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49

  恍若实质的murderous aura 从季游身上扩散开来,这Nihility Zone 上空好似突然进入了严寒,陡降的温度让不少人打了一个哆嗦。

  沉前立于半空,他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一个彻底暴怒的季游。

  但沉前并没有太大的感觉。

  虽然他也知道刚才system 的手段“不太光彩”,自己和季游还不算真正分出胜负,但季游想杀他也只是痴人说梦罢了。

  陷入癫狂的季游一拳隔空轰出,虚空便有塌陷之势,无尽black glow 化成一张百米长宽的骷髅巨嘴,moved towards 沉前吞噬而来。

  死气弥漫,刹那间Heaven and Earth 所有的光线都尽皆熄灭,沉前产生了一种如坠地狱的错觉。

  Divine Ability !

  沉前正凝神以对,黑暗中却骤然有一剑破空而来,赶在沉前出手之前,迎面撞上了那巨大的骷髅。

  bang!

  heaven falls and earth rends ,sword light 陨灭的同时,骷髅也化作了粉碎,无数气劲纷飞,恐怖的风暴席卷all around ,沉前也不得不退避百米。

  随着sword light 乍现的,还有一道清越笑声。

  “季游,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打不过就打不过,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算什么ability ?”

  “凌霄!”

  同样被sword light 逼退的季游,一听声音顿时认出了来人,他脸上狂怒之色稍退,身躯一抖便震碎了身上的尘土,恢复了本来面目。

  沉前听见这熟悉的声音,也是惊喜的转过头来。

  就见人群之中,有two figures 并肩而来,当先一人身穿black clothed ,负剑而行,模样潇洒不羁,正是凌霄。

  至于稍稍落后的那人也是长发,脸上的表情竟是比凌霄还要张狂一些,此刻也是满脸不屑的看着季游。

  “Fifth Senior Brother ,老……六师兄!”

  沉前一声“Old Liu ”差点脱口而出,所幸想起来这里是公共场合,还是及时改口。

  来人正是沉前已经许久没见到的Liu Changqing ,自无定桥分别之后,虽然听起来时间不长,但可能因为经历的事情太多,此时再见Old Liu ,沉前颇有点the blue sea turned into mulberry fields 之感。

  “you brat ,真给我们丢脸!”

  谁知道Liu Changqing 上来第一句话就让沉前愣了一下。

  沉前正不明所以,就见Liu Changqing 板着脸,继续说道:“面对疯狗就要一次性打疼它,至少也要让它断几条腿,打不死还让它跑出来乱吠,你说丢不丢脸?”

  “我错了,六师兄,下次再有疯狗跳出来,我保证打断它的腿!”

  沉前心领神会,赶紧严肃的保证道。

  “Liu Changqing !”

  两人一唱一和之间,季游原本已经平复的脸色再度变得青紫,他寒声道。

  “叫你father 干啥?”

  Liu Changqing lazily 的complied 。

  “混账,you are courting death !”

  季游怒吼一声,身形化作残影,瞬息跨越千米距离,一拳moved towards Liu Changqing 轰了过来。

  Liu Changqing 正be eager to have a try 的时候,凌霄却没给他这个机会,解下了背上木剑,一剑斩向了季游。…

  clang!

  明明只是木剑,这一刻却是发出了金铁板的交鸣声。

  沉前不自觉的用上了Eyes of Truth ,随即暗暗心惊。

  他对于自己这些师兄姐的认知算得上有起有伏,最开始的时候每一个在他眼中都deep and unmeasurable ,后来沉前自己具备了Mountain And Sea 实力,又觉得差距也不是那么遥远。

  直到此时,当感受到凌霄的battle strength 同样轻易便迈过十万这道门槛的时候,他又收起了那不经意间的轻视之心。

  因为……在Eyes of Truth 的视野中,凌霄,仅仅只有Mountain And Sea Fifth Heavenly Layer 的realm 。

  是的,他比季游的realm 低上不少,但battle strength 却是毫不逊色。

  这无疑说明,凌霄在Taboo Domain 上的造诣绝对超过沉前的想象!

  subconsciously 的,沉前又把目光转到了一旁的Liu Changqing 身上。

  啧,battle strength 还不超过五万……

  虽然对于realm 只是Mountain And Sea Second Heavenly Layer 的Martial Artist 来说,五万battle strength 绝对不算低了,但沉前终于又有了点优越感。

  好歹,他终于不是大老高门下最弱的Disciple 了。

  似是隐约感受到了沉前眼中的那一丢丢嫌弃,Liu Changqing 面色不善的说道:“smelly brat ,你看啥?”

