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20

  世间Martial Artist 如果分为数重境地。

  First Layer ,就是亿万的普通Martial Artist ,他们没有太高的天分,也没有离奇的际遇,只是踏踏实实、按部就班的cultivation 着。

  他们打磨肉体、凝结元气、升华Essence Power ……在有限的岁月里以Mountain And Sea 为毕生追求。

  还有Second Layer 的Martial Artist 。

  他们不甘平凡,拥有过人的心志,凭借着跨越生死的勇气凝结了本源元气,在this stage 已经可以称得上一声天才。

  按照Shen Qian 过往的认知,Old Liu 就属于this stage 。

  也正是本源元气的存在,让Old Liu 尚未得道的时候就足以和Mountain And Sea 匹敌。

  再往上,就是ordinary person 根本unimaginable 的处在Third Layer 的Martial Artist 。

  寻常人要在生死之中才能领悟的本源气,对他们来说要获得几乎如吃饭喝水一样简单,他们常常拥有不止一种本源气,还能掌控自如。

  到了这个境地,可以称得上是peerless genius 。

  在99%的Martial Artist 眼中,最多也就能看到这三层。

  惟有极少数的Martial Artist ,知道这世间还存在处于Fourth Heavenly Layer 的Martial Artist 。

  他们更像是传说,也是普通Martial Artist 乃至一般的天才will not 相信的存在。

  一如在system 掌控下获得了混乱本源的Shen Qian ,以及……眼前的奴坎。

  他们掌控了无数种本源气,甚至将之合一,获得了堪称是Supreme 根基的混乱本源。

  他们在努力向着Heaven and Earth 初开时,传说中孕育一切的“混沌”行进着。

  Shen Qian 清楚的知道,如果没有system 的存在,他也许连成为First Layer 次的Martial Artist 都会艰难无比。

  但这不代表着Shen Qian 要当一辈子的咸鱼。

  此时,当看见了崭New World 的大门,Shen Qian 几乎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立即尝试。

  那种对于武道的至高渴望,早已在少年一路行来时,unconsciously 超越了那颗贪生怕死的心。

  他曾经平凡,但如今却不再普通。

  面对奴坎难以理解的质问,Shen Qian 一言不发,只是努力压制着体内因为Essence Power 失控引发的所有躁动。

  当他心念所至,体内的本源气瞬间化为了当初的primordial 形态,即……那多种不同的本源Essence Power 共存的模样。

  失去了平衡的Essence Power 瞬间变得无比暴躁,而Shen Qian 只是在其中寻求一个短暂的平衡。

  他不需要做到多完美,只要……比对方强一点点就好。

  奴坎眼中出现了真正的恍若实质的killing intent 。

  他仿佛失望于Shen Qian 的“急躁”,三种不同的本源Essence Power 缠绕上了他的拳头,化为了一层璀璨的拳套,美丽之中又透着极致的Destruction Aura 。

  这就是奴坎的极限。

  同时驾驭三种完全不同attribute 的本源气,并将之糅合成随时会爆炸的恐怖Essence Power 。

  单凭这一手,奴坎在Mountain And Sea 之中就罕逢敌手。

  他的silhouette 恍若瞬移一般出现在了Shen Qian 面前,那宣判着死亡的一拳ruthless 的moved towards Shen Qian 落下。

  没有什么要害不要害的说法,this fist 只要碰到Shen Qian ,就绝没有second 下场。

  眼看this fist 就要落到Shen Qian 身上,Shen Qian 忽的抬起头来,那眼眸在这一瞬间炽亮如星。

  “我……做到了。”

  伴随着那轻声的宣告,Shen Qian 身上的气息有一瞬间的沉寂。

  下一秒,像是风暴涌动,又像是巨浪滔天,Shen Qian 低吼一声,同样punched out 。

  在他的手臂上,足足有五种斑驳的色彩缠绕其上。

  “你……”

  奴坎pupils shrank ,在这一瞬间竟是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每两种attribute 不同的本源Essence Power 相碰撞,威能就会上涨三成,当融入Third Type ,威能就会上涨到七成……若是五种呢?

  奴坎也没有答案,他只知道,每多一种本源Essence Power ,那其中的威能都会呈几何倍增!

  三种和五种……完全是两个Heaven and Earth 。

  bang!

