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11

  弥漫着死气的废墟之中,骤然一道光门打开,随即显现出了一男一女的silhouette 。

  “这就是那所谓的Ancient Battlefield 吗?”

  男人环顾all around ,没有发现什么危险,便随口评价了一句,“确实有一种说不出的沧桑感。”

  这一男一女正是刚从8th Heavenly Layer 战场离开的沉前和幽伶。

  借助着那continuously 的Spiritual Qi 源泉,沉前在8th Heavenly Layer 战场堪称gods block then kill gods ,至离开的时候,死在他手上的神境powerhouse 又已经超过了百人。

  不知道是不是量变引发质变的关系,还是沉前杀戮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太多,他身上unconsciously 多了一股隐隐的baleful aura ,偶尔不自觉溢出时,就算是对他极为亲近的幽伶都会感到不适。

  不过沉前自己倒是没有太多的感觉,只是在确认追杀他至8th Heavenly Layer 战场的神境powerhouse 都被他杀了个bits and pieces 之后,他也可以放心的登上Ninth Heavenly Layer 。

  只要再将扎因and the others 都诛杀,this generation 的万族天才就将正式宣告彻底凋零,他也能不留遗憾的“离开”。

  在沉前大开杀戒的时候,8th Heavenly Layer 战场天空的轰鸣就没有停止过。

  即便没有神明真的breakthrough 了万族战场的意志阻隔而现身,但沉前也能猜到,只怕众神对他的仇恨值早已breakthrough 了临界点。

  “但愿这里真的有回去的路吧,别玩我啊……”

  沉前目视着满目疮痍的大地,滴咕道。

  轰隆!

  幽伶正要搭话,随着轰然巨响,远处的天空骤然有烈火升腾,那火焰持续了足足十数息才消散,天空竟是都在那烈火的灼烧下出现了道道空间缝隙。

  “是Fire God Palace 传来的动静吗?”幽伶subconsciously 问道。

  “我感应一下。”

  沉前利用精divine technique 法在扎因身上留下过spiritual imprint ,如果对方的最终目标也是Fire God Palace ,那他的位置和传来动静的方向必然一致。

  “应该是了,扎因的确在那个方向。”

  片刻之后,沉前睁开了眼睛,“我们得快一点了,刚才的动静说明极有可能已经有人进入了Fire God Palace 。”

  虽然觉得堂堂顶级王侯的居所,就算乌兰and the others 先一步抵达,也未必能轻易获得什么,但沉前也不敢再耽搁,赶紧拉着幽伶发动全力朝那出现过烈火焚天的方位赶去。

  能进入Ninth Heavenly Layer 战场的,无一例外都是Heaven’s Chosen Child ,也注定不会有太多人,因此前行百里,沉前和幽伶都没看到who 烟,在特意避开了一些可能潜藏危险的地点之后,两人很顺利的抵达了一处裂谷。

  地面上到处都是火焰焚烧的痕迹,眼前这道长达thousand zhang 的裂谷,从边缘的焦黑来看,就好似是被火焰深深犁开的一般。

  就在裂谷之后,伫立着一座略显残破的宫殿。

  只是让沉前愕然的是,这宫殿占地只有数千平米,虽然能感知到那其上的ancient vicissitudes 气息,但和在8th Heavenly Layer 看到的Fire God Palace 幻影却有着as different as heaven and earth 。

  高达thousand zhang 的火神塑像也完全不见踪影,若不是那宫殿门口的stone tablet 上perfectly clear 用古篆体写着“Fire God Palace ”三个大字,沉前几乎要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过去看看。”

  皱眉的沉前一边感应着扎因身上已经模湖的spiritual imprint ,一边带着幽伶小心的靠近了那残破宫殿。

  宫殿的大门虚掩着,其中一片漆黑,站在外面也感觉不到什么禁制的存在,略微探查之后,沉前和幽伶一起走入了大门。

  bang!

  两人刚刚走入其中,迎面便有一阵滔Heavenly Fire 焰席卷而来。

  那火焰炽热到了某种极致,竟是呈现一种乳白之色,只在出现的瞬间,两人便同时complexion changed ,本能的以Essence Power 护住了身体。

  好在这火焰虽然危险,但对如今的沉前来说无法构成实质威胁,更别说沉前曾经踏足过火焰之道,身上还有Dao Rhyme 残留,等闲火焰根本伤不了他,却是旁边的幽伶突然痛苦的轻snorted 。

  沉前脚步一转,伸手一拉,将幽伶完全护在了怀中,幽伶这才sighed in relief 。

  这milk-white 火焰就好似穿堂风一般,约莫持续了十数息的时间就完全消散。

  等确认危险解除后,沉前正要询问幽伶有没有受伤,却是突然觉得不太对劲……主要是抱住幽伶的手感有点不对。

  细腻,光滑,绵柔……卧槽!

