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12

  面对一位顶级王侯的残留意志,沉前一时间还真没什么好的办法。

  这是绝对的实力差距,除非沉前强大到能直接破坏顶级王侯留下的禁制,但这显然又是impossible 的。

  怪不得提前进来的乌兰and the others 也没取走这寂灭黑炎,想必都是束手无策。

  沉前又看了看最高的那两根stone pillar ,第二根stone pillar 上记载的是一种叫做“Samadhi True Fire ”的古老火焰,据说诞生于混沌之中,可refining 万物。

  这在华夏Myths and Legends 之中出现过的火焰真实存在,沉前倒也不觉得意外,可惜的是无法见到真容。

  最奇怪的是在十Fire Palace 之中Ranked First 的Arcane Fire ,那stone pillar 上应该原本有着记录,只是不知道被谁抹除掉了,只留下了一片光秃秃的区域。

  而原本用来盛放Arcane Fire 的stone pillar 也是裂纹满布,却不知道到底是因为禁制破碎,还是因为stone pillar 本身就有些难以承载那火焰的存在,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目光转回到唯一现存的寂灭黑炎之上,沉前依旧有些不甘。

  他试着求助了system ,但显然,system 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这并不只是单纯的Formation 破解,更要对抗火神的意志。

  但system 也提出了一个靠谱的解决方式,那就是获得火神意志的认可。

  沉前初时以为这是一句废话,但仔细一想,却也并不是完全没用。

  如果自己能得到火神的尸骸,是不是也算变相获得了火神意志的认可?

  这十Fire Palace 对别人是禁区,但impossible 对自己的主人也设限。

  说不定天命骨就能消弭掉这里的残留意志。

  沉前越想越是觉得没错,不然system 也不至于提出一个无解的答桉。

  “我们先走吧。”

  想通了事情的关键,沉前也不再停留,赶紧叫上幽伶一起继续深入Fire God Palace 。

  十Fire Palace 就是outer circle area 的最后一处殿堂,穿过十Fire Palace 之后,眼前的氛围骤然一变。

  温度急剧升高,空气也变得扭曲,就好像在all around 的虚无之中,有一股看不见的火焰在一直燃烧,

  见幽伶呼吸都有些困难,沉前又将月白battle clothes 丢给了她,她穿上之后才好了不少。

  抵挡着那令Mountain And Sea 都险些窒息的高温,两人继续深入。

  在穿过一处回廊之后,眼前suddenly 开朗,沉前还没来得及看清all around 的景象,脸色便微微一变,拉着幽伶往另一侧一闪。

  bang!

  暴烈的Essence Power 在两人刚刚身处的位置炸开,激荡起无数碎石。

  沉前frowned ,但却并没有发作,因为那威能惊人的Essence Power 攻击并不是朝他们来的,只是眼前空间内那激烈的打斗之中不小心溢散出来的余波。

  就在视野前方,围绕着那thousand zhang 高的火Divine Idol all around ,是一片片开阔的区域。

  从现场的布置来看,这在很久以前应该是火神传道的地方、

  而此刻就在那开阔空间内,有七八人正陷身于石巨人的包围之中。

  那些石巨人和8th Heavenly Layer 战场的五色巨人外貌如出一辙,但却个个都有十丈高大,最重要的是,他们身上投射出的光彩,是七色!

  沉前目光一凝,五色巨人的battle strength 就已经超过了Mountain And Sea 中期,那七色巨人的实力又该有多terrifying ?

  略作感应之后,沉前眉heartbeat 了跳。

  那每一个七色巨人,竟都有着近乎Mountain And Sea Peak 的实力,让沉前感受到了澹澹的危机。

  或许是在Fire God Palace 驻守了悠久岁月的关系,它们身上都沾染着跳动的milk-white 火焰,这无疑让它们变得更加难缠。

  因为本身这些石巨人就是skin is rough, flesh is thick ,而那Mountain And Sea 都避之不及的乳白火焰,等于是补足了它们最后的弱点。

  七色巨人的数量并不算多,只有十八个,但场中还有一只跳跃的火焰异兽。

  那异兽并不高大,外表有些像是没有角的Qilin ,身躯也只有数米长,和一旁的石巨人比起来显得甚是迷你。

  但此刻,也正是因为这火焰异兽的存在,却逼得那被围攻的七人手忙脚乱,堪称是surrounded by perils 。

  因为这火焰异兽,是真正的Mountain And Sea Peak !

