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450

  一个三十五岁的顶级王侯是什么概念?

  百王殿最严苛的一条规矩,就是三十岁之前无法成就Mountain And Sea 的社员将会被直接逐出百王殿。

  换言之,三十岁能够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的,放在世间已是罕有的peerless genius ,也绝对符合百王殿的吸纳标准。

  而三十岁breakthrough 王侯……仅仅是“惊世骇俗”都不足以形容其恐怖。

  即便沉前自己情况特殊,未满二十岁已经有了一具王侯Avatar ,但就他的本体而言,他能否在三十岁之前踏足王侯都仍旧是一个未知数。

  蓦地,沉前心中一动,想起了一个人。

  一个他久闻其名但又从不知其名的人。

  高考结束时,马公左曾经说沉前几乎是他此生见过innate talent 最高之人。

  而在他之前,华夏还曾出过一个妖孽之中的妖孽,武科高考299分,未满三十岁就breakthrough 王侯,被誉为继九王之后最有希望成就Martial King 的extremely talented 。

  从年龄来说,像凌天侯这样的人应该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银发青年屹立半空,自然而然就成了this world 的中心。

  即便狂傲如许念,此刻也收敛起了自身的所有气机,微微低头道:“见过凌天侯。”

  凌天侯脸色漠然,只是盯着许念,“许念,议会禁令,你不可踏足地心都市,为何明知故犯?”

  “回凌天侯,议会禁令已于昨日解除,只是尚未通报各方。”许念答道。

  “已解除?”

  凌天侯眉头一挑,随即闭目,似是在感应什么,片刻后,他颔首道:“禁令确已解除。”

  “混蛋!”

  凌霄见凌天侯确认了许念所说,顿时咬牙道。

  迎着沉前诧异的目光,凌霄愤怒的解释道:“当初驱逐许念,是teacher 联合dozen 王侯一起下的禁令,期限千年,现在禁令这么轻易的解除,一定是有人趁着teacher 不在,在暗地里动的手脚!”

  千年禁令?

  沉前震惊的同时也明白了凌霄愤怒的原因,他口中的“有人”多半就是燕山公了。

  “许念当年到底做了什么天怨人怒的事情,才会遭到王侯议会的驱逐?”

  沉前strangely said 。

  “天怨人怒?”一旁的Liu Changqing hearing this said with a sneer ,“何止是天怨人怒,简直就是人神共愤,他屠了一个边陲城镇共计一万八千条性命。”

  “一万八千人?”

  沉前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如此罪行,就算是王侯也不能免罪吧,他是如何逃脱的?”

  这件事听起来确实有些unimaginable 。

  毕竟这里不是远古,现代社会Martial Artist 的实力再如何高强,也有相应的律法约束。

  别说杀一万八千人,就算杀无辜者一人,也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那座城镇有拾荒者聚集,许念当时一行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是为了缉捕拾荒者才追杀至那里,但其中也居住着不少普通居民。”

  凌霄叹息道,“事情经过到底如何,数十年岁月已经难以考证,只知道当时城镇中一万三千居民、五千拾荒者,外加随许念而去的三十一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最后活着走出来的只有许念一人,连带着整座小镇都化为废墟。”…

  “之后teacher 通过蛛丝马迹判断出此事有异,欲通过Martial Arts 部制裁许念,燕山公一力袒护,最后闹到了王侯议会,其中过程到底如何谁也不知,总之最终的结果就是许念被驱逐出境,禁令长达千年。”

  “并且当时teacher 曾亲口说过,若许念敢违背禁令,他必将亲自出手将对方诛杀!”

  “眼下才过了数十年,这许念就敢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地心都市……”

  凌霄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dumbfounded 。

  “Fifth Senior Brother ,怎么了?”