  “咳,没什么。”

  为了避免Liu Changqing 和自己拼命,沉前赶紧干咳一声,收敛了目光。

  长空之上,转眼交手数招的季游和凌霄已经分开,季游胸膛起伏,面色亦是gloomy and uncertain 。

  显然他已经察觉到自己根本impossible 在短时间内打败凌霄,更别提旁边还有沉前和Liu Changqing glare like a tiger watching his prey ,但在遭受如此折辱之后,要让他就这样放弃,他却也极度不甘心。

  “季游,再不走你就真的不用走了。”

  似是感受到了季游的犹豫,凌霄澹澹道。

  季游眼中阴狠之色一闪而过,但终归还是隐了下去,他正要转身离去,却是突然感知到了什么,神色在短暂的愣怔后化为了狂喜。

  与此同时,凌霄却是骤然complexion changed ,他的身躯forcibly 横移了数十米。

  chi!

  只见凌霄原本站立的地方,那方圆数米的虚空好似一朵黑暗莲花一般骤然塌陷。

  刚才沉前和季游交手,即便是威势惊天也不过让虚空生出了一些裂缝,但此时mysterious person 物出手,却是无声无息之间直接让大片虚空坍塌,无数人为之骇然。

  凌霄横移之后却没有丝毫放松,手中long sword 急速挥动,瞬息间在周围舞出了道道幻影。

  clang clang clang !

  急速的撞击声不断响起,只见道道Space Crack 如影随形,好似噬骨之毒一般紧紧纠缠着凌霄。

  随着凌霄的暴退,Space Crack 一路连绵向前,隐约在半空之中组成了一张似哭似笑的大脸,不知为何,盯着那张大脸,所有人都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Liu Changqing 和沉前都看出了凌霄的狼狈,两人同时出手,身形闪现到了凌霄旁边,一起帮凌霄抵御Space Crack 的侵袭。…

  “三人……又如何!”

  一道低沉沙哑的嗓音响起,随即凌霄和沉前都是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两人几乎同一时间伸手,拉住了还有些茫然的Liu Changqing 。

  唳!

  空间之中响起了刺耳的摩擦声,三人的身形瞬息间就暴退到了千米之外,而在三人刚刚站立的地方,恍若沙尘暴一般的Space Crack 像是蔓延的蛛网一样裂了开来。

  “卧槽!”

  Liu Changqing 这才感受到后怕。

  即便是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除非**到达一定层次以上,否则被这么多的Space Crack 缠上,只怕don’t die also seriously injured 。

  要知道越稳定的空间,被撕裂的缝隙威能就越大。

  而在这地心都市,空间之稳固远胜地表,空间缝隙的威能可想而知,这也是为什么mysterious person 物一出手就轻易撕裂大片空间,顿时引起了无数惊叹的原因。

  “既然来了,何必藏头露尾?”

  凌霄面色不太好看,怒道。

  沉前没有言语,只是骤然loudly shouts ,手中长刀化作流光,moved towards 数千米外的某处虚无刺去。

  “咦?”

  空气之中有轻咦声响起,随着”Dang” 的一声,长刀被一只凭空伸出来的枯瘦手掌打飞了出去。

  气机的激荡终于让那人的身形暴露了出来,却是一个身穿black 斗篷看不清面目的silhouette 。

  “Second Senior Brother !”

  季游面色大喜,赶紧moved towards 那斗篷人靠了过去。

  本来Liu Changqing 和凌霄都还有些困惑,一听到季游的称呼,两人都是童孔一缩。

  “是你?”

  “许念!”

  许念?

  沉前听到这个名字也是startled ,随即记忆之中迅速出现了一段对话。

  那是Nine Heavens 杯结束的时候,他和Third Senior Brother 在江边,石定言就说到了这个名字。

  燕山公的second disciple ,许念!

  当时石定言明明可以留下季游,甚至至少让对方重伤,但最后却出于某种忌惮还是放弃了这样的打算。

  而他的忌惮,就来自于许念。

  “那是一个彻头彻尾的monster 。”

  石定言如此形容。

  沉前并不能准确知晓石定言口中的“monster ”是什么定义,但从凌霄口中吐出“许念”这两个字,周围变色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却何止数百。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是说他遭到了王侯议会驱逐,永世不得踏入华夏领土吗?”

