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15

  天空不知何时重新暗沉下来。

  好似有诡异的风声从遥远处传来,其中夹杂着一些send cold shivers down one’s spine 的低语。

  从乌兰背上的女尸出现之后,眼前的画风完全变了。

  沉前是第一次见识到这样的手段,或许对于system 也可能是第一次。

  因为system 上线之后竟是没有急着出手,这对一向追求效率的system 来说极为罕见。

  只能说明system 还在计算或者评估着什么。

  “didn’t expect 你还有这种兴趣hobby 。”

  system 面色漠然,张嘴说话的是有些讪讪的沉前。

  看着乌兰背上那女尸,总给他一些不太好的联想,诸如从童年阴影一直变成了青年阴影的几部恐怖电影。

  别问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也会怕吗?

  也许现在的沉前一巴掌就能拍死一个贞子,但真遇到贞子他也一样会发毛。

  还好大老高给他的《混元spirit refinement 篇》里时常在用各种鬼故事锤炼他的精神,现如今沉前的胆气好歹是有些微进步。

  至少看到这么个诡异的玩意吊在乌兰背上,他还能勉强直视。

  “沉前,小心!”

  这时,原本躲到了远处的幽伶不知何时跑了回来,她也看到了乌兰背上的女尸,在沉前背后焦急的大喊道:“他是巫族之中最罕见的背尸人!”

  “什么是背尸人?”

  沉前听着这个词依旧觉得有些懵逼。

  巫族或许在这个时代是万族第一,但在现代武道社会之中早就难以接触到,沉前唯一正面打过交道的也就只有灵巫族。

  但那只是巫族的一个分支罢了。

  还有一个在做刀耕squad 任务时遇到的娜依洛璃,但那好像是被诅咒催生出来的女鬼,和眼前的乌兰又有着不同之处。

  巫族手段一向诡异,而这个背尸人又被幽伶形容为“最罕见”,换个说法,大概也就是诡异之上的诡异。

  “巫族四大分支,有上百种cultivation 术法,外界一直认为乌兰只是最传统的咒术师,但大家都被他骗了!”

  幽伶语速极快,将自己知道的一股脑都告诉了沉前。

  “背尸人最大的依仗就是他身上的‘母尸’,牺牲自身life essence 沟通阴阳,以无尽血肉进行喂养,而他所有cultivation 得来的spirit essence ,也会有三成被母尸吸纳,通常母尸的实力都是背尸人的数倍!”

  “数倍?”

  沉前心中也是升起了一些凝重。

  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同样有强有弱。

  在沉前眼中,似扎因and the others 只是徒有realm ,在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之中就是最弱的那一等,但乌兰绝对不是如此。

  Third Heavenly Layer 门,乌兰的咒术也给沉前带来了极大的oppression 。

  而如果乌兰背上的女尸实力竟还数倍于他的话,那就有点离谱了。

  乌兰没有阻拦幽伶,直到幽伶说完,他才幽幽叹息道:“基本都对,但有一点说错了,我cultivation 的spirit essence 并没有被吸收了三成……而是七成!”

  随着乌兰话音落下,他的面容骤然流露出了巨大的痛苦,他的身躯挺直,四肢也颤抖起来,他眼中的红蓝rays of light 快速交替,随即乌兰垂下了头,好似陷入了沉寂。

  他的身躯缓缓的转动,变成了他背对沉前,而那女尸正对着沉前。

  勐然间,女尸遮蔽脸庞的long hair flying upwards ,同一时间,露出了面容的女尸睁开了双眼。

  让沉前sighed in relief 的是,这女尸的五官还算正常,甚至称得上绝美,只是两侧脸颊上也画满了符咒,破坏了原本的美感。

  唯一诡异的就是那双没有眼白的眼睛,完全被漆黑覆盖,只看一眼,就好像要把人的灵魂都吸进去。

  “沉前,快逃,她是巫族十年前陨落的一位True God ,我曾见过father 在幽冥接引她的残魂,你不是对手的!”

  听到幽伶陡然尖锐起来的呼喊,沉前heart startled 。

  True God ?

  这也就意味着,这女尸生前是一位genuine 的王侯!

  那现在呢?

