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41

  Shen Qian 第一次接触Taboo Domain ,便是breakthrough 高Martial Artist 之后在Nine Heavens 战场上的全力出手。

  当时Shen Qian 化身灾厄佛,速度之快几乎导致时空凝滞。

  这是绝大部分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都知道的速度的Taboo Domain ,在打破Third Layer 枷锁,也就是百米分秒的限制后,就能跨入速度的一重Taboo Domain 。

  在远ancient martial artist 口中,Taboo Domain 又被称为神禁的一重锁,和此刻吴炜的说法不谋而合。

  此刻听着吴炜的Martial Arts 传授,Shen Qian 逐渐意识到,速度的Taboo Domain 其实只是肉体禁忌的一部分。

  速度和力量,当这二者同时打破了某种界限的时候,才意味着今日了肉体的First Layer Taboo Domain 。

  “神禁之锁,禁Essence Power ,禁肉体,禁精神。”

  “凡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破除任意之锁,便拥有翻倍之battle strength !”

  负手而立的吴炜indifferently said 。

  “破两重者,翻三倍!”

  “破3rd-layer 者,翻四倍!”

  “以此推之直至8th layer 神禁之锁!”

  Shen Qian 听得震撼。

  他之前虽然知道禁忌意味着强无敌,但具体如何量化这种battle strength 的加成却是没有太大概念。

  以基础的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Martial Artist 举例,正常来说,一个innate talent 出众的Martial Artist 在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后,如果走的就是天之一道的强道,那综合battle strength 约莫在一万点左右。

  假设这名Martial Artist 能在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的时候就打破一重神禁锁,那他的综合battle strength 就能跃升到两万以上!

  Shen Qian 是清晰知道神禁锁对于Martial Artist 的battle strength 加成是何等恐怖的,所以一点都不怀疑吴炜的说法。

  他当时自身realm trifling 高Martial Artist Early-Stage ,在速度breakthrough 禁忌后,六七个Mountain And Sea Early-Stage 的Martial Artist 竟毫无抵抗之力,从中可见一班。

  而如果一名Martial Artist 能在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打破2nd layer 神禁锁,综合battle strength 就将在三万以上……

  如果是3rd-layer 神禁锁,就会变成四万,4th layer 就会变成五万,如果是8th layer 神禁锁,那就将直接达到九万battle strength !

  一个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Martial Artist 有九万battle strength 是什么概念?

  虽然Shen Qian 自己也差不多了,但他是在种种机缘以及system 的扶持下,以旷古烁今的十窍Perfection 身,才拥有了七八万battle strength 。

  九万battle strength 的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连Shen Qian 听了都得直呼变态。

  即便是system 出手,估摸着也就是五五开罢了。

  换句话说,如果某Martial Artist 能打破8th layer 神禁锁,就可以直接媲美Shen Qian 这个挂逼。

  Shen Qian 怎能不惊?

  “部长,那9th layer 神禁锁呢?”

  Shen Qian 正入神,吴炜说到8th layer 神禁锁却没了下文,他忍不住问道。

  刚才Shen Qian 就察觉到,眼前的吴炜虽然只是附着在jade slip 上的一段意识projection ,但却有着一定程度上的spirituality ,即在吴炜灌输的Martial Arts 知识领域内,他可以解答Shen Qian 的所有问题,所以他才有有此一问。

  “九禁之境……无人知晓。”

  吴炜摇头道。

  “为何?”

  “以前无人抵达,自然无人知晓。”

  吴炜理所应当的说道。

  “无人抵达……”

  Shen Qian muttered 。

  但转念一想,他也并不奇怪。

  九为数之极,大部分realm division ,包括九种Secondary Profession ,都是以九为至高。

  而且这还是Taboo Domain 的极限。

  有过切身经历的Shen Qian ,深刻知道Taboo Domain 有多难以打破,甚至他极度怀疑,只怕绝大部分Martial Artist simply 没有这样的追求。

  要么confused and ignorant ,要么无从下手。

  果然,吴炜下一句话就应证了Shen Qian 的猜测。

  “世间Mountain And Sea ,能打破3rd-layer 神禁锁者已是罕见,七成Martial Artist 皆是在打破一重锁时便已抵达Mountain And Sea 极限,开始寻求王侯之路。”

  “肉体、Essence Power 、精神,能同时破其壁垒者更是少之又少。”

  “部长,您刚才说破一重枷锁可使battle strength 翻一倍,那如果肉体、Essence Power 和精神三者同时踏入Taboo Domain ,battle strength 又会翻多少?”

  Shen Qian 听到这里不由心中一动。

  吴炜之前举的例子,显然只是单一方面。

  比如一个Martial Artist 在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抵达了fleshy body 的八禁领域,那他的battle strength 就可以翻九倍。

  那如果他的spirit strength 和Essence Power 也同时到达了这个层次呢?

