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13

  看着静静躺在地上已经不成人形的天勐,意识暂时隐于身体内部的沉前也has several points of 感慨。

  堂堂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以body refinement 一道着称的力族天才,却被自己一拳轰碎了全身血肉,生机近乎泯灭于无。

  荒谬吗?

  站在沉前的角度……有一点,但不多。

  近段时间以来,沉前际遇连连,毕竟不是在现代社会,他一直没时间详细梳理自身的实力,但进入万族战场接连和许多远古天才交手,沉前对于自己如今的battle strength 还是有基本概念的。

  按照Master 版模拟机的标准,假设普通的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基础battle strength 为一万点。

  沉前拥有十窍之躯,每开一窍battle strength 都将几何增长,体内Essence Power 容量、meridian 强度大幅提高,这就导致不计算其他因素,光是十窍之躯本身带来的额外battle strength 加成,也足以让沉前的battle strength 轻易breakthrough 三万点。

  其次,spirit strength 。

  沉前一直没弄懂到底是他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还是system 带来的额外加成,他的spirit strength 一直在以一个放飞自我的速度不断增长。

  再加上程青青帮他提前凝聚了精神内核,大老高提供了Visualization Technique ,以及大月氏的馈赠等等。

  沉前敢说,即便只拿spirit strength 出来单独计算,他也能媲美等闲的Mountain And Sea 后期。

  spirit strength ,至少又增长了一万点battle strength 。

  Essence Power 和肉体也在种种际遇之下分别踏入Taboo Domain ,即便是最保守的算法,各加一万点battle strength ,也都意味着沉前的battle strength 已经能够轻易breakthrough 六万点。

  六万的battle strength 是什么概念?

  这起码是Mountain And Sea Fifth Heavenly Layer 才有的battle strength 水准!

  再加上大道projection 、独门Divine Ability 、A-Rank 武器、S-Rank Battle Armor 、混乱Essence Power 等种种加成,沉前如今的硬实力,已经不落后于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以上Martial Artist 的平均水准。

  但他暂时也只能做到这样了。

  因此在Third Heavenly Layer 门时,他只能被动承受八人的攻势。

  心中憋屈,但沉前顾忌幽伶的性命,忍了下来。

  还有一点也是沉前拿不准,system 能够同时以一敌八吗?

  这可是八个genuine 的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

  他们有着万族之中最雄厚的底蕴,唯一的弱势就是和沉前一样的年轻,缺少了许多沉淀。

  这一点从天勐的“Dao” 也可以看出来,ninth layer Dao Mark 不过十二丈高,在见惯了天才的沉前眼中未免太过平庸。

  但,他们依旧是这万族战场上的Peak battle strength 。

  直至此时,同样解开了束缚的system 一出手,沉前心中依旧掠过了那句已经感慨过无数次的话语——

  你永远可以相信system 。

  同样的肉体,system 能爆发出比沉前多三成以上的力量,快五成以上的速度,同样的Essence Power ,system 能轻易调动其中每个因子,让它们排列成任何想要的形状……

  甚至于,system 可以轻易切换出一条十五丈高的山岳大道projection ,让那瞬间力量的增幅达到数倍的极致。

  种种因素叠加之下,沉前this fist 上的力量,已经远远超过了10万Kg的极限,在沉前的感知之中,甚至已经无限往20万Kg靠拢。

  这样的一拳……天勐又怎么可能挡得住?

  或者试问之,Mountain And Sea 之中又有几人能够正面承受!

  meet force with force ,是天勐最愚蠢的选择,虽然结局并不会有什么实质改变。

  在一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过后,剩下的六人很快有了反应。

  最先动作的就是扎因,他本来就刻意靠近了外围,此时当看到天勐那凄惨无比的下场之后,眼皮狂跳的扎因没有半分犹豫,转身就疯狂逃遁。

  甚至于,他直接就燃烧了Essence Power 和fleshy body ,为的,只是让速度能再快上三分。

  乌兰and the others 只被沉前无双的力量惊到,但扎因却心知肚明,这个疯子最变态的其实是速度。

  在亡命般的狂掠之下,扎因眨眼就出现在千米之外,但意料之中的绝望一幕还是出现了。

  恍若幻影重组一般,沉前的silhouette 从他面前浮现出来。

  “来都来了,why must anxiously leave 呢?”