  沉前刚刚浮现出这样的疑问,马上就有了答桉。

  沉前的身形骤然横移三丈,就在他原本站立的地方,空间骤然碎裂,延伸出了道道狰狞的空间裂纹。

  内里的沉前惊出了一身冷汗,倒不是这空间碎裂的杀伤力有多大,而在于……

  毫无预兆。

  没有Essence Power 的波动,也没有Spiritual Qi 的汇聚,就那么眨眼间,空间就完全碎裂开来。

  若不是system 在操控他,而是沉前自己,刚才在那比sneak attack 更突兀的杀招之下,只怕他don’t die also seriously injured 。

  ……

  “你知道王侯和Mountain And Sea 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

  沉前蓦然想起,在踏入Nine Heavens 战场之间,就在酒店的天台上,那晚在说完Nine Heavens 之争的事情后,两人对坐而饮,闲聊之时石定言问他的话。

  那时候的沉前虽然连Mountain And Sea 都不是,但实际上已经得罪了两个顶级王侯。

  现在沉前回忆起来,都能记得当时石定言那平静眼眸之下的隐忧,所有细节历历在目。

  “是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沉前还真不算太清楚。

  实际上他当时连Mountain And Sea 之间的区分都还有些懵懵懂懂,更遑论去研究王侯的区别了。

  “有人告诉过你如何成就王侯吗?”

  “六Senior Brother 曾经说过,要么对Human Race 做出极大的贡献,要么开辟一条新道。”

  沉前将Liu Changqing 的原话复述。

  “也对也不对,而且其实这两条路,也可以概括为一条路。”

  “hope to hear the details 。”

  “对Human Race 做出极大的贡献,其实也是Dao’ 的具象,而这条道是什么,你稍微转个弯应该就能明白。”

  “人之一道?”

  沉前瞬间明白了什么。

  “不错,长青说的其实是since ancient times 成就王侯powerhouse 之中最多的那一类人,即将人之道走到尽头,成就人王,你仔细想想,since ancient times 那些杰出的帝王,哪个不是对族群作出了极大贡献?”

  石定言said with a smile 。

  “确实如此。”沉前nodded 。

  “开辟一条新道也不算全对,还必须将这条道走到尽头。”石定言又leisurely said 。

  “所以王侯都是完全掌控了一条Dao’ 的存在?”

  沉前clear comprehension 。

  “Mountain And Sea 得道,然后整个Mountain And Sea 的过程其实都是在开道,走到尽头,完全掌控了脚下的Dao’ ,超脱于道海的束缚,便是王侯。”

  石定言用自己的理解详细解释了王侯的成因。

  “那……完全掌控一条道之后会如何?”沉前好奇问道。

  “自成领域,你之所在,即是Dao’ 之所在,在你的领域空间内,你便是无敌的存在。”

  此刻回想起石定言的话语,沉前已经隐约能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

  毕竟从某种意义而言,在炎城的时候他已经和王侯有过短暂的交锋。

  当时炎王姜直一伸手,两人之间的空间便恍若被无视距离的压缩,若不是高哲及时施展了时间河螺踏入王侯,沉前极有可能面临被秒杀的下场。

  那种根本无力挣扎的感觉,记忆犹新。

  后来姜直和高哲对战,更是直接进入了另一片空间,那是独属于王侯的领域。

  其实沉前自己领悟的这条道,就颇有点领域的雏形感觉。

  只是他这种专门压制别人“Dao” 的领域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和王侯的领域完全是两个概念。

  ……

  思绪转回,随着乌兰身上的女尸出手,all around 的Heaven and Earth 也早已出现了惊人的变化。

  恍若涟漪一般的雾气不知从何处而来,笼罩了方圆数千米的Heaven and Earth ,大地生出白骨,半空下起血雨。

  似是知道无法逃脱,system 并没有什么动作,任由雾气遮蔽了自身。

  当血雨落下,月白battle clothes 自动浮现在了沉前的表面,撑起了一层薄薄的月芒抵挡住了血雨的侵袭。

  “zi zi ”的声音不断响起,那每一滴血雨落地,大地都会被直接洞穿一个窟窿,可见血雨的恐怖。

  因为离得近也被牵连进来的幽伶,此时缩在一角,正不断运用Essence Power 艰难的抵挡着血雨。

  这还是大部分血雨被沉前吸引的缘故,否则幽伶只怕数息都撑不过去。

  而其实……对方还什么都没做。

  沉前心知肚明,他已经身处那女尸的领域之中。

  这所谓的血雨只是领域自带的一些效果,并不是那女尸刻意发动的攻击。

  换句话说,即便已经死亡,这女尸依旧有着王侯的实力!

  或许这是乌兰孕养多年的结果,也或者这女尸在王侯之中算是弱者,并没有真正达到生前的地步……

  但无论如何,对方的实力都已经位列Mountain And Sea 之上。

  沉前不知道system 是什么心情,或者说有没有心情,但沉前自己是很凝重的。

  他妈的这超纲了啊!

