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19

  眼前的奴坎无论realm 多高,甚至就算对方可以匹敌王侯,Shen Qian 也不会觉得太过意外。

  但对方竟然也拥有混乱Essence Power !

  如此事实才真正的让Shen Qian 震惊。

  何为混乱本源?

  转换任意attribute 的Essence Power ,吞噬任何attribute 的Essence Power ,要做到this step ,起码要融合数十种乃至上百种不同的本源气。

  Shen Qian 做到了,但那是在多种机缘巧合的情况下凑成的。

  借助Jing City 的天气system ,再加上大佬高带回来的补天石平衡了体内元气,以及来自八Senior Sister 的桃补充了体内生机……

  Shen Qian 一度以为,自己在Beginner Martial Artist 阶段凝结混乱元气,不敢说后无来者,至少也是前无古人。

  didn’t expect 眼前就冒出了一个“古人”……

  Shen Qian 能越阶而战,混乱Essence Power 在其中居功至伟,甚至不止一次,因为混乱本源的存在,Shen Qian 都堪称是绝境逢生。

  等等!

  Shen Qian 蓦地想起在8th Heavenly Layer 的时候,有一个人特意引自己去了那处有着被污染的Spiritual Qi 源泉的山谷。

  当时一切都太过巧合,Shen Qian 也来不及深想,但此刻察觉到对方也有混乱Essence Power 之后,Shen Qian 好像明白了甚么。

  “在8th Heavenly Layer 替我引路的人……是你?”

  Shen Qian 惊诧之余也是纳闷。

  对方的举动好似是在帮助自己,可其中又有一个细思极恐的事情。

  奴坎是怎么知道Shen Qian 也有着混乱Essence Power 的?

  Shen Qian 可以肯定,他和对方绝对是第一次见面。

  如此人物,但凡之前有过接触,Shen Qian 绝对impossible 毫无印象。

  “你废话太多。”

  奴坎却没有回答Shen Qian 的问题,只是冷冷吐出一句话之后,将背上long spear 一甩,随着漆黑long spear 没入stone pillar ,他的身形也骤然消失在了原地。

  凛冽的拳势assaults the senses ,奴坎瞬间将Shen Qian 拉入了近身战斗。

  Shen Qian 也丢弃了山河刀,loudly shouts ,一拳打出。

  砰!

  又是堪称是毫无技巧的一拳碰撞,奴坎原地不动,Shen Qian 的身形却远远抛飞了出去。

  而奴坎并没有给Shen Qian 丝毫喘息的机会,在原地的奴坎残影还没有消散的时候,奴坎已经再次ghost-like 出现在Shen Qian 身侧,一腿扫出。

  速度的Taboo Domain !

  这一脚结结实实踢在了Shen Qian 格挡的胳膊上,伴随着“轰隆”一声,Shen Qian 的身形在眨眼间弹射千米,重重砸在了great hall 的stone wall 上。

  这great hall 不知道是何种材质,即便震动不断,但遭受了万斤以上的impact 也丝毫没有损坏。

  Shen Qian 的身形跌落在地,顾不上胸间翻滚的气血,鲤鱼打挺一般又重新跳跃而起,facial expression grave 的注视着没有追击的奴坎。

  压制。

  即便只是短短的三招接触,Shen Qian 已经感受到了一丝全面压制的意味。

  这种感觉很是mysterious ,并不是那种来自realm 上的。

  就算身为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的乌兰和天猛and the others ,也没有给Shen Qian 这样的感觉。

  “你比我想象的弱了太多。”

  奴坎面色冷漠,但语气之中却有着一丝掩饰不住的失望。

  Shen Qian 虽然时常以咸鱼自居,但他走到今日,几乎未逢败绩,一路都是在别人的惊叹之中向前,deep in one’s heart 又是何等骄傲!

  听到这句话,饶是Shen Qian 心志早已稳如Old Dog ,也不由得被激起了一丝怒意。

  他不再纠结为何对方也拥有混乱本源,抛弃了心中所有杂念之后,Shen Qian 也是面色一沉,body flashed ,在无数残影乍现的时候,他已经将奴坎重新卷入战斗之中。

  bang! bang! bang!

  这great hall 之中明明没有云空,但却雷暴不断,乌云密布。

  占地thousand zhang 的great hall 之中,处处都是两人的身形,每一次身形消散,必然有电光惊天,烈火横生。

  thunder 来自于两人的身形,火光爆发于两人的fist strength 碰撞。

  虽然依旧处于全面的下风,但Shen Qian 却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酣畅淋漓的感觉。

  不知道是出于某种默契,亦或是任何花里胡哨的技法和Divine Ability 都失去了意义,也可能是想证明什么。

  两人都没有动用任何的martial skill 和Divine Ability ,就只是最基础的拳脚,最primordial 的力量碰撞,最直接的速度比拼!

