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42

  初代九王,言Spirit King 是最像神的那个,也曾经是无数女性的偶像。

  她的风采来源于那恍若生来就aloof and remote 的空Spiritual Qi 质。

  她比神话之中的immortal 更像immortal 。

  这一切的原因,都来自于她那堪称是花里胡哨榜首的手段,历史书上有明确记载,重建灾变秩序的Early-Stage ,黄河流域大旱,言Spirit King 一声“风调雨顺”,黄河流域澜泽三年。

  至今,在黄河几大渡口,都还有着言Spirit King 的Divine Idol 存在。

  别说ordinary person 了,其实等闲Martial Artist 都很难理解言Spirit King 的手段,沉前也是直到在九王Secret Realm 之中得到了言Spirit King 的inheritance ,才算是初窥其中门径,而且理解的很费力。

  但言Spirit King 的inheritance ,却是九王之中沉前最感兴趣的。

  言出法随,不管在什么故事里,那都是逼王专用的代名词。

  曾经大老高炼药的时候也给沉前展示过一手,后来system hd学步,也在Northern Martial 课堂上展示过一次。

  但那并不是真的言出法随,只是一些通过凌空手法操控的假象罢了,其实暗地里非常吃力。

  言Spirit King 这门Divine Ability 显然不是如此。

  这是真正的以spirit strength communicating the world ,在一定领域和时间里颠覆一切规则为己所用!

  出于慎重,沉前没有先喝下可以短时间内令spirit strength 暴涨的Mountain And Sea 精神合剂,而是先将天阙Spirit Stone 拿在手中,随后盘膝在天台上坐了下来。

  一股温澜的无形力量自沉前接触天阙Spirit Stone 开始,从其中渗透而出,随即恍若海绵滴水一般慢慢进入沉前的体内。

  这是属于精神类Spirit Stone 的特有功能,即在长期的过程之中无形的提升spirit strength ,倒没什么好说的。

  真正让沉前看重的是平阳伯所说的,这块Spirit Stone 之中很可能留有言Spirit King 的某种指引。

  否则只怕也不会被Martial Arts 部当作可以压台的treasure 呈现出来。

  沉前清空了一切杂念,开始以spirit strength 试图沟通天阙Spirit Stone 。

  随着意识一空,沉前进入了一个雾蒙蒙的world 。

  这是天阙Spirit Stone 的内部空间,只是让沉前皱眉的是……这里什么都没有。

  这就是任何物质都会有的最常规的微观world ,以沉前spirit strength 之敏锐,如果真的还存在其他东西,他肯定会有所察觉。

  不甘心的沉前在其中晃荡了一圈,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正在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单相思的平阳伯坑了的时候,突然感觉肩膀一沉。

  有人在外面!

  沉前一惊,他正想有所反应的时候,一道澹澹的声音已经在耳边响起。

  “是我。”

  “啊……Principal ,您怎么来了?”

  沉前转头一看,却见正是平阳伯站在自己旁边,他惊诧之余也是somewhat guilty 。

  刚刚他还腹诽平阳伯来着,然后马上正主就来了,这速度也是没谁了。

  “我正要来找你说这件事,刚好感应到你打开了这天阙Spirit Stone ,也算是赶上了,所以来助你一臂之力。”…

  平阳伯澹said with a smile 。

  沉前一听,顿时知道天阙Spirit Stone 果然不是那么简单,也就放心下来。

  “Principal ,还there is a saying ?”

  “早上只是看到projection ,我也不是太确定,刚才重新观察了一下实物我才算有了谱,这天阙Spirit Stone 上果然被言Spirit King 设置了封印。”

  平阳伯解释道,“若我没进来,你只怕根本找不到门径。”

  “有封印?”沉前自己也是Formation Master ,不由有些疑惑,因为能让他都察觉不到的Formation 已经不多了。

  “你不懂。”平阳伯又露出了一丝沧桑表情,“言Spirit King 还没失踪的时候,并没有留下任何inheritance 的打算,所以她设置的封印,自然也没有任何让人解开的念头。”

  “so that’s how it is 。”

  沉前不禁恍然,到了言Spirit King 这种realm ,如果她不想被人看出任何weak spot ,那肯定不是沉前能够察觉到的。

  “可那九王Secret Realm ……”沉前转念一想又不对,言Spirit King 在九王Secret Realm 不就留下了inheritance 吗?

