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45

  这是一片无限宽广的石窟,到处都安装着强烈的照明灯具,将眼前的world 映照得灯火辉煌。

  沉前正站在一片刻画着Transmission Formation 的stone platform 之上,在他all around ,类似的stone platform 还有无数,一直延伸到视野尽头。

  stone platform 的前方,又有一道拱桥,一直延伸进入石窟的深处。

  在石窟的深处,隐约可见无数建筑和楼阁耸立,空气之中缭绕着one after another naked eye 可见的彩雾,将那片建筑所在的地带渲染得如梦似幻。

  all around ,不时随着空间的波动掠过,便有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出现在stone platform 之上,随即互相谈笑着往前走去,经过那拱桥没入了这片浩大的石窟world 。

  也有人匆匆而来,抵达不同的stone platform 之后又消失在了这片world 。

  沉前看了一眼手中握着的Mountain And Sea 徽章,不由astonished 。

  这徽章竟是一枚Transmission Formation 的子符。

  换言之,沉前并非是意识传送,而是本体直接来到了这名为“地心”的world 。

  他正愣神的时候,身旁又有强烈的space fluctuation 闪过,随即郑磊和刀九便先后出现在了他的身旁。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看到两人出现,沉前再也忍不住好奇问道。

  “这片空间既然名为地心,沉少校不妨猜猜这是在哪里?”

  郑磊said with a smile 。

  “地心……”

  沉前心中一动,好似想到了什么,他的spirit strength 开始往上延伸,很快就穿透了这片石窟的穹顶,然后不断往上。

  十米、百米、千米……

  以沉前如今的spirit strength ,完全扩散可以达到数千米之远,但目之所及,竟然全都是厚重的泥土岩石,以及各种金属元素,仿佛看不到尽头。

  很快,收回spirit strength 的沉前惊道:“这里是Earth 的内核?”

  见郑磊nodded ,沉前更是震惊。

  他怎么都didn’t expect ,这“地心”竟然真的是物理意义上的地心。

  “怎么又跟教科书上写的不一样?”沉前摸了摸鼻子,somewhat 无语。

  按照物理书所写,地心应该是完全的固体状态,当然,也有些帖子众说纷纭,说什么的都有,但从没有人提及,在Earth 的最深处竟然还存在这样一片奇异的空间。

  “地心,唯有Mountain And Sea 可入,出于保密原则,普通Martial Artist 自然不知道这样的地方。”郑磊said with a smile 。

  沉前nodded ,心情很快就平复下来。

  他也已经习惯了。

  说来也怪他自己,他在Martial Arts 上崛起的实在太快,普通Martial Artist 都是step by step ,可以慢慢适应阶级跃升所带来的world 观的改变。

  沉前……实在是没那个时间去慢慢接受这些。

  谁又能想到,他在半年多以前,甚至连Beginner Martial Artist 都不是。

  但现在,他连九成九的人听都没听说过的时间长河都进去过了,实在是不应该再如此make a fuss about nothing 。

  “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一个地方?”

  沉前问出了核心的问题。…

  “我们可以边走边说,不如我先带沉少校进去看看?”

  郑磊伸手道。

  当即由郑磊引路,三人一起通过了拱桥,moved towards 石窟的深处行进。

  通过了延绵several li 的拱桥,之前视野之中那些隐约的建筑也开始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当来到拱桥尽头,站在半空之中,沉前的视觉又一次受到了震撼。

  出现在眼前的,竟是一片浩大无比、连绵无垠的都市。

  有高达百米的摩天大楼,也有一片片古风的楼阁,有宽达百米的宽阔街道,也有苍翠的山峰、蔚蓝的湖泊……

  最牛皮的是,沉前分明还看到数千米之外某个地方,竟然耸立着一座明明是埃及才有的金字塔。

  那种种完全风格迥异的建筑和风景,又以一种奇异的格调糅合在一起,就变成了此刻沉前视野之中看到的庞大都市。

  这座都市的繁华程度,甚至超过了北都和魔都。

  街上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行色匆匆,半空之中也有道道silhouette walking on air 、交错而过。

