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23

  “Shen Qian ,这Formation 给了我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曲白以为Shen Qian 还没意识到问题的重要性,赶紧提醒道:“灵巫族本就擅长邪诡之道,这Formation 竟是以Heaven and Earth 为炉,肯定非同小可!”

  “确实不一般,这Formation 以力量为柴,无论是Essence Power 、体力还是spirit strength ,都只会成为它的燃料。”

  Shen Qian nodded ,直接说出了这Formation 最诡秘的地方。

  众人hearing this 俱都色变。

  “以力量为柴?”

  “那岂不是说这Formation 根本无法阻挡?”

  白斐and the others 都是骇然,至于方凡和灵巫族的大Protector 是面色古怪。

  他们自以为一切都天衣无缝,此刻却被Shen Qian lay bare the truth with one remark 了这Formation 的本质。

  更奇怪的是,既然Shen Qian 知道了一切,为什么对方还会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这里?

  要知道,为了让Shen Qian 走入这圈套,方凡或者说背后的56号自Nine Heavens 之争启动的时候就开始谋划,付出了不知道多少人力心血,就是怕Shen Qian 不上当。

  但此刻看来,Shen Qian 却像是自己送上门一样,爽快的让方凡和Great Protector not knowing what to do 。

  方凡又重新将所有事情都回想了一遍,确认自己并没有任何的遗漏。

  即便是王侯察觉到不对想要插手其中,要找到这残破的灵巫world 也要耗费极大的功夫。

  也就是说,此刻的Shen Qian and the others 已经被断绝了极大的后路,绝不会有任何人来救他们。

  可不知为何,方凡心中那潜在的不安却是越加强烈。

  因为Shen Qian ……看起来很期待的样子。

  可方凡完全不知道他在期待什么。

  “不要分心,加快进度!”

  见Great Protector 也是错愕,方凡赶紧scolded 。

  Great Protector 收敛心神,也没心思再说那些场面话,他加快了布阵的节奏,raised hand ,高空之中便有两具尸骸飞来。

  “一转起幽冥!”

  吴意和他的Life Source monster beast “赤眼”的尸骸瞬间在火焰之中分崩离析,同时吴意的精神内核也从林三默的怀中飞出,转瞬在高空聚集。

  随着Great Protector 伸手虚握,那吴意留下的一切残骸便在高空之中凝聚成了一颗幽暗的星辰。

  “二转赴Yellow Springs !”

  紧接着Great Protector 又是shouting loudly ,如法炮制一般,将秦小珂的尸骸和精神内核的残片捏成了第二颗幽暗星辰。

  在这个过程之中,即便白斐and the others 都是心焦无比,但Shen Qian 依旧毫无反应。

  轰隆!

  充斥Heaven and Earth 的幽冥绿火越涨越高,好似要吞噬一切。

  “三转……入山河!”

  在连续捏造了两颗星辰之后,Great Protector 终于将目标对准了还存活的Shen Qian and the others 。

  他一伸手,无尽藤蔓便moved towards 重伤的穆紫烟缠绕而去。

  同时,all around 的幽冥火焰也进一步前压,想要禁锢Shen Qian and the others 的身形。

  “差不多了。”

  吴意和秦小珂的残骸也就算了,Shen Qian 再怎么想要炼制Avatar ,也impossible 真的用同伴的性命去填充Formation 。

  Shen Qian 低低吐出四个字,趁着白斐and the others 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身形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Shen Qian !”

  曲白and the others 都是一惊,但随即又是愕然。

  因为……他们完全不知道Shen Qian 去了哪里。

  Shen Qian 好似幻影一般,就这般活生生的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不留一丝痕迹。

  唯有一直沉默不语的林三默,双眼在瞬息间爆发出了精芒。

  “这是……速度的4th layer 锁?”

  即便林三默自诩为peerless genius ,这一刻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对于他这种层次来说,Taboo Domain 并不是什么秘密。

  当百米速度breakthrough 了0.1秒,进入厘秒领域就是速度的Third Layer 枷锁,抵达这个层次,就等于进入了速度的Taboo Domain 。

  林三默自身的速度还差了一些,但他的sword glow 却已经可以进入这个领域。

  然而当他都不能清晰捕捉到Shen Qian 的身形,甚至分明看到在Shen Qian 消失的地方,连空间都因为承受不了那种高速颤栗而有破裂迹象的时候,那就意味着……

  Shen Qian 已经超脱了this stage 。

  他已经破开了速度的4th Layer 枷锁,同时也是Taboo Domain 的Second Layer 天!

  在ancient book 上,将之称为……神禁的2nd layer 锁!

