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18

  紧紧抱着怀中的少女,Shen Qian 有些叹息。

  他已经大概试探了一下,幽伶体内的生机早已殆尽,现在还有一口气只是因为精神内核还没有被完全腐蚀,但也已经powerless 。

  即便此时两人相拥,幽伶也有些cautiously 的意味,似是生怕会将身上的venomous insect’s poison 沾染给Shen Qian 。

  幽伶的整张脸已经近乎被那灰色纹路完全覆盖,她努力睁大着晦暗无神的眼睛,似是生怕就这样完全睡了过去。

  “Shen Qian ,你相信我吗?”

  幽伶呓语一般说道。

  “当然相信。”

  “那……”

  幽伶突然吃力的抬起胳膊,用自己的双手去触碰Shen Qian 的双手,只是她的动作无比迟缓。

  感知到对方似是想做些什么,Shen Qian 直接牵起了她的手,两人十指相扣。

  “我好害怕,害怕自己真的就这样消失了,你们will not 记得我了……”

  Shen Qian 没说话,只是握住少女的手紧了紧。

  突然,少女仰起脖颈,用已经开裂的嘴唇轻轻的吻在了Shen Qian 的胸膛上。

  Shen Qian 先是一惊,因为他感觉到有什么mysterious power 正在涌动,但他很快又安定下来。

  他相信幽伶不会害他,即便是这个时候,对方真的要将venomous insect’s poison 传给他,那又如何?

  本来也就是因为他,幽伶才会中毒的啊!

  不多时,幽伶移开了脑袋,歪头重新靠在了Shen Qian 肩膀上。

  Shen Qian 低头看去,不出所料,他身上并没有出现什么灰败痕迹,只在幽伶吻过的地方,透过衣服隐约能看到有一个恍若幻觉一般的red 唇印一闪而逝。

  “我mother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幽伶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但还是絮絮叨叨的说着话。

  “她在死之前教会了我一种咒术,她告诉我不要难过,因为相爱的人总will meet again ,即便是能湮灭一起的时间长河也无法阻隔……”

  “我不知道mother 是不是说谎了……”

  “因为father 总是在幽冥之中行走,可他却再也找不到mother 了……”

  “这个咒术的名字,叫做三生咒……”

  “三生呢,真好听……”

  幽伶的声音越来越轻,直至完全沉寂。

  在这个过程之中,Shen Qian 就一直保持着跪坐和怀抱的姿势,直到怀中已经彻底变得空空荡荡,Shen Qian 才低头看去。

  少女的silhouette 早已消失,干净的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甚至连精神内核都没有。

  只有怀中的余温还在诉说着什么。

  “三生咒……”

  Shen Qian 喃喃念叨了一遍。

  他没有告诉少女,这个咒术也许是真的,因为那时少女的耳朵早已融化,她已经没法听见Shen Qian 说什么了。

  即便知道这也许不是真正的离别,Shen Qian 还是有些怅然。

  又在原地呆坐了许久,Shen Qian 才收起了所有情绪,他took a deep breath 站起身来,突然一挥手。

  Essence Power 涌动之间,又从不远处的火Divine Idol 上摘下了不少True God skeleton 。…

  接着Shen Qian 以skeleton 为框架,又从地上收集了不少碎石,就在原地忙活起来。

  约莫one hour 之后,当罕见的有些手忙脚乱的Shen Qian 终于停工的时候,在刚刚幽伶消失的地方,已经多了一尊and the others 高的少女石像。

  石像不算很精致,甚至可以说有点丑,但好在被Shen Qian 精心雕琢的五官,还是有了几分少女的神韵。

  只是Shen Qian 一时也分不清,这雕像到底是更像幽伶还是更像霍伶儿。

  少女伸开双手,脸上有着灿烂的笑意,似在拥抱着什么。

  “来远古一趟,就当留下了一段回忆吧。”

  Shen Qian 喃喃自语,随后他飞身而起,环绕了Fire God Palace 一圈。

  运用脑海之中的Formation 知识,再加上Fire God Palace 宝库之中残余的一些可以当做阵盘的treasure ,Shen Qian 不仅尽量复原了Fire God Palace 原本的禁制,还留下了大量防护Formation 。

  做完这一切,Shen Qian 还不满足,他又离开了Fire God Palace ,Divine Consciousness 全开in the vicinity several hundred li 的地域游荡了一圈。

  能登上Ninth Heavenly Layer 的本来就没多少,剩下的又几乎被Shen Qian 全杀了,可以说Ninth Heavenly Layer 还存在的活人很可能只剩下Shen Qian 了,所以他倒也没什么顾忌。

