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47

  在短短片刻间,聚集到这青铜门户之前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已经成千上万。

  从下往上,千米高空之中站满了悬浮着的Martial Artist ,景象蔚为壮观。

  只是,每个人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凝重表情。

  不知是因为阻隔还是顾忌,所有人都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只是警惕的注视着那青铜门户。

  沉前和刀九赶到了已经止步的郑磊旁边,注视着眼前高达thousand zhang 的巨大门户,沉前也难掩震撼。

  “这是……一道‘门’?”

  虽然只是第一次见到这青铜门户,但沉前却在其上感受到了一股若即若离的熟悉意味。

  冰封之谷、灵巫world 还有江中军武的天境入口,都有着类似的气息。

  无疑,这也是一道“门”。

  但它却区别于过往沉前见过的所有“门”。

  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沉前之前接触的所有“门”,都更像是虚幻的光,但眼前这道门户,却是完完全全的实体,而且如此巨大。

  更别谈那些缠绕其上的粗重锁链了。

  “是的,这是一道‘门’。”郑磊nodded ,肯定了沉前的猜测。

  “通往何处?”

  沉前一边打量着门上镌刻的mysterious 字符,一边问道。

  “不知。”郑磊先是摇头,随即似是怕沉前误会,又补充了一句,“无人知。”

  “无人知?”沉前startled ,“包括王侯吗?”

  “包括……至少是现存的王侯无人知晓。”

  郑磊缓缓道,“因为这道‘门’,很可能就是在Earth 出现的第一扇‘门’。”

  “第一扇门?”

  沉前身躯一震,“这是如何得知的?”

  “这还得从地心城市的起源开始说。”

  或许是眼前的青铜门户迟迟没有其他动静,郑磊也莫名sighed in relief ,他缓缓道,“两百多年前,Spiritual Qi 复苏尹始,第一代先驱Martial Artist 发现了地心的存在。”

  “而当时的地心,是有原住民存在的。”

  “原住民?”

  沉前先是一愣,随即想到了刚才在地心都市之中看到的那些古建筑,不由灵光一现,脱口而出,“难道是ancient martial artist ?”

  “没错,就是ancient martial artist 。”

  郑磊nodded and said ,“当先驱Martial Artist 无意间闯入了Kunlun Mountains 的Ancient Teleportation Formation 进入地心的时候,预见了一批来自各个文明的ancient martial artist ,而且……他们已经在这里生活了悠久岁月。”

  “就因为这青铜门户的存在,这里一直都充斥着Spiritual Qi 。”

  “所以成为了他们隐世cultivation 的地方。”

  “strictly speaking ,地心大概就是Earth Spiritual Qi 复苏之前,only one 个存在Spiritual Qi 的地方了。”

  沉前didn’t expect 地心还有这样一段历史,旋即他反应过来,惊道:“郑会长的意思是,这青铜门户,在Spiritual Qi 复苏之前就存在了?”

  Spiritual Qi 复苏,次元崩裂,地表上的所有“门”都是在Spiritual Qi 复苏之后出现。

  怪不得郑磊会说,这地心的青铜门户才是Earth 的第一道“门”。…

  也难怪这地心world 的Spiritual Qi 之浓郁远超地表,一个已经被“门”内溢散的Spiritual Qi 熏染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地方,必然远超地表任何一处所在。

  “若不是以江陵王为首的先驱Martial Artist 说动了这批实力强大的ancient martial artist ,以当时Spiritual Qi 复苏尹始的Earth ,又如何抵御来自异界的侵袭?”

  郑磊said with a smile 。

  沉前frowned ,一时不语。

  他记得当初和石定言交谈的时候,对方也提及过“ancient martial artist ”这个群体。

  只是在石定言的说法之中,ancient martial artist 虽然帮助Human Race 度过了危机,但他们心思不明,所以后来才遭到了以江陵王为首的新武打压,现如今除了一些隐居的家族已经不成气候。

  “那这‘门’的来历又是什么,里面有什么……那些ancient martial artist 莫非也一无所知?”