  没有人能理解这一幕对林三默的冲击有多大。

  当日Ninth Heavenly Layer 榜现世,Shen Qian 一度登顶其上,林三默从未在意。

  直到Nine Heavens 之争开始,Shen Qian one man one blade ,杀得无数Mountain And Sea 天才胆寒,再到Sixth Heavenly Layer 裂谷,Shen Qian one against two ,压得秦小珂和吴意抬不起头来。

  也就在那时,林三默便将Shen Qian 视为此次Nine Heavens 之争唯一的对手。

  可直到此刻,他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是何等可笑!

  Shen Qian 早已踏入速度领域的神禁2nd layer ,自己又有什么资格成为他的对手?

  until now 的骄傲和淡漠,in this brief moment 尽皆化为了苦涩,充斥了林三默的心间。

  他突然明白为什么Shen Qian 要一再强调,必须让他先出手了。

  这不是为了争什么,只是一种……来自powerhouse 对弱者的保护罢了。

  白斐and the others 或许in a flash 不如林三默想的那么深远,但当他们看到Shen Qian reappeared 的时候,竟然已经瞬移一般降临在了Great Protector 的头顶的时候,每个人的瞳孔都是剧烈一缩。

  从他们所在的位置到Great Protector ,中间阻隔的不仅仅是那一条条遮天的藤蔓,还有thousand zhang 的熊熊绿火。

  而Shen Qian 却视之为无物。

  其实Shen Qian 心中也has several points of 感慨。

  当初面对这refining 一切的大阵,Shen Qian 一度以为是无解,或许唯有王侯之上的存在,才能直接破解这大阵。

  但今日,他却轻易穿透了这Formation 。

  即便绿火燃烧的速度再旺,只要有一丝缝隙,就足够让速度breakthrough 了2nd layer 神禁的Shen Qian 穿过。

  这Formation ,只是对绝大部分无解罢了。

  当实力抵达一定高度,即便是对方精心谋划的杀局,也变得如此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同时被震撼的还有方凡。

  他自身只有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的realm ,但背后的56号却是何等的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只是刹那间,他就看出了Shen Qian 的手段。

  他终于知道那强烈的不安来自何处了。

  “Shen Qian ,你怎么可能有如此实力!”

  在极度的惊骇下,56号甚至已经有些失声。

  他反应布满,立刻就想出手救援Great Protector ,但已经来不及了。

  伴随着blade light flashed 。

  Great Protector 兀自带着些许茫然的头颅已经冲天而起。

  快!

  实在太快了!

  从Shen Qian 消失在原地,再到突兀出现在Great Protector 身边,再到方凡惊呼随后Great Elder 殒命,整个过程甚至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有。

  堂堂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的灵巫族Great Protector ,就直接陨灭在了Shen Qian 刀下。

  不同于其他人的震惊,Shen Qian 倒没觉得有什么at worst 的。

  他灭杀过的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都不止一个了,even more how 这本就是半死之躯的灵巫族Great Protector 。

  Shen Qian 将Great Protector 的头颅抓在手中,azure-red 的火焰自他掌心升腾而起,瞬间就将那头颅焚烧至虚无,在对方精神内核化为灰烬的同时,也彻底陨灭了Great Protector 的最后生机。

  双生离火!

  虽然它的威能远不如寂灭黑焱,but also not 等闲Mountain And Sea 能够抵挡的。

  next moment ,Shen Qian 将充满murderous intention 的眼神扫向了僵在半空的方凡。

  脑海还有些懵的方凡暗道不妙。

  本是十拿九稳的局面竟是在瞬息间崩塌,而他明明有着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的实力,但Shen Qian 只是一个眼神,却让他产生了强烈的死亡预感!

  没有半点犹豫,方凡直接作出了最正确的决定。

  逃!

  bang!

  方凡直接燃烧fleshy body 和Essence Power ,瞬间就进入了Extreme Realm ,他body moved 间,next moment 就出现在了千米之外。

  Shen Qian 只是神情淡然的站在原地,直至方凡又逃出千米时,他才猛然将手中长刀掷了出去。

  诡异的是,也就在Shen Qian 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数千米外,方凡的up ahead ,又出现了第二个Shen Qian 。

  他不顾沾染在身上的绿火,而是扩胸侧身,一拳砸向了方凡。

  方凡绝望的怒吼一声,速度不减反增,迎面moved towards Shen Qian 撞去。

  面对着Shen Qian 作弊一般的速度,这就是他唯一脱困的机会。

  轰隆!

  “pu! ”

  恍若撞上了一面钢铁浇筑的不知其厚的city wall ,口中鲜血狂喷的方凡,身形以比去时更快三分的速度倒飞而回。

  恰好被Shen Qian 投掷而来的山河刀,毫无阻碍的贯穿了已经重伤的方凡的胸口。

  pale-gold 的鲜血好似喷泉一般在半空涂抹出了一条绚丽的轨迹,方凡的眼神也彻底黯淡下来。

  只是一个回合的交锋,有着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realm 的方凡就被Shen Qian 斩杀当场!

