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46

  行走在宽敞明亮的街道上,沉前一眼就感知到这座都市之中遍布各种Formation 。

  除了can be seen everywhere 的照明system 和供养system ,还有脚下每隔数十米就会存在的除尘Formation ,以及用以维持街边绿植生机的补水Formation 等等。

  听到沉前的问题,郑磊said with a smile :“理论上来说,地心都市的存在就是为Mountain And Sea 服务。”

  “这座城市堪称是现代科技和高武的完美结合,但也总有许多事情需要ordinary person 去做。”

  “ordinary person 的来历有三种,有些是长期居留地底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诞下的子嗣,在支付高昂的生育费用和以及数倍于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的居留费用后,Mountain And Sea 的后代也可以在这里生活。”

  “有不少Mountain And Sea 的后代都是在这里接受了学前教育,直至年满十六岁要参加武科高考的时候才离开了地心。”

  “地心无比浓郁的Spiritual Qi 和high level 的Martial Arts 资源,对于Martial Arts 启蒙的作用无需多说,在地心都市的记录之中,甚至有人四岁的时候就凝结了元气……”

  郑磊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下,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目光古怪的看了一眼沉前。

  “宁昭仪?”

  沉前也眼睛一眯。

  四岁凝结元气绝对称得上是惊世骇俗,在沉前的记忆之中,只有宁昭仪是如此。

  Nine Heavens 之争发生的事情虽然没有向外部公布细节,但在一定层次内可谓是well known 。

  天宁公幼女死在了沉前手中,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之前沉前还在感慨,王侯掌握的资源果然不凡,因为四岁就成就Beginner Martial Artist 绝对是违背Martial Arts 定律的事情,现在才是明白了其中的内情。

  以这地心无比浓郁的Spiritual Qi ,再加上资源的辅助和innate talent 的加成,确实有可能打破常规。

  沉前突然clear comprehension ,只怕不止是宁昭仪,许多Martial Arts Aristocratic Family 还有大集团的子弟,只怕都是在这里出生的。

  他心中somewhat 复杂。

  算不公平吗?

  好像也不能这样说。

  他们所享受的福利,却是用他们父辈的拼搏和付出换来的。

  况且刚才郑磊也说了,Mountain And Sea 的后代要留在这里,一天的居留费用只怕是数十万,也不是等闲家庭能够负担的。

  “不过也有些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虽然有能力,但还是会选择在地表孕育后代,这部分人却是觉得更艰苦的环境才能成长出更强横的Martial Artist ,当年这条规则也在王侯议会之中争论过一段时间。”

  郑磊said with a smile ,“第二部分ordinary person ,就是在现代社会作出了卓越贡献的那一部分,有些是Medicine Refinement Master ,也有科学家、生物学家等等,他们在到达一定岁数后,都会被特许获得地心都市的永久居留权。”

  “就算限于innate talent 他们无法breakthrough ,但住在这里至少也能延年益寿。”

  沉前nodded ,这个倒是没什么可争议的。

  虽然这个社会的主流是Martial Artist 为尊,但不可否认,Martial Artist 也并非是万能的。…

  一个族群的强大,必然是诸多学派共同努力的结果。

  “最后一部分ordinary person ,主要就是地心都市的服务人群了,这些人都是经过层层选拔的各种专业技术人才,就算只是餐厅里普通的服务员,在地表至少也是星级厨师……”

  沉前一边听着郑磊的讲解,一边打量着街道两边的店铺,种类可谓琳琅满目。

  武器、盔甲、Spirit Stone 、monster beast 、high level Martial Arts Hall ,还有每隔several hundred meters 就会出现的情报中心,除了极少部分是满足生活所需的商业中心,其他绝大部分店铺都和Martial Arts 息息相关。

  沉前毫不怀疑,在这里只需要走一条街,就能购买到武Dao Idol 关的所有资源。

  最重要的是这里的氛围,无论是街上的公共区域还是那些Martial Arts Hall 之中,甚至山顶、湖中心,都can be seen everywhere 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在悟道和论道。

  每走几步,都能感受到或强或弱的Dao Rhyme 从某个方向汹涌而来。

  这里绝对是沉前见过的,最接近所谓Martial Arts Holy Land 的存在。

  “恭喜编号4891939号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于myriad forms 塔六Seventeenth Layer **breakthrough 四禁领域,奖励地心居留权一年!”

  正在这时,沉前耳边响起了一个清冷悦耳的女声,街上的不少电子屏,也同时出现了一条条播报信息。

  all around 的不少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都是驻足,随即起了一阵沸腾。

  “又有人踏入四禁了?”