  双拳相接的瞬间,奴坎拳头上的铠甲便瞬间破碎,难以匹敌的毁灭气劲自Shen Qian 手臂上汹涌而来,直接将奴坎吞噬。

  Shen Qian this fist ,仅从力量而言,已经breakthrough 了20万Kg,这是等闲Mountain And Sea Peak 都做不到的事情。

  死亡的风暴撕扯着奴坎,就在Shen Qian 以为已经一拳定音的时候,自奴坎身上突然传来了像是锁链卷动的“crash-bang ”的声响。

  恍惚之中,Shen Qian 仿佛看到了奇异一幕。

  奴坎的全身上下都被无尽的black 锁链缠绕,在Shen Qian 一拳破碎了对方防护的同时,那锁链好似松动了一些,一股无比惊人的terrifying 气息一闪而逝。

  但这一幕很快就消失,像是Shen Qian 的幻觉一般,当他再度回神,只看到破败如稻草一般抛飞出去的奴坎。

  重重砸在地上的奴坎,好一会才艰难的爬起身来。

  他身上的气息起伏不定,被长发遮蔽的面孔也看不清表情,只能看到一缕缕golden 的鲜血顺着他的手臂不断流淌,随即滴落在光滑的地板上。

  他沉寂许久,Shen Qian 也没有动静。

  恍若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奴坎终于微微抬头,他深深看了一眼Shen Qian ,随即一招手,那钉在墙壁上的漆黑long spear 便到了他的手中。

  就在Shen Qian 心生警惕的时候,奴坎却扛着long spear 转身就走,很快就消失在了great hall 的入口处。

  “就这么走了?”

  Shen Qian 有些unfathomable mystery 。

  他本以为还有一场恶战,但好似却是tiger’s head, snake’s tail 的结束了。

  不过next moment Shen Qian complexion changed ,却也来不及多想,因为来自体内的Essence Power backlash ,在他苦苦压制之后终于爆发了。

  没有了别人在场,Shen Qian 也不再顾忌形象,近乎是疼得满地打滚,嘴里不住倒吸着凉气。

  最后还是system 出手,帮Shen Qian 强行归拢了所有紊乱的Essence Power ,他才慢慢的缓和过来。

  Shen Qian 确实成功了,但其中有着很偶尔的因素。

  换句话说,他在第一次窥探到那Extreme Realm 之上的realm 时,成功的短暂进入其中,并且一举掌控了五种拆分出来的本源Essence Power 。

  但这种状态……却是极其不稳定的。

  再来一次,Shen Qian 未必能成功。

  不过好处是,有了如此超前的经验,Shen Qian 再试着融合两种本源Essence Power ,就会变得容易许多。

  因此Shen Qian 还是很满足。

  毕竟this time ,他没有依靠system ,完全是凭借自己的ability 窥探到了武道的higher realm 。

  奴坎这个人太过mysterious ,Shen Qian 也没搞懂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对方确实兑现了承诺。

  Shen Qian 和他一战之后,说不清谁胜谁负,但对方还是把那仿制的Primal Chaos Bell 留下了。

  足足过了大one hour ,一番调息之后的Shen Qian 回归了正常状态,体内的混乱Essence Power 在meridian 之中重新流畅的运转了起来。

  他站起身,来到了那仿制的Primal Chaos Bell 旁边。

  took a deep breath ,专注心神,Shen Qian 将手掌放到了Primal Chaos Bell 之上。

  weng!

  Primal Chaos Bell 震动起来,随着Shen Qian 眉头一挑,他手指上有着滴滴鲜血直接被那Primal Chaos Bell 吸收了进去。

  “滴血recognizing Master ?”

  Shen Qian 只在典籍之中见过这么古老的认证方式,一时间有些好奇。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这Primal Chaos Bell 却好似没有任何的禁制,而奴坎似乎也没有趁机在上面做过什么手脚。

  next moment ,原本and the others 高的Primal Chaos Bell 开始缩小,最后化成了巴掌大的迷你模样,落入了Shen Qian 掌心之中。

  与此同时,在Shen Qian 的脑海之中,也多了一段来自这仿制Primal Chaos Bell 的信息。

  不出Shen Qian 所料,这仿制的Primal Chaos Bell 并没有什么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威能,如果用来当做对战的武器,只怕并没有比普通的A-Rank 灵能武器强多少。

  唯一比较牛批的就是这Primal Chaos Bell 的重量,刚才Shen Qian 没来得及试一试,但此时根据Primal Chaos Bell 反馈的信息,它竟是重达三万六千斤!

  对于宿主的Shen Qian 来说自然没什么感觉,但就这个重量而言,只怕丢出去都可以砸死一大片高Martial Artist 了,等闲Mountain And Sea 也未必扛得住。

  这座仿制的Primal Chaos Bell 只有一个功能,它可以和时间长河建立稳定的联系,在撕裂时空之后替Shen Qian 打开一条通往时间长河的路。

  这功能只有在需要的人手中才算是异常强大。

  “该回家了。”

  或许是终于到了此时,Shen Qian 一直昂扬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疲态。

  从他进入时间长河到现在,其实加起来十天都没有,但对于Shen Qian 而言,却是历经了无数事情,所以显得格外的漫长。

  最后环视了一遍眼前的great hall ,确认奴坎真的消失之后,Shen Qian 又看了一眼那白玉案台边镌刻的小字。

  “总觉得这字迹has several points of 眼熟……”

  嘀咕了一句之后,Shen Qian 不再犹豫,手指以奇异节奏敲击在了重新变大的Primal Chaos Bell 上。

  dong! dong! dong!

