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22

  一念及此,Shen Qian 的心头又火热了起来。

  虽然三种main material 都已经齐全,但若是在这灵巫world 能够满足refining 的条件,无疑可以给Shen Qian 省去一大半的功夫。

  在Shen Qian 心思涌动的时候,白斐and the others 也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他们齐齐盯着Shen Qian ,似在等待一个答案。

  “我能提前知晓这些事情,其实是来自于百王殿的警告,我在百王殿是98号。”

  Shen Qian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淡淡抛出了一个他们无法拒绝的理由。

  “百王殿?”

  果然,除了被暂时屏蔽的穆紫烟,五人的脸色都是变得精彩了起来。

  他们自以为最大的秘密,现在却是被Shen Qian 一口戳穿。

  “曲白Senior 是90号,沙弼是89号,曹毅你是94号,白斐是92号,至于你,林三默……你是81号对么?”

  Shen Qian leisurely said 。

  这都是之前五人坦诚时告诉Shen Qian 的,现在Shen Qian 不过是复述一遍,但对于五人的impact ,却一点都不比刚才Shen Qian 说的任何一句话轻。

  “你……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就算我们都是百王殿成员,可互相之间的身份难道不是绝对保密吗?”

  看着几人unimaginable ,甚至连林三默都有些目瞪口呆的模样,Shen Qian 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是颇有些啼笑皆非。

  “你们可以理解为……我的权限比你们高。”

  Shen Qian peaceful 的装了个杯。

  五人皆是默然。

  他们虽然不太能接受,但好似除了这个又没有别的解释。

  “所以你能收到百王殿的警告,也是因为权限的问题?”

  林三默皱眉。

  “还有些别的原因。”

  Shen Qian 含糊不清的说道,“总之你们must 小心,我没猜错的话,那方凡应该和百王殿里的56号有莫大的关系。”

  “56号?”

  别人还没什么反应,曲白却是好似想到了什么,looked thoughtful 。

  “Senior 认识这56号?”

  Shen Qian 见状心中一动。

  关于56号在现实之中的真实身份,对Shen Qian 而言依旧是个谜。

  即便是出了Nine Heavens 战场这等变故,Shen Qian 也不确定能否通过百王殿揪出对方。

  似这种阴险狡诈的人物,impossible 没有任何后手,甚至Shen Qian 极度怀疑,只怕56号的真正身份也可能如方凡一般,只是对方的一具傀儡。

  “我曾经接过一次百王殿的Bounty Mission ,就是与这56号一起,当时闲聊时大家虽然没有互相暴露身份,但我听9号提及过,好像56号和拓东侯有些关系……”

  曲白回忆道。

  “拓东侯?”

  Shen Qian 听到这个名字,顿时目光一凝。

  这其中竟然牵扯到了一位王侯?

  但转念一想,虽然惊骇,却又唯有如此才合情合理。

  若只是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的层次,又怎么可能插手到Nine Heavens 战场之中?

  而且Shen Qian 没记错的话,拓东侯恰好也参与到了Nine Heavens 战场的建设之中……

  Shen Qian 不敢再深想下去了,如果这件事真的有王侯的影子存在,只怕已经不是现阶段的他就能处理的了。…

  不管如何,先顾好眼前再说。

  “秦小珂和吴意都已经死了,假设方凡是真凶的话……他的实力很强。”

  林三默最先信了Shen Qian 的话,也说出了自己所看到的事情。

  众人的表情都有些沉痛,Shen Qian 也是默然。

  虽然他和两人有些矛盾,但走了一趟时间长河,历经了一番沧桑,那点恩怨自然已经淡化。

  Ninth Heavenly Layer 榜的十人之中,秦小珂和吴意本就是最先遇害,他出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方凡应当有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以上的实力,在这灵巫world 里还有一个存活的Great Protector ,cultivation base 在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以上。”

  Shen Qian 简单说了一下对手的实力。

  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和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

  众人的神色都凝重起来,哪怕是林三默也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三、六、九都是一道极大的门槛,一旦抵达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那就是另First Heavenly Layer 地。

  正在众人不断消化着Shen Qian 所说的信息的时候,林三默突然转头,眼神锁定了a certain 方向。

  “谁!”