  他虽然在Mountain And Sea 之内已经不是弱者,但他毕竟只是一个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的萌新啊,在这万族战场竟然出现了一个王侯等级的敌人,沉前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乌兰作为神柱第二,有两把刷子是肯定的,但沉前还真didn’t expect 对方有这样的近乎作弊一般的底牌。

  接触过无数王侯,以沉前如今对于武道的认知,他清楚的知道,王侯和Mountain And Sea 之间横亘着何等一条鸿沟。

  那其中的差距,只怕比Mountain And Sea 和普通Martial Artist 之间还要巨大。

  这已经不是沉前innate talent 无双、底牌众多就能轻易跨越的距离了。

  他估摸着以他那新生的才七丈九的“Dao” ,只怕根本影响不了这女尸。

  这时,女尸动了。

  她歪了歪头,那漆黑的眼眸之中便映出了沉前的模样。

  同一时间,沉前发现自己被定在了原地。

  他的手脚被一股Extreme Cold 冰冻,甚至于他的灵魂也变得麻木,竟是丝毫都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随后女尸伸出了干枯的留着长长指甲的手掌,伸手一抓,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无数血雨便汇聚到了半空,随后形成了一根scarlet 的绣花针。

  只是这绣花针,却长达hundred zhang !

  随着女尸单手一引,在沉前童孔剧烈的收缩之中,那scarlet 的针便无声无息的朝他刺了过来。

  极度的来自死亡的危险预感攀上了沉前的心头。

  不远处的幽伶露出绝望神色,然后dash on bravely with no thought of personal safety 的moved towards 沉前冲了过来,似是想要替沉前抵挡那根针。

  但这是王侯的领域,她unable to move a single step 。

  沉前心中苦笑。

  这就是王侯啊!

  对方只出了一招,自己就已经难以抵挡。

  但沉前并不是太慌张。

  因为他相信system impossible 真的站在原地等死。

  果然,随着system 引动道海,在“Dao” 的力量加诸身上的时候,沉前终于挣脱开了束缚,虽然动作还是恍若陷入冰窖之中一般迟缓,但好歹能动了。

  精神一振的沉前正stared wide-eyed ,猜测着system 会用什么手段反击,或是脱离这王侯领域的时候,system ……

  突然下线了。

  沉前:?

  重新恢复了对身体掌控权的沉前一脸懵逼的站在半空,多少has several points of 不可置信。

  多久了,无数次危机……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system 竟然临时跑路了!

  什么鬼!

  就算王侯超越了你能应付的极限,也不至于这么绝情吧?

  一切都发生在in a flash ,而此时,那恍若刺破了虚空的绣花针已经近在眼前,正在沉前clenched the teeth 打算拼了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自己手心里握着什么东西。

  沉前张开了手掌,其中静静躺着一枚河螺。

  细white 的螺纹层层叠叠,好似在诉说着最古老的秘密,只要多看一眼都会觉得眩晕。

  时间河螺!

  沉前暗骂自己愚蠢,竟然把这玩意给忘记了。

  怪不得system 直接下线了,有这时间河螺的存在,system 继续消耗能量确实没什么意义了。

  用什么能够对抗王侯?

  当然是……另一个王侯!

  而时间河螺能够加速自身时空前进一千年,即便是一头猪也能强到离谱,even more how ,沉前还是一个号称没有cultivation bottleneck 的peerless genius 。

  这时间河螺对他来说,就时另外一种意义上的王侯体验卡。

  weng!

  眼前的空间像镜子一样片片碎裂,身体被撕裂的感觉已经出现,那scarlet 的尖锐针头明明距离沉前还有十数米,但沉前却有一种强烈的错觉,自己已经死了。

  危急时刻,他不再犹豫,直接发动仅剩的气力,捏碎了手中的时间河螺。

  卡察!

  细碎的powder 随风飘散,而Heaven and Earth 也无声的凝滞了下来。

  从远处奔来的幽伶抬起的腿再也无法落下,她盯着沉前,眼神中有着某种坚决,眼角的泪滴定格成了飘散出去的形状。

  绣花针也停在了半空,包括空气之中所有流动的粒子。

  即便是那有着王侯realm 的女尸,in this brief moment 也完全静止在了原地,完全无法对抗那自沉前手中扩散的,来自Power of Time 。

  而沉前的肉体,也开始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感受着进入了奇妙状态的自己,沉前不禁好奇一个问题——

  一千年后的我……会有多强?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