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24

  对于历经了the blue sea turned into mulberry fields ,甚至已经硬刚过王侯的Shen Qian 来说,解决掉灵巫族的Great Protector 和方凡只是顺手。

  无论林三默and the others 如何震惊,这件事在Shen Qian 心中not worth mentioning 。

  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此刻。

  方凡把“嫁衣”都做好了,Shen Qian 现在要做的就是摘取这枚诱惑无穷的果实。

  能否直接拥有王侯之力,就看现在了。

  成了,这就是他此行远古最大的好处。

  如果失败,要再凑齐这些材料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最重要的是,this time 他是无法假手system 的。

  因为里面有着极其重要的一步,那就是要分割自己的魂魄。

  在发动“AFK 请求”失败后,Shen Qian 就意识到只有自己能做到这件事情。

  在Flame Emperor Shennong 帮助下,早已recognizing Master 的Shennong Cauldron 已经和Shen Qian 心念想通,随着Shen Qian 意识一动,Shennong Cauldron 旋转之间迎风暴涨,眨眼变成了数米高大,恰好是可以容纳一副身躯的大小。

  Shen Qian 闭了闭眼睛,再次in the heart 将所有过程和关键之处回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遗漏后,他睁开眼睛,眼神已经恢复calm and composed 。

  炼制身躯,只是炼药一道的延伸,首要便是心境。

  calm and composed ,保持绝对的冷静,这是基础。

  确保自己的心态已经稳如Old Dog 之后,Shen Qian took a deep breath ,直接开启了first step 。

  “欲锻Avatar ,先炼筋骨!”

  一具身躯,最基础的是什么?

  自然是整个身躯的skeleton ,这也是最基础的框架。

  随着Shen Qian 一挥手,一块呈现七彩之色、一出现就压得Heaven and Earth 一暗的头骨就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即便只是死物,这头骨也蕴含着无穷的威势,甚至连已经躲到了远处的白斐and the others 都是心间一颤,忍不住回头张望,好似那里出现了一头Great Desolate 猛兽。

  虽然当时的火神残念在身化王侯的Shen Qian 手中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但对方生前,却是genuine 的顶级王侯。

  这块“天命骨”,也几乎是Shen Qian 目前能寻找到的最好品质的main material 。

  “入!”

  Shen Qian 面色沉凝,一挥手,那七彩头骨便飞入了巨大的Shennong Cauldron 之中。

  Shennong Cauldron 不知何时变成了半透明之色,让Shen Qian 可以清晰看到其中的一切。

  不用Shen Qian 如何费心思,这Shennong Cauldron 恍若有着自己的spiritual wisdom 一般,那上面镌刻的无数Mountains and Rivers Chart 纹之中,代表着火焰的那部份骤然大亮起来。

  与此同时,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原本只是静谧燃烧的绿火,像是受到了某种吸引一般,开始主动moved towards Shennong Cauldron 聚集。

  无数火焰汇聚而来,在包裹Shennong Cauldron 的同时,其中的天命骨也开始出现了某种微妙的变化。

  它在熔化。

  那速度naked eye 几乎不可察,但又确实在缓慢的分解。

  Shen Qian 见这大阵的火焰果然威能足够,不由sighed in relief 。

  他原先还在想,若这大阵达不到预期,那就只能用双生离火或者寂灭黑焱试一试了。

  但锻造一副身躯,却并非是火焰的威能越猛越好,若是寂灭黑焱直接将这头骨烧成了黑炭,那Shen Qian 就要欲哭无泪了。

  而以Shen Qian 现在的spirit strength ,要长时间的操控Arcane Fire 也不太现实,这聚集了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的refining 大阵却是刚好合适。

  最让Shen Qian 惊喜的还是Shennong Cauldron ,他几乎不用操心过程,Shennong Cauldron 就会自己调控火力。

  时间不断流逝,不知过了多久,当Shen Qian 睁开眼眸,“天命骨”已经disappeared ,取而代之的是一团朦胧的七彩光晕。

  那光晕好似有着spirituality 一般,在Shennong Cauldron 内不断游动。

  要锻造完整的骨架,天命骨只是主药,Shen Qian 取出了自己存放medicine ingredient 的space ring ,开始往里面不断丢进各种辅助材料。

  “Jade Essence Mushroom 七株,增加韧性!”

  “千年Spirit Ginseng 八两,唤起活性……”

  “天外灵陨石若干,填充四肢……”

  要锻造一具王侯Avatar ,三种main material 只是基础。

  实际上整个锻造的过程和材料如果全部写下来,只怕可以形成厚厚的一本书。

  所幸,除了三种main material 之外,其余的辅助材料只是相对珍贵,而且都可以用同等品质或是medicinal power 的材料替代,这却难不倒Shen Qian 。

  一部分是他在蟒山的时候搜罗到的,还有一些他本来就有。

  而在万族战场屠戮了那么多异族天才,Shen Qian 从他们身上搜集到的priceless and unique rare treasure 更是数不胜数。

  可以说Shen Qian 从远古带回来那一串空间晶石之中,有七成以上的spiritual medicine 和rare treasure 都是为了现在。

  要锻造这王侯Avatar ,只是随便估计一下,Shen Qian 要消耗掉的rare treasure 价值,就在数百亿华夏币以上!