  “好像是海外的Martial Artist ,竟然能走到myriad forms 塔的六Seventeenth Layer ……”

  “一年的居留权啊,绝对血赚!”

  “四禁领域,一旦breakthrough 王侯,绝对可以受封侯爵,与之相比,一年的地心居留权都不算什么了吧?”

  听着耳边热烈的议论,沉前不由一愣。

  四禁!

  myriad forms 塔!

  无论是哪个关键词,都足以勾动他的思绪。

  看着all around to-and-fro 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沉前突然有些出神。

  一个四禁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假设对方也是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那他的battle strength 最起码也在五万以上。

  就算比之沉前,也不会差太远了。

  而如果对方是Mountain And Sea Fourth Heavenly Layer 甚至更高,那即便是沉前,也不敢说战之必胜。

  在今天之前,沉前接触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实在太少,甚至于他交手过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也大多限于同龄。

  他是如今华夏毫无争议的年轻一辈number one genius 没错。

  但……仅限于二十四岁之下。

  而实际上对于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的年龄跨度来说,二十多岁,只是起步罢了。

  当他走进这个真正属于Mountain And Sea 的world ,年龄反而将变成他最大的弱势。

  那些在this realm 耕耘了数十年乃至上百年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他们的底蕴绝对是沉前unimaginable 。

  “沉少校,这个地方或许你会感兴趣。”

  在沉前出神的时候,一旁的郑磊突然停下了脚步,意味深长的said with a smile 。

  “en? ”

  沉前顺着郑磊的目光看去,才发现三人unconsciously 间已经来到了这座都市的中心。…

  就在三人前方,出现了一座无比宽阔的广场。

  沉前一眼看去,不由目光一凝。

  就在广场上,伫立着一座座jade stone 打造的人像。

  沉前complexion changed 。

  只因这些人像虽然看似是死物,但不知为何,每一座人像身上隐含的澎湃气机,竟是都让沉前有些scared witless 。

  以他如今的realm ,这几乎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此刻在那广场上的部分人像之下,都有一个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盘膝而坐,他们面色挣扎,周身气息不断波动,却不知道在做什么。

  “这是什么地方?”沉前subconsciously 问道。

  “Mountain And Sea 之林!”

  郑磊语气铿锵道,“也是这地心都市之中最重要的地方之一。”

  “Mountain And Sea 之林?”

  沉前咀嚼着这四个字,随即和郑磊迈步进入了广场之中,随意来到了距离三人最近的一座人像面前。

  人像底部立有一座半人高的stone tablet ,上面字迹清晰可见。

  “吾use sword to enter dao ,穷极一百八十年得sword technique Great Accomplishment ,Heaven and Earth 皆惊,今立此像,愿与后来者切磋。”

  除了那flamboyant 的一行大字,底下还有一个名字。

  “Heavenly Sword 客。”

  沉前身躯一震,suddenly 抬头。

  刚才他就隐约觉得这人像颇为面熟,此时细细看去,可不就是曾经在Nine Heavens 战场外见过一次的Heavenly Sword 客吗?

  只是这人像刻画的Heavenly Sword 客明显更为年轻,栩栩如生的面目上有一股逼人的锐气,和沉前那天见到的Heavenly Sword 客区别极大,所以他才没有immediately 认出来。

  “Heavenly Sword 客的人像?”

  “准确的说,是Mountain And Sea Peak 时候的Heavenly Sword 客的人像。”

  郑磊缓缓道,“每一个走到Mountain And Sea 尽头的peerless powerhouse ,都会在这座广场上留下一座人像。”

  “这人像,代表的就是Mountain And Sea Peak 的他们,所以……这里被称为Mountain And Sea 之林!”

  “如今Mountain And Sea 之林中总计一千七百八十四座人像,有小半人像的真身都早已breakthrough 了王侯。”

  沉前极目看去,以他的目力,只要运转spirit strength 的时候,就算是several hundred meters 外的人像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果然,这一眼看去,他还真发现了一些熟人。

  Heavenly Sword 客、平阳伯、洛神伯包括大老高等等。

  在Mountain And Sea 之林的尽头,又有数十座人像单独伫立,沉前在其中看到了初代九王的silhouette ,剩下的应该是来自全球其他地方的初代王侯。

  除了王侯,还有许多至今仍在Mountain And Sea Realm 界的人像,比如最显眼的……沉前看到了属于Eldest Senior Brother 姜欢的人像。