  沉前见凌霄brows tightly frowns ,不由问道。

  “以王侯之尊,说一句金口玉言都不为过,就算teacher 此刻不在,只要他回归Earth ,得知此事必定不会善罢甘休,燕山公怎么敢直接在on the surface 解除禁令,除非……”

  凌霄muttered ,面色渐显凝重,“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也许要有什么major event 发生了。”

  沉前听得似懂非懂,再追问凌霄也只是摇头不语,至于Old Liu ,从那瞪大的眼睛来看,可以肯定他和自己一样懵逼,所以沉前也就放弃了。

  “许念,虽然你之禁令解除,但地心都市仍有规矩,今日之争端到此为止。”

  这时,又听凌天侯澹澹道。

  许念斗篷遮面,看不清他的表情,沉默了好一会,许念才是垂首道:“谨遵凌天侯之令。”

  all around 的Mountain And Sea 也纷纷应和,无人敢提出异议。

  凌霄见状,也是暗自sighed in relief 。

  沉前在众目睽睽之下得到了这可能是第一道“门”之中的mysterious rare treasure ,此时在场的Mountain And Sea 何止数千,更别提还有一个绝对impossible 轻易罢休的许念。

  若无王侯出面压制,今日之事只怕还真的难以善了。

  正在此时,维护了地心秩序的凌天侯却没有急着离去,他body flashed 来到了那青铜门户见,随手握住了其中一根呈现silver 的锁链。

  好似在感应着什么,片刻之后,凌天侯身形折返,却是直接moved towards 沉前三人所在的位置掠来。

  三人都是startled ,只是还来不及有什么交流,凌天侯已经到了近前。

  周围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见状也是都投来了好奇的目光,隐约有阵阵私语响起。

  凌天侯停在了数米之外,近距离打量着这位可能是华夏最年轻的王侯,沉前隐约从那澹漠的眼神之中感受到了deep and unmeasurable 的imposing manner ,恍忽间他面对的并不是一个没比自己大出多少的青年,而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

  凌天侯先和凌霄nodded ,“Jing City Marquis 还未归来吗?”

  ”Reporting back to 凌天侯,teacher 尚未归来。”speaking of which 凌霄的年纪估计比凌天侯还大出不少,但此时神态之恭敬却丝毫不减。

  简单寒暄后,凌天侯又把目光转向了Liu Changqing ,沉前敏锐的发现,凌天侯的神态起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与之相对的,Liu Changqing 的脸色也变得有些不自然。…

  沉前先是诧异,但回想起刚才Liu Changqing 提及凌天侯的唏嘘,沉前又敏锐的意识到了什么。

  这两个算是同代的人物,也许有什么故事也说不定。

  “Liu Changqing ,我们有四五年没见面了吧,你终于破除了桎梏踏入Mountain And Sea ,如今进步神速,也算可喜可贺。”

  凌天侯said with a smile ,深沉的目光好似瞬间就看透了Liu Changqing 的一切。

  “hehe ,侥幸罢了。”听着凌天侯的祝贺,Liu Changqing 却只是勉强笑了一下。

  “前些时日灵汐还提过你,数次同院的聚会你都没有来,下次可是不能缺席了。”

  凌天侯又道。

  沉前看了一眼Liu Changqing ,因为他发现在凌天侯说完这句话后,Liu Changqing 的身躯有一瞬间的绷紧,拳头也紧紧握了起来。

  灵汐是谁?

  沉前不傻,瞬间意识到这个名字可能对Liu Changqing 有着莫大的意义。

  而且,多半这个叫灵汐的女人,就是此时凌天侯和Liu Changqing 之间微妙气氛的来源。

  听凌天侯话中之意,两人显然不只是同辈这么简单,估计还一起待过什么地方。

  Liu Changqing took a deep breath ,随即才笑着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好啊,下次我一定来。”

  凌天侯nodded ,目光终于转向了沉前。

  此时沉前才突然意识到,凌天侯其实是冲他来的。

  “武科高考大满贯,堪称前无古人,你做到了我没有做到的事情。”

  凌天侯一开口就称赞了一句沉前。

  “凌天侯overpraised ,我只是good luck 罢了。”

  因为Liu Changqing 和凌天侯明显有些不对付,沉前内心保持着警惕,只是不咸不澹的应付了一句。

  似是看出沉前的某种排拒,凌天侯眉头一挑,脸上笑意也逐渐收敛,他澹澹道,“出个价吧。”

  “出价?”沉前startled ,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你得到的那三枚Primal Chaos Stone ,本侯要了,你尽管开价即可,只要本侯能力范围之内,一概应允。”

  凌天侯缓缓道。

  此言一出,还不待沉前有什么反应,周围已经是一片哗然。

  谁也didn’t expect ,这青铜门里冒出来的white 石子,竟然连王侯都感兴趣!