  不同于乌兰and the others 或许只是realm 提前抵达了神境ninth rank ,沉前在那嘶吼着的火焰异兽身上,感知到了他曾经在澹台沁等少数Mountain And Sea 身上才感知到了的极致oppression 。

  虽然不如澹台沁那般明显,但也足以让沉前facial expression grave 。

  这是真正的……Peak Mountain And Sea !

  至于那正应付着七色巨人和火焰异兽攻势的七人,自然都是熟面孔了。

  不出沉前所料,乾巫族的乌兰、力族的天勐、灵巫族的婆加、天族的欧临、南巫族的Duan Tianhong 、地巫族的七命,包括之前逃遁过来的扎因,除了被沉前斩杀的蛊族少女和从未露面的奴坎,神柱前十再度聚集此地!

  沉前观察了一下局势,很快发现了一些细节。

  这七人就是远古younger generation 的Peak 代表,实力自然是母庸置疑,那火焰异兽和七色巨人虽强,但七人应该也不至于完全被动。

  只是七人好似都在故意保留实力,并不算spare no effort ,才会让局面变得艰难。

  略一思索,沉前倒也明白过来。

  不管这Fire God Palace 内存在着什么吸引他们的东西,但那东西,多半也只有一份,他们是在互相防备着对方,为最后的争夺做准备。

  在沉前观察着七人的时候,七人自然也注意到了骤然闯入的沉前和幽伶。

  除了扎因的脸色有明显的变化外,另外六人虽然也很是意外,但也最多是皱眉加上警惕,并没有太过将沉前taking seriously 。

  只有之前就推测过一些什么的乌兰,深深看了一眼沉前。

  “Human Race ,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滚!”

  力族的天勐厌恶的看了一眼沉前,一拳轰退了一个七色巨人,同时冷声shouted 。

  “你竟然真的活下来了,还真是让人意外。”

  欧临也有些诧异,同时澹澹道,“但你如果不马上离开的话,这次你就死定了。”

  对于沉前的突然出现,这些人显然都十分抵触,他们可以容许互相之间的争斗,但却从未将沉前放在同一层次上。

  唯有扎因几度欲言又止,但还是沉默了下来。

  因为Fire God Palace 的提前出世,乌兰and the others 都加快了向上的步伐,即便他们可能意识到沉前没死,却也不会真的taking seriously 。

  所以在场这些人之中,只有从8th Heavenly Layer 狼狈而逃的扎因,知道沉前那看似瘦弱的外表下,隐藏着何等terrifying 的实力!

  但不知是因为说了欧临and the others 也不会相信,还是抱着其他的打算,扎因最终依旧什么都没说,只是却有意无意的远离了沉前一些。

  “啊,没事,我就随便转转,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面对几人的冷眼,沉前却保持着笑眯眯的模样,竟还拉着幽伶在一旁坐了下来,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可惜了,没带花生瓜子啤酒……

  沉前心中的遗憾一掠而过。

  “混账!”

  “you are courting death !”

  大抵是didn’t expect 自己的威胁不禁没用,反而让沉前变得更肆无忌惮,欧临and the others 都是大怒。

  乌兰也是皱眉。

  他隐约知道沉前的实力可能不止于之前看到的那样,可沉前如果真的是要报复他们,现在应该就是对方最好的机会。

  虽然乌兰不觉得沉前趁乱出手就能改变什么,可对方这remain calm and composed while handling pressing affairs 的态度未免太过古怪。

  难道他不知道等自己这些人腾出手来,他必死无疑吗?

  “别再留手了,迟则生变!”