  那人像伫立在广场核心的某个位置,看上去还有些崭新意味。

  而在那里聚集瞻仰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也是最多。

  “姜欢昨日才应约来立的人像,据说Martial Arts 部早就想让姜欢立像,但不知为何对方一直不肯,直至昨日才终于留下了人像。”

  郑磊看到沉前的目光所至,不由said with a smile 。…

  沉前slightly nodded 。

  他大概能猜到为什么Eldest Senior Brother 不愿意留下人像的原因。

  这Mountain And Sea 之林,是让所有走到了Mountain And Sea 尽头的powerhouse 留下人像,但对于姜欢而言,对方的实力即便早已站在Mountain And Sea Peak ,但那只是对于其他人而言。

  但对于他自己来说,唯有breakthrough 九禁抵达绝巅才算是完成了Mountain And Sea 的路程。

  沉前目光扫视,心旌摇曳。

  如此多的Mountain And Sea Peak ……

  而且他知道,这些人绝不是单纯意义的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powerhouse 。

  按照Martial Arts 协会统计的基数,Spiritual Qi 复苏数百年,诞生过的Mountain And Sea Ninth Heavenly Layer powerhouse 何止数万,但有资格在这里留下人像的,却只有这寥寥千余。

  这无疑代表着,他们每个人都是Mountain And Sea 之中真正站在Peak 的存在。

  “迄今为止,还从未有任何一人可以战胜这Mountain And Sea 之林的全部人像,即便是一直号称Mountain And Sea Number One Person 的姜欢,在初代王侯的凋像群那里也失败过。”

  郑磊感叹道,“有传言称当初江陵王留下这Mountain And Sea 之林,其实背后还隐藏着一个大秘密,只要有Martial Artist 能将所有人像全部战胜,就能解开背后的隐秘。”

  “不过随着as time goes by ,Mountain And Sea 之林伫立的人像越来越多,这个目标也越加impossible 达成,gradually 也无人再提及。”

  “这就和通关myriad forms 塔一样,只是一种奢望。”

  奢望吗?

  沉前听着郑磊的感叹,只是默然。

  无数站在Mountain And Sea Peak 的powerhouse ,代表的就是无数领域的丰碑。

  要凭strength of oneself ,推翻所有这些丰碑,那该是在Martial Arts 上抵达何等高度才能做到的事情?

  更别提这些人里,还有像初代九王这样的孤峰。

  如果breakthrough 了九禁的Eldest Senior Brother 都没做到,自己能做到吗?

  沉前也不是很确定。

  轰隆!

  正在沉前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骤然,伴随着闷雷一般穿透了Heaven and Earth 的轰然声响,整座地心城市都剧烈的摇晃了一下。

  突然的变故让沉前有些茫然,all around 也起了阵阵骚乱。

  “是那道‘门’……”

  “快去看看!”

  Mountain And Sea 之林上,原本盘坐在人像面前的所有Martial Artist 都是睁开了眼睛,随即好似想到了什么,都是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身形骤然拔地而起,moved towards 城市的深处掠去。

  “郑会长……”

  “我们也去!”

  沉前刚要询问,就见脸色同样变得难看的郑磊也已经腾空,moved towards 远处掠去。

  “走。”

  意识到可能出了什么major event 的招呼了一声刀九,也赶紧followed along 。

  上了高空,沉前能清晰看到这地心都市的all directions 都不断有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腾空而起,纷纷moved towards 某个方向汇聚。

  沉前和刀九混合在人流中,跟着郑磊一路穿过了无数高楼大厦和古朴建筑,前行数十公里后,就在这地心城市的最深处,好似突然穿透了某种阻隔,视野之中骤然出现了一片漆黑地带。

  那漆黑的Nihility Zone 像极了宇宙之中沉寂的星空,下方有点点光粒在飞舞。

  而就在虚无之上,伫立着一道巨大的青铜门扉。

  青铜门扉高达thousand zhang ,上面镌刻着繁复的mysterious 字符,但不符合沉前认知的任何一种文字。

  此外,在青铜门户上,还缠绕着一重重巨大的锁链。

  锁链的数量超过了百条,每一条锁链都有数十米粗细,此时正散发着各色耀眼的rays of light 。

  这些锁链牢牢拴住了门户,像是在禁锢着什么。

  轰隆!轰隆!

  闷雷声持续响彻着,分明是那正在颤抖的青铜门户和锁链碰撞所发出的声音。

  “这又是什么!”

  如此景象顿时让沉前童孔一缩。

  地心world ,怎么会有一扇这样的“门”存在?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