  这一幕,彻底震撼了还没怎么从Great Protector 身陨中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白斐and the others 。

  Shen Qian 却还不罢休。

  以56号的狡诈,他怎么可能不补刀?

  抬手握住了迎面飞来的山河刀,Shen Qian loudly shouts 再次一刀斩出。

  “影刃!”

  许久未动用的独门martial skill ,在半空拉扯出一道hundred zhang blade glow ,瞬间让方凡残破的身躯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

  紧随而至的影子blade glow ,更是直接将方凡的残躯绞了个粉碎。

  Ding!

  一颗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的精神内核冲天而起,然而刚刚飞出百meter away ,只听“嘭”的一声,那精神内核也化为了齑粉。

  确认方凡已经死的不能再死,至此,Shen Qian 才彻底放松了下来。

  他一转头,就迎上了白斐and the others 怪异至极的眼神。

  却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在感慨Shen Qian 的强大还是Shen Qian 的“very ruthless ”……

  但一个堂堂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的Martial Artist ,只是一个照面的时间就彻底在世间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这一幕还是让白斐and the others 有些不寒而栗。

  在方凡陨灭后,一道fuzzy 的illusory shadow 自他的尸骸之中飘荡而出,looked towards Shen Qian 的眼神满是愤恨。

  Shen Qian 并不意外,他之前就已经知道,56号和方凡只是意识共享,这并不是56号的真身。

  “好,好一个Shen Qian ,我认栽……只是我有一点想不通,你的实力怎么可能有这么强?”

  56号gnashing teeth 的问道,眼中满是不解。

  这确实是56号最大的困惑。

  即便是筹谋已久的计划失败了,也没让他如此难受。

  挥手间覆灭两个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以上的powerhouse ,这是何等terrifying 的实力!

  可Shen Qian ……才十七岁啊!

  这完全不符合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的常理。

  他事先已经足够高估Shen Qian 了,也搜集了无数关于Shen Qian 的情报,可此刻,他才发现那些情报一点用处都没有。

  面对56号不甘的怒吼,Shen Qian 却懒得和他废话。

  这不过是56号割裂出来的Consciousness Clone ,Shen Qian 也不指望通过交谈能从对方身上获得什么有用的信息。

  至于灵巫族的举动背后到底有什么深层次的阴谋,还是等出去以后交给吴部长去头疼吧。

  “你……”

  他一刀斩出,在56号想要继续发问之前,直接绞碎了对方的意识残念。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彻底静谧下来,唯有那铺满视野的绿色火焰还在熊熊燃烧。

  见这大阵并没有随着两人的覆灭而消失,Shen Qian 也sighed in relief 。

  不过眼下还有一个问题,这火焰是无差别燃烧,Shen Qian 要借助Force of Great Formation refining Avatar ,却还得保证曲白and the others 的安全。

  不过Shen Qian 早已心中有数,他一招手,将方凡的space ring 纳入了手中。

  刚才Shen Qian 就注意到,在灵巫族Great Protector 布阵的时候,这燃烧一切的大阵却对站立半空的方凡没有丝毫影响,多半是因为对方身上有什么可以操控大阵的treasure 。

  果然,space ring 一到Shen Qian 手中,原本还附着在Shen Qian 皮肤表面,想要将他燃尽的绿焰瞬间熄灭。

  Shen Qian 也没有去细细探查space ring 里到底有什么,他body flashed ,眨眼间便跨越数千米距离,重新回到了林三默and the others 所在的位置。

  “Shen Qian ,你……”

  “有什么话等会再说,我还需要做一件事,你们走远一点……越远越好,最好找个地方躲一躲。”

  Shen Qian 打断了曲白的发问,将手中的戒指抛给了林三默。

  众人面色复杂,但也知道此时不是交谈的最好时机,虽然不知道Shen Qian 要做什么,但众人都默契的没有发问。

  林三默接过space ring ,也意识到了这戒指的作用,他深深看了一眼Shen Qian ,转身就朝远处掠去。

  其他人纷纷跟上,曲白拍了一下Shen Qian 的肩膀,只说了一句“一切小心”之后也破空而去。

  倒不仅仅是为众人的安全考虑,王侯Avatar 的炼制被Shen Qian 视为隐秘,他自然也不愿意别人知晓。

  目视着众人消失在视野范围内,Shen Qian 这才转过身来。

  Heaven and Earth 之中,除了茫茫无尽头的绿火,此刻就只剩下Shen Qian 一人伫立。

  失去了主阵之人的操控,这大阵对Shen Qian 也再难构成实质性的威胁。

  他一挥手,一尊古朴的Bronze Cauldron 炉就出现在了半空之中,cauldron 一出现,连all around 的绿火都受到了不小的压制,可见其神异。

  Shennong Cauldron !

  Shen Qian took a deep breath ,在调整体内Essence, Qi, and Spirit 的同时,眼神也变得坚定了起来。

  “炼制的机会只有一次,绝不能失败!”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