  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的沉前赶紧触电一般放开了幽伶,而脸颊早已经红得想要滴出血来的幽伶也赶紧转过身去,手忙脚乱的从空间晶石里胡乱找了条裙子给自己套上。

  “早知道先不把那件battle clothes 还给沉前了。”

  少女somewhat 懊恼,刚刚只顾护住头发和眉毛,却忘记了寻常衣物也完全禁不住这等高温,但如果是沉前手上那件据说耗费了五百年编织的battle clothes 那就完全没问题了。

  沉前looked steadily forward 的盯着幽伶的后脑勺,心中也忍不住吐槽一句。

  也不能怪他没有immediately 发现异常,实在是对A真的有点要不起啊……

  等幽伶收拾完毕,沉前早已移开了视线,这一转身,才发现眼前的一切都早已发生了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的变化。

  两人正站在一处开阔无比的广场上,不远处,长达十米的巨石组成了一座又一座巨型的宫殿,每座宫殿都无比高大,高度轻松超越了现代社会的所谓摩天大楼。

  在cluster of palaces 落的背后,一座thousand zhang 凋像正冷然伫立,那凋像栩栩如生,面目和Human Race 并无两样,只在眉心位置有一处显眼的火焰标记。

  火Divine Idol !

  沉前在震撼于那明明是死寂的凋像却流露出渗人imposing manner 的同时,也确认两人并没有走错地方。

  这宫殿进入之前和之后,完全是两个模样,颇有点“Mt. Sumeru inside the mustard seed ”的意味,

  王侯的手段远比Mountain And Sea 要花里胡哨,特别在见识过大老高的那些神奇手段后,沉前时常感觉自己cultivation 的是假武道,所以对于眼前这一幕,他也算是见怪不怪。

  袭击两人的罪魁祸首来自于宫殿正门上悬挂的一盏油灯,此刻看去,那油灯上燃烧的一小撮milk-white 火焰看起来不仅不吓人,还有点“可爱”的意味。

  若不是亲身经历过,谁敢想象这是连等闲Mountain And Sea Early-Stage Martial Artist 都无法抵挡的恐怖焰火?

  沉前尝试了一下,但这milk-white 的火焰却好似已经和宫殿的大门化作了一体,他也只能放弃。

  “沉前,火神虽然已经陨落,但像这种True God 的居所有可能会残留很多上古禁制,我们must 小心!”

  幽伶也好似已经忘记了刚才的小插曲,她打量着恍若寂静的宫殿小声提醒道。

  “我倒觉得我们不用太担心。”沉前却是摇头。

  “啊,为什么?”幽伶迷惑道,“这都是father 告诉我的,他和不止一位上古True God 打过交道,It shouldn’t be 错的……”

  “我不是说幽王有错,而是已经有人帮我们开过路了。”

  沉前指了指眼前的广场,“你不觉得这里少了些什么吗?”

  幽伶转头看去,这才发现广场上还有一些奇怪的stone platform ,却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从那些stone platform 上灰尘的痕迹来看,之前应该有什么东西在上面长久待过,可能是石像,或者这Fire God Palace 的守卫,但现在这些守卫却都不见了……”

  沉前分析道,“还有那之前焚天的大火,可能也是这Fire God Palace 的禁制之一,但现在都已经消失了。”

  “你是说……乌兰他们?”幽伶恍然道。

  “嗯,走吧,我们加快一些步伐。”

  Fire God Palace occupying enormous land ,里外的宫殿建筑超过数十栋,沉前和幽伶首先快速探索了一下外围的几栋建筑。

  不出沉前所料,这些建筑之中明显有被翻动过的痕迹,一些可能摆放treasure 的地方也是空空荡荡。

  虽然看似被乌兰and the others the early bird catches the worm ,但沉前却也不是太在意。

  若没有乌兰and the others 开路,他也不一定能这么顺利的进入Fire God Palace 。

  从那之前弥天的火焰就可以看出,那根本不是Mountain And Sea Realm 界的Martial Artist 能够抗拒的威能,显然乌兰and the others 也是有什么特殊手段,才得以进入这Fire God Palace 。

  “外围应该没什么东西了,我们直接往那座凋像靠拢吧。”

  火Divine Idol 附近应该就是这殿堂的Core Zone ,也是最有可能存在真divine corpse 骸的地方。

  幽伶自然没什么异议,两人顺着前殿正路,快速向Core Zone 深入。

  “呀,沉前,你看,那是什么!”

  在经过外围最后一处殿堂时,随意往其中一瞥的幽伶忽的cried out in surprise 。

  沉前折了回来,先抬头看了一眼那殿堂的名称。

  “十Fire Palace !”