  但最让沉前震撼的是,那绝大部分在其中穿行的silhouette 气机都是深邃如海。

  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

  入目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genuine 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又凭什么能有这么多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作为在西南第一行省论城镇规模可以排进前三的Jing City ,就算加上Heavenspan Pagoda 这个特殊的所在,全城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也不会超过十人。

  像是溪城、通城连上City Lord ,更是只有寥寥3 or 5 people 。

  但此刻光是沉前视线之中看到的Mountain And Sea 之上的存在,就至少有数千人。

  甚至都不需要spirit strength 感知,因为光是半空之中踏空穿行的silhouette ,就已经在千人以上。

  而沉前此刻却只是站在这座城市的边缘,等于他看到的实际上只是tip of the iceberg 。

  如果整座城市都是如此,那会有多少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

  “郑会长……”

  “沉少校在激活徽章的时候,应该听到了一个编号,那实际上是一个顺序排列。”

  好像已经猜到了沉前的疑惑,又或者说,也许每一个第一次踏足这里的Mountain And Sea 都会有这样的震撼,所以沉前刚刚开口,郑磊就已经说道。

  编号?

  沉前身躯一震,这才想起激活徽章的时候耳边响起的那个清冷女声。

  “编号9556137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

  如果这是顺序排列,就意味着沉前是进入地心的第9556137个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

  接近一千万!

  卧槽。

  沉前的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可是为什么……”

  虽然没有官方的统计,但在沉前的认知之中,他一直以为,整个华夏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加起来最多不过十万之数。

  但明显,这个数字和客观事实出现了巨大的偏差。

  “沉少校是不是想说,impossible 存在这么多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郑磊said with a smile 。…

  见沉前nodded ,郑磊才接着道,“那我问沉少校一个问题,每年华夏武科高校的招生人数在多少?”

  沉前startled ,随即回忆道:“今年大概是六十多万,但今年比较特殊,是扩招年,往年一般是三十万到四十万之间。”

  “那以沉少校所见,经过武科高校的锤炼,每年四十万的武科毕业生,有多少能达到高Martial Artist 的realm ?”

  郑磊又问。

  沉前slightly hesitated ,才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每个人的aptitude 不同,但generally speaking ,能够通过武科高考的学生,aptitude 都在水准之上,如果不只算毕业,再加上走进社会的时间的话,最后至少有七成以上能达到高Martial Artist 的水平吧。”

  沉前自觉说的这个概率还算公允。

  毕竟这个社会的主力群体并不只是youngster ,确实有很多人在走上社会以后,依旧能够凭借长时间的打磨进入高Martial Artist 。

  说到底,高Martial Artist 的层次依旧只是**的进化,完全可能依靠时间和资源来补足innate talent 的短板。

  “我们取低一点,就按照六成算,也就是说,每年四十万的武科毕业生,会有超过二十万最终抵达高Martial Artist 的realm 。”

  郑磊said with a smile ,“那每年的二十万高Martial Artist 之中,又有多少人能踏入Mountain And Sea ?”

  “这……”

  沉前想了想说道,“也许是百中无一?”

  世间人人皆知要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很难,这个问题即便是沉前也说不好,因为其中牵涉到的因素实在太多太多,每个人的际遇不尽相同,这个数字自然不好统计。

  好似明白沉前的为难,郑磊不等沉前回答,便率先说道,“关于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的概率,我们Martial Arts 协会有一个精准的数字……1.3%。”

  “按照过往两百年的统计,平均每一百个高Martial Artist 之中,约莫能有一人成功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

  沉前凝神细听,倒也没有反驳。

  这种数据必然是绝密,但Martial Arts 协会就是干这个的,他们掌握的数字绝对精准。

  “再取低一点,那就算百分之一好了,也就是说每年二十万的武科毕业生之中,不管breakthrough 的时间如何,最终都会有差不多两千人踏入Mountain And Sea 。”

  郑磊感慨道,“当这个数字累积两百年,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的数目又会有多少?”

