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26

  第426章 刺激

  Mountain And Sea 的目标是彻底掌控一条“Dao” ,以此超脱道海,成就王侯之尊。

  那王侯的目标又是什么?

  或者说,王侯的cultivation path 又是怎样的?

  抬头仰望道海上空那片苍凉沉寂的星空,Shen Qian 心中生出clear comprehension ,那就是王侯的追求。

  他不知道那片状似古老的星空之中蕴藏着什么,但他却生出了一种强烈的渴望,他要抵达那里。

  那片星空有着某种Shen Qian 无法抗拒的诱惑力,正在不断吸引着Shen Qian 。

  可……如何上去?

  Shen Qian 试图迈动脚步,直接腾空而起。

  但all around 却猛地传来了一股极强的压力,他好似突然陷入了泥沼之中,unable to move a single step 。

  Shen Qian 大概明白了。

  他依旧需要一条“路”,或者说一座向上攀登的阶梯。

  而王侯的cultivation ,多半就是铺设这座阶梯的过程。

  只是Shen Qian 这Avatar 成就王侯,完全是因为Flame Emperor 神农留下的《百草经》,他复制的是Flame Emperor 走过的路,但《百草经》却只有半部。

  换言之,这半部《百草经》刚好能够支撑Shen Qian 成就天命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踏入王侯的门槛。

  但接下来要如何,Shen Qian 就一无所知了。

  Martial Artist 阶段body refinement ,Mountain And Sea 阶段悟道,那王侯呢?

  王侯是依靠什么来铺就这条毫无方向的道路的?

  正在Shen Qian 有些茫然失措的时候,原本已经沉寂的《百草经》图卷骤然闪烁了一下,一股mysterious 气息携裹住了Shen Qian ,更准确的说是携裹住了Shen Qian 的Avatar 。

  猝不及防之下,Shen Qian 的意识几乎瞬间沉沦,一种控制不住的满是邪恶和贪婪的念头从Shen Qian 的脑海中滋生。

  faintly discernible 之间,Shen Qian 看到了一道以奇异砖石铺就的阶梯。

  好像,只要他愿意顺着那阶梯往上走,就能在极短的时间里触摸到那片星空。

  正在Shen Qian 忍不住想要踏出去的时候,他的眼神骤然变得冷漠,随着Shen Qian 的眼神恢复正常,他也在瞬间惊醒过来。

  system 毫无征兆上线,让Shen Qian 挣脱了那mysterious 气息的影响!

  而此时,站在那medicinal herb 形状jade platform 上的Shen Qian Avatar ,已经unconsciously 间凌空踏出了一步。

  冷汗浸湿了Shen Qian 的背部,他控制着自己的Avatar 缓缓收回了脚步。

  一切消弭无踪,好似刚才只是Shen Qian 的幻觉。

  但Shen Qian 却清楚的知道发生了什么。

  刚才那mysterious 气息,是曾经失控的《百草经》残留的自我意识!

  当初Flame Emperor 神农将《百草经》交给Shen Qian 的时候,就曾经警告过Shen Qian ,虽然他看似掌控了《百草经》,但《百草经》依旧留有残念。

  只是之前在Shen Qian Avatar breakthrough 的时候,《百草经》都没表现出什么异常,整个过程极度顺利,这才让Shen Qian 放松了警惕。

  直到刚才Shen Qian 仰望那片星空的时候,《百草经》的自我意识才突然苏醒,甚至影响了Shen Qian 的心智。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在他意识沉沦的时候出现的那道阶梯,应该就是Flame Emperor 曾经为了探寻炼药的终极奥秘所铺设出来的道路。

  也就在Flame Emperor 顺着this path 前行的时候,他的“Dao” 也开始失控。

  后来,完全是《百草经》在推着他往前。

  等Flame Emperor 意识到不对的时候,估计应该已经很难回头了,所以才有了后来联手Lady Queen of the Earth 一起在幽冥销毁《百草经》的事情。

  而Flame Emperor ,更是不惜以自身精魄亲自镇压《百草经》千年岁月。

  世间,也从此再无天命大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

  今天的Shen Qian ,虽然借助《百草经》顺利breakthrough 了王侯,但也无疑等于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他知道,如果顺着《百草经》显现的那条道路走下去,他或许在极短时间内就能走到极高的realm ,在王侯之中也成为powerhouse 。