  虽然没有头绪,但乌兰还是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妥,当即shouted in a deep voice 。

  被沉前的态度刺激,一直保存实力的其他人也极为不爽,全力出手之下,战局立刻有了改变。

  在乌兰and the others 开始反杀的时候,沉前倒也没只顾着看戏,他正在仔细的观察着all around 的环境。

  不知为何,从踏入这片空间开始,沉前心中就萦绕着一丝不安。

  起初他以为这不安是来自那火焰异兽和七色巨人,可很快就被他排除。

  且不说火焰异兽和七色巨人完全被乌兰and the others 吸引了仇恨,单凭它们的实力,也不足以让沉前感受到真正的性命威胁。

  这不安也不是来自乌兰and the others ,清理掉后顾之忧后,system 还剩下90%以上的能量,应付乌兰and the others 绝对够用了。

  所以这片空间一定还隐藏着什么。

  那是真正的致命威胁,甚至system 都未必能抵御,否则他不会有这样的危险预警。

  看来看去,沉前最终将目光定格在了道场正中栩栩如生的火Divine Idol 上。

  从十Fire Palace 的遭遇就可以看出,火神或许已经陨落,但这Fire God Palace 内却还残留着对方的痕迹。

  而且到目前为止,Fire God Palace 已经走到尽头,沉前也没看到那预想之中的真divine corpse 骸。

  要么猜测有误,火神并不是在Fire God Palace 之中陨落,要么……那具尸骸藏在什么不为人知的地方。

  沉前从未见过王侯的尸骨,并不知道是否和ordinary person 的一样,但他总觉得,周围的一切不止看起来那么简单。

  只是暂时,沉前还找不到危险的源头在哪里。

  system 一直没有发出预警,这算好也算坏,要么说明那潜在的危险在system 的能力范围之内,要么就是反过来,那危险已经超出了system 能预测的程度。

  在沉前琢磨的时候,场上的局势已经完全逆转。

  不得不说,乌兰and the others 的实力当真terrifying 无比,在Third Heavenly Layer 门的时候,限于他们互相约定的规则,每个人只对沉前出了一招,那其实根本说明不了什么。

  此刻在沉前的意外干扰下,每个人都不再留手,他们清理七色巨人的速度顿时快了起来。

  唯一让他们忌惮的就是那火焰异兽,但可惜火焰异兽空有绝强实力,但神智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有些混乱,根本不懂得defeat them separately 的道理。

  只需要有实力最强的乌兰正面牵制,它就只会傻乎乎的盯着乌兰。

  否则以他的实力,若是率先攻击最弱的扎因、婆加还有Duan Tianhong and the others ,七人绝无可能只以各自轻伤的代价就将它围杀至死。

  “缚!”

  随着乌兰轻轻吐出一个字眼,将禁锢的符咒打入刚刚被天勐一拳重伤的火焰异兽体内,半空之中,无数兵刃组成的giant axe 也在七命的指引之中落下,直接削掉了异兽的头颅。

  婆加单手引来starlight ,将异兽最后的生机陨灭。

  随着异兽化作点点火焰消散,在那尸首消失的地方,只留下了一块缠绕着火焰Totem 的令牌。

  七人都是eyes shined ,几乎是瞬间,七人的身形同时掠出,抓向了那火焰令牌。

  但有人却比他们更快。

  自虚无的空气之中,突兀的伸出了一只手,赶在七人之前将令牌捞入了手中。

  他就好像是早就等在那里,速度之快,让七人完全反应不过来。

  “谁!”

  距离最近的Duan Tianhong 眼见到手的火divine token 飞了,不禁睚眦欲裂,他怒吼一声,双目放射出divine light ,打在了那无形的silhouette 身上。

  silhouette 一声轻哼,在后退的同时身形也在divine light 的渲染下完全显露出来。

  “沉前?!”

  “混账!”

