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16

  这种感觉很难形容。

  就像是跳入了一个沸腾的水池,或是身处烈火之中,身体每一个地方都传来一种火辣辣的疼痛。

  当那种疼痛持续到一定地步之后,身体就渐渐变得麻木。

  Shen Qian 的意识飘荡了起来,以一个非常奇特的视角俯视着自己的fleshy body 。

  他能看到自己的头发在细密的生长,看到自己的所有肌体组织moved towards 一个未知的方向进化,他还看到了道海疯狂涌来,最后被纳入一身……

  直至某一刻,所有的变化突然停滞了。

  他看着自己的肉体在时砂的作用下不断颤栗,却在蜕化到某个地步的时候再也难以持续,他的spirit strength 、Essence Power 俱都是如此。

  “卡住了?”

  Shen Qian 愕然。

  按照高哲的说法,这每一枚时间河螺之中储存的时砂,都有着让自身时空短暂快进一千年的力量。

  可现在,那些挥洒的时砂却只被消耗掉了少许,按照量级区分,只用掉了寥寥的百分之一都不到,剩余的时砂仍旧在挥洒,但却好像在某种未知力量的干扰下,无法再继续作用到Shen Qian 身上。

  Shen Qian 不确定这种短暂改变Power of Time ,是基于什么样的内核逻辑去进化自身。

  此时被时空加速了的他,和真正的以后的他,到底是完全一模一样,还是说这只是一种基于probability 之上的推演?

  如果按照second 逻辑,那就也还存在另外一种可能……

  那就是连时空也无法准确推演出出一千年后的他该是何等实力。

  但这种probability 有点荒诞,假设时间是凌驾一切之上的至高力量,他还能超脱时间的束缚不成?

  此时Shen Qian 也有一丢丢心疼。

  时间河螺一旦捏碎就不再可逆,就算只有一丢丢时砂作用到了他身上,但他也impossible 再将剩余的时砂收集起来。

  也就是说,那大把大把的时砂全都浪费了。

  按照量级计算,Shen Qian 自身的时空最多也就被快进了十数年。

  即便对于自己无比自信,这一刻Shen Qian 也有些忐忑,若是只加速了十几年,他能有着和这王侯女尸匹敌的实力吗?

  高哲自身已经是Mountain And Sea 中期的powerhouse ,加速一千年后也不过才踏入王侯,勉强能做到和炎王姜直拉扯一番。

  而高哲,绝对算不上庸才,所以Shen Qian 一下子也有点吃不准了。

  华夏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以万数计,但王侯powerhouse 却不过forty-fifty ,以Shen Qian 如今的了解,其中有不少都并非现代之人。

  王侯,也许并非是靠时间就能堆砌出来的powerhouse 。

  在Shen Qian 思绪万千的时候,所有时砂终于流尽,一切的变化都停止了。

  在无形力量的拉扯下,Shen Qian 终归回归到了自己的fleshy body 。

  bang!

  恍若江河奔流,又恍若Snow Mountain 崩塌,只是一瞬间,Shen Qian 感觉自己眼中的整个Heaven and Earth 都发生了某种惊人的变化。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充斥着flowing light ,它们有着完全不一样的颜色,但又如此柔顺的排放在自己面前。

  这是一种异常奇妙的感觉。

  就恍若这一切都是摆在他面前的一张画板,他可以随意涂抹。

  以他为圆点,延伸出不知道多少里的空间,俱都在这张“画板”的囊括之中。

  “领域!”

  极短暂的愣怔之后,Shen Qian 反应过来,这就是他的领域。

  远比那王侯女尸辽阔了不知道多少倍的领域!

  而其中的一切流光,就是充斥在他领域内的各种元素,black 是空间,red 是火,blue 是水,彩色的粒子则是Spiritual Qi ……

  但只要他thoughts move 间,这些元素就会按照他的心意组合成任何形状。

  他就是this world 唯一的帝王!

  他的fleshy body 也进入了一种微妙的状态,无论是Essence Power 还是meridian skeleton ,俱都被染上了一层浓浓的七彩光晕。

  握紧拳头,如果此时Old Liu 站在他面前,Shen Qian 感觉自己能一拳打死他。

  这种前所未有的强大让Shen Qian 有一瞬间的迷醉,这是任何Martial Artist 都无法抗拒的Peak 快感。

  自己已经是王侯,或者说绝对有了王侯级别的实力无疑!

