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48

  Shen Qian 不知道system 是怎么做到的,只是当他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时候,那三枚恍若莲子一样的white 石子已经化作流光,灵活的避开了所有伸向它们的大手,moved towards 身前疾掠而来。

  “混账!”

  本来已经超越了Shen Qian 的那四道silhouette 在这突然的变故下都是一惊,随即迅速转过身来,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几颗石子没入了Shen Qian 的手中。

  自后方疾掠而来的诸多Mountain And Sea 更是慢了一步,也只能停了下来。

  一时间,诸多恍若实质的锐利目光,尽数集中到了Shen Qian 身上。

  若是换做等闲Martial Artist 站在此刻Shen Qian 的位置,只怕光是被这么多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盯着就会当场晕厥。

  “Shen Qian ,是你?”

  这时,一道夹杂着surprised and angry 和意外的声音自前方传来,也让刚刚不动声色收起了white 莲子的Shen Qian astonished 抬头。

  声音其实说不上熟悉,但在看清说话之人的相貌的时候,他却是一眼认出了对方。

  “季游!”

  Shen Qian 眼神定格在那四道silhouette 其中之一,眼睛也是为之一眯。

  被Shen Qian 盯着的是一个black-clothed youth ,看年纪约莫三十左右,面孔原本delicate and pretty ,但一条贯穿了眼鼻的伤疤却让他增添了不少戾气。

  以Mountain And Sea 的realm ,什么样的伤疤愈合不了?

  black-clothed youth 特意留下这道伤疤,很明显是在纪念什么。

  燕山公的四Disciple ,季游!

  当初Nine Heavens 杯的最后,Shen Qian 要对王朔痛下杀手的时候,就是季游出现阻止了Shen Qian 。

  虽然后来季游失败了,但两人也因此结下了仇怨。

  如今重新面对这丝毫不掩饰眼中killing intent 的青年,Shen Qian 已然有了全新的感觉。

  那日focal point of ten thousands ,Shen Qian 一招折辱了季游,即便他知道自己和对方有着realm 上的鸿沟,但其实内心底也并不认为季游有多强。

  even more how ,Third Senior Brother 石定言一出手就直接震慑住了季游,也让Shen Qian 生出一种“merely this ”的错觉。

  但此时,当Shen Qian 也踏入Mountain And Sea 之境,当他和对方站在同一高度,他的眼神却充满了凝重。

  简单的一句“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并不足以形容眼前的black-clothed youth 。

  因为Shen Qian 屠戮过不止一个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的powerhouse ,但季游却给了他一种淡淡的危险感。

  不自觉之间,Shen Qian 眼中pale-gold rays of light 掠过,已经用上了Eyes of Truth 。

  季游的realm 并不比他高出多少,只是刹那间,季游肉体之中流转的Essence Power 还有隐约的大道illusory shadow 都出现在了Shen Qian 的视野中。

  一种无比直观的反馈映射到了Shen Qian 脑海中。

  这还是Shen Qian 第一次以Eyes of Truth 去衡量一个Martial Artist 的真正battle strength ,结果发现意外的好用。

  十五到二十万!

  这就是Eyes of Truth 反馈到Shen Qian 脑海中,最终形成的数字区间。

  这代表着在排除隐藏底牌的情况下,季游的battle strength 绝对超过了十五万!

  比system 附身Shen Qian 时测量的数据还要高出接近一倍。

  正常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的battle strength 在七万左右,二十万已经是三倍的幅度,起码也是二禁到三禁Mountain And Sea 的水准。

  虽然battle strength 的巨大差距并不代表着两人真正交手的胜负,但足以说明季游的强横。

  要知道Shen Qian 那具以天命炼药之术入道的王侯Avatar ,初测的battle strength 也不过就是十二万罢了。

  有了直观对比,Shen Qian 隐约觉得哪里不太对劲,这季游再强,总impossible 和王侯比肩。

  那很显然,问题就出在自己的王侯Avatar 上。

  只是Shen Qian 现在并不确定到底是哪个环节不对,才导致王侯Avatar 如此“羸弱”。

  在Shen Qian 打量着季游心思百转的时候,季游也在以自己的方式观察着Shen Qian 。

  “你进步的倒真快。”

  季游半是讥讽的说道,但眼神深处却有些恍惚,因为他发现自己竟是没有one strike certain kill 的把握。

  这是千百次Life and Death Battle 带来的最精准的直觉。

  而明明,不过两月之前,这个在Nine Heavens 杯赛场上睥睨四望的talented youngster ,在自己眼中只如喽啰。

  如此进步速度季游生平仅见,一种强烈的危机感浮现在他的心头。

  在两人莫名进入对峙的时候,all around 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也听到了“Shen Qian ”之名,不少人都是出现了诧异的表情。