  似有若无的钟声在great hall 内回荡,gradually ,钟声开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好似水流流动的奇异声音。

  Shen Qian 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模糊,all around 的景物开始快速的变幻起来。

  不知过去了多久,当all around 的一切终于定格的时候,Shen Qian 已经身处于一片灰蒙之中。

  这里就像是宇宙的尽头,或者是Heaven and Earth 的初始,在灰蒙之中隐约可见星星点点,却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

  在一片灰蒙的尽头,唯有一条thousand zhang 的silver 河流奔涌而来,自Shen Qian 的脚下流淌而过。

  那其中映照着世间万物,星辰myriad forms 。

  这里静谧到没有一丝声音,甚至连呼吸和heartbeat 都不可闻。

  时间长河!

  revisit an old haunt ,Shen Qian 也has several points of 感慨。

  就在Shen Qian 的旁边,仿制的Primal Chaos Bell 静静的悬浮着。

  将Primal Chaos Bell 收起,Shen Qian 调整了一下呼吸,随即一头扎进了那silver 的长河之中。

  ……

  巨大的缓缓流动的画卷之中,Shen Qian 正在艰难前行。

  在他的all directions ,有着无数的各种各样的画面,每一帧画面上都有着嘈杂的声音传来,其中更隐隐有着拉扯的力量,想要将Shen Qian 卷入其中。

  已经经历过一次的Shen Qian 谨守心神,他知道自己只要注意力稍微一放松,就很有可能如上次一般迷失其中。

  诡异的是,这时间长河明明是向前流淌,但Shen Qian 往前走的阻力却比逆流走的阻力强上数倍。

  gradually ,即便Shen Qian 再如何专注,他的思维也开始变得迟缓起来。

  他开始慢慢忘记了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又要去往何方。

  他也不记得自己走了多久,却依旧没有见到当时江陵王向他承诺的“回去的锚”。

  就在Shen Qian 迟疑着要不要直接让system 上线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危机感骤然笼罩了Shen Qian 。

  那是一种hard to describe 的恐怖威胁,好似连all around 的来自时间长河的不可抗力量都被冲淡了不少,Shen Qian 瞬间就清醒过来。

  他回头看了一眼来路,就在他的背后,不知道多远的地方,出现了一股近乎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滔天气息。

  诡秘、邪恶、暴躁……

  Shen Qian 能想到的所有负面的形容词,都能在that aura 上感知到。

  前所未有的浓重的死亡危机包裹住了Shen Qian ,有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仅仅是感知到了气息,就产生了一种绝望的感觉。

  即便是当初对他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燕山公,都没有让Shen Qian 有过这样的情绪。

  恐惧!

  是的,Shen Qian 发现自己竟然生出了一种恐惧。

  仿佛就连system ,此时也无法给他提供任何的底气。

  而明明,他又清晰的知道,那气息离他还有很远很远。

  没有丝毫犹豫,Shen Qian 开始奋力的向前。

  不知道是因为那terrifying aura 的存在影响了时间长河,还是Shen Qian 在真正的生死危机下爆发出了某种潜能,他前行的速度陡然快了起来。

  但Shen Qian 根本无法放松,因为那气息的主人正在以更快的速度不断接近。

  越来越大的压力几乎要压得Shen Qian 窒息,就在Shen Qian 以为自己今天hard to avoid calamity 的时候,视野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vortex 。

  那vortex 非常突兀的卡在了时间长河之中,就在看见vortex 的第一秒,Shen Qian 立马产生clear comprehension ,那就是江陵王为他留下的“锚”。

  视线所及之中,整片时间长河已经黯淡下来,好似都因为那mysterious 的气息受到了压制。

  竟有什么东西能压制时间长河!

  这在今天之前,Shen Qian 绝对想都不敢想。

  但此时他已经来不及多考虑,只是dash on bravely with no thought of personal safety 的一跃,终于靠近了那vortex 。

  在最后关头,Shen Qian 眼角余光一瞥,在vortex 旁边发现了一枚漂浮的时间河螺,他伸手一抓,将那河螺抓在了手中,随即就感知到了vortex 上传来的强大吸力。

  咻!

  伴随着Shen Qian 的身形彻底被vortex 吞没,vortex 也转瞬消失,而一片极其不明显好似手掌一般的阴影也差之毫厘的掠过了那vortex 消失的地方,只是却抓了个空。

  徘徊良久,那酷似手掌的阴影才消散在时间长河之中,这一条古老长河又恢复了亘古般的静谧,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