  “他怎敢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这里!”

  all around 响起的惊呼声不断。

  沉前听到那些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惊惧交加的议论,不由眼睛一眯。

  这许念竟然遭到了王侯议会驱逐?

  沉前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禁令的存在,那这许念又是做了什么事情,会遭到王侯议会的驱逐?

  沉前目光之中有golden glow 一闪,刚才他就是凭借Eyes of Truth 才发现了许念的位置,此刻却是想看看对方的实力如何。

  沉前的视线穿透了许念的斗篷,也看到了对方的真实面目。…

  即便有些心理准备,沉前也不由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那是何等难以形容的一张脸,就好似遭受了无数酷刑才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光是看一眼就足够让人胆寒。

  正在沉前想进一步弄清楚对方的实力的时候,许念骤然转头,闪烁着幽绿rays of light 的眼眸恶fiercely moved towards 沉前看了过来。

  极致的刺痛在沉前脑海中响起,heart startled 的沉前赶紧斩断了和spirit strength 的联系。

  在所有人unfathomable mystery 的目光之中,沉前的面前有一只狰狞恶鬼一闪而逝。

  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沉前和许念已经进行了一轮无形的交锋。

  试探过后,沉前心中凝重。

  即便只是tip of the iceberg ,但他还是感知到了对方那恍若Bottomless Abyss 一般的浑厚spirit strength 。

  而偏偏,从对方之前轻易就能切割地心空间来看,他还不是专修spirit strength 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这就很terrifying 了。

  “凌霄,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还是个小屁娃娃,didn’t expect 一眨眼,你也能独当一面了!”

  在深深看了一眼沉前之后,许念的目光转向凌霄,低said with a smile 。

  “明明有禁令存在,你为什么能出现在这里?”

  凌霄死死盯着许念,目光之中满是忌惮。

  “禁令?”

  许念chuckled 道,“所有规则,都只能束缚弱者罢了……凌霄,我给你们一个选择。”

  “什么选择?”

  凌霄皱眉。

  “将沉前刚才得到的东西交出来,再cut off his own arm ,今天之事我就当做没有发生过。”

  许念coldly said ,他每说一个字,虚空都在震荡。

  凌霄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Liu Changqing 更是眉头一挑,正想发怒却被凌霄拉住了。

  “他是个疯子,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不要再激怒他。”

  凌霄sound transmission 道。

  沉前也听到了凌霄的sound transmission ,不禁brows slightly wrinkle 。

  交treasure ……是impossible 交的。

  更别说什么cut off his own arm 了。

  但任谁都能感觉到,许念并不是在说戏言。

  因为随着那虚空一阵阵震荡,沉前三人周围的空间好似也在无形的压缩,一股不可见的巨大压力正在挤压着三人。

  沉前正想问一下凌霄这许念到底是什么realm ,如果三人合力能不能拼一把的时候,勐然间,随着一道澹澹的声音响起,三人周围的压力顿时一松。

  “许念,根据议会禁令,地心都市不是你该踏足的地方。”

  随着这声音响起,一个负手而立的银发青年出现在了长空之上。

  all around 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看清了这道silhouette ,都是瞬间换上了恭敬神色,齐声道:“见过凌天侯!”

  凌天侯?

  沉前听着这三个字,却是有些茫然。

  王侯是没有名单统计的,沉前也不知道这个凌天侯是何and the others 物。

  他只是勐然发觉,自己身边的凌霄眼中,突然露出了激荡的色彩。

  一时间沉前不由更加诧异,等闲王侯是impossible 让凌霄如此lost self-control 的,这个凌天侯只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他是谁?”沉前悄悄问旁边的Old Liu 。

  一贯eyes high above the top 谁也不服的Liu Changqing ,此时竟也是有些出神,他怔怔的盯着that silhouette ,直到沉前再问了一遍他才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他是我那一代的Legendary 。”Liu Changqing sighed ,突然变得有些意兴阑珊。

  “你那一代的……Legendary ?”

  沉前还是第一次听Liu Changqing 这样形容一个人,somewhat 惊奇。

  “我这么跟你说吧,他今年,应该刚满三十五岁。”

  Liu Changqing 见沉前还有些没转过弯来,又补了一句。

  三十五岁……卧槽!

  沉前抿了一下,随即内心震撼。

  他没听错的话,从刚刚众人的称呼来看,这银发青年可是一个genuine 的侯位王侯啊!

  他竟然才三十五岁?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