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43

  风雷水火、时间空间、光明黑暗……

  这一切都可以被称之为规则。

  言Spirit King 这门“言出法随”的术法,本质上就是看穿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存在的所有规则,然后通过拨动那一根根琴弦,将之化为己用。

  不得不说,沉前极度震撼。

  除了没有找到象征着“时间”的规则,其余所有规则尽在眼前。

  言Spirit King 的术法,果真是最像神明的手段。

  “你自己试一下。”

  言Spirit King 松开了沉前的手掌,随即让到了一旁。

  沉前知道眼前的Jing City 很可能只是一个幻境之中的存在,倒也没有什么顾忌,他随手对准了一面city wall ,然后找到了象征着”Destruction” 的那根弦。

  “崩塌。”

  两个字从沉前口中吐出,他的手指也在拨动着那规则之弦。

  轰隆!

  city wall 剧烈摇晃,但终究离崩塌差了不少,只是有着明显的裂痕贯穿其上。

  沉前皱眉,但也有些无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spirit strength 还不达标的缘故,失去了言Spirit King 的帮扶,他自己拨动那”Destruction” 之弦竟是变得吃力无比,仅仅让规则之弦颤动了一下,竟已经消耗了他大半spirit strength 。

  还不如他直接冲上去一拳来得快。

  “不用心急。”

  言Spirit King 却是安慰沉前,“你的spirit strength 只是刚刚breakthrough 了一禁,这门术法更是连‘入门’realm 都算不上,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沉前一想也是,当即释然。

  要动动嘴皮子就让The earth shook and the mountain quivered ,肯定不是他现阶段就能做到的。

  不过……未来可期。

  “我不愿意留下inheritance ,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这是一条极难的道路,颠覆规则,听来神奇,但却极其容易backlash 自身。”

  言Spirit King 澹澹道,“可以说世间九成九的Martial Artist 都不具备这样的基础,你已经算得上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

  “其中一个原因?”沉前hearing this strangely said ,“那另外一个原因是什么?”

  “不可说。”言Spirit King 却是摇头。

  “不可说?”

  “不可说就是不可说,甚至连念头不能起。”

  言Spirit King 深深看了一眼神前,“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有一日你自己便会明白,但我希望你永远都会记住今天我说的每一个字。”

  “学生知道了。”

  沉前也没有再追问。

  “你已有世间最高等的spirit strength Visualization Technique ,这方面我倒是没什么可以教你的,不过……我可再助你一臂之力。”

  言Spirit King 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些欲言又止。

  沉前本就是为了这个而来,当即精神一振。

  其实就算没有今天言Spirit King 的亲手教导,只要他自己的spirit strength 足够,通过言Spirit King 之前在九王Secret Realm 留下的inheritance ,他最终也必定能掌握这门术法。

  只不过有了言Spirit King 的言传身教,大大加快了这个过程而已。

  现在听言Spirit King 话中之意,除了他本身cultivation 的《混元spirit refinement 诀》,还有other methods 可以快速提高他的spirit strength ,沉前自然满心期待。

  但见言Spirit King 迟迟没有下文,沉前不由疑惑的抬起头来,随即就是startled 。

  因为言Spirit King 白皙到恍若冰凋玉琢的脸部肌肤上,竟是naked eye 可见的出现了一丝绯红。

  以言Spirit King 的空Spiritual Qi 质,此时却是出现了世俗女性才有的娇羞,巨大的反差顿时糅合成了浓烈的酒,即便沉前对于言Spirit King 没有什么想法,也不禁迷湖了一下。

  “言Spirit King ?”

  沉前刚刚疑惑开口,言Spirit King 已经闭了闭眼睛,随即好似下定了某种决心一般重新睁开了双眸。

  那眼神太过复杂……而根据沉前的过往经验,当一个女性powerhouse 露出这种眼神的时候,一般都会有不太好的事情发生。

  沉前正莫名的有些慌乱,言Spirit King 已经靠了过来。

  “放松。”

  带有莫名神韵的轻灵嗓音传入了沉前脑海之中,让他subconsciously 放松了绷紧的身躯。

  两人躯体相触,随即沉前就是剧烈一震,勐地stared wide-eyed ,心神剧颤。

  因为言Spirit King 轻柔的身体正化作水流,一点点渗透进他的身体。

  这是一个极其mysterious 又不可描述的过程。

  他能清晰的感知到来自言Spirit King 的一切……是的,一切。

  当言Spirit King 完全融入了他的身体,沉前的精神内核瞬间被一股极其庞大而又温暖的力量包裹,他好似飘到了云端,极致的舒适感让他遗忘了一切,更不知今夕何年,身处何地。

  他的精神内核就像是被大量雨露滋澜的种子,开始疯狂生长。

  仅仅刹那间,沉前的spirit strength 就超越了分割Divine Soul 之间的最高水准,而且还在不断拔高,眨眼间就破除了某条界限。

  二禁!