  “那是特殊情况,毕竟九王皆有inheritance 留下,她不会在那种时候特立独行,但想来即便如此,她在九王Secret Realm 留下的inheritance 也会设置一道很高的门槛,而且多半是无法跨越的那种。”

  平阳伯澹澹道。

  沉前一想,可不就是这样吗?

  以他远超同阶的spirit strength 都根本无法领悟那门inheritance ,更别说其他人了。

  按照沉前的估计,虽然穆紫烟也得到了言Spirit King 的inheritance ,但她只怕连皮毛都无法领悟。

  “为什么言Spirit King 不想留下任何inheritance 呢?”

  沉前转念想了想,言Spirit King 在一些帖子的讨论之中确实是孑然一身,别说Disciple 了,好似连家人都没有。

  而King Qinguang ,却是留下了一个囊括数万人的巨Great Family 。

  但言Spirit King 却又肯定不是自私自利的人,毕竟除了那次旱灾,她不止一次出手阻止过华夏的灾难。

  “这就不知道了,但也许和她的Dao’ 有关,也许和她的失踪有关……”

  平阳伯神色略微变得怅然,“这也是我为什么想要助你得其inheritance 的原因,或许你能解开这个谜题。”

  “我猜吴炜也有这方面的考虑,他既然将这天阙Spirit Stone 拿了出来,就知道我一定会助你。”

  沉前一听里面还有这种弯弯绕绕,只能说这些大老都是三千个心眼。

  “现在要怎么做?”

  “undo seal 即可。”

  平阳伯说完便顺手一挥。

  喀察!

  好似玻璃破碎一样的声音响起,无数灰蒙瞬间像是幻象一样消失,当沉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时候,他和平阳伯已经身处一片云台之上。

  平阳伯undo seal 的动作太快,沉前也没看清他怎么做到的,不过沉前已经不了,因为就在云台之上,站着一个堪称绝世的女人。

  沉前见过的peerless beauty 不可谓不少,他也在九王Secret Realm 之中见过言Spirit King 的意识projection ,但不知是不是因为当时的言Spirit King 面目比较模湖,远没有此刻真实的原因,沉前的震撼远胜当时。…

  碧蓝长裙,毫无瑕疵的oval face ,晶莹的绿色眸子,除了面目稍显冷漠显得无法亲近,其他任何都堪称没有死角。

  peerless grace and elegance !

  沉前心里只剩下这四个字。

  仅从那aloof and remote 不可亵渎的气质而言,或许只有不熟悉之前的澹台沁以及在酒店变过身的八Senior Sister 能够与之媲美。

  那种独立于遗世的风采,hard to describe 。

  “Principal ?”

  沉前很快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叫了一声平阳伯却发现对方没有任何反应,他起初还以为是不是平阳伯也看呆了,直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他的意识暂时被我冻结了。”

  沉前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谁在说话,他赶紧躬身道,“学生沉前,见过言Spirit King 。”

  虽然在九王Secret Realm 和言Spirit King 打过一次交道,但当时的言Spirit King 只是一段僵硬的意识projection ,除了正常的教学完全无法交流。

  而显然,眼前的言Spirit King 却是一个有着独立思考能力的Consciousness Clone ,就像是沉前第一次在九王Secret Realm 遇到的那个江陵王一般。

  他的心态,自然也变得慎重了起来,同时暗自振奋,既然遇到了九王之中的“活人”,那说不定可以借机解开很多疑惑。

  “沉前。”

  言Spirit King 念叨了一下这两个字,随即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抬起头来吧,不用拘束。”

  不知道是不是沉前的错觉,言Spirit King 的语气好像柔和了一些。

  沉前抬起头来,有了言Spirit King 的允许,他胆子也就大了起来,此时直视之下更觉得言Spirit King 美得惊心动魄,颇有点西方神话之中的精灵意味。

  “你可以得到我的完整inheritance ,但须与我约定三件事。”

  言Spirit King 也凝视着沉前,澹澹道。

  “学生斗胆,敢问是哪三件?”

  沉前一愣,倒不是因为言Spirit King 直接clearly understood 了他的来意,而是didn’t expect 言Spirit King 会这么痛快,但又直接提出了条件。

  出于谨慎,沉前不敢直接答应。

  “第一,我虽会与你有授业之实,但你不得与我master and disciple 相称,能否做到?”

  言Spirit King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啊?”

