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10

  道是什么,什么是道?

  很早以前,当沉前在夺天之阵的作用下第一次踏入道海,他就在想,自己该走什么样的道。

  他的情况太过特殊。

  因为system 的存在,他好像走什么道都可以,但又好像……什么道都不是他自己的道。

  他想要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unique and unmatched 的“Dao” 。

  无关乎system ,沉前自身的“问道”,其实早从Beginner Martial Artist 阶段,第一次踏足道海就开始了。

  他耗费了漫长时间,终于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那条道路。

  这也许是一条无人走过的道路,而沉前将它命名为……万道之主!

  是的,凌驾于所有“Dao” 之上,Sovereign 一切“Dao” ,是为万道Sovereign 。

  我道存,万道退让!

  这就是少年异想天开的野心。

  system 可以轻易掌控一条道路,而沉前想的是超脱,在这个基础上,超脱一切道。

  这注定是一条极难登顶的道路。

  但至少现在,first step 他已经成功了。

  道成之日,道高七丈九,超过了沉前见过的一切道,这就是他的“Dao” 。

  而此时,随着少年好像自言自语又好像在质问Heaven and Earth 一般的话语,他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之后,“Dao” 第一次完全展现,同一时间,所有围攻他的神境powerhouse ,“Dao” 都在瞬间崩塌。

  沉前背后那近乎八丈的大道projection ,竟是让他们的“Dao” 产生了天然的恐惧。

  只要在沉前“Dao” 的领域内,就无法存在其他“Dao” ,这就是万道之主的霸道!

  当沉前站在道海之下,睥睨四望,all around 所有神境powerhouse 都是骇然,他们无法理解这一幕。

  就好像……道海只为那Human Race 少年而生一般!

  “这是什么Dao’ ?”

  扎因失神的注视着沉前背后的大道projection 。

  那是他见过最笔直的“Dao” 。

  没有岔路没有弯曲,即便道还没完全成形,却给人一种通天的错觉。

  那道上好似镌刻着Heaven and Earth myriad forms ,风雷水火、blade, spear, sword, halberd 、黑暗光明……所有扎因想象得到的无法想象的Totem ,都在那大道的流转之中one after another 显现。

  恍忽间,扎因觉得自己看到了另一个道海。

  可世间……又怎会有这样的“Dao” ,或者说,怎么有人可以走上这样的“Dao” ?

  最terrifying 的是,那么高的道,扎因却只看到了一条Dao Mark 。

  沉前……只是神境First Rank ?

  这个事实不仅是扎因,在场所有人都觉得荒谬无比。

  将万族战场搅得不得安宁,引起诸神之怒,坑杀了至少数百个神境powerhouse 的沉前,竟然只是神境First Rank ?

  没有人能回答扎因的疑问,他略显呆滞的眼眸之中,映照着沉前冲杀而来的silhouette 。

  最先遭殃的便是那at first 就charge ahead 的十数个神境powerhouse 。

  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之所以能够凌驾于普通Martial Artist 之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Dao” 的存在。

  即便不summon 大道projection ,但“Dao” 的力量已经在最开始的道海baptism 之中,便融入了他们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而当大道projection 显现,他们的battle strength 更是会达到一个惊人的地步。

  Mountain And Sea ,是真正的万人敌,是等闲已经无法用数量去战胜的存在。

  但此刻,当沉前summon 出了自己的“Dao” ,在那万道辟易的恐怖压制之下,这十数个最先出手攻击沉前的神境Martial Artist ,却是惊恐的发现,他们根本无法发挥丝毫“Dao” 的力量。

  失去了“Dao” 的加持,所谓神境Martial Artist ,也就只是加强了肉体和Essence Power 的高Martial Artist 罢了。

  至于spirit strength ……能和如今的沉前比一比spirit strength 的Mountain And Sea 或许有,但绝对不在他们之中。

  卡察!

  随着清脆的骨折声音响起,沉前的手掌轻易就拧断了一个天族Martial Artist 的喉咙,影枪coming one after another ,穿透了这天族Martial Artist 的眉心,直接将他的精神内核也一同破碎。

  将手掌之中的尸首一甩,沉前又扑向了另一个Djinn Race 的神境powerhouse 。

  “扎因,救我!”

  那Djinn Race 的powerhouse 惊恐的大喊了一声,却终究被沉前一拳轰碎了心脏,扭曲的面孔直接凝固。

  速度轻易breakthrough 了Taboo Domain 的沉前如tiger entering a flock of sheep ,只是片刻间那十数个根本来不及逃遁的神境powerhouse 就被杀了个七零八落。

  “一起上,不然所有人都要死!”

  扎因面色一阵变幻,随即loudly roared ,一马当先的冲了过去。

  围住沉前的上百个神境powerhouse 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之后,并没有多少迟疑,便高喝着杀向了沉前。

  沉前终归只是神境First Rank ,他们不信真有人能在这个层次做到以一敌百!