  沉前沉吟过后问道。

  “表面上是这样的。”

  郑磊吐气道,“当年那段历史已经模湖,只知道后来秩序重建之后,地心就经历了扩建和新生,变成了Mountain And Sea 的聚集区,当初居住此地的ancient martial arts Sect 和Aristocratic Family 都已经迁走。”

  “如果说有谁还知道这道‘门’的秘密,也许只有进入过这里的第一代先驱Martial Artist 了,不过倒是有一个传言。”

  “什么传言?”沉前问道。

  “初代九王曾经进入过这扇‘门’,也是在进去过之后,他们才得以天封Martial King 。”郑磊目光灼灼。

  “这有点荒谬了吧?”

  沉前一愣之后失笑,“Realm of Martial King ,怎么可能是靠一扇‘门’成就?”

  “听起来确实荒谬,可是……未必没有一点道理。”

  郑磊左右看看,忽的压低了声音,轻轻道:“沉少校可以想想,当年先驱Martial Artist 之中人杰无数,甚至at first 江陵王在其中只是名不见经传,为什么独独是九王脱颖而出?”

  “而且九王的特殊还在于,他们是当今所有王侯之中,唯九一breakthrough 王侯就成就Martial King 的人物!”

  “可偏偏为什么,无论是当时还是后来,再也无人可成就Realm of Martial King ?”

  沉前刚想反驳,但转念一想,无人再能成就Martial King 的原因,实际上也不过是其他人告诉他的。

  他根本分辨不了真假。

  见沉前默然,郑磊又接着说道:“还有一点可以左证,初代九王必然进入过这扇‘门’。”

  “什么?”

  “那些‘门’上的锁链。”

  郑磊手一指,意味深长的说道。

  “锁链?”

  沉前转头看去。

  “这些锁链全都是王侯所留,每一根锁链就代表着一位出手的王侯。”

  郑磊解释道,“我华夏每有一人成就王侯,都会在这青铜门上留下一层封禁,这是九王定下的规矩,而最初的九根锁链,就是九王留下的。”

  “你想啊,若不是这‘门’中确实隐藏着惊天隐秘,为什么九王要借助所有王侯之力共同封禁这道‘门’?”…

  “而明明,这扇‘门’其实从来没有开启过。”

  沉前怔怔的看着那些锁链,他之前就感觉到那些闪烁着各色rays of light 的锁链上,每一根锁链都蕴含着unimaginable 的莫大威能,原来全是王侯的手笔!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九王还真有可能进入其中,不然不会对这道“门”如此上心。

  至于九王为什么要封禁这道“门”,沉前估摸着并不是郑磊所说的那么简单。

  他还是不太相信,成就Martial King 的秘密会和一道“门”有关,那岂不等同于完全否定了九王自身的一切?

  难道换任何一个any cat or dog 进去,都能成就Martial King ?

  这怎么听都更像一个不靠谱的市井传言。

  轰隆!

  正在沉前沉思的时候,青铜门又传来了异动。

  依旧是那沉闷的恍若thunder 的轰然作响,就好似这青铜门的另一边,正有什么东西在不断撞击,使得整扇门都在颤栗。

  “这种异动以前出现过吗?”沉前问道。

  “从未有过,不然大家也不会如此紧张了。”

  郑磊叹息道,“当初建立地心都市,将之作为Mountain And Sea 专属,也有人猜测过,王侯议会是想借无数Mountain And Sea 之力来看守这道‘门’,但两百多年来,这扇‘门’却从未有过什么变化。”

  “沉少校也是刚巧赶上了,是到昨天的时候,这扇‘门’才开始有了动静。”

  “昨天?”沉前童孔一缩,“那些黑雾……”

  “不错,就是Heaven and Earth mutation 的时候,这扇沉寂不知多少岁月的‘门’也像是突然苏醒了过来。”

  郑磊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平常地心都市可没有这么多Mountain And Sea 常驻,其中有不少都是临时借到了调令才赶了过来。”

  “真好奇是什么东西在撞‘门’……”

  沉前凝视着那不断颤抖好似摇摇欲开的门户,muttered 。

  “唔,不管‘门’里有什么,这么多王侯的封禁,足以让它固若金……”

  郑磊抚须一笑,正自信间,一道比之前巨大无数倍的轰鸣却是骤然响彻起来。

  bang!

  crash-bang !

  在无数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Martial Artist 骇然的眼神之中,那巨大的青铜门户骤然嗡动了一下,随即,缓缓露出了一条缝隙。

  “‘门’开了!”