  当one hour 后Shen Qian 重新折返的时候,他已经吸引了上百个七色巨人追杀而来。

  将七色巨人全部吸引进了Fire God Palace ,Shen Qian 这才关上了外面的大门,满意nodded 。

  “这么多接近Mountain And Sea Peak 的七色巨人,再加上足以让Mountain And Sea 陨落的禁制Formation ,这Fire God Palace 等闲人应该进不来了。”

  Shen Qian muttered 。

  又最后加了一个Concealment Array ,让Fire God Palace 直接从视野之中消失,Shen Qian 这才转身离去。

  炼制王侯Avatar 的main material 都已经收集完毕,万族这年轻一辈的extremely talented 也尽数被他屠戮,短期内看不出什么,但可以预料这对于Human Race 以外的其他族群来说,绝对是一件strength great injury 的事情。

  这件事带来的余波,还有Human Race 的后续会如何,Shen Qian 也无法预料。

  对于他而言,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他也该“回家”了。

  ……

  关于如何在Ninth Heavenly Layer 找到回家的路,Shen Qian 本来也没有任何头绪。

  但就在刚才捏碎了时间河螺的时候,Shen Qian 的心头却出现了一阵悸动,就在这Ninth Heavenly Layer 的某个方位,有着什么吸引他的存在。

  而且那个不知名的事物,必定和时间河螺或者说时间长河有关。

  Shen Qian 沿着刚才记下的方向不断前行,一路上几乎没有再耽误任何时间,按照地图来看,Ninth Heavenly Layer 最有价值的Secret Realm 也就是Fire God Palace 了。

  在这般全力赶路之下,仅仅one hour 之后,当拨开迷雾,在Shen Qian 的视野之中也出现了一座浩大的宫殿。

  “就是这里!”

  看着那外表略显破败的宫殿,Shen Qian 心中又出现了一阵悸动,当即他落入了宫殿门前的小径。

  走在小径上,一阵熟悉感却是assaults the senses 。…

  当走到宫殿门前的时候,Shen Qian 立刻意识到这是什么地方。

  “这不就是九王Secret Realm 吗?”

  Shen Qian 有些惊诧。

  眼前的宫殿,和他当初在Nine Heavens 之上进入的Secret Realm 一模一样,只是宫殿门前少了一块标注“九王Secret Realm ”的stone tablet 罢了。

  仔细看去,Shen Qian 还是发现了一些不同。

  这宫殿虽然也是破败荒凉,但比起他当初在Nine Heavens 之上看到时,还是要完好了不少。

  “所以这宫殿是后来才被九王拿去用作Secret Realm 的吗?”

  Shen Qian 思索着。

  他现在所处的年代距离现代有多遥远Shen Qian 也不确定,但起码也是千万年的间隔了。

  那在之前,这宫殿又是用来做什么的?

  Shen Qian 抬头看了看,宫殿原本用来悬挂殿名的地方空空荡荡,但还是能隐约看到痕迹,只是牌匾却不翼而飞。

  一时间也想不清楚,Shen Qian 干脆不再多想,大步向前直接推开了那青铜质地的殿门。

  轰隆!

  重达万斤的青铜大门并没有什么禁制,很轻松的就被Shen Qian 推开,只是走入其中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和Shen Qian 当时踏入九王Secret Realm 却有着极大的不同。

  没有涌动的灵雾,也没有遮蔽视野的迷雾,穹顶之上,也少了那些bizarre and motley 的色彩。

  出现在Shen Qian 视线之中的,就是一座空空荡荡带着残破痕迹的great hall 。

  只在正中,那穹顶处有一抹光线照射而下的地方,摆放了一座白玉打造的案台。

  Shen Qian 目光一凝,body flashed 便瞬间跨越了千米距离,出现在了白玉案台之前。

  让Shen Qian 意外的是,案台上却没有摆放他预想之中的东西。

  Shen Qian 先是frowned ,随即察觉不对,案台上明显有着一圈深深凹陷下去的痕迹,可以看出之前应该是有什么重物压在其上。

  但现在,那不知名的treasure 却不翼而飞。

  Shen Qian 蹲下身来,仔细查看之后发现案台边还镌刻了一行unremarkable 的小字,只是字迹潦草,像是仓促之间写上的。

  “我在……尽头等你……那扇‘门’没有关……”

  Shen Qian 伸手触碰着那不知是多久之前留下的文字,一时间不由蹙眉。

  这些文字断断续续,他也不确定完整的句子本来是怎么样的。

  “‘门’?”Shen Qian 咀嚼着这个字,有些犯嘀咕。

  “门”的概念难道不是现代武道社会才出现的吗?

  “你是在找这个吗?”