  而且Shen Qian 已经敏锐的察觉到……

  不管奴坎本身到底是什么realm ,他和自己交手时,表现出来的就只是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

  没错,和Shen Qian 一模一样的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

  这已经沦为了另外一种意义上的较量。

  Shen Qian 不知道奴坎最强的手段是什么,但对方连那杆漆黑如墨的long spear 都没有动用,Shen Qian 自然也impossible summon system 来“作弊”。

  这是一个几乎毫无weak spot 的对手,在完全以基础招式碰撞的过程中,Shen Qian 已经忘记了一切。

  他仿佛回到了当初在Jing City 七中的Martial Arts Hall ,alone 挑战铜人阵的时候。

  那就是武道最初的模样。

  砰!

  又是拳脚相交,吃了闷亏的Shen Qian 后退数十米,奴坎也连退数步。

  对方一直漠然的脸颊上第一次有了些许波动。

  “那我……要认真了。”

  随着这淡淡的话语落下,奴坎整个人的状态仿佛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紧接着……凛冽的murderous aura 突兀的出现,奴坎再次冲了过来,看似和之前毫无区别的冲撞,却让Shen Qian hair stands on end 。

  因为,他竟是无法再判断奴坎出手的轨迹。

  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砰!

  bang!

  动作慢了一拍的Shen Qian 第一次遭受重创,身形重重的飞了出去,在地上滑行百米,才终于卸去了那恐怖的力道。

  嘴角溢出鲜血的Shen Qian 站起身来,意外又不意外的吐出了两个字,“Extreme Realm ?”

  禁忌的速度,禁忌的力量,禁忌的Essence Power ……

  眼前的奴坎,本来是除了当初的江承夜之外,Shen Qian 见到的同龄之中最terrifying 的对手。

  而现在对方轻易就进入了Extreme Realm ,这却是当初江承夜也没有做到的事情。

  这也是Shen Qian 目前为止,遇到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Extreme Realm Martial Artist 。

  不用燃烧Essence Power 和fleshy body ,对方只是心念一转间,就轻易的踏入了这个领域。

  他做到了Shen Qian 本以为只有system 能做到的事情。

  砰!砰!砰!

  进入了Extreme Realm 的奴坎比之前瞬间terrifying 了数倍,明明是一样的速度和力量,但Shen Qian 却毫无招架之力。

  只是数招过后,连续遭受重击的Shen Qian 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势。

  他的心中有过片刻挣扎,但最终还是归于平静。

  某种莫名的坚持,让他不愿意at this time 依赖system 。

  在奴坎再次一拳砸来的时候,看着那越来越近的恐怖拳势,Shen Qian 却闭上了眼睛。

  他明明已经那么多次进入Extreme Realm ,即便那不是他的意志,但他的fleshy body 已经有了那无数次的经验,他还有远超同阶Martial Artist 的spirit strength 作为后盾……

  所以到底是何等的废物,他才会也做不到这样的事情?

  奴坎没有丝毫的show mercy ,this fist 过后Shen Qian 就将重伤。

  甚至……有生死的危机。

  system 发来了预警……但this time 不知为何,他不想再妥协了。

  “break for me !”

  Shen Qian 心底发出了咆哮,也就在那一瞬间,在生死的压迫和意志的拉扯下,他进入了一种extremely mysterious and abstruse 的状态。

  好似有一口重鼓在他的体内响彻,Shen Qian 身躯一震,由spirit strength 延伸出的念头suddenly 通达。

  他看到了。

  看到那每一滴流淌的Essence Power 的变化,看到了自己体内每一寸skeleton 肌肉传来的震动,而他……可以百分百掌控它们。

  当Shen Qian 睁开眼睛,眼前的world 也变得不一样了。

  空气之中暴走的Spiritual Qi 的每一丝轨迹,还有那面色漠然的奴坎,他拳锋上那几乎不存在的weak spot ,尽数被Shen Qian 收入了眼中。

  next moment ,Shen Qian 的身体在impossible 的情况下横移半寸,以无比惊险的角度躲开了奴坎的一拳,同时他的身躯翻转,在奴坎一拳落空的同时,爆发出了体内潜藏的所有力量,一脚踢在了奴坎的脊背上。

  bang!