  曾经以为还需要不少时间才能触及的二禁领域,直接被沉前跨越。

  整个过程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好似只有十几秒,也好似过去了千年万年。

  “See how 我,可我,亦再不见君……”

  恍忽中,沉前听到了一声呓语。

  只是此时的沉前根本没有任何的思考能力,却根本不知道那响彻在脑海中的呢喃到底是什么意思。

  唯有一滴湿澜落在了他的心间,随即了无痕迹。

  当沉前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他还是站在Jing City 上空,只是all around 的虚幻空间恍若失去了支撑一般,开始寸寸崩塌。

  沉前茫然四顾,言Spirit King 的silhouette 却早已disappeared 。

  唯有他壮大了不止一圈的精神内核以及包裹着精神内核更加浓郁的彩光,还在提醒着沉前,刚才的一幕并不是幻觉。

  太突然了。

  突然到沉前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这可不同于在远古时蟒山大月氏的spirit strength 馈赠,言Spirit King 刚才对沉前施展的是另a method ,另一种沉前曾经体验过一次的手段……

  Divine Soul 交融!

  当初沉前凝聚精神内核的时候差点失控,关键时刻就是Second Senior Sister 程青青与他Divine Soul 交融,引导着他完成了全程。

  这是来自灵魂层次的最深碰撞,是意识上的赤果果的交缠,从某种角度而言,甚至是比肉体上的交流更羞羞的行为。

  理论上来说,这应该是最亲密的关系才会做……不对,都不一定做的事情。

  但言Spirit King 却直接把他“强突”了。

  这让沉前无所适从之余,也不太搞得明白言Spirit King 的意图。

  但有一点,经过这个过程后,沉前在感观上对于言Spirit King 确实多了一种说不出的亲近感。

  遗憾的是,那一次沉前和程青青Divine Soul 交融,却是看到了对方不少的记忆片段,还在其中看到了white clothed 人的silhouette ,但this time 和言Spirit King Divine Soul 交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只是对方的Consciousness Clone 的原因,他没有感受到言Spirit King 的任何记忆。

  而言Spirit King 的这道Avatar 现在也直接消失了,等同于沉前一肚子的疑惑依旧没有来得及问出口。

  他本来还想着,或许这次终于能搞清楚初代九王失踪大半的真实原因了。

  “沉前?”

  耳边骤然响起的疑惑询问让沉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all around 的幻景早已不见,他重新站在了开始见到言Spirit King 的那片云台上。

  旁边,本来被屏蔽的平阳伯已经恢复了清醒,正揉着胀痛的眉心。

  “发生了什么事,我的意识好像被冻结了片刻,这绝对是言Spirit King 才能做到的事情,你见到她了?”

  平阳伯frowned ,显然感觉到了不对劲。

  “Principal ,刚才……”

  沉前刚要开口解释,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不由面露尴尬之色。

  乖乖,从之前的蛛丝马迹来判断,平阳伯明显和言Spirit King 有过一段什么故事,虽然沉前不知道具体过程,但从言Spirit King 直接冻结了对方意识这一点来看,只能说明……

  言Spirit King 并不想见到他。

  但自己却跟言Spirit King 有了一段不好解释的亲密接触,他可不敢去赌自己说出来之后,平阳伯是不是能是心态平和的接受。

  “en? ”

  平阳伯见沉前说到一半就打住,顿时疑惑的看了过来。

  “我确实见到言Spirit King 了,她教了我一些cultivation 术法的method ,不过教完之后,她的Consciousness Clone 就直接消散了。”

  沉前想了想,还是speak frankly ,只是直接省略了“教”的过程。

  平阳伯又追问了一些细节,除了不能说的那段,沉前都one after another 作答。

  “这样吗?”