  沉前语气含笑,但面色却是漠然。

  扎因的身形以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回,落地还踉跄了几下。

  沉前并没有出手,但扎因却掩饰不住眼神之中的惊惶。

  乌兰and the others 不是傻子,见扎因一副惊弓之鸟的模样,哪里还不知道这其中一定发生过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乌兰眼神扫过地上已经渐渐失去了气息的天勐,随即抬头looked towards 半空之中的沉前,said solemnly :“你欲如何?”

  虽然乌兰竭力保持着平静,但他不太自然的表情还是出卖了他的内心。

  显然沉前竟能一拳废了天勐的事实,让他生出了极大的忌惮。

  “放心,我很讲道理的。”

  沉前澹澹道,“之前在Third Heavenly Layer 门,我曾接了你们一人一招,今日,我也只会对你们每一人出一招,一招过后,你们随意。”

  “狂妄!”

  天族的欧临furiously shouted 。

  以他们的身份地位,何曾有人敢这般对他们说话?

  沉前没有再废话,目光瞬间锁定了欧临,“那便从你开始。”

  话音落,沉前的身形瞬息消失在了原地。

  “和我比拼速度?”欧临见沉前没有再summon 那山岳大道,心中暗自sighed in relief ,随即冷笑,“既然you are courting death ,那就成全你!”

  weng!

  他双臂伸展,那巨大的两只羽翼之下,有四道illusory shadow 自两侧浮现。

  天族以羽翼为根本,每一道羽翼都能让他们的速度倍增。

  六翼齐现,欧临也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两人的身形都这般诡异的消失在所有人眼前,那是速度达到了一种极致的体现。

  next moment ,空气之中隐有奇异的摩擦声一闪而逝,随即沉前和欧临的身形都重新显现出来。

  沉前立在半空,而欧临……却是布满了all directions 。

  Above the Heavens and Under the Earth ,足足出现了数十个欧临,数量比上一次多了一倍不止!

  他们整齐划一的挥舞着手中的holy sword ,当golden 的sword glow 汇聚,就变成了一道长达thousand zhang 的Storm of Swords ,瞬间将沉前吞噬。

  虚空生裂,大地被溢散的sword qi 刺出无数孔洞,而位于风暴正中心的沉前,却是不闪不避,别说Essence Power 波动,甚至连Battle Armor 都没有从体表浮现。

  看到这一幕,乌兰and the others expressions all 是松懈下来。

  这沉前的狂妄简直breakthrough 了天际,天族历来以速度和sword technique 闻名,极其擅长攻伐一道,那数十sword glow 汇聚的威能,destructive power 早就远远超出了神境powerhouse 能承受的极限。

  沉前以fleshy body 硬接,必死无疑!

  果然,当那风暴彻底汇聚,所有sword glow 自中心处交错而过,沉前的silhouette 也瞬间碎裂。

  然而……没有血迹。

  乌兰and the others 的表情瞬间凝固。

  残影!

  那被欧临发动绝招斩击的,竟然只是一道残影!

  更关键的是,直到残影消散,他们竟然没有任何人觉得有问题。

  欧临也不可置信,他敢肯定,至被自己的sword glow 锁定时,沉前依旧是那个沉前,对方的速度究竟要快到何种地步,才能到达Divine Consciousness 也被蒙蔽的地步?

  “你对速度,一无所知。”

  澹漠的声音自all directions 响起,当骇然的欧临回头时,就见他的all directions ,已经出现了上百个沉前。

  每个沉前姿态各异,但却都拔出了一把闪烁着azure-red 泽的长刀,随即朝他怒斩而下。

  交错的blade glow 编织成了死亡的网,瞬间掠过了欧临的身躯。

  欧临的身形僵硬在原地,随即轰然炸开。

  golden 的血雨飘洒而下,半空之中除了一把依旧悬浮着的古朴holy sword ,再无任何残留。

  一招,欧临陨灭!

  直至此时,半空之中那沉前留下的残影才one after another 消散,只剩下了一个持刀而立的沉前。

  他将长刀随手一扔,刀锋便没于地面,紧接着沉前回头,澹漠的眼睛盯上了南巫族的Duan Tianhong 。

  Duan Tianhong 意识到沉前下一个目标就是他,脸色剧变的同时,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眼神便呆滞了下来。

  “听闻你自诩spirit strength 无双?”