  在此起彼伏的惊呼之中,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只是刹那间,this world 就被无数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的威势所填满。

  weng weng!

  缠绕其上的无数锁链光华大亮,在一瞬间爆发出了巨大的威势,也牢牢挡住了那还在往外开启的青铜巨门。

  见青铜门户被王侯们留下的锁链牢牢挡住,再不得寸进,所有人都subconsciously relaxed 。

  “那是什么!”

  正在此时,却有人骇然惊呼。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起了一片骚乱。

  因为自那敞开了一条缝隙的青铜门户里,骤然蹿出了一stream of light 。

  流光呈现五彩之色,在出现的刹那就吸引了所有人的心神。…

  oh la la !

  有三条锁链交织延伸,似是想要抓住那流光,但流光的速度却更快一筹,只是灵活的一个闪烁就避开了锁链的封堵,逃出了锁链笼罩的范围。

  轰隆!

  在无数锁链的共同发力下,青铜门户重新合拢,但那流光终归是跑了出来,就在Nihility Zone 上下飞舞,似是在cheering excitedly 。

  骤然,流光停顿在了半空,直至此时,在场的所有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才终于看清了它的样貌。

  五彩的rays of light 包裹之中,有三颗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的外形恍若莲子一般的white 石子正在微微跳动着。

  在场无人知道这是何物,但不知为何,只是盯着这三颗white 石子,所有人的心灵都在止不住的季动。

  甚至有不少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控制不住的显现出了头顶的大道projection 。

  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一道silhouette 已经破空而出,以naked eye 几乎难以辨别的速度moved towards 那white 石子冲了过去。

  “沉少校?”

  郑磊被身旁骤起的劲风刮得面目生疼,somewhat 懵逼。

  因为这突然暴起的silhouette ,正是沉前。

  沉前是最先有反应的那个,却不是only one 个。

  几乎紧跟在沉前之后,又有数道silhouette 冲了出去,目标直指那white 石子。

  “rare treasure !”

  “这white 石子绝对是了不得的rare treasure !”

  在场的所有Mountain And Sea 都是如梦初醒,眼神瞬间炙热起来。

  虽然没有人进入过青铜门户,更不知道其中有些什么,但传说……那可是九王的证道之地啊!

  even more how ,这些不知名的white 石子竟然能引动他们的“Dao” ,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休休休……

  刹那间,splitting the air sound 恍若蝗虫过境,无数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都moved towards 那几颗white 石子掠了过去。

  可惜一步快步步快,那最先冲出的青年速度堪称惊世骇俗,each step 踏出都有空间凝滞之感,只是转眼间就将其他人都threw away 了数千米。

  ”hmph ,trifling 二禁之速也敢display one’s slight skill before an expert ?”

  紧紧跟在沉前身后的有四道silhouette ,其中一人见状coldly snorted ,他身上rays of light 骤起,一步踏出,竟是瞬间就超越了沉前。

  另外三道silhouette 默不作声,但自身速度却都是暴涨,前后不停的超越了沉前。

  被system 临时上身的沉前其实不太搞得清楚状况,他之所以immediately 朝那些white 石子冲去,也完全是在system 的控制下,并非自己的意愿。

  此时见自己竟被这四人眨眼超越,意识潜于内部的沉前somewhat 无奈。

  这四个不知名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竟是每一人的速度都超过了二禁,已经达到了三禁以上,根本不是现阶段的他能够比拟。

  沉前既无奈,也有些遗憾。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system 明显很是看重那些莲子状的石头。

  以system 的眼界,这些white 石子的珍贵必定far surpasses the imagination 。

  但这里万千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聚集,不谈身后追逐的一众Mountain And Sea ,光是眼前这四人就每一个都deep and unmeasurable ,沉前好似没什么希望了。

  正在沉前这么想的时候,system 骤然停下了身形。

  system 也放弃了?

  沉前刚刚错愕的时候,就见止步的system 随beckoned ,随即让沉前stared wide-eyed 的事情发生了。

  那几颗原本悬浮在半空的white 石子,就好似突然受到了某种summon 一般,在短暂的停顿后,骤然化作了fast as lightning 的流光,竟是灵活的避开了扑过去的四人,moved towards 沉前所在的方向疾掠而来。

  “这也行?”

  沉前看了看一脸澹然的“自己”,一时间呐呐不能言。

  得……又被system 装到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