  吴炜深深看了一眼Shen Qian ,沉默片刻后才说道:“不知。”

  “啊?”

  Shen Qian absolutely didn’t expect 吴炜会蹦出这两个字来,不由懵了一下。

  “有人追求fleshy body Extreme Realm ,如North Guardian Lord ,入Mountain And Sea 百年炼三转金身,连破除seventh layer 枷锁,可以fleshy body 力敌等闲王侯!”

  “也有人专注精神一道,近乎踏入神坛,Mountain And Sea 之中无不畏惧,如言Spirit King ,她抵达Mountain And Sea Peak 时,以八禁的spirit strength ,王侯也可被其短暂压制!”

  “三道皆同者,唯江陵王翘楚,但据我所知,其在Mountain And Sea 时也未能三者皆抵达八禁,不过……江陵王在世之时,battle strength 冠绝九王,曾有过一句传言。”

  “什么传言?”Shen Qian subconsciously 问道。

  “九王皆近乎Undying and Inextinguishable 之躯,或有胜负,但难分生死,而江陵王,是only one 个有能力单杀其他八王之人。”

  吴炜平淡的话语却让Shen Qian 身躯一震。

  他猛然醒悟,江陵王能被称为九王之首,可不仅仅是因为教科书上记载的所谓声望和贡献。

  实力!

  依旧是碾压一切的实力,让他成为了事实上的Human Race 领袖。

  灭绝ancient martial arts ,重建现代秩序……这可不是所谓的声望能够解释的。

  而且Shen Qian 已经知晓,初代九王之中只有数人是出自现代,其他王侯都是来自不同时期,到了他们这等realm ,要让九人同心本就是impossible 的事情。

  但江陵王却forcibly 让九人聚集在一起做了诸多major event ,这背后的根本原因也是因为实力。

  Shen Qian 重新仔细琢磨了一下。

  他如今刚好是肉体、spirit strength 和Essence Power 都踏入了一禁的层次。

  其中肉体因为远古的接连际遇属于是弯道超车,已经隐隐触碰到了另一个边缘,在system 的操控下甚至可以在速度方面打破二禁。

  假设刨除掉system 的影响、十窍之躯还有Divine Ability 等等的加成,Shen Qian 的真实battle strength 就算到不了七万,至少也在四到五万之间。

  这也意味着,三者同时打破神禁锁,其带来的加成就算到不了翻倍再翻倍这么夸张,但增幅也远高于单一的breakthrough 。

  江陵王或许论单一的spirit strength 或者肉体,都不如North Guardian Lord 和言Spirit King 那么强横,但他的综合实力却足以威胁两人的性命,也可见一斑。

  “部长,我还有一个疑问想不通。”

  Shen Qian 抬起头来,exhales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道,“您刚刚也说了,North Guardian Lord 肉体八禁之后也只能勉强匹敌普通王侯,既然如此,这样的追求还有什么意义呢?”

  Shen Qian 的困惑,其实就来源于realm 的提升和禁忌的打破哪个更为重要?

  若是不追求禁忌,直接踏入王侯,一样可以翻手覆灭Mountain And Sea ,那一味去追求禁忌,是不是就变得本末倒置?

  “是啊,这就是以前的Martial Arts 。”

  吴炜眼神也变得悠远,好似想起了什么旧事,“王侯之下,皆是蝼蚁……这就是很多人的共同认知。”

  “那你可曾想过,为什么自初代九王之后,再无人可成就Martial King ?”

  吴炜骤然转身,那意识projection 这一刻却是爆发出了惊人的imposing manner ,紧紧的盯着Shen Qian 。

  “您上次说路断了……”

  “那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初代九王自己堵死了路,他们不想后人再HD学步,继续去走那本来就注定impossible 走通的路?”

  “什么?”

  吴炜一番铿锵的话语,让Shen Qian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这是前几天在Nine Heavens 战场外,吴炜没有说出口的东西,不知此时是不是因为两人独处,他才用这种方式告诉了Shen Qian 内心的真实想法。

  断掉的路……竟是初代九王自己堵上的?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其他Martial King Shen Qian 不了解,但江陵王绝不是那种自私自利的人,在所有有事实可以查证的历史中,江陵王都以心胸宽广著称。

  他为了重建灾变后的秩序可谓striving to the utmost ,更别提他一手倡导建立了现代的武Dao Body 系,无论寒门Aristocratic Family ,所有人都有晋升之道。

  如果只是单纯的害怕别人超越他,他怎么可能封堵Martial King 之路?

  只要细想一下,Shen Qian 就不由脊背发寒。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有大问题。

  或者说是什么样的阻碍,才会让这等层次的存在也感到无可奈何?