  几乎等同于他之前的全部身家。

  这还没有计算三种根本无法估价的main material 。

  但别说是花费千亿,就算要花费万亿,如果真有一个可以成就王侯的希望在前,无数人也会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掏出来。

  相比之下,如此机遇,那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随着无数辅助材料没入Shennong Cauldron ,又在Shen Qian 的spirit strength 操控下有序的融入那七彩光晕,gradually ,原本模糊的光晕开始成形。

  头颅、四肢、躯干……

  当光晕彻底褪去,一副完整的闪烁着jade stone 色彩的骨架就出现在了Shen Qian 面前。

  这成年男人一般大小的骨架不再是七彩之色,只在边缘闪烁着淡淡的五色光晕。

  看似品质下降,但Shen Qian 却不以为意。

  天命骨本身是七色没错,但融入完整的骨架之后必定被稀释,Shen Qian 也不指望这具身躯锻造出来就能直接和顶级王侯媲美。

  那就纯属做梦了。

  只要有承载“王侯之道”的基础,起步差一点也没关系。

  “炼完筋骨,当生血肉!”

  Shen Qian 默默念叨,一挥手,一个古朴的wooden box 就出现在了Shen Qian 手中。

  wooden box 正在微微颤栗,就好似其中存放着什么活物,正不断冲击着wooden box 。

  这wooden box 还是高哲给Shen Qian 的,本身就是一件不凡的rare treasure ,能最大程度的锁住Spiritual Qi 。

  Shen Qian 将wooden box 打开,顿时露出了一颗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如red 水晶一般璀璨的心脏来。

  这正是炎王姜直的心脏,而在红水晶之中,一滴滴光彩夺目的golden 血液正赫然在目。

  心头血!

  按照原本的配方,来自王侯的心头血只需要九滴即可,但这red 水晶之中却至少有着三四十滴。

  Shen Qian 没有丝毫舍不得,直接将整颗心脏都丢进了Shennong Cauldron 之中。

  当心脏和骨架接触,就好似沸火遇到了烈油,在轰然之中,整个Shennong Cauldron 都摇晃了起来。

  Shen Qian 一直沉稳的面色也有了些许波动。

  这就是锻造王侯Avatar 的第一个难处。

  除非心头血和天命骨都来自同样的王侯,否则必然会产生激烈的碰撞,这是Life Law 的相斥。

  但……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却有一物能均衡这种冲撞。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拿出了那大号的补天石,Shen Qian 以手为刀,一块块palm-size 的补天石开始如同下饺子一样被丢进了Shennong Cauldron 。

  bang!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火焰更盛,而随着一块块补天石进入Shennong Cauldron ,原本incompatible as fire and water 的心头血和天命骨锻造的骨架也慢慢平息了躁动。

  熔化的补天石就好似世间最强力的胶水,引导着他们慢慢相融。

  细密的汗水从Shen Qian 额头不断涌现,Shen Qian 的脸色naked eye 可见的苍白了起来。

  同时引导三种main material 形成和谐统一的整体,这是最为耗费spirit strength 的一步。

  这一刻,Shen Qian 无比感谢蟒山的大月氏。

  若非对方馈赠的spirit strength ,以Shen Qian 自己原先最多能媲美Mountain And Sea 后期的spirit strength ,还真不一定撑得过去。

  只能说一饮一啄,好似一切都刚刚合适。

  炼制本就是一个枯燥的过程,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当Shen Qian 手中那数米见方的补天石已经forcibly 不见了one third ,所有心头血终于融入了骨架之中。

  Shen Qian 见状,也是暗自庆幸。

  若是他找到的补天石只有寥寥十几块,那今天就尴尬了。

  暂时sighed in relief 的Shen Qian 期待的注视着Shennong Cauldron 的内部。

  weng!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震动起来,Shennong Cauldron 的骨架直立了起来,naked eye 可见,有道道golden 光晕正不断在那些skeleton 内部流转往复。