  看到这个名字,沉前心中一动,好似想到了什么,他迈步踏入其中。

  这座名为十Fire Palace 的殿堂占地约莫thousand zhang ,内部空间极大,但整个great hall 却显得极为空旷,只在正中立了十根高矮不一的stone pillar 。

  那stone pillar 有三人环抱粗细,形状却是像极了蜡烛,走近一看,每一根stone pillar 上都镌刻了一篇篇文字。

  沉前来到最近也是最矮的那根stone pillar 旁边,仔细辨认了一下上面的文字。

  “死灵火——传闻在生死交替的彼岸,有一种只在亡者之间传递的火焰,可直接灼烧阳寿,吾踏遍Yellow Springs ,终将其采摘而回,放置此地。”

  文字写得很随意,更像是主人的笔记,只是简单介绍了一种名为“死灵”的火焰。

  而这也确认了沉前的某种猜测。

  这所谓的十Fire Palace ,就是火神用来采集和置放世间Arcane Fire 的博物馆!

  火焰之道浩渺无比,别看沉前在system 附身的情况下,可以轻易的更改Essence Power attribute 凝聚出各种神奇火焰,但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也有些火焰是根本无法以Essence Power 催生的。

  包括号称要走到“Dao” 的尽头才能掌控的诸天九大离火在内,世间还有着种种神奇火焰,或是诞生于特定的地域,或是成形于特殊的空间……

  这些火焰,被统称为Arcane Fire 。

  它们每一种都强大无比,连Mountain And Sea 都要退避其威能。

  而这十Fire Palace ,显然就是这样一处供奉Arcane Fire 的存在。

  对方也无愧于火神之名,竟然整整收集了十种强大的Arcane Fire 。

  最让沉前怦然心动的是,这十根stone pillar 并非都是空空荡荡,就在那第三高的stone pillar 上,正有一朵完全漆黑的火焰在静默燃烧。

  这正是刚刚吸引了幽伶注意的火焰。

  沉前不知道那是什么火焰,但只是看了一眼,他的寒毛就完全竖了起来。

  以他如今的实力,这本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带着好奇,沉前走近看了看那stone pillar 上镌刻的文字。

  “寂灭黑炎——吾游历星空时意外获得,未曾见过如此诡秘霸道之火,故以寂灭命名之,等闲True God 难以操控。”

  文字依旧随性而潦草,但其中记载的内容却完全吸引了沉前的心神。

  这奇异的black flame 竟是火神游历星空获得?

  而且能被对方放置在第三高的stone pillar 上,可见火神对其的看重。

  沉前越看那简短的记载越是心动。

  如果一切顺利,他也许会在不久的将来拥有一具承载了天命大Alchemy Technique 的身躯。

  何为天命?

  炼世间一切medicine pill ,控世间一切火!

  但现在尴尬的是,除了依靠system 凝聚的那些威能不强只是胜在用途多广的火焰之外,堂堂未来的天命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竟是连一种拿得出手的Arcane Fire 都没有!

  要知道Arcane Fire 可不仅仅能拿来炼药,只要打开的方式正确,这也是一种极其terrifying 的攻击手段!

  想到就做,沉前当即飞身而起,直接抓向了stone pillar 上的寂灭黑炎。

  眼看沉前手指已经要触碰到那火焰,stone pillar 陡然光华大放,一股无比威严的意志降临,terrifying matchless 的威能直接将沉前弹飞了出去。

  “这stone pillar 上还残留着火神的意志?”

  沉前complexion changed 。

  那刚刚出现的强大意志,和之前在8th Heavenly Layer 的时候,沉前从Fire God Palace 幻影之中感受到的一模一样。

  如果这真的是顶级王侯残留的意志,即便是沉前也只能望洋兴叹。

  这时沉前才注意到就在十根stone pillar 的周围,还残留着一些打斗痕迹,再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其他stone pillar ,沉前不禁皱眉。

  他这时才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乌兰and the others 必定已经来过了此地,难道就是因为这火神意志的阻挡,所以寂灭黑炎才没有被他们取走?

  沉前越想越是有可能,Arcane Fire 的珍贵和强大乌兰and the others impossible 不知道,他们也没必要将这寂灭黑炎留在这里。

  带不走,只能是因为不可得。

  只是不知道这十Fire Palace 原本到底有多少Arcane Fire 残留,乌兰and the others 又有没有成功得到其他Arcane Fire 。

  沉前又尝试了数次,却都是无功而返,那火神的残留意志tenacious 无比,就算是不断硬耗,只怕也要耗费很久的时间才可能将其消磨。

  难道就这样放弃?

  沉前不甘心的拧起了眉头。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