。”

  沉前收起了阿依夏木的space ring ,随即又扭头looked towards 来路,“不过在此之前,得先收点利息才行。”

  “利息?”巫伶疑惑的问道。

  “要进入Ninth Heavenly Layer 战场,我们的门票还不太够,干脆就在这里收集完毕吧。”

  沉前的眼眸之中killing intent 隐现。

  all around 的雾气随着乌兰and the others 的离去在消散,在沉前的感知之中,已经开始有其他族群的天才向这边靠近,只是他们出于谨慎,步伐并不算太快。

  众神越是恨他入骨,他越要让众神知道,他们将沉前放入万族战场,究竟是何等的一个错误!

  乌兰and the others 虽然给沉前设了一个杀局,逼得沉前battered and exhausted ,但沉前抗过去以后,此时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

  没有了乌兰and the others 的存在,在这Third Heavenly Layer 战场,他就是无敌的存在。

  “进入四Layered Sky Sect 的人越少,乌兰and the others 要获得足够的万族令就越困难,甚至只能去那些Secret Realm 之中到处寻找,或是猎杀monster beast 。”

  沉前目光闪动,“等他们发现不对的时候,我早已经走在了他们前面。”

  在乌兰and the others 的认知之中,沉前此时已经陨落在了Third Heavenly Layer ,而等沉前一进入Fourth Heavenly Layer ,他身上那冲天的光束就会再次暴露他的存在。

  沉前现在要做的,就是利用这短暂的信息差,来为自己制造一次先机。

  他要力争第一个进入Ninth Heavenly Layer !

  为了避免巫伶再次出现意外,沉前将月白battle clothes 给了她,随即让她藏好。

  至于沉前自己,则是来到了四Layered Sky Sect 之下的一处山头之上。

  将射日组装好,沉前趴伏在山头上,他身上的光束刚好和上方天门散发出的rays of light 重叠,最大程度的隐蔽了他的身形。

  抓了几把medicine pill 塞入嘴中咀嚼,沉前一边恢复着Essence Power 和Divine Power ,一边将射日的瞄准镜对准了several li 外一个正躲藏在云层之中缓慢靠近的神境powerhouse 。

  “我现在不能拿万族的众神怎么样,但我可以让万族的天才来一次断代!”

  “既然Human Race 注定要被放逐,那不如大家重新回到同一起跑线上好了……”

  沉前一边自语,一边在调整了准镜后,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扣动了扳机。

  bang!

  灼烈的rays of light 划破长空,在掺杂着golden 的血之花绽放的时候,沉前的眼神也变得冰冷,他几乎毫不停歇的调转了枪头,又瞄准了另外一个神境powerhouse 。

  杀一人是杀,杀一万人也是杀。

  从现在开始,猎人和猎物的位置该换一换了。

  ……

  Fourth Heavenly Layer 战场的某处,全身笼罩在black robe 之中的青年在捏碎眼前巨Great Demon 兽的心脏后,抽出了它的嵴骨。

  这嵴骨pure white as jade ,其上隐约有彩色rays of light 闪烁,可见其不凡。

  但这在外界足以引起疯狂的珍宝,青年却不太taking seriously ,只是随意的塞进了空间晶石。

  他正要继续向前,上方暗沉的天空却骤然翻滚起来。

  乌兰皱眉抬头看去,只见云层不断变幻,隐约间有一张女性的面孔显露出来。

  只是天空的排斥十分明显,那女性面孔只在断断续续吐出几个字之后就瞬间消散。

  “沉前……蛊族……杀……重赏……”

  蛊神?

  乌兰有些惊诧,蛊神怎么也开始干扰万族战场的意志了?

  但很快他从对方零星的话语之中听出了什么。

  很显然,蛊神干涉万族战场的理由和其他神明并没有什么不同。

  沉前没死?