  正在Shen Qian 思索的时候,一道淡淡的声音突然从Shen Qian 背后响起。

  “谁!”

  heart startled 的Shen Qian 骤然转过身来,随即就是startled 。

  就在他的后方,great hall 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另外一道silhouette 。

  他身穿black clothed ,身形挺拔,有着好似很久没有打理过的长发,隐约露出了一张沧桑而极富棱角的冷漠面孔,眼眸深沉似海,其中好似找不到任何情绪波动。

  青年背负着一杆完全漆黑的long spear ,right hand 则托着一口刻有繁复花纹的and the others 高的青铜大钟。…

  看到那青铜钟的瞬间,Shen Qian 就确定,这就是那白玉案台上原本放置的东西。

  眼前的青年很明显是一个Human Race ,但Shen Qian 却从未见过他。

  显然,他不属于姬文那一拨人。

  “你是……奴坎?”

  Shen Qian pupils shrank ,很快就想到了某个人。

  “你如何得知?”青年indifferently asked 。

  “能进入Ninth Heavenly Layer 的Human Race ,还能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我的背后,除了神柱Ranked First 的奴坎,又还有谁?”

  Shen Qian faintly smiled 。

  但其实他内心远不如表面那么平静。

  以他如今几乎堪称不可思议的spirit strength ,Mountain And Sea 之中有几人还能在不惊动他的情况下接近他?

  只一眼他就确定,眼前这青年只会比别人描述的更terrifying 。

  dong!

  奴坎将手中的青铜钟丢到了地上,那明明看起来并不如何沉重的青铜钟,却是震得整座great hall 颤栗了一下。

  “你是为这仿制的Primal Chaos Bell 来的吧?”奴坎问道。

  “Primal Chaos Bell ?”Shen Qian 一挑眉。

  “Heaven and Earth 初开之时,有一批诞生在鸿蒙之中的Supreme Treasure ,它们存在的时间,甚至比第一批Immortal God 还早,Primal Chaos Bell 便是其中的Supreme Treasure 之一。”

  奴坎indifferently said ,“传闻Primal Chaos Bell 有tearing the world 、镇压时空之能,不过早已失踪在Ancient Era ,后来再无人得见其真身。”

  tearing the world 、镇压时空?

  Shen Qian 听着这两个关键词,不由得眼睛一眯,那岂不就意味着,这就是他能用来进入时间长河的钥匙?

  Shen Qian 看了一眼那隐约散发着压抑气息的青铜钟,却是有些心惊,单是这仿制出来的Primal Chaos Bell 都给了他一种远超S-Rank 灵能武器不知道多少的oppression ,那如果是真正的Primal Chaos Bell 又该何等terrifying ?

  “你和我说这些是何意?”

  Shen Qian 明白那个先自己一步进入great hall 的人就是奴坎,但对方如果是为了这仿制的Primal Chaos Bell 而来,那他已经得手,又何必继续等在这里?

  “与我一战,这Primal Chaos Bell 便给你。”

  奴坎面色不变,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great hall 内寂静了下来。

  Shen Qian 直视着对面的青年,气氛仿佛发生了某种微妙的改变。

  站在Shen Qian 面前的,是事实上这个年代年轻一辈的真正Number One Person ,震惊诸神的Legendary 人物,以slave 出身却压得那同样天资盖世的乌兰黯然失色,甚至有了王侯底牌都不敢轻易挑战的peerless genius 。

  而Shen Qian ,早就在Nine Heavens 之争的时候,事实上就奠定了自己现代武道年轻一辈Number One Person 的名头。

  这是……一场跨越了万年的Peak 之争!

  Shen Qian 微微垂眉,next moment 山河刀已经在手,他的身形也如同幻影一般消失在了原地。

  轰隆!

  great hall 之中恍若有雷电乍现,那连绵的闪电之中,有一连串密集的silhouette 恍若皮影戏一般,从Shen Qian 所在的位置一直延伸到了奴坎所在的位置。

  Ding! 当!

  清脆的交击声一掠而过,但奴坎并没有拔出他背上的long spear ,只是以手背forcibly 挡住了this blade 。

  刺目的火花从手背和长刀撞击的地方乍现,Shen Qian 看着奴坎皮肤上闪烁的golden glow ,眼神有一瞬间的凝重。

  这奴坎竟还是一个body refinement 一道的top powerhouse !

  但next moment ,让Shen Qian 难以理解的事情发生了。

  狂猛的Essence Power 从奴坎身上涌动出来,直接将Shen Qian 掀飞了出去。

  对方realm 远比自己高,Shen Qian 一时落入下风并不奇怪,真正让Shen Qian 震撼的是,在奴坎的Essence Power 之中自己感受到了一种极其熟悉的意味。

  “混乱Essence Power !”

  Shen Qian 震惊道,“你也拥有混乱本源?”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