  但很快,他们就后悔了。

  刚才离得远还不觉得,此时一靠近沉前,那无形的压制力量瞬间显现出来。

  他们好似陷入了一个无法呼吸的泥沼,冥冥之中和道海的一切联系都被阻断,他们的力量在衰弱,速度也在减缓,甚至连精神内核都好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变得晦暗无光。

  对于Mountain And Sea 来说,被压制了“Dao” ,就等同于被压制一切!

  山河刀出鞘,沉前一刀斩出,several hundred zhang blade glow 如同圆月一般在人群之中掠过,泛着golden 的鲜血冲天而起,只一刀,又有三人陨落!

  似是嫌弃这样太慢,沉前又将山河刀一扔,同时身躯暴涨,随着黑golden rays of light 照耀Heaven and Earth ,沉前化作了五米高大的暗黑佛陀,四臂齐出,在人群之中闪烁了出来。

  bang! bang!

  在“Dao” 的加持下,沉前每punched out ,都在空气之中带出了炸裂耳膜的爆破声响,每一拳,都蕴含着七万Kg以上的巨力。

  等闲神境五阶之下,根本无人是他一合之敌。

  沉前所过之处,只闻skeleton 碎裂,只见尸首分离,短短十个呼吸的时间,死在他手中的神境powerhouse 已经超过二十人!

  而沉前就像是不知疲倦一般,山谷之中的Spiritual Qi spring ,好似彩虹一般跨越天际缠绕在他身上,为他提供着永不停歇的力量源泉。

  大家都不是傻子,早在感知到沉前“Dao” 的诡异力量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萌生退意。

  而随着沉前在人群之中杀了个三进三出,有数个神境seventh rank 的powerhouse 拼尽性命,也不过是让沉前受了点不轻不重的伤的时候,所有人终于胆寒。

  在沉前的领域内,他们就像是白板,而沉前则是王炸,此消彼长之下,这还怎么打?

  “逃!”

  随着沉前再次一拳穿透了一个神境五阶powerhouse 的胸膛,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万族powerhouses 的阵形终于崩塌。

  无数人转身,面带惊恐的四散而逃。

  而此时,参与围杀沉前的上百神境powerhouse ,存活下来的已经只剩半数。

  沉前body flashed ,又斩杀了数人后,将目光定格在逃得最远的那巨大silhouette 之上。

  “扎因!”

  穿透Heaven and Earth 的暴喝声响起,那前逃的身形也不自觉的一颤。

  扎因不敢回头,只是咬紧牙关全力逃遁。

  他是神柱前十,Djinn Race number one genius ,神境ninth rank 的超级powerhouse 没错。

  可在沉前未展露“Dao” 的时候,他都不一定是沉前的对手,更遑论此时!

  澹澹的死亡危机笼罩了扎因的心头,扎因furiously shouted ,速度一破再破,身形如同幻影一般,眨眼间就破开了一重的神禁之锁,甚至隐隐有着breakthrough 2nd layer 神禁之锁的趋势。

  沉前眼睛一眯,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让system 短暂上线。

  随着沉前脚步一踏,他的身形顿时出现在了千米之外,再一闪,又是千米。

  2nd layer 神禁锁的速度恍若瞬移,即便扎因已经逃窜出several li 远,却在十数息的时间内就被追上。

  “死!”

  沉前早就扬言要屠光Djinn Race 的所有天才,做人岂能言而无信?

  因此他宁愿暂时放其他人逃跑,也必杀扎因。

  system 上线的沉前,那暗黑的身躯再度在impossible 的情况下膨胀了一圈,眨眼来到了扎因背后,四臂齐出,punched out 。

  空气之中燃起了火光,好似也承受不住那四臂上蕴含的恐怖巨力。

  ”Ah!”

  察觉到逃跑无望,扎因怒吼一声,全身力量涌动,转过身来同样是punched out 。

  Third Heavenly Layer 门的历史重演,两人又是以拳对拳。

  只是this time ,结果却是the difference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沉前的身形只是在半空slightly paused ,一个摇晃便轻易卸去了那超过十万斤的反震力,而扎因的手臂则是在瞬间变形,他的手肘向后凸起,刺破了皮肤露出了森森白骨。

  “pu! ”

  同时扎因口中鲜血狂涌,他整个人被this fist 轰得砸落了地面。

  随着大地颤栗,地面上出现了龟裂hundred zhang 的人形深坑。

  沉前expression indifferent ,正要body moved ,彻底了结已经重伤的扎因的性命,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却突然起了一阵轰鸣。

  all around 的空间好似都在摇晃,沉前竟也无法稳住自己的身形。

  他抬起头,looked towards 了这巨大动静的来源处。

  只见8th Heavenly Layer 战场暗沉无比的血色天空上,骤然出现了一座无比巨大的宫殿。

  那宫殿呈现赤红之色,宽达ten thousand zhang ,堆砌的每一块巨石都超过了十丈,在宫殿的正中,还伫立着一座高达thousand zhang 的人形凋像。

  那人有着完全火红的头发,面目似Human Race 但却深邃无比,他的眉心处,还有着一簇显眼的好似波浪一般的火焰标记。

  最terrifying 的是这凋像上散发的滔Heavenly Might 势,只是看一眼就让沉前觉得眼神刺痛。

  宫殿显得有些虚幻,好似projection 一般,只存在了数秒便告消散,若不是Heaven and Earth 震动的动静是真实的,沉前甚至都会怀疑自己看到的是不是幻觉。

  “如果那巨大人像就是火神的话,那么那座宫殿……就是传说中的Fire God Palace !”