  乌兰眼睛一眯,而且从蛊神那扭曲的面孔来看,只怕不仅仅是如此。

  因为在他离开后,留在四Layered Sky Sect 的就只剩下了沉前和蛊族的阿依夏木。

  “看来阿依夏木死在了你手中……”

  乌兰spat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他不知道沉前是怎么做到的,但他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原来是我看走眼了,有意思。”

  乌兰伫立原地,他正在思考要不要再去Fifth Heavenly Layer 门堵截沉前的时候,上方的云层再度剧烈翻涌起来。

  数张乌兰熟悉的或是不熟悉的神明面孔,拥挤着在天空显现出来。

  奈何Fourth Heavenly Layer 的战场意志更加强烈,那些神明只在短暂的表达了surprised and angry 之后便告消散,但乌兰从他们嘴中,却都听到了那同一个名字。

  乌兰隐约猜到了失去束缚的沉前在做什么,他只是不能理解。

  就算对方真的能在万族战场存活下来,那他又要如何在结束时面对诸神的怒火?

  ……

  Third Heavenly Layer 门处,Heaven and Earth 如血。

  以沉前所在的山峰为圆心,半径三里内到处都是累累的尸骨。

  baleful aura 越来越凝重的山河刀斜插在沉前旁边的土坡上,沉前摸着射日滚烫的枪口,看了一眼all around 远处那些踌躇不前的万族天才,赶紧甩了甩手,利用这短暂的空闲活动着已经有些僵硬的手指。

  远处的就用射日解决,近处的巫伶则会出手。

  对方毕竟也是genuine 的神境powerhouse ,等闲高阶Martial Artist 在她手中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实在有巫伶解决不了的,沉前才会拔出山河刀,以最快的方式了结对方。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杀了多少人,也许八千,也许八万。

  沉前手上的万族令Totem ,已经亮到了刺目的地步,旁边的数字早就停止了滚动,只能看到一串鲜红。

  即便如此,此刻沉前的视野之中,也到处都是攒动的人头。

  在混乱之中,也不时有一些万族的天才团结起来,或是想要擒杀沉前,或是想要趁乱通过四Layered Sky Sect ,沉前倒也没有全部阻拦。

  在意识到凭借strength of oneself 想要屠光上百万人不太现实的时候,沉前就专门挑那些cultivation base 高强的天才下手。

  这些人都是各个族群的核心天才,杀一人,就足以让这些族群超过十年的心血培养毁于一旦。

  两个时辰过去,死在沉前手中的神境天才已经上百。

  天空的翻滚就没有平息过,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万族战场的意志在不断加强,那些神明想要现身也变得越来越困难。

  沉前只能从他们零星的咒骂之中,看出他们已经失去了理智。

  沉前自身累加的悬赏,也早已丰厚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也正是因为如此,即便沉前杀了那么多人,徘回在远处的万族天才们依旧不肯放弃。

  “该走了。”

  沉前又等了一会,见视野之中已经许久没见到神境powerhouse 的silhouette ,这才招呼了山脚下早已累得gasping for breath 的巫伶一声。

  他估摸着还滞留在Third Heavenly Layer 的神境powerhouse 应该被自己杀得差不多了,就算有躲起来的应该也所剩无几。

  巫伶也sighed in relief ,她正要起身的时候却突然脸色一白,步伐也踉跄了一下。

  “你没事吧?”沉前surprisedly said 。

  “我……没事,只是有些恶心。”

  巫伶愣怔了一会,这才抬起头来,勉强冲沉前一笑。

  沉前也不以为意,两个时辰的时间,虽然巫伶只是负责查缺补漏,但手上少说也沾染了上千条性命,心中产生不适很正常。

  其实沉前at first 也没好到哪去,只是他终归Divine Power 强大,意志也更加坚定,在不断的催眠自己只是在“杀鸡”后,也就卸去了心理负担。

  bang!

  再次在极限距离开出一枪,收割了十数人的性命,同时震慑住了all around begin to stir 的人群,沉前这才带着巫伶进入了四Layered Sky Sect 。

  积累的万族令数量已经足够,他打定主意,接下来不再耽搁,除非遇到神境以上的天才,否则就以最快速度抵达Ninth Heavenly Layer 。

  除了Fire God Palace ,他还要找到回去的路。

  他自己心里也很清楚,一旦万族之争结束的时候他还停留在远古,那他必死无疑!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