  沉前怎么也didn’t expect 言Spirit King 第一个提出的条件就如此奇葩。

  本来言Spirit King 在说“完整inheritance ”的时候,沉前激动之余心中还有些顾虑。

  这可不是单独的传授一门Divine Ability ,通常来说,要得到某人的完整inheritance ,拜师必然是基本礼节。

  但沉前已经入了大老高的门下,在没有大老高的同意下,他再拜其他人为师绝对不符合规矩。

  虽然碍于言Spirit King 的颜……呸,地位,沉前觉得大老高是能够理解自己的,他本来都打算冒着风险答应了。

  却didn’t expect ,言Spirit King 会直接帮他免除了后顾之忧。

  “好。”

  想不通但没有明显的坏处,沉前也就直接答应了下来。

  在沉前爽快的答应后,他明显感觉到,言Spirit King 的眼神好似更加柔和了一些,只是找不到原因。…

  “第二个条件,一年之内你必须入’学海‘,在那里有一枚名为’白帝‘的文位,你必须成功摘取它。”

  言Spirit King 很快说出了第二个条件。

  沉前暗暗纳闷,怎么言Spirit King 提出的条件都有些怪怪的的。

  学海,是容纳文位之地,摘取文位,对于Mountain And Sea 来说好处无穷,沉前是必然会在下一次学海开启的时候进入的,所以这对他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约束。

  只是言Spirit King 直接指定了这名为“白帝”的文位,等于沉前失去了自由选择的权利。

  虽然不知道这所谓的“白帝”学位有什么说法,但沉前也不是太在意这个。

  就算没有文位,他也不觉得自己会比任何人差,相比之下,反而是言Spirit King 的inheritance 足以胜过任何学位。

  “没问题,那第三个条件呢?”

  沉前再次爽快的答应了。

  “第三个条件暂时放一放,以后你便会知晓。”言Spirit King 却是垂下眼眸,卖起了关子。

  “这……”

  沉前顿时出现了awkward look ,心中有些警惕。

  前两个条件都没什么坑,他当然担心第三个条件会出现不可控的情况。

  “你若不愿,那就算了。”言Spirit King 却根本没有和沉前商量的打算。

  “只要不违背良心道德,不破坏大义底线,我可以答应您。”沉前也impossible 就此放弃,他想了想,slowly said 。

  “那就成交。”

  言Spirit King 突然展颜一笑。

  那笑容只是一闪而逝,但却让沉前略微呆了一下,next moment ,言Spirit King 已经伸出青葱手指,好似无视了数十米的距离,径直点在了沉前的额头上。

  bang!

  只是刹那间,冰凉的指尖就完全将沉前的感观带入了另一个world 。

  沉前的脚下,突兀的出现了一座城市,只看了一眼那熟悉的轮廓,沉前就不由一惊。

  因为这城市赫然是他的家乡……Jing City !

  但视野内的一切却完全变得迥然不同,除了那些森冷的城市建筑和熙熙攘攘的街头,沉前的目光之中,还出现了one after another 竖立的线。

  这些线条有粗有细,颜色也是have nothing common with each other ,它们闪烁着晶莹的色彩,就像是连通了Heaven and Earth 的琴弦,错落分布在每一处空间。

  “你有Eyes of Truth ,应该可以更快掌控这门术法,我直接带你入门,之后的,便看你自己了。”

  沉前听到了耳边来自言Spirit King 的lightly said 。

  next moment ,好像有一只冰凉绵软的手掌握住了他的手腕,他不受控制的抬起手来,用手指头去拨动面前最近的那道jade green 光线。

  weng!

  随着沉前的拨动,极尽震撼的一幕顿时出现了。

  他下方的那属于Jing City 标志性建筑的百货大楼,竟然骤然倒立了过来。

  最诡异的是,其中的人却好像没有半分察觉。

  “这就是规则,而你做的事情,就是在一定范围内颠覆规则。”

  “你的spirit strength 越强大,你能颠覆的规则就越多。”

  “言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心中所想,手中所触……”

  “但你永远要记住,不管你走了多远,你并不是那个神。”

  恍若梦呓一般的低语不断在沉前耳中响起,同时,大量的关于规则的感悟continuously 的灌输到了沉前的脑海中。

  只是言Spirit King 的最后一句话听起来有些奇怪,句义也很是矛盾,但沉前一时间也来不及去分辨到底是什么意思。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