  周围的时空重新恢复了正常流动。

  焦虑奔来的幽伶有一瞬间的茫然,她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眼前的一切都好像不一样了。

  但她一时间又不知道哪里不一样了,直到她的目光定格在Shen Qian 身上。

  那个……好似突然变得和Heavenly God 一样,只能仰视的男人身上。

  道道霞光自他的身上溢散出来,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血雨恍若泡沫一般消散,被尸骨铺满的大地重归正常,甚至在那些石板的地缝之中长出了绿草和野花。

  无声无息之间,属于那王侯女尸的领域便直接消散。

  就好像有一只巨大的无形的手掌,轻轻拂过了this world ,便抹除了属于她的所有痕迹。

  随即Shen Qian 伸出了一根手指,按向了那恍若要刺穿Heaven and Earth 的hundred zhang 绣花针。

  ka-cha !

  那么渺小的一根手指,却在碰触那蕴含着无尽baleful aura 的针尖的一瞬间,就让整个绣花针瞬间布满了裂纹。

  一切的变化都太快太快。

  王侯女尸根本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她那沾染着幽冥之气的王级Spiritual Artifact 就化为了碎粉,随着一阵微风吹过,直接湮灭在了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全身死气的王侯女尸,那本来如同幽潭一般的眼眸出现了强烈的情绪波动。

  她明明早已失去了属于人间的所有情感,但眼前的Human Race ,却是转瞬间变成了一个让她战栗不已的存在。

  她记忆最深处的恐惧,竟是刹那间就被勾起。

  尖锐无比的叫声从女尸口中发出,她的长发骤然迎风飞舞起来。

  那每一根沾染着鲜血的发丝都延伸到了千万米长,如瀑布一般涌动的black hair 瞬间包裹了Heaven and Earth ,也将Shen Qian 直接吞没。

  this world ,便只剩下了红与黑两种色彩。

  而女尸在成功束缚住了Shen Qian 后,却没有进一步的发动攻势,而是极其果断的用自身锋利的指甲直接割断了所有长发。

  在层层涌动的黑红浪潮moved towards Shen Qian 蔓延而去的时候,她的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女尸便出现在了数千米之外。

  再一闪,又是数千米。

  这有着王侯实力的女尸……竟然逃了!

  幽伶无比愕然的看着这一幕,所有都发生在眼花缭乱之间,快到她根本没有任何的思考余地,只能傻傻的看着女尸疯狂朝远处逃遁。

  “火。”

  幽伶not knowing what to do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却响起了一个淡淡的声音。

  那声音是极轻的,但不知为何,幽伶却产生了一种恍若天宪的错觉。

  bang!

  骤然席卷起来的boundless flame 将所有长发都烧了个精光,Shen Qian 站在原地,随即又冲着女尸逃遁的方向抬起了手。

  “逆。”

  Shen Qian 再次吐出了一个字。

  随即在幽伶愕然的眼神之中,那几乎已经快要消失在天边的女尸,又以更快的速度掠了回来。

  她仍旧保持着疯狂逃遁的姿态,只是逃跑的方向却好似完全对准了Shen Qian ,每一次迁跃空间都距离Shen Qian 更近。

  王侯女尸发现了不妥,但无论她往哪个方向逃遁,最后却都只会重新回到面对Shen Qian 的方向。

  渐渐的,幽伶发现了其中的异常。

  this world 的空间不知何时扭曲了起来,仔细看去就像是一面面倾斜的镜子拼凑在了一起,任王侯女尸如何在其中穿梭,最后都只会回到以Shen Qian 为原点的起点。

  到后来,所有的空间都开始成片的坍塌,女尸可以移动的空间也越来越小,察觉到逃遁无望,女尸又尖叫了起来。

  她全身的所有符咒都发出了black 的rays of light ,那些rays of light 在半空交错汇聚,最后形成了一张无比狰狞的巨口,moved towards Shen Qian 吞噬而下。

  恍若深渊一般的巨口有several li 长宽,一出现的时候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便晦暗下来,好似连光都被吞噬。

  但Shen Qian 却indifferently smiled 漫步向前,他每踏出一步,那巨口便崩溃一分,当他走出十步恰好来到女尸面前的时候,巨口早已消散无影。

  “剑。”

  Shen Qian 一伸手,空间破碎,随即他竟forcibly 的将那一片破碎的空间摘了过来,只在原地留下了一片灰色的虚无。

  Space Crack 在Shen Qian 手中一揉,就形成了一把逸散着Destruction Aura 的堪称世间最奇特的剑。

  剑斩向女尸的动作并不快,但不知为何,女尸却好似呆在了原地,竟然没有任何躲避的动作。

  仔细一看,才发现女尸原本幽深的眼眸早已失去了所有神采。

  恍如接近的Shen Qian 剥夺的不仅仅是她的行动能力,还有她的所有思想。

  void crack 组成的剑划过了她的身躯,并没有破碎的声响,也没有逸散的血迹,有的只是消失。

  sword edge 每掠过一寸,她的身躯就消失一分,当sword edge 划到最底部,那有着王侯实力的女尸也彻底的被抹除在了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一个王侯realm 的powerhouse 却在Shen Qian 举手投足间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那Shen Qian 此刻的实力又该是何等地步?