  “要知道,Spiritual Qi 复苏以来,Human Race 其实并没有经受过太大的灾难,就算是一百多年前那次mutation ,但主要出手的其实也是王侯,Mountain And Sea 层面上并没有太大的折损。”

  “而且我刚才说的只是华夏范围内的数据,而这地心world ,面对的可是全球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

  沉前一听,顿时恍然。

  一年两千,一百年就是二十万了……

  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的平均lifespan 没有标准统计,但活个数百年绝对是轻轻松松。

  而且他知道郑磊说的数字只是保守估计,因为现实之中,还有许多没有经受过武科高校教育的社会Martial Artist 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的实例。…

  比如Heavenspan Pagoda 自己的学府,因为不在教育部管辖范围之内,其实也归纳在“社会Martial Artist ”的范畴。

  全球那么多国家,华夏虽然强盛无比,但加起来的总数接近一千万,也就一点都不多了。

  “所以这个地心都市,实际上就是专属于Mountain And Sea 的world ?”沉前问道。

  “可以这么理解。”

  郑磊一笑,“莫非沉少校还没感受到这里有什么不同吗?”

  “不同?”

  沉前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了什么。

  Spiritual Qi !

  浓郁无比的Spiritual Qi 。

  若说这地心都市区别于地表城镇最大的地方,就在于空气之中几乎快凝聚成了实质的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也就是沉前刚才在stone platform 上隐约看到的那些彩雾。

  只是此时surrounded by this ,再加上沉前自身去过的Spiritual Qi 浓郁的地方实在太多,他对于这个并不敏感,所以刚才没有immediately 察觉到。

  沉前瞥了一眼旁边的刀九,不由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

  怪不得这逼一直都没说话,此时沉前看了一眼他,才发现他一直在紧闭着眼睛,脸上满是贪婪之色,从那略微颤抖的身躯来看,明显刀九一直在疯狂吸纳着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Spiritual Qi 。

  “我说你至于吗,连这点cultivation 的时间都要节约?”

  沉前多少有点不理解。

  刀九hearing this 睁开眼睛,挠挠头讪said with a smile ,“这地方太贵了,俺也是第三次进来,这次沾了沉先生的光,当然不能浪费。”

  “贵?”沉前startled 。

  “还没来得及跟沉少校说,地心虽然只对Mountain And Sea 以上的Martial Artist 开放,但要进入这里却并不是免费的。”

  郑磊解释道,“在这里待一天的花费是十万华夏币或者等额的world 币。”

  “十万一天?”

  沉前一惊。

  他从没听说过,竟然还有什么地方光是待着就要花钱的。

  但一感知到空气之中的浓郁Spiritual Qi ,沉前随即又是释然。

  这里的Spiritual Qi 浓郁程度虽然远远比不上九王Secret Realm ,但远胜沉前去过的任何华夏城镇,在这里cultivation 一天,只怕抵得上在地表cultivation 十天。

  虽然不知道这些Spiritual Qi 的来源是哪里,但如果一点代价都不用花费,只怕没有人愿意离开这个地方。

  不用郑磊解释,沉前只是深想一下,就好似明白了这条规则存在的意义。

  如果要混吃等死,作为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可以享受每个月十万的津贴,但也只够在地表的城镇上生活。

  如果要进入地心,即便是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也得想法设法去赚钱。

  而对于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而言,除了刑法上的路子,最赚钱的方法都在禁区和海外。

  这不仅仅是资源的合理分配,象征着即便是Mountain And Sea 也不能reap without sowing ,更是一种隐形的鞭策。

  怪不得他看这都市之中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都是行色匆匆,显然在这里“时间”变成了一个宝贵的名词。

  “成为Mountain And Sea 之后,可以免费获得地心十天的居留权,当然,因为沉少校随从的强烈要求,我刚才已经给他分配了一天,加上沉少校自己被划去的一天,你还剩下八天。”

  郑磊瞥了一眼刀九said with a smile ,“当然,如果沉少校不同意,我现在也可以将沉少校的随从送出去。”

  看了一眼面露赧然有些不好意思的刀九,沉前摆手一笑,“干脆把我剩下的八天都给他吧。”

  trifling 十万一天,对沉前的身家来说也就是洒洒水了,他自然不会在意。

  三人落入街道,一边深入这座都市,沉前一边curiously asked ,“我看这地心都市也存在不少ordinary person ,那他们又是怎么进来的?”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