  而Shen Qian ,也早就目光闪动。

  “是我……”

  随着话音落,one silhouette 从废墟背后转了出来。

  众人面色顿时古怪起来,因为这出现的人正是方凡,也就是Shen Qian 口中的袭击他们的“真凶”。

  “发生了什么事,我转了半天一个人都没看到……”

  方凡一边疑惑的说道,一边向众人靠近。

  但说着说着,方凡的脚步却开始放缓,显然他也察觉到了众人掩饰不住的奇异脸色。

  Shen Qian 刚要阻拦,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随着雪亮的剑light flashed ,林三默已然出手。

  早已心生警惕的方凡一个闪身,轻巧的便避开了那sword light 。

  他眯眼看着露出敌意的众人,随后将诧异的目光定格在了表情最为平静的Shen Qian 身上。

  方凡不是傻子,已经看出问题出在了哪里。

  虽然有些惊诧Shen Qian 是怎么猜出来的,但方凡没有过多的纠结。

  “Shen Qian ,看来你比我想象的更聪明。”

  方凡轻笑一声,“可惜了,本来还想陪你们玩玩的。”

  方凡这句话,无疑等于变相承认了刚才袭击众人的就是他,一时间,白斐and the others 的神色都冷冽了下来。

  “勾结外族,该杀!”

  白斐低吼一声,手中长刀爆发出了惊天blade glow ,moved towards 方凡斩去。

  沙弼and the others 也纷纷出手,狂暴的攻势瞬间将方凡淹没。

  “就凭你们?”

  方凡laughed heartily ,挥手间竖起了一道Essence Power 屏障,将几人的攻势尽数挡下。

  但方凡并没有出手,反而是轻蔑的看了一眼众人后,转身就moved towards 远处掠去。

  “等等,小心有诈!”

  曲白拦住了begin to stir 的众人,随即看了一眼一直静止不动的Shen Qian ,疑惑道,“Shen Qian ,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那啥……要不你们在这等一会,我一个人去看看?”…

  Shen Qian 摆摆手道。

  如今的方凡在Shen Qian 眼中,自然构不成丝毫威胁。

  他刚才之所以没出手,只是担心beat the grass to scare the snake ,要是那灵巫族的Great Protector 发现不对直接溜了,Shen Qian 的计划也就泡汤了。

  “不行!”

  “这里是异族战场,我们自该进退一体!”

  众人立刻异口同声的反对了起来。

  “唔,行吧,那便一起。”

  Shen Qian 也知道众人大概不会同意,而且若是Shen Qian 一个人前去,灵巫族的Great Protector 未必会启动Formation 。

  “但有一点,希望大家听我的。”

  Shen Qian 想了想seriously said ,“等会无论发生了何事,请务必让我先出手!”

  几人hearing this 都是有些诧异,不知道这有什么好争的,但见Shen Qian 很是坚决,也就纷纷答应了下来。

  曲白和穆紫烟的状态都不是太好,众人也就在原地等了一会,各自调息之后,才在Shen Qian 的带领下,moved towards 灵巫world 的深处行进。

  只是一路上,众人的神色都有些古怪。

  因为不同于他们如临大敌、各怀心事的模样,Shen Qian 的姿态,实在太过悠闲了一些……

  “这灵巫world 其实风景很不错的,可惜现在全毁了……”

  “你们看到那片湖没有,它本来有三种颜色,花里胡哨的还挺漂亮,我上次来的时候,还有一些灵巫族的少女在里面洗澡,就是皮肤黑了点……”

  “哎,穆紫烟,据说千幻伯和洛神伯年轻的时候是情敌,她们争抢的那个男人是谁?”

  “老林,你的剑是s级的灵能武器吧,借我瞅瞅呗?”

  看着变身话痨,恍若是在春游踏青一般的Shen Qian ,林三默实在有些受不了了。

  “……Shen Qian ,你就不能安静一会吗?”

  “这不是为了活跃一下气氛吗?”Shen Qian said with a smile ,“你们一个个都跟要奔丧一样,我说至于吗?”

  众人corner of mouth twitching 。

  这本就是来自异族的埋伏,even more how 对面还有两个Mountain And Sea 后期的powerhouse ,前路不明之下,他们如何能够活跃起来?