  七人都是surprised and angry 交加,怎么也didn’t expect 这不声不响摘取了九人胜利果实的,却是刚刚还站在hundred zhang 之外的沉前。

  最让几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们却连沉前何时靠近都不曾发现。

  沉前摸了摸袖子之中的pendant ,心中也是有些感慨。

  不容易啊,Old Liu 当初在Jing City 离别宴送他的Invisibility Talisman ,终于派上一回实际的用场了。

  Invisibility Talisman 经过Supreme Unity 王的projection 改造,一旦隐匿身形,连等闲王侯都无法看破,可惜因为种种原因,沉前却一直没能发挥它正确的作用。

  就连进入万族战场之后,沉前也直接被众神的意志标记,Invisibility Talisman 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唯有在这Ninth Heavenly Layer ,众神的意志终于被战场意志完全隔绝,他身上那光束消失,Invisibility Talisman 也总算可以动用了。

  在七人即将杀死火焰异兽的时候,沉前就已经悄悄靠近,就是为了防止有treasure 掉落,现在果然一击得手。

  虽然他本来也没打算放走任何一人,但沉前担心这火焰异兽万一掉落的是什么可以立即被消耗的treasure ,如果被别人the early bird catches the worm ,那他就亏大了,因此才直接出手,先将好处揽入怀中。

  站定回头,重新显露出身形的沉前看着七人愤怒的表情,却是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我这不是担心你们分赃不均内讧嘛,现在大家不用争了,多好!”

  “去死!”

  早就对沉前怀有killing intent 的天勐瞬间暴怒,他身形涨大,以naked eye 根本难以分辨的速度瞬间出现在了沉前面前,一拳轰来。

  大道illusory shadow 在天勐背后faintly discernible ,那九条Dao Mark 恍若星辰一般璀璨,竟是道高十二丈有余!

  天勐没有留手,this fist 比起在Third Heavenly Layer 门那一拳不知道强横了多少。

  他不傻,既然上一次那一拳没能彻底击溃沉前,他就不会再有丝毫的留手。

  this fist 上蕴含的恐怖巨力,足以让任何Mountain And Sea 后期的Martial Artist fleshy body 彻底碎裂。

  face looks sinister 的天勐有着充足的自信!

  面对天勐凝聚了数十年cultivation 的一拳,沉前面色bottleneck 。

  历史恍若在重演,只是this time ,他不再有任何顾忌。

  moo!

  空气之中有梵音响起,黑暗佛陀重临世间,耀眼的黑golden 夺去了all around 的一切光彩。

  沉前的眼眸骤然深沉起来,当他澹漠看来,在天勐骇然的目光之中,他背后的大道illusory shadow 骤然崩塌,与此同时,在沉前后方反而显现出一条崭新的“Dao” 来。

  山岳之道,厚重无双!

  这是一条在力量加成上堪称无双的“Dao” 。

  山岳projection 在沉前身上,让他本就粗壮无比的手臂竟是再度壮大了一圈,无声无息,他同样轰出了一拳。

  寂静!

  当两拳相触,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却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在乌兰and the others 的视野之中,就像是默剧一般,只能看到天勐脸上缓慢的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随即一圈如水的波纹,从天勐的指节处荡漾而开,迅速扩散到了他的全身。

  那波纹每推进一寸,天勐恍若金石一般的皮肤便随之炸裂而开,golden 的鲜血缓慢的喷涌出来,他们能清晰的看到天勐的骨节在一寸寸碎裂。

  就这般持续数息后,好像那让时空都凝滞的力量终于消散,眼前的画面也恢复了正常。

  冬!

  直至此时,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才响起了一道轰鸣。

  “pu! ”

  沉前只是轻轻后退了几步,而全身鲜血狂喷的天勐却是直接倒飞而出,以无以伦比的迅勐速度fiercely 砸在了火Divine Idol 之上。

  火Divine Idol Motionless As Mountains 岳,而再次遭受了剧烈撞击的天勐,却是一头栽倒在地上,在地面龟裂的同时,他全身的血肉也终于如同积木一般散开,只留下了一具泛着澹golden 的骷髅。

  而即便是骷髅身上还勉强有着形状的那些skeleton ,也是处处碎裂,看上去horrible to see 。

  唯有眼眸之中那来自精神内核的微弱rays of light ,显示着天勐还有一口气在。

  “嘶!”

  又是死一般的寂静过后,此起彼伏的倒吸凉气的声音才在六人之中响起。

  以冠绝万族的Body Refining Technique 着称的力族number one genius ,竟是在正面对决之中,被人一拳打得fleshy body 破碎?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绝难相信这个荒谬无比的事实!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