  幽伶莫名的有些颤抖,眼前的Shen Qian 明明还是熟悉的面容,却给了她一种hard to describe 的oppression 。

  好似对方突然就变得高不可攀,而那般距离,甚至已经高到了她连仰视都无比困难的地步。

  在女尸的身躯消失后,乌兰突然睁开了眼睛,但他的身躯,却诡异的消失了一半。

  嘴角抑制不住的吐出了鲜血,显然女尸的陨灭对他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他此时才像是恢复了所有的自我,脸上后知后觉的露出了惊骇的神色。

  “Shen Qian ,你……”

  bang!

  他的头颅毫无征兆的爆炸开来,也直接堵住了所有他想说的话。

  Shen Qian 自然无心再听乌兰的废话,他已经不需要从别人惊恐的叫唤之中来证明自己的强大。

  这一刻,他就是神。

  Shen Qian 不知道时砂的作用能持续多久,但从高哲那一次来看,只怕也维持不了太久的时间,Shen Qian 看出幽伶神色复杂似是想和自己说些什么,但他此时无暇理会,他必须抓紧时间了。

  从抵达这里的时候就隐约感知到的那潜藏的危险,Shen Qian 终于知道是来自哪里了。

  Fire God Palace 的道场刚才经过了连续摧残早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但唯有一个地方例外。

  Shen Qian 转过身,他淡漠注视着那高达thousand zhang 的火Divine Idol ,突然开口。

  “我该称呼你为火神吗,还是什么?”Shen Qian indifferently said ,“给你3 breaths time ,你不出来……我就打死你!”

  幽伶见Shen Qian 突然和那死寂的火Divine Idol 对话,甚至带上了威胁的口气,她先是诧异,但随即却是stared wide-eyed 。

  轰隆隆!

  after a brief silence ,thousand zhang 的火Divine Idol 表面突然生出了裂纹,当裂纹蔓延到了极限,伴随着无数碎石跌落,一具闪烁着璀璨golden light 的骸骨便在这Fire God Palace 道场上显露出来。

  呈现人形的骸骨同样高达thousand zhang ,身上没有任何血肉存在,唯有一头fiery-red 的长发异常醒目。

  明明从其上感知不到任何生机,但不知为何,只是注视着这巨大的骸骨,幽伶就有一种trembling in fear 的感觉。

  “真divine corpse 骨!”

  幽伶有些震撼,而且眼前的,还是一具极其罕见的保存完整的真divine corpse 骨。

  在外界,哪怕只是一小截的真divine corpse 骨也是unique treasure 宝,一出现就会遭受哄抢,更别提一具完整的真divine corpse 骨了,价值简直难以估量。

  Shen Qian 的眼神,却是immediately 就落到了眼前火divine corpse 骨的头部。

  就在那top of the head 的位置,有一块逸散着七彩之色的头骨。

  “天命骨!”

  Shen Qian 目光熠熠。

  这Fire God Palace 竟然真的存在天命骨!

  这也意味着只要拿到那块天命骨,炼制王侯Avatar 的材料就全部齐全了。

  golden light 在火神的尸骨上涌动,片刻后在火divine corpse 骨的胸口位置凝聚成了一道隐约的silhouette 来。

  这虚幻的silhouette 和火Divine Idol 长得一模一样,身上溢出的气息也是强横无比,几乎压得幽伶难以呼吸,给她的感觉,竟是比面对此时的Shen Qian 还要恐怖。

  他直视着Shen Qian ,said solemnly :“离开吧,Human Race ,你们在这里impudent 的已经够久了!”

  身为顶级True God 的火神还没死?

  “Shen Qian ……”幽伶骇然之余,有些焦急的想要让Shen Qian 快离开。

  但Shen Qian 却remain unmoved ,反而嗤笑一声,一伸手就向那虚幻的silhouette 抓去。

  “what thing are you ,敢这么和我说话?”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