  Nine Heavens 之争的时候在场的Mountain And Sea 只是一小部分,绝大部分人都只是隐约听说过这个将Nine Heavens 之争搅得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甚至差点引发了一场王侯大战的少年。

  “那rare treasure 不是你能觊觎的东西,交出来,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见Shen Qian 不搭话,季游面色冷了下来,indifferently said 。

  道道灼热的视线也随之落到了Shen Qian 身上,虽然在场可能九成以上的Martial Artist 都不知道那white 莲子是什么东西,但只要它来自于这传说是九王证道之地的青铜门内,那就足够了。

  万一其中就隐藏着ascending to the skies with a single leap 成就Martial King 的秘密呢?

  “哪有什么rare treasure ,我怎么不知道?”Shen Qian 疑惑道。

  “Shen Qian ,你在跟我开玩笑吗!”季游complexion sank ,“众目睽睽之下,人人皆看到那三颗莲子被你所得,你还想耍赖?”

  “是你先跟我开玩笑的。”Shen Qian 一扫之前的茫然,said with a sneer ,“既然你也知道是众目睽睽,敢问我是偷了还是抢了?”

  “rare treasure 来自‘门’内,换言之就是masterless object ,老子凭自己的ability 拿到的,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让我交出来?”

  季游脸色一阵青红,双眼爆发出了危险的rays of light 。

  “Shen Qian ,你在courting death ?”

  all around 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也是一阵躁动。

  “三颗莲子,你竟妄想一人独占,少年人,怕是有些过分了。”

  “交出来!”

  道道呼喝也自all around 响起。

  “有种就自己来拿,光靠嘴巴喊算什么ability ?”

  Shen Qian 面色漠然,淡淡一句话瞬间让all around 变得死寂。

  大抵谁也didn’t expect ,Shen Qian 在如此多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的包围下,竟然还敢如此嚣张。

  “Shen Qian ,你以为这地心都市的规则能保护你?”

  季游狂said with a smile ,“那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只要不是真的在这里取走你的性命,你以为我会受到什么严重的责罚吗?”

  Shen Qian hearing this startled ,随即表情奇异的反问道:“你的意思是,就算把人废了,只要不是真的杀人,也没什么major event ?”

  Shen Qian 原本以为这里毕竟是一座都市,肯定也有着严苛的律法来约束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但现在听季游话中之意,好似也不是那么回事。

  “不过是些许罚金和苦役,有什么大不了的!”

  季游狞笑一声,完全没意识到Shen Qian 问话之中隐约的语病,因为Shen Qian 模糊了主语和宾语。

  “既然如此……”

  Shen Qian 忽的垂下眼睛,只吐出四个字就没了下文,正在季游有些unfathomable mystery 的时候,他骤然瞳孔一缩。

  “overestimate one’s capabilities !”

  伴随着季游的怒喝,他一拳moved towards 身前的虚无处打出。

  好似瞬移一般出现的Shen Qian 刚好迎上了季游的一拳,他有心正面和季游碰撞一次,因此不闪不避,也是loudly shouts ,全身Essence Power 鼓荡,手臂涨大了一圈,其上符咒环绕,fiercely 一拳和季游的拳头碰撞在了一起。

  轰隆!

  虚空生纹,好似水波一般自两人拳头中心荡漾而出,极致的闷响化作刺耳的音波,毁灭般的气劲扩散而出,顿时将附近不少completely unprepared 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掀飞了出去。

  地心world 因为特殊的环境和浓郁的Spiritual Qi ,空间之稳定远胜外界,但此刻,自两人碰撞的中心,却是分明出现了一小片细碎的black 裂缝。

  如此威势顿时让无数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骇然,不仅仅是因为两人的力量之强横,分明已经轻易跨越了禁忌,更因为谁都didn’t expect ,面对季游毫不掩饰的压迫,先一步悍然出手的反而是Shen Qian 。

  他怎么敢?

  可结果又是如此的出乎预料,Shen Qian this fist 就像是在perfectly clear 告诉他们,他why not dare !

  季游明显也大大低估了Shen Qian 的实力,更因为蓄势已久的Shen Qian 抢占了先机,而季游是仓促之下应对,他竟是被这punched out 了several hundred meters 远,直接落入了下风。

  一击得手,Shen Qian 眼神骤然切换,恍若深邃星空,其中只倒映着那一具脸上满是羞恼的silhouette 。

  bang!