  “我给你说说王侯的标准吧,最弱的王侯全面爆发之下或许有二十万的battle strength 。”

  “二十万battle strength ,听起来不可逾越,但如果一个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的Martial Artist ,spirit strength 和肉体同时打破了四禁,其实他的battle strength 就已经无限接近二十万!”

  “你说,到底是Mountain And Sea 更强还是王侯不可敌?”

  面对吴炜意味深长的发问,Shen Qian 不由陷入了沉思。

  “部长,我Eldest Senior Brother 他……”

  良久,Shen Qian 骤然想到了什么,不由目光一凝。

  “不错,姜欢走出了一条前无古人的道路。”

  吴炜略微沉默后说道,“绝巅,只是江陵王在世的时候提出的一种Martial Arts 猜想。”

  “Martial Artist 一旦breakthrough 王侯,Life Level 的升华将让神禁之锁直接消失,消失,也就意味着定格,意味着不可再破!”

  “普通王侯,或许equivalent to 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破除七禁的状态,虽然跨越this step 就能节省无数精力,但也直接会把上限定死!”

  “而如果有人能在Mountain And Sea 的时候,就在任一领域打破神禁的9th layer 锁,抵达传说中的九禁之境,那……”

  “他就是Mountain And Sea 绝巅!”

  “而Mountain And Sea 绝巅的实力究竟如何,能否真正和王侯匹敌,没有人有确切的概念。”

  “毕竟,在姜欢之前,它都只是江陵王的一种猜测罢了。”

  听着吴炜的描述,Shen Qian 震撼之余,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吴炜会说九禁之境,过往无人知晓了。

  因为姜欢,才是第一个抵达此realm 的人。

  当时Nine Heavens 之上,姜欢力战天宁公,all around 观战的所有王侯都是沉默之中隐含震惊,原因就在这里。

  他们终于知道了Mountain And Sea 绝巅到底是何等的monster 。

  天宁公可不是普通王侯啊!

  他是老牌王侯之中的顶级。

  而姜欢,却直接逼退了对方。

  那岂不是说,普通王侯,甚至都不一定是姜欢的对手?

  号称Mountain And Sea Number One Person 的姜欢,曾经和King Qinguang Aristocratic Family 的秦尊并称一时瑜亮,如今百年过去,秦尊早就成了最年轻的王侯之一,唯有姜欢一直停留在Mountain And Sea Realm 。

  以前Shen Qian 听Third Senior Brother 提起的时候,还百思不得其解。

  能被大佬高收为开山Disciple ,可想而知姜欢的innate talent 是何等shocking and stunning 。

  而Shen Qian 现在更是知道了,Eldest Senior Brother 在远古时就已经镇压一代,那对方迟迟不入王侯,只能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这个原因,现在Shen Qian 找到了。

  Shen Qian 又想,按照吴炜所说,Eldest Senior Brother 很可能只是在某一领域breakthrough 了传说中的九禁。

  澹台沁或许没有到达九禁的层次,但应该也不低,才会让当时的烈骨侯生出某种忌惮。

  那假设在三个领域都breakthrough 九禁,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是不是如同天宁公这样的顶级王侯,will not 是自己的对手?

  Shen Qian 的心脏跳得很快,有system 傍身,他“悟道”根本没有任何难度,如果他愿意的话,三年……最多闭关三年,Shen Qian 有十足把握可以直接抵达Mountain And Sea Peak 。

  但现在,Shen Qian 却打开了一扇New World 的大门。

  又和吴炜的意识projection 细细交流了一番,对Mountain And Sea Realm 界有了全新认知的Shen Qian 终于spat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暂时合上了jade slip 。

  Shen Qian 手腕一翻,手中已经多了一瓶晶莹的blue 药剂,正是刚刚兑换到手的Mountain And Sea 精神合剂。

  之前Shen Qian 还有些纠结,肉体、spirit strength 和Essence Power 到底主修什么,现在不用想了。

  当然是……全部拉满!

  今晚先锤炼spirit strength ,明天再去禁区找个深山老林打磨肉体,将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利用起来,先以最快速度将三个领域都堆砌到一禁的极限再说。

  Shen Qian 打开那普通的wooden box ,拿起了其中那块呈现翠绿之色的Spirit Stone 。

  这好似翡翠一般的Spirit Stone ,就是言Spirit King 留下的天阙Spirit Stone 。

  Shen Qian 如此重视这块Spirit Stone ,可不仅仅是因为它可以提升spirit strength ,还有一个极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眼馋言Spirit King 在九王Secret Realm 留下的那门术法inheritance 。

  说起那门术法,它有着一个让Shen Qian 一想起来就脸红心跳、呼吸急促的名字,曰……

  《言出法随》。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