  Shen Qian 开始投放第二批辅助材料。

  到后来,Shen Qian 灵机一动,又掏出了一口大缸。

  这缸中装的是那蟒Mountain Ox 神的牛肉,其中蕴含着对方的远古bloodline 。

  这不是原本的炼制工序中有的材料,但Shen Qian 直觉,加入牛神的远古bloodline ,一定会让这副身躯更加强大。

  随着Shen Qian 的不断操作,血肉经络开始自恍若unpolished jade 一般的骨架上面滋生。

  然后是internal organs 、皮肤毛发。

  最后,Shen Qian 看着犹如泥塑一般等待自己塑形的五官,却是有片刻的犹豫。

  他原本是想按照自己的容貌复刻,但仔细思索之后,Shen Qian 还是改了主意。

  随着他的手指凌空比划,一张完全陌生但却和自己一般帅气的脸颊慢慢成形。

  与Shen Qian 自己相比,这张脸要更柔和一些,只是往那一站,Alchemy Sect 师的气度就出来了。

  当一切彻底成形,Shen Qian 才猛然惊觉,between this Heaven and Earth 原本弥漫视野的绿色火焰竟然已经消减了不少。

  至少,all around 已经出现了一大片的真空地带。

  这可是举整个灵巫world 燃烧出来的火焰,可见炼制这王侯Avatar 消耗的能量有多么惊人。

  看着静静悬浮在自己身前、紧闭双眸的帅气青年,Shen Qian 满意的nodded 。

  虽然这具身躯还没有任何的生气,但仅仅是肉体之中隐隐散发出来的那惊人imposing manner ,就足以让任何高Martial Artist 战栗。

  Mountain And Sea 之基,已成!

  接下来,就是锻造Avatar 最重要的一步。

  即……让对面的这个男人真正的变成第二个自己。

  Shen Qian took a deep breath 闭上了眼睛。

  他的意识沉寂到了脑海深处,好似鸡蛋一般圆润悬浮在其中的精神内核,此刻somewhat 黯淡无光。

  这是刚刚消耗了大量spirit strength 的正常现象。

  上次大月氏的馈赠过后,Shen Qian 的精神内核又产生了变化,在那圆润的表面,不知何时出现了道道裂痕。

  Shen Qian 猜测,估摸着等那些裂痕达到极致的时候,就是精神内核下First Transformation 的时候。

  抛开杂念,随着Shen Qian 的全力催动,精神内核猛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人有three immortal souls and seven mortal souls ,但其实对于凝聚了精神内核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来说,three immortal souls and seven mortal souls 只是一个代指,真正聚集了魂魄的地方,就是内核。

  而此刻Shen Qian 要做的,就是强行分裂自己的内核,让一部分魂魄注入到对面的躯体中。

  即便已经有了一些心里准备,但在操控着精神内核强行分裂的刹那,Shen Qian 还是差点在那无比剧烈的疼痛下直接晕厥过去。

  但这一件事一旦开始,就没有停下来的余地,否则Shen Qian 的精神内核,依旧要遭受永久性的创伤。

  ”Ah!”

  面色扭曲的Shen Qian 发出了癫狂一般的惨叫,但还是紧紧咬着牙,little by little 撕扯着自己的精神内核。

  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用一把钝刀子慢慢锯开自己的手臂,而因为这是来自精神上的直接痛苦,痛觉也直接被放大了无数倍。

  从未遭受过如此折磨的Shen Qian 面无人色,为了早点结束这种痛苦,Shen Qian 干脆一用力,直接forcibly 将自己精神内核的一小半扯了下来。

  剧烈到极致的痛苦让Shen Qian 瞬间失去了一切知觉,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到底要做什么。

  他的灵魂好似在不断沉沦,眼前的一切都在慢慢变黑。

  这跟被人一刀斩碎自己的精神内核没有任何区别,Shen Qian 刹那间就到了死亡的边缘。

  危机时刻,一股好似潜伏已久的生机力量自Shen Qian 的体内涌现。

  那涌动的生机是如此温暖,刹那间就包裹住了Shen Qian 断裂成两半的精神内核。

  Shen Qian 的意识慢慢安定下来,虽然依旧疼痛难忍,但至少他恢复了清醒。

  “八Senior Sister ……”

  知道自己再度在Gates of Hell 走了一遭的Shen Qian 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知道自己还是有点莽撞了,在没有任何人护道的情况下直接割裂魂魄,这和courting death 没多少区别。

  而八Senior Sister 的桃,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救了自己的性命了……

  他也是第一次意识到,原来八Senior Sister 的桃不仅能修复肉体上的伤势,竟是连精神内核也能治疗。

  趁着这短暂的喘息,Shen Qian 不再耽搁,赶紧运转Shennong 教他的口诀。

  自Heaven and Earth 的不知名处,好似是幽冥最深的地方,顿时有源源不绝的mysterious power 聚集而来,不断修复着Shen Qian 两半残缺的精神内核。

  Shen Qian 不知道这mysterious power 为何物,他只觉得眉心清凉,那撕心裂肺的疼痛正在不断减缓。

  gradually ,两颗精神内核的缺口被不断补齐,在那mysterious power 的填充下,暂时维持住了完整形态,只是体积却都缩水了一半。

  随着Shen Qian 凌空一指,其中一颗稍小的精神内核顿时从他的眉心破出,以极快的速度没入了对面青年的眉心。

  Ding!

  Heaven and Earth 好似凝滞。

  在短暂的沉寂后,对面的青年suddenly 睁开了双眼,那眼眸幽深似海,但又神采奕奕。

  而Shen Qian 在其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成了。”

  两人同时开口,虽然音色不同,语调却是一模一样。

  Shen Qian 强行驱散了内心的怪异感,也忍不住暗暗握拳。

  虽然他的spirit strength dropped a thousand zhang in one fall ,可能需要漫长的时间才能恢复鼎盛。

  但无论如何,这最难的一步终于是走出去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