  奴坎groaned ,被这一脚踢飞了数十米,在半空连续翻转数次才终于堪堪稳住了身形。

  “Interesting 。”

  奴坎漠然的脸颊上闪过了一丝astonished ,随即腿脚发力,毫不停歇的又攻了过来。

  peng~ peng~ peng~ ……

  远比之前密集十倍的碰撞声,好似倾盆的暴雨洒落大地一般在great hall 之中不断响起。

  每一次呼吸的时间,两人都要交手十数次。

  但诡异的是,这great hall 之内却没有丝毫外泄的Essence Power 在涌动。

  若是realm 低一些的Martial Artist ,只怕还以为这是两个Mountain And Sea 之下的Martial Artist 在交手,除了那unimaginable 的速度让人难以理解。

  唯有realm 达到一定地步的Martial Artist ,才能看出在两人举手投足间,那看起来普普通通,却足以轻易灭杀等闲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的一拳一脚中,所蕴含的恐怖力量!

  这是力量的百分百掌控,是最直接的也是最惊险的战斗。

  如此近身的搏杀,两人的容错率都是0,只要有一方露出weak spot ,那么迎接他的,就是连绵不绝的暴击,直至他陨灭。

  而偏偏,进入了Extreme Realm 状态的两个人又绝对不会犯错。

  甚至每一招每一式,两人都已经做到了最大程度的预判,这反而导致,当战斗越加白热化的时候,两人碰撞的次数反而在不断减少。

  但Shen Qian 还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对。

  这种不对劲来源于,即便他breakthrough 了自身,终于能以完美状态进入Extreme Realm ,但面对着奴坎,他依旧在渐渐落入下风。

  那是一种不可逆的下风。

  就像是水滴石穿,每一次碰撞他都在吃亏,即便吃亏的幅度只有百分之一,但当这种幅度堆叠起来,他就进入了powerless 的境地。

  可是……为什么?

  Shen Qian 不理解。

  明明两人是一样的力量,一样强横的肉体,一样的禁忌速度,到底差在哪里?

  一心求解的Shen Qian 早已忘记了胜负和生死,他在每一次和奴坎碰撞时都在细细感受着其中的微妙。

  他的Divine Soul 恍若出窍一般漂浮而起,在半空凝视着两个人快到了极致的打斗。

  gradually ,完全忘我的Shen Qian pupils shrank ,好似发现了什么。

  那一点点几乎不可察觉的差距,依旧来自于对Essence Power 的操控。

  Shen Qian 本以为自己已经实现了百分百对Essence Power 的掌控,但……奴坎做到了更多。

  spirit strength 无限集中,那在两人手掌之间涌动的Essence Power 也被无限放大,Shen Qian 发现了其中的端倪。

  同样是无数本源气融合而成的混乱Essence Power ,Shen Qian 的Essence Power 在他绝对的掌控下就像是如臂使指的军队,时而变成了暴烈的火,时而变成了涌动的风,配合着Shen Qian 进攻和腾挪。

  但奴坎不一样。

  在进攻的时候,他的Essence Power 只有一部分变成了暴烈的火,另一部分却变成了Extreme Cold 的冰,随后冰火交融,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本源Essence Power 相撞,以此爆发出更强烈的威能!

  竟有人能将Essence Power 操控到这种地步?

  Shen Qian 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色彩。

  他一直以为本源Essence Power 的强大,只在于想要什么样子,就可以变成什么样子。

  但奴坎却用自身为教材,向他展示了另外First Heavenly Layer 地。

  换言之,Shen Qian 在Extreme Realm 之下能发挥的,只是百分百自身的Essence Power 威能,但奴坎,在通过将本源Essence Power 拆分为二、为三的情况下,爆发的威能却可能是百分之一百三十甚至更多!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Extreme Realm 就能做到的事情了。

  Shen Qian 更愿意将之形容为Extreme Realm 的Second Layer 次,这种完全入微的Absolute Control ,已经凌驾于Extreme Realm 之上!

  Shen Qian clenched the teeth ,试着拆分自己的本源Essence Power ,原本温顺的Essence Power 瞬间变得狂暴无比,只刹那间,Shen Qian 体内的Essence Power 就进入了失控的边缘。

  他露出了一个致命的weak spot ,而奴坎没有错过。

  “pu! ”

  golden 的鲜血自Shen Qian 口中狂喷而出,他被奴坎一拳打中腹部,整个人如同陨落的流星一般重重砸落在地。

  奴坎frowned ,似是不解为什么Shen Qian 的Extreme Realm 会突然崩塌。

  但他的身形没有停滞,又是一闪出现在了Shen Qian 旁边,暴烈无比的一脚踢出。

  Shen Qian 好似失去了抵抗之力,身形再次横飞hundred zhang ,他的面色时青时红,体内发出了宛如vortex 一般的奇异声响。

  “你疯了!”奴坎终于发现了什么,他complexion changed ,惊道:“你竟试图在Life and Death Battle 中领悟Extreme Realm 之上?”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