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14

  Nine Heavens 战场之上,九王Secret Realm 之中,沉前曾遇到过华夏初代九王留下的projection ,每个人都教会了沉前一样东西。

  印象之中自己应该是得到了三门Divine Ability 的inheritance 。

  而“极拳”,就是号称华夏九王之中最霸道的North Guardian Lord 的独门Divine Ability 。

  但沉前虽然学了,其实又好像没学。

  毕竟当时他是以濒死之身进入的九王Secret Realm ,在其中一心只想着如何保命,因此对于其余八王传授的技法,他都差不多是走马观花一般,没有去细细体悟。

  大概类似于脑子记住了,但手脚还不会的感觉。

  进入远古之后,沉前一直在奔波辗转,也早就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直至此时看到system 施展出“极拳”,沉前才勐然想了起来,原来“自己”还有这样的手段。

  system 好似从来都没有所谓学习的过程,任何martial skill 任何知识,只要被它接纳它就能施展,而且一旦施展就是完美运用。

  如果这世间的perception 有上限,system 一定是其中的天花板无疑。

  即便是顶级王侯的独门Divine Ability ……亦是如此!

  沉前不再分心,细细去感受这难得的一刻。

  还有什么是比来自于自己的亲身示范更快的领悟方法呢?

  在沉前的感知之中,他全身的一切力量,都以最极端的方式汇聚到了一点。

  最terrifying 的是,那席卷一切的fist strength 竟是连他的spirit strength 都没放过!

  他的精神内核也在以一个疯狂的速度暗澹下来,其中所有无形的力量都被那fist strength 携裹,一起moved towards 他的左拳汇聚而去。

  被榨干的不仅仅是沉前,还有all around 数千米的Heaven and Earth 。

  那游离在空气之中的所有带有Fire Attribute 的狂暴Spiritual Qi ,几乎是眨眼间就被席卷一空。

  沉前的身体好像骤然变成了一个黑洞,all around 一切所有可以被称为能量的物质,全都被他尽数吞噬。

  那terrifying 的Devouring Power ,甚至连地上的尸骸都没放过,在扎因and the others 不可思议的眼神之中,Duan Tianhong 的肉体转瞬风干,而原本还有一丝生机的天勐,仅剩的skeleton 也是瞬间枯萎。

  “极尽一切之拳!”

  沉前骤然clear comprehension 了这门Divine Ability 的真谛。

  其中好似还有一些“Dao of Space ”的运用,但这种聚集力量的方式沉前却是unheard-of 。

  这已经不是所谓的爆发潜能的问题了,而是极端之中的极端,以付出一切和掠夺一切为代价,在最短时间内将this fist 的威能堆砌到极限。

  而这个极限,必然远远超过施法之人的true strength !

  是何等疯狂的人物,才能创造出如此疯狂的Divine Ability ?

  沉前震撼不已。

  即便this fist 还没有完全轰出去,沉前也知道在爆发出this fist 之后,必然会进入一个真空的虚弱期。

  就算这个虚弱期很短,远不如启用“十方造化体”的副作用严重,但再短,也意味着致命的危险。

  简而言之,this fist 颇有点“要么打死对方要不然被对方打死”的味道。

  但不可否认的是,它的威能完全配得上“North Guardian Lord Absolute Art ”这五个字。

  因为沉前很快就见识到了。

  随着他那一拳打出,all around 瞬间寂静下来,就好似连声音都被fist strength 彻底湮灭。

  而首当其冲的扎因,还没从all around 尸骸都被吸干的震惊之中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即便内心已经燃起了危机,手中long halberd 却仍旧在惯性作用下moved towards 沉前怒噼而下。

  长空被撕裂,一道近乎百米长的Space Crack 随着long halberd 的移动蔓延出来,可见这一戟的威能!

  但next moment ,扎因狰狞的面孔凝固,眼珠也由于极度的惊骇从眼眶之中凸起。

  他的long halberd ……碎裂了。

  并不是因为沉前的拳头碰触到了long halberd 。

  准确的说,沉前的拳头,距离long halberd 还有十数米之远。

  仿佛仅仅只是拳风的波及,就已经让扎因手中的long halberd 不堪承受。

  可是这怎么可能!

  他手中的long halberd 是True God 赐予的古老Divine Weapon 啊!