  但……那到底是他自己想走的路,还是《百草经》想走的路,却有待商榷了。

  Shen Qian 摇摇头,他didn’t expect 以自己如今的心志,竟然还会瞬息间被《百草经》影响。

  而《百草经》残念的强大,即便以Flame Emperor 的ability ,又联手了幽冥的府君都无法完全消灭,Shen Qian 自然也没什么办法。

  偏偏,如今Shen Qian Avatar 的cultivation 之路等于和《百草经》捆绑,他想要继续往前,就只能继续comprehend 《百草经》,去主动补齐那缺失的部分。

  在无法彻底压制《百草经》的邪念之前,Shen Qian 却也不敢再胡乱尝试。

  他可不想变成一个失去自我意识的monster 。

  “为了避免失控,Avatar 只能暂时停止继续cultivation 。”

  Shen Qian 皱眉,虽然无奈,但暂时也只能这样了,分裂过的spirit strength 虽然重新壮大,但基础薄弱,对比same realm 的王侯本身就差了不少,这也让Shen Qian 面对《百草经》残念的侵袭时更加难以抵御。

  此外,关于王侯realm ,他心中也依旧有不少困惑。

  比如他总觉得自己虽然breakthrough 了王侯,Avatar 的实力也确实强横,但又好像差了一点什么。

  而这些困惑,或许只有再次见到大佬高的时候才能得到解答了。

  不过Shen Qian 倒有一个新发现。

  之前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的时候,Shen Qian 虽然也能fleshy body 进入道海,但只能停留短暂时间。

  而Avatar 以王侯之尊,却再也不会受到道海的排斥,只要Shen Qian 想,随时都可以再度进入道海之上。

  随着Shen Qian 的Avatar 离开道海,重回灵巫world 的Heaven and Earth ,道海也随之隐匿。

  Shen Qian 的Avatar 一挥手,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还在燃烧着的无数绿火瞬间熄灭。

  这就是王侯的威能,挥手间,曾经无比困扰Shen Qian 的大阵就消弭无踪。

  不过Shen Qian 试着感应了一下,这Avatar 的领域范围大约只有千米,比起使用了时间河螺的Shen Qian 本体差了不知道多少。

  又操控着Avatar 试验了一下,对于Avatar 的实力有了基本的掌握之后,Shen Qian 这才让Avatar 暂时隐匿起来。

  不然面对林三默and the others 的疑问,这突然冒出来的Avatar 的身份总不太好解释。

  虽然有不少缺憾,但不管如何,初时的目标总算是达成,有了一具初具王侯实力的Avatar ,等同于又多了一张强力底牌。

  “是时候真正的回去了……”

  Shen Qian spat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虽然内心已经无比疲惫,但此时却还不是松懈的时候。

  毕竟这Nine Heavens 之争,还没有真正的收尾。

  此时,随着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动静平息,躲到了远处的林三默and the others 也纷纷moved towards 这边赶来。

  Shen Qian 在他们抵达之前将Shennong Cauldron 也收了起来,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重新变得空荡,只有撕裂过后一直无法合拢的虚空,好似还在诉说着什么。

  “Shen Qian ,你没事吧?”

  尚未靠近,曲白已经高声问了起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白斐and the others 的眼神也somewhat 惊疑不定,他们虽然离得远,但Shen Qian 这边的动静却着实不小。

  而此时在all around 什么都没发现,唯独空气之中残留着一股浓重的medicinal herb 味,他们自然心生疑惑。

  “刚才我为了彻底破解这Formation ,所以闹出了一些动静,现在已经没事了。”

  Shen Qian 摇头一笑,含糊道。

  “可是……”

  穆紫烟似还想问些什么,却被旁边的曹毅打断了。

  “既然没事就好。”曹毅接话道,“可现在问题来了,我们要怎么离开这里?”

  众人都是有些抓瞎。

  灵巫world 在Shen Qian 的描述之中已经寂灭,“门”也早就崩塌,而以fleshy body 穿越次元,众人自然没有这个ability 。

  “林三默,我记得你那里也有这种秘钥的吧?”

  经历过一切的Shen Qian 没有卖关子,他掏出了自身的三枚秘钥,“你们其他人有的话也拿出来。”

  “秘钥拼凑在一起,就可以直接通往最后的九王Secret Realm ,我们也能脱困。”