  沉前瞬间clear comprehension 了那宫殿是什么地方。

  但他有些不解,身在Ninth Heavenly Layer 的Fire God Palace 为什么会突然在天空之中显露出来。

  而在Fire God Palace 消散之后,自远处的天空上,一道带有ancient aura 的浩大门户也浮现出来。

  Ninth Heavenly Layer 门出现了!

  就在Fire God Palace 的幻象之后。

  沉前正思索着这其中的联系,下方泥土翻动,趁机缓了一口气的扎因破土而出,moved towards 那远处的天门疯狂逃遁而去。

  显然,对方将进入Ninth Heavenly Layer 当作了唯一的生机。

  沉前coldly snorted 正要追击,却又突然心头一动停了下来,他一抬手,便有一道无形的印记飞了出去,远远没入了扎因的体内。

  扎因一无所觉,察觉到沉前竟然没有追来之后,他更是直接燃烧fleshy body 爆发出了不可思议的速度,眨眼就消失在天际尽头。

  沉前立在原地motionless ,只是在思索着什么。

  没多久,后方传来air-splitting sound ,却是放心不下的幽伶追了过来。

  “沉前,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追上扎因了吗?”

  幽伶刚刚躲在峡谷之外目睹了全过程,虽然心中也震撼无比,但她知道那可能涉及到沉前最深的秘密,因此她没有询问沉前是怎么做到的,只是问起了结果。

  “我放他跑了。”沉前摇头。

  “啊,为什么?”幽伶一愣之后不由strangely said 。

  “你看到刚才显露在高空的Fire God Palace 了吗?”沉前问道。

  “看到了,那应该确实是Fire God Palace 没错,即便隔着Heaven and Earth ,也能感觉到那其中的terrifying aura ,若不是father 说火神确实已经陨落了,我都觉得火神还活着呢!”

  幽伶心有余季的说道。

  “我们从阿依夏木手中获得的那份地图你还记得吧,Ninth Heavenly Layer 那么多Secret Realm ,她却唯独标记了那么一处。”

  沉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她应该也是第一次进入万族战场,她会那么看重那个地方,一定是因为别人告诉她的,甚至有可能是蛊族的primordial 神明指引她的。”

  “所以呢?”幽伶眨了眨眼睛。

  “这说明那个地方一定是Ninth Heavenly Layer 所有Secret Realm 之中最重要的。”

  沉前笃定的说道,“蛊族在万族之中排名并不靠前,既然蛊族知道这样的隐秘,那Djinn Race 、巫族都会知道。”

  “你的意思是,扎因如果进入Ninth Heavenly Layer 也会选择去那里?”

  幽伶好像明白了什么。

  “Ninth Heavenly Layer 本身是一处完整的Ancient Battlefield ,关于那里的地图太过模湖,扎因如果知道更多信息,他就是最好的引路人。”

  沉前frowned ,“我从Fifth Heavenly Layer 战场一路逃杀到8th Heavenly Layer ,除了扎因,乌兰and the others 都没有出现过,这只能说明他们有更重要的目标。”

  “Fire God Palace !”幽伶接话道。

  “没错,一定是Fire God Palace ,刚才的Heaven and Earth natural phenomenon 其实也足够左证,Fire God Palace 之中一定有着更吸引他们的东西存在。”

  沉前spat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我担心我们已经失了先机,所以暂时就让扎因多活一会。”

  “那我们现在就去Ninth Heavenly Layer 吗?”明白了沉前的计划,幽伶nodded and said 。

  “不急,扎因现在是惊弓之鸟,而且他身受重伤,总要给他一点开路的时间。”

  沉前摇头,“我得先炼制一些medicine pill 备用,另外……还有些a fish that escaped the net 没有处理掉。”

  见沉前眼中murderous intention 隐现,幽伶不由吐了吐舌头。

  她很想劝沉前停手,但转念一想沉前早已经impossible 回头了,就算他现在停手,众神一样impossible 放过他,也只能任由沉前去了。

  她in the heart 盘算着要怎么样才能让father 出手保全沉前,只是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幽伶的眼神变得有些暗澹。

  “怎么不走?”

  已经走出一截的沉前见幽伶没有跟来,不由奇怪的招呼了一声。

  “来了!”幽伶快步followed along ,脸上又恢复了活泼笑容。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