  沉前的声音在Duan Tianhong 心中炸响,“那你看看我的牢笼又如何!”

  bang!

  Duan Tianhong 瞬间陷入了永无边际的黑暗之中,意识在不断的沉沦。

  他很快清醒过来,但任他如何催动spirit strength ,竟都无法从Dark Space 之中挣脱。

  “这只是幻境,你奈何不了我!”

  Duan Tianhong 怒吼一声,他的声音在黑暗之中回荡。

  “是吗?”

  随着那轻声的反问,黑暗之中骤然有两只巨大的眼眸浮现出来,凝视着Duan Tianhong 。

  “你很疼。”

  沉前的lightly said 再度响起,带着一种不容质疑的意味。

  Duan Tianhong 的四肢百骸,骤然爆发出了hard to describe 的痛苦,就像是有人将他的关节一点点捏碎,将他的血肉一点点榨干。

  他groaned ,但却还是紧咬着牙。

  沉前并不意外,堂堂神境ninth rank 的powerhouse ,若是连这点痛苦都承受不了,那他也走不到今天。

  “痛不欲生。”

  于是沉前又吐出了四个字。

  ”Ah!”

  Duan Tianhong 的脸色瞬间惨白,抑制不住的惨叫出声。

  如果说刚才只是有人将他的关节捏碎,那现在,他体内就像是同时被塞了数万根尖锐的针,而随着他浑身颤抖,那些针还在不断穿透他的每一寸神经。

  这极致的痛苦,别说神境powerhouse ,即便是王侯也未必能忍受。

  更terrifying 的是,这里是意识空间,他连晕厥都做不到,只能forcibly 承受那胜过世间一切酷刑的疼痛。

  “杀……杀了我……啊,杀了我!”

  只是短短数息,Duan Tianhong 的意志就已经濒临崩溃。

  随着他放弃了抵抗,他的身形骤然虚幻起来。

  眼神澹漠的沉前没有继续折磨他,只是轻轻打了个响指,Duan Tianhong 的silhouette 便恍若泡沫一般,在这Dark Space 直接碎裂开来。

  砰!

  而现实之中,Duan Tianhong 也一声不吭的栽倒在地,生机直接消散。

  一切说来话长,但spirit strength 的交锋凶险而又短暂,从Duan Tianhong 眼神凝滞再到他直接陨灭,整个过程不过三个呼吸的时间。

  而乌兰and the others ,甚至只是刚刚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实际上从天勐出手,再到欧临,再到Duan Tianhong ,整个过程也不过就一two minutes 罢了。

  力量、速度、spirit strength ……

  三个神境ninth rank 的powerhouse ,竟然都不是沉前的一合之敌!

  而无论哪一个方面,沉前都是绝对的碾压!

  他甚至好似在复制三人的绝技,再将对方彻底灭杀。

  他们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更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沉前和Third Heavenly Layer 门的那个沉前完全判若两人。

  在极度的惊骇支撑下,乌兰and the others 没有试图去搞清事实的真相,他们只是在死亡危机的笼罩下,直接做出了最正确的抉择。

  休!休!休!

  无比尖锐而又急促的air-splitting sound 起,剩下的四人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转身就逃。

  他们极度明智,每个人都选择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

  就算沉前的速度快到了极致,也最多只能在短时间内留下一人。

  但沉前却没有动。

  他们没有时间去思索沉前为什么不动,就在乌兰and the others 即将逃离这Fire God Palace 的道场的时候,强大的禁锢之力突然显现,他们恍若陷入了水流之中,unable to move a single step 。

  乌兰clenched the teeth ,身上光华一闪,摆脱了那无形的禁锢力量,然而他再往前突进的时候,却是”hong” 的一声撞在了一面无形的墙上。

  bang! bang!

  乌兰又试着撞击了几下,但这墙壁却是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短时间内根本impossible 破开。

  “禁制?”

  乌兰脸色难看,“你什么时候布下的?”

  这个时代的Formation 体系还没有彻底成形,乌兰口中的禁制也就是沉前眼中的Formation 。

  “在我看热闹的时候。”

  沉前没有让他“死不瞑目”,代替system 毫不吝啬的回答了一句。

  虽然仓促之间他也impossible 布下什么high level 的Formation ,但只是用来拖延几人的脚步却足够了。

  乌兰显然也意识到了什么,他不再逃遁,转身高喊道:“一起联手杀了他!”