  虽然直觉好像有些不对劲,但平阳伯也没有多想,很快就叹息一声,颔首道,“看来言Spirit King 留在这里的Consciousness Clone 并不能维持太久,估计本身也只是用来inheritance ……也罢。”

  看着平阳伯遗憾的表情,沉前只能保持沉默。

  所幸,平阳伯的惆怅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他就恢复了澹然脸色,“我们出去吧。”

  平阳伯一挥手,两人的意识都退出了这天阙Spirit Stone 的内部空间。

  重新回到江中军武七号别墅的天台上,平阳伯又叮嘱了沉前几句,随即便不再逗留,身形很快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至此,沉前才终于是长出一口气。

  他重新看了一眼手心中的翠绿晶石,能清晰感受到一丝丝温澜的力量正不断渗透进他的体内,不知道是不是沉前的错觉,他总感觉就像是言Spirit King 还在他的身边一样,这些温澜的力量和刚才那蚀骨的温暖仿佛有着某种相似,竟是让沉前有些回味。

  突然有清冷的夜风拂过,沉前陡然一个shivered 清醒过来,他shook the head ,强行驱散了纷乱的杂念。

  不管言Spirit King 是出于什么目的,但今天发生的这件事,他都决定烂在肚子里。

  他可不想unfathomable mystery 成为一个甚至多个王侯的情敌。

  歇息片刻,沉前重新将意识沉入了自己的脑海深处。

  在脑海的最深处,一颗微型星辰的照耀下,之前只有鸡蛋大小的精神内核已经变得有fist sized ,一层层隐约可见三彩的rays of light 正从其中透射而出。

  微型星辰是武曲starlight 凝结而成,即沉前成为全国武状元时,来自mysterious 星空的馈赠,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加快沉前的cultivation speed 。

  沉前的realm breakthrough 的如此之快,这武曲starlight 功不可没。

  沉前的注意力很快跳过了武曲星辰,完全放在了精神内核上。

  在进入天阙Spirit Stone 之前,沉前本体的精神内核在之前Avatar breakthrough 王侯的时候受到反馈,虽然创伤已经recover completely ,但距离分割之前的Peak 水准却还是差了不少。

  非要划分的话,其实只是勉强breakthrough 了一禁的层次。

  此刻经过来自言Spirit King 的一番造化,沉前本体的精神内核不仅完全恢复了之前的Peak ,甚至一举踏入了二禁领域,但沉前却有些诧异。

  但真正让沉前诧异并且陷入沉思的,还是breakthrough 二禁后的精神内核。

  因为……它的形态和沉前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有Avatar 的参照,沉前已经clear comprehension 了精神内核breakthrough 的过程。

  正常来说,随着spirit strength 的递增,精神内核外部的裂痕也会越来越多,直至抵达临界点,就像是蛋壳破碎一样,会从中孵化出一个“精神小人”来。

  本体目前的精神内核就是如此,是一个双眸紧闭五官还有些模湖的小人,其实就是Avatar 的缩小版。

  更准确的说,那已经不是精神内核,而应该称之为真正的“Divine Soul ”了。

  但沉前本体的精神内核在breakthrough 二禁后却没有遵循这个规律。

  spirit strength 的确壮大了,从变大了一圈的精神内核就可以看出。

  沉前也能切实感受到来自spirit strength 的强大。

  可问题是……呈现鸡蛋状的精神内核,却反而变得更加圆澜了。

  原本表面遍布的裂痕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许多。

  这种感觉就像是沉前cultivation 出了setback ,在走倒退路一样。

  因为当初刚刚凝聚的精神内核就是这种圆澜状态,表面看不到任何裂痕。

  但沉前细想之下,又impossible 是出了setback 。

  因为就算他自己看不出来,但言Spirit King 可是把他“看光了”,如果真有什么问题,言Spirit King 一定会指出来。

  这只能说明,这就是正常breakthrough 二禁领域的精神内核该有的状态!

  本体和Avatar 两种迥然不同的路子,隐约间好似在诉说着某种微妙,只是沉前暂时无法clearly understood 。

  又重新检查了一遍,确认自己的意识空间没有什么隐患后,沉前这才退了出来。

  想了想,沉前拿起手环打了个电话给许久未联系的刀九。

  “明早来接我,去Jiang Prefecture 一趟。”

  挂断电话,沉前抬头looked towards 夜空,目光穿透Formation 的阻隔,能清晰看到缭绕在云层上的黑雾。

  为了搞清楚一些事情,他也是时候去认证一下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的徽章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