  但扎因已经无法通过呐喊来表达内心的惊恐了,因为followed closely from behind 碎裂的……是他的fleshy body 。

  他巨大的三十米身躯,在正面撞上那fist strength 之时,便如瓷器一般,瞬间布满了裂纹。

  他眼看着那拳头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他想要逃离,想要挣扎,却发现all around 的空间在无声之中坍塌,竟是封死了他的所有退路。

  “不……”

  最后时刻,扎因终于嘶喊出声,但声音转瞬就被吞没在彻底碎裂的脸颊里。

  沉前那看起来无比缓慢的一拳,却好似灭绝一切的瘟疫,在顷刻间瓦解了他的fleshy body 。

  这时,又一道惊人的变化出现了。

  属于扎因肉体内的所有力量,在对方死亡的一瞬间,竟是被尽数掠夺到了沉前的fist strength 之中。

  庞大的身躯碎裂,然后湮灭,但那一拳却余势不减,moved towards 那兵刃组成的长龙继续推进。

  卡卡卡!

  庞大的thousand zhang giant dragon 瞬间化作一堆破铜烂铁,随后被fist strength 搅得粉碎。

  同样,那临兵斗阵之中蕴含的恐怖能量也被沉前尽数吸纳。

  this fist ……恍若没有尽头。

  从沉前出手到扎因陨灭再到无数兵刃被搅碎,整个过程只是在放慢的视觉之中显得冗长,但等婆加和七命反应过来的时候,也不过才过了two breaths time 。

  next moment ,无数星辰也为之破碎,而那恐怖无匹的fist strength ,已经近在眼前。

  根本没有半点侥幸心理,婆加和七命没有选择抵抗,而是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转身就逃。

  但all around 空间已经随着沉前一拳打来尽数坍塌,他们只刚刚侧过身子就被那破碎的空间牢牢禁锢在了原地。

  威能已经膨胀到了极限的fist strength 从沉前的左拳上脱手而出,化作了一道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的巨大拳影,随即将两人彻底淹没。

  bang!

  延迟而至的爆破声响震得整个Fire God Palace 都在shiver coldly 。

  天空的乌云被清空,大地寸寸生出裂纹,除了那正中的火Divine Idol 依旧屹立不倒,整个Fire God Palace 占地thousand zhang 的道场在顷刻间化为了一片废墟。

  当烟尘散尽,那婆加和七命原本站立的地方已经不见silhouette ,只留下了一个不规则的百米圆坑。

  疲态尽显的沉前gasping for breath 的站在半空,却兀自还有些沉浸在刚才那一拳的威能之中。

  封锁空间,极尽一切……

  这门来自North Guardian Lord 的独门Divine Ability ,给了沉前极大的震撼。

  就他的直观感受来说,如果Divine Ability 也有等级的话,只怕连“灾厄佛”都有点比不上这“极拳”。

  当然,这么说也有一些不公平,因为沉前目前只将“灾厄佛”修到了Fourth Layer ,后面还有三层。

  他也不能确定Perfection 的“灾厄佛”Divine Ability 又是何等威能。

  只能说“极拳”这一门the sword moves with side stroke 追求极致力量的Divine Ability ,是迄今为止,沉前见识过的威能最强的杀招。

  至少比之已经堪比八星martial skill 的“双重影刃”,要强上好几条街。

  在彻底灭杀三人后,短暂喘息,沉前立刻挺直了腰杆,在掏了一把medicine pill 塞进嘴中的同时,Heaven and Earth 之中稀薄的Spiritual Qi 也continuously 的朝他涌来。

  登上Ninth Heavenly Layer 战场后,诸神对他的束缚都已经解除,他也能随意的借用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

  只是眼前这片空间刚刚被极拳的Divine Ability 摧残过,所以空气之中并没有多少Spiritual Qi 残留,只能等着更远处的Spiritual Qi 往这边流动。

  就这般持续数息后,静立不动的沉前忽的轻轻摇头,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你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机会。”

  偌大的Fire God Palace 道场内,此刻寂静无比,看上去除了已经躲到远处的幽伶再无活人,沉前就像是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但随着沉前话音落下,很快,自千米外的一处虚空之中,烟雾凝聚,随即隐约显露出one silhouette 来。

  “是吗?”