  长空生火,再次被system 接管了身体的Shen Qian 脚步重重一踏,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尚未完全调整好气机的季游身前。

  “你……”

  季游刚刚complexion changed ,已经被狂风骤雨般的拳脚淹没。

  轰隆!轰隆!轰隆……

  密集而令人牙酸的击打声音响彻整个Nihility Zone ,所有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一时间都是有些呆滞,怔怔的看着那道举手投足之间,好似都携带着某种primordial 美感的silhouette ,以及……

  被他fiercely 压制着、手忙脚乱的抵挡着却一路不住下跌的季游。

  “混账……你竟敢如此……ahhhh !”

  随之响起的,还有季游both shocked and angry 的吼叫。

  季游心中有着无尽憋屈。

  在憋屈背后,又有一丝无法言说的心惊。

  眼前的Shen Qian ,好像陡然间变了个人一般。

  他的每一拳每一脚都没有丝毫的Essence Power 外泄,先不谈这是何等荒谬之事,更让季游不可置信的,是对方那堪称完美的连招。

  每一个击打的节点,全然都是在季游气机将生未生的当口。

  虽然Shen Qian 占据了先机一击得手,但季游本来并没有当回事。

  以his realm ,即便气机出现了紊乱,但这个紊乱的时间最多最多也就是零点零几秒,几乎堪称眨眼即逝。

  但Shen Qian ,偏偏抓住了这impossible 存在的时机,竟是forcibly 以远远逊色于他的力量,完成了对他的全面压制。

  巧合?

  不,一次可能是,但连续百次千次又怎么可能是巧合!

  就像是一座厚重无比的city wall ,明明只出现了一个微不可察的缺口,但Shen Qian 却硬是死死咬住了这个缺口不放,在完全impossible 的情况下forcibly 崩碎了整座city wall 。

  此刻的季游……就是这座city wall 。

  他憋屈的怒吼着,明明Shen Qian 无法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势,但他却根本无法阻止起有效的反抗。

  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形从高空滑落,三千米、两千米、一千米……

  直至八百米的时候,在季游无比绝望的眼神之中,Shen Qian 身形拉弓如满月,口中也吐出了冰冷的两个字。

  “极拳。”

  那明明如此轻微的声音,此时却好似重鼓,响彻于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砰!

  远超万钧无数的恐怖力量随着Shen Qian 一拳重重倾斜在了季游的胸膛之上。

  毫无反应时间,季游的身形已经好似下落的闪电一般,直接砸在了这座地心都市的边缘。

  bang!

  尘土飞扬,即便以地心之坚,地面也forcibly 被季游砸出了一个裂纹百米的人形大坑。

  至此,半空之中仍旧保持着出拳之势的Shen Qian ,才缓缓收回了自己的拳头。

  他凌空而立,嘴角浮现一丝讥笑,“所以,现在告诉我,你到底算什么东西,也敢让我交出rare treasure ?”

  他的质问好似是对着地底那失去了动静的坑洞,又好似在询问all around 的所有人。

  一片死寂。

  没有人回答Shen Qian 的问题。

  但all around 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却俱都是微微mouth opened wide ,瞳孔紧缩,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半晌,无法抑制的哗然才在人群之中爆发开来。

  那可是季游啊!

  Mountain And Sea 金字塔Peak 的人物!

  但现在,却被一个在他们眼中明明只是初出茅庐的hairless brat 使劲的按在地上摩擦了一番,毫无还手之力。

  他们不是季游,体会不到那么多细节,更不知道季游心中是何等憋屈。

  他们只知道,在绝对正面的交锋之中,季游败了,而且是惨败!

  Shen Qian 转过头来,视线横扫,似在质询着什么。

  刚刚还出言呵斥Shen Qian 异想天开的一些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此刻接触到Shen Qian 的目光,全都不自然的避了开来。

  “他妈的,老子杀了你!”

  正在这时,伴随着一道癫狂般的怒吼,在dust filling the sky 飞扬中,自塌陷的大坑有一道silhouette 冲天而起,携带着无尽killing intent 朝Shen Qian swept away 。

  silhouette 满面赤红灰败,一时间根本分不清到底是因为尘土覆盖,还是季游的脸色本来就变成了这样。

  众人只能从那不断颤抖的身形之中,可以判断出此时的季游究竟是何等的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