  被Formation 阻隔了脚步的另外三人没有半点犹豫,迅速moved towards 乌兰所在的位置汇合而去。

  在这个过程之中,沉前就一直静静的看着,好似没有出手干涉的打算。

  但沉前越是如此镇定,乌兰心中的沉重就越加深。

  “沉前,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收手吧,否则结局只会是both sides suffer 。”

  乌兰十分理智,没有直接威胁沉前,而是含蓄的用了另外一个词语。

  “可我想要的,是你们全部人的命。”沉前澹澹一笑。

  “你非要将自己逼上绝境吗?”

  乌兰脸色阴沉,他终于动怒:“且不说你能否真的杀光我们,就算你能,你将如何面对诸神之怒,不如停手,我乌兰以性命保证,我将会恳求巫神……混账!”

  乌兰earnest and well-meant advised 的劝说还没有结束,沉前却已经疾掠而至,漆黑如墨的手臂punched out ,将四人尽数卷入了战局。

  面对沉前的“persist in your own wrong doings ”,一直保持着气度的乌兰终于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他不再出声,化作黑雾避开了沉前的攻势之后,黑雾却没有消散,反而是直接附着到了另外三人身上。

  “我可让你们三人battle strength 短暂翻番,一起上,杀了他!”

  乌兰低沉的话语响起,也让错愕的扎因等三人转瞬狂喜。

  恐怖的imposing manner 自他们身上升腾而起,乌兰没有说谎,他们的气机越涨越高,眨眼就breakthrough 了之前的界限。

  “杀!”

  有了底气,扎因也不再畏惧,他的身形膨胀,眨眼就breakthrough 了三十米的高度。

  紧接着扎因朝虚空之中一伸手,便抓来了一根同样数十米高的long halberd ,long halberd 挥动之间,空间都有碎裂之势。

  ”go! ”

  地巫族的七命一挥手,无数细小的兵刃自他袖间飞出,迎风暴涨,眨眼就化成了完全由兵刃组成的长龙,咆孝着冲向了沉前。

  灵巫族的婆加念动incantation ,天空骤然暗沉,无数星辰自其中浮现,随即轰然砸落。

  三人各显Divine Ability ,但不知是不是在乌兰的影响下,配合却堪称天衣无缝,密集而强大的攻势瞬间逼退了沉前。

  沉前面色漠然,退出several hundred meters 后站定。

  而看到了获胜希望的三人,自然不会给沉前喘息的机会,兵刃长龙紧追不舍,陨落的星辰调转了方向,扎因更是怒吼着追了过来。

  但沉前却没有再退避,他身躯上的漆黑在退却,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模样。

  system 竟然in this brief moment 放弃了“灾厄佛”这门Divine Ability ,他要做什么?

  沉前先是迷惑,但很快就concentrated attention completely 起来。

  因为system 的能量消耗并没有减少,反而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暴增起来。

  这只能说明,system 将会动用更强的杀招。

  可是……会是什么呢?

  感受着体内完全陌生的Essence Power 排列方式,沉前陷入了迷惑。

  他竟然没见过这招!

  这怎么可能?

  体内的Essence Power 在躁动,不,不仅是躁动,应该用沸腾形容更为合适。

  在那沉前从未见过的Essence Power 运转方式的引导下,沉前眼睁睁看着自己体内所有Essence Power moved towards 自己的左手不断汇聚而去。

  Essence Power 所过之处,他的meridian 在迟滞,他的血肉在枯萎。

  “嘶!”

  沉前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这并非是system 出了什么setback ,而是他流淌的Essence Power ,在以某种极其疯狂的方式,压榨他体内的每一分力量。

  这种方式甚至疯狂到了……连他自己的life force 都没放过!

  终于,当所有力量尽数汇聚到了沉前的左手的时候,system moved towards up ahead 怒噼而来的long halberd ,还有那狰狞的Black Giant Dragon ,以及无数陨落的星辰……

  缓缓打出了一拳。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所有声音再度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只有system 那澹漠无比的lightly said 。

  “极拳!”

  听到这两个字,沉前终于想起了什么。

  这是……North Guardian Lord 的Divine Ability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