  听着Shen Qian 简单的解释,众人虽然疑惑,但拥有秘钥的几人都纷纷将自己的秘钥拿了出来。

  林三默有一枚,白斐和曲白身上也各有一枚,加上Shen Qian 自己的三枚,就凑成了六枚秘钥。

  Shen Qian 又在残破的地面上寻找了一番,不出意外的找到了最后三枚秘钥。

  这三把秘钥应该都来自于方凡,分别对应着Seventh Heavenly Layer 到Ninth Heavenly Layer 战场原本隐藏的秘钥。

  只是Shen Qian 现在也不知道,方凡是如何提前得到后Third Heavenly Layer 战场的秘钥的。

  但考虑到对方能在Seventh Heavenly Layer 门动手脚,提前搜集到剩余的秘钥为自己铺设后路也很正常,Shen Qian 此时懒得多管。

  九枚秘钥拼凑在一起,顿时形成了一个奇异的类似于”Heaven” 的ancient character ,随着道道光线折射,一道光门顿时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走吧,通过Transmission Gate 就可以直抵九王Secret Realm 。”

  Shen Qian 招呼了众人一声,当先踏入了门户之内,身形隐匿不见。

  剩下的众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却没有急着动身。

  “曹毅,伱刚才为什么阻拦我?”

  Shen Qian 已经离开,没有了顾忌的穆紫烟终于忍不住质问道,“你们难道不觉得一切都太奇怪了吗?”

  “刚才那股独属于王侯的terrifying aura ,你们肯定也感受到了对不对?”

  众人都是默然。

  刚才Shen Qian 炼制Avatar 的时候,虽然牢记着Shen Qian 的叮嘱,众人没有贸然过来查看,但这不代表他们就真的什么都没察觉到。

  事实上,这里个个都是人精。

  即便距离遥远,但众人不仅仅感受到了道海降临的气息,在某几个短暂的时刻,还感受到了一股无比惊人的oppression 。

  林三默and the others ,要么是顶级王侯的Disciple ,要么是顶级王侯的后代,自然对那oppression 异常熟悉。

  王侯!

  可这里怎么会突兀的出现一个王侯?

  即便不去深想,也能感觉到其中的诡秘。

  “从进入这灵巫world 再遇到Shen Qian ,你们难道不觉得Shen Qian 像变了个人一样?”

  穆紫烟还在继续诉说着心中的疑问,“他好像未卜先知一般,一口就道破了灵巫族和方凡的阴谋,还有,他又是怎么知道这些秘钥是通往九王Secret Realm 的……”

  “穆紫烟,你说的这些我们都清楚。”

  曹毅摇头道,“但刚才我们就已经有过约定,如果询问之后Shen Qian 自己不愿意说的话,我们就不再追究,刚才Shen Qian 的语气已经表明了一切,你又何必打破砂锅问到底?”

  “不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管如何,Shen Qian 并没有坑害我们,甚至救了我们的性命,这才是事实不是吗?”

  曲白赞同道。

  “这些确实不重要。”

  白斐不知想到了什么,语气有些低沉,“重要的是,他的实力只怕比我们看到的还要terrifying ……如果,那疑似王侯的气息真的和他有关的话。”

  “是啊,这才是重点。”

  沙弼苦笑,“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有生以来,我竟是第一次在一个peers 面前感受到了自卑。”

  “准确的说,他还比我们小几岁。”

  曹毅叹息道。

  “庸人自扰。”

  一直没有开口的林三默突然coldly snorted and said ,“既然看到了,追上去便是。”

  话音落,林三默没有再理会错愕的众人,提着剑大步走进了Transmission Gate 之中。

  众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良久,曲白才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是啊,追上去就是了,is it possible that 我们是废材?”

  想通了什么的曲白摇摇头,也迈入了Transmission Gate 之中。

  “以后的日子,或许要变得有趣了。”

  沙弼嘿笑一声,也followed along 。

  “曹毅,你曾经提过的那个Secret Realm ,我们去一次……下个月就去。”还停留在原地的白斐突然淡淡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你疯了?那个Secret Realm 可是……”

  complexion changed 的曹毅还没说完,背着长刀的白斐已经消失在光门之后。

  “靠,真的需要这么拼吗?”

  曹毅在原地cursed ,但好似又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定,”Damn it, 不管了,再不拼一把的话真要掉队了……”

  foul-mouthed 的曹毅也大步走进了光门之中。

  只剩下还有些没反应过来的穆紫烟呆呆站在原地,突然觉得自己在其中格格不入。

  这一群人之中好似只有她在关注那些疑点,而其他人的眼睛里,却只有Shen Qian 已经走出不知多远的背影。

  穆紫烟忽的想起,她很久以前和teacher 千幻伯对话时,千幻伯曾经叹息一声,言说不出十年,她就会跟不上林三默和白斐的脚步。

  当时穆紫烟还很不服气,但这一刻,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难道……这就是teacher 认定我不如他们的原因吗?”

  喃喃自语了一声的穆紫烟clenched the teeth ,也赶紧快步踏入了Transmission Gate 之中。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