  即便是和Shen Qian 最熟悉的曲白也有些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不知道Shen Qian 是哪里来的底气。

  但很快,众人heart shivered with cold ,也顾不上继续和Shen Qian 插科打诨,因为前方骤然涌过来了一阵黑雾。

  除了Shen Qian 知道这黑雾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其他人都是极为警惕,不过很快,随着黑雾掠过,发现只是一阵普通烟尘的众人都略略放松了下来。

  而视野之中,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深坑之中泥土零落,all around 隐约可见不少monster beast 的腐尸,在那深坑正中,有一截无比粗大的断裂树桩,旁边还坐着一个white robed old man 。

  white robed old man 的样貌颇为奇异,左边还保持着人形,右边则是破碎的血肉被一条条绿色藤蔓缝合起来,那些绿色的藤蔓不断涌动着,根须一直连到了地底。

  至于方凡,就凌空站立在深坑之上,正faint smile 的看着众人。…

  林三默and the others 都更显沉重,因为他们发现Shen Qian 的预计不仅没有错,甚至还算低估了。

  无论是眼前的两人,还是all around 的环境,都给了众人一种压抑至极的感觉。

  那完全是top genius 对于生死威胁的敏锐直觉。

  在那深坑之中,有着one after another 幽深的沟壑,隐约组成了一个奇异的图形,那图形就好像是来自深渊的巨口,只是盯着就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不愧是一群peerless genius ,果然都无所畏惧,明知道是陷阱还敢跟来!”

  方凡看到出现的众人,轻笑一声拍手道。

  被方凡抢了先的灵巫族Great Elder 没有说话,他只是有些不解,为什么这Shen Qian 看到“死而复生”的自己一点都不意外?

  “什么样的陷阱可以一起埋葬我们?”Shen Qian disdainful smile ,“我wait and see !”

  如此猖獗的Shen Qian 不仅让方凡和灵巫族Great Protector 错愕,便是白斐and the others 也有些blushed with shame 。

  对方摆明了是有什么依仗,这个时候……真的适合这样刺激对方吗?

  “56号,今天你不杀了我,我出去以后就刨了你的祖坟,管你是什么demons and monsters ,我都要把你揪出来!”

  Shen Qian sneered 。

  方凡complexion changed ,大概是didn’t expect 自己本以为藏的很深,结果却被Shen Qian 一语就道破了真实身份。

  “Great Protector ,动手!”

  莫名的危机感让方凡不愿和Shen Qian 多费口舌,他直接loudly shouts 道。

  “主上,你最虔诚的信徒必将不负使命!”

  Great Protector 也没有任何迟疑,他低语一声之后,从树桩上拿起了那一杯杯酒,直接往地上一倒。

  有数米粗细的藤蔓从Great Protector 身上延伸而出,很快就变得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Great Protector 的身形也在藤蔓的依托上升到了半空。

  他的气息,转眼就在众人凝重的眼神中直接踏破了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的界限,直接来到了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

  无尽的藤蔓从Great Protector 身上延伸出来,隐约化作了两只大手阻挡在众人面前。

  只是无论是巫族的Great Protector 还是方凡都有些奇怪,这群人是呆了吗,明明知道拖延下去他们的处境只会越来越糟糕,竟是还没有丝毫反应,连灵巫族Great Protector 都觉得自己阻挡的动作有些多余了。

  但白斐and the others 也是having unspeakable bitter suffering ,因为之前答应了Shen Qian 让他先动手,此时Shen Qian 没有任何反应,他们却也不好有什么动作。

  而就在众人迟疑的这片刻间,灵巫族Great Protector 自然不会傻傻等着,已经有了新的动作。

  “天为鼎,地为炉,灵石作柴,伏尸为引!”

  随着Great Protector 的mutter incantations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骤然起了巨大的轰鸣。

  deep green 的遮蔽了视野的大火,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出现在所有人眼中。

  诡异的是,这火焰明明熊熊燃烧却让人感受不到任何温度。

  “终于来了!”

  Shen Qian eyes shined 。

  这大阵是巫族的禁忌Formation ,唯有这灵巫族的Great Protector 才能施展,这也是Shen Qian 一直按兵不动的原因。

  “Shen Qian ,听闻你也是炼药一道的expert ,请你品鉴一下,我this medicine pill 如何?”

  话音落,Great Protector laughed heartily ,一招手,就有数具残破身躯自远处的高空之中飞了过来。

  “Shen Qian ,我们还在等什么!”

  白斐忍不住开口,众人眼中都充满了疑虑。

  这不知名的Formation 带给他们了一种hard to describe 的威胁,他们已经按捺不住了。

  但Shen Qian 却还是那副peaceful 的表情,他只是想让火焰涨的再高一些,以免这Formation 后续乏力,unable to support 他完成refining 。

  “不急,让子弹再飞一会。”因此Shen Qian 只是平静一笑,摆手道。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