  裹着black robe 的青年眼眸平静,以奇异目光打量着沉前,“我刚才也数度想要出手,可我总觉得你还留着什么底牌,就在等着我靠近。”

  black robed man 正是乾巫族的乌兰,刚才他身化黑雾附着在了扎因等三人身上,令三人实力暴涨,也有了联手斩杀沉前的底气。

  但在沉前施展出极拳的一瞬间,却也是乌兰最先察觉到不对,极其果断的从三人身上离开。

  这一切对方做的都非常隐蔽,若不是system 看破了一切,在内心给了沉前预警,单凭沉前自己,恐怕还真的会以为乌兰已经随着三人一起陨灭。

  听到乌兰平静的分析,沉前转过眼神,第一次认真打量着眼前的青年。

  这个排名神柱第二,若没有奴坎这个异类存在,他就是当之无愧的万族第一的巫族年轻天才。

  他惊叹于对方敏锐的直觉。

  的确,他的身体会因为“极拳”的副作用暂时陷入虚弱,无法调动丝毫Essence Power ,但system 却还有着剩余的能量值。

  只要乌兰想要趁机sneak attack 沉前,那等待他的,将会是来自system 的凌厉反击。

  既然system 敢用出“极拳”this move ,那就一定预测到了所有probability ,必然会留下对付乌兰的后手。

  但其实沉前也没说错,不管system 有什么样的应对方式,刚才体内Essence Power 已经空荡的沉前,都处于最弱的时候。

  那可能也是对方唯一的机会。

  “需要等你多久?”

  但乌兰接下来的问题,却让沉前意识到,对方似乎也有一些故意的成分。

  “你比我想象的自信。”沉前挑眉,澹澹吐出了四个字。

  听乌兰话中之意,对方竟想和自己公平一战。

  “太久了,生活已经无趣的太久了。”

  乌兰laughed ,缓缓摘下了覆盖在头上的黑帽,露出了一张很普通的脸来。

  巫族也是类人生物,只是据说他们的身体构造和Human Race 完全不一样,cultivation way 也更为诡秘。

  “无趣?”

  “按照你们Human Race 的算法,我三岁结spirit essence ,七岁破神境,十六岁的时候已经在同辈之中找不到对手,除了一个人……”

  乌兰突然回忆起了过往。

  不知他想到了什么,他原本正常的脸突然裂出了一道狰狞的伤疤,或者说那伤疤其实一直都在,只是之前被乌兰以某种方法隐藏了起来。

  “这伤疤是他留下的?”

  沉前已经意识到对方说的是谁,便直接问道。

  “是。”

  乌兰没有否认,很光棍的nodded and said ,“在诸神的角斗场上,我向他发起了挑战,仅仅三招,他的long spear 就划破了我的脸颊,我知道他那一枪是可以直接杀了我的,但他却以这种方式……羞辱我!”

  乌兰的面目骤然变得更加扭曲,似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的羞辱,远比杀了他更让他难受。

  “你现在应该不止十六岁了吧?”

  沉前strangely said ,“那你这么多年就没有找他报仇?”

  “我……没有把握。”乌兰坦然道。

  沉前眼睛一眯,暂时他不知道乌兰的true strength 如何,但他已经敏锐的察觉到,乌兰身上有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正在缓缓苏醒。

  “但我也不能再等了。”

  乌兰伸手解开了长袍的扣子,神色感慨,“我本以为,这万族战场是我和他了结恩怨的地方,didn’t expect ,又凭空冒出了一个你。”

  “既然如此,便让你先成为我的试金石吧,不知道为什么,从见到你的时候,我内心就有一种奇怪的预感,若能吃了你,或许他对我也再无威胁。”

  乌兰的眼睛突然变成了一红一篮,看上去分外诡异,与此同时,他也终于将身上的长袍彻底丢开。

  几乎是同一时间,沉前也被system 强制接管了身体。

  重新藏于体内的沉前complexion changed 。

  system 竟然没有丝毫预兆就上线了,这只能说明,system 感知到了某种危险。

  而这种危险,甚至会达到他自身根本反应不过来的程度。

  随着乌兰身上的长袍脱落,他那一直隐藏在black robe 之下的身躯也终于显露出了全貌。

  只看了对方一眼,沉前就不由童孔一缩。

  那是什么玩意?

  在乌兰的身上,或者说他的背后,趴着一具身躯修长的女尸。

  那脸颊被长发遮盖、看不清面貌的女尸双手合拢,仪态安详的靠在他的背上,但却在出现的一瞬间,让沉前控制不住的寒毛倒竖。

  女人赤果的皮肤呈现一种干裂的苍白,全身画满了各种诡异的符咒,有属于Human Race 道家的,也有更多沉前不认识的,不知道是什么Sect 的符咒……

  弥漫空气之中越来越强烈的危险气息,便是自女尸身上散发。

  可沉前有些不理解,感知之中那女尸明明没有半点生机,为什么会让人如此忌惮?

  “我背着她,已经很久了。”

  乌兰手指轻轻拂过那女尸的长发,脸色温柔,“为了不暴露,她已经很久没有饱餐一顿了,今日,便用你的血替她开胃吧……”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