  而且,还是凌天侯这样的顶级王侯。

  能力范围之内一概应允,只能说明这名为“Primal Chaos Stone ”的石头,其珍贵程度对于王侯来说也不可多得。

  许念也是身躯明显一震,大抵didn’t expect 这rare treasure 远比想象的更珍稀。

  还有不少人懊恼之余,却也对沉前投去了羡慕的眼神。

  来自一位顶级王侯的承诺,speaking from a certain perspective ,远比任何unique treasure 宝都要宝贵。

  然而,就在一片议论之中,沉前在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之后却是摇头,”Not good 意思,凌天侯,这Primal Chaos Stone 我并不打算出售。”

  all around 刹时寂静了下来。

  无数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都露出了愕然神色。

  沉前……竟然拒绝了?

  片刻之后,更大的喧哗燃起。…

  此时大庭广众,沉前的拒绝可不仅仅是拒绝那么简单,还意味着,他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的就直接驳回了凌天侯的脸面。

  而且还是在凌天侯当先给出了极大还价余地的情况下。

  “那我只要一颗如何?”

  凌天侯似也didn’t expect 沉前会拒绝的这么果断,他的面色有一瞬间的阴沉,但凌天侯终归不是ordinary person 物,很快面色又平静了下来,接着说道。

  “条件依旧不变,你随意开口。”

  不少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都looked towards 了沉前,在惊诧于凌天侯竟还能做出让步的同时,也意识到那Primal Chaos Stone 只怕比他们想象的还要珍贵数个等级。

  沉前也有些意外,但几乎不用什么思考,他就摇头道:“一颗都不卖。”

  这虚无之地的气氛再次压抑了起来,凌天侯眼中有锐利rays of light 一闪而逝,他盯着沉前,良久都没有言语。

  沉前面色平静,也就这般和凌天侯对视。

  不知过了多久,甚至在一些旁观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都已经冷汗浸湿了后背的时候,凌天侯终于开口了。

  “你……不错。”

  就这么简单的三个字之后,凌天侯面无表情的消失在了原地。

  “呼!”

  至此,不少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才是暗自relaxed 。

  刚才那一瞬间,即便凌天侯并不是盯着他们,但那无形之中的压力却好似排山倒海,充斥着this world 的每一个角落。

  看着沉前依旧无动于衷的样子,他们都怀疑沉前到底是newborn calves do not fear tigers 还是纯粹的心大,竟然可以没有一点反应!

  规矩再多,能否束缚一个发怒的王侯,那就完全是未知数了。

  “咳,Fifth Senior Brother ,Little Junior Brother ,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Liu Changqing 见还有许多目光盯着他们不放,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

  “嗯,走吧。”

  凌霄也澹澹nodded ,随后和Liu Changqing 一左一右,夹着沉前快速消失在了这片虚无之地的上空。

  ……

  全身包裹在斗篷之中的许念目视着三人的身形消失在了视线之中,随即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季游,body flashed ,也moved towards 这地心都市的某个方向掠去。

  季游赶紧跟上,两人one after the other ,很快就离开了人群聚集的地方,来到了地心都市边缘的一处僻静高楼上。

  就在这高楼的天台上,有一人独自伫立。

  他身形挺拔,隐约露出的侧脸极为年轻,目光正悠悠盯着那青铜门户的方向。

  “看到了吗?”

  两人落地以后,许念问道。

  “看到了,tsk tsk ,他还真是terrifying 啊,明明才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不久,竟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现在只怕连Fourth Senior Brother 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了吧?”

  年轻背影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刚才我只是猝不及防,若是真正的Life and Death Battle ,我十招之内必取他性命!”季游脸色有些难看,hearing this 怒道。

  “随便吧随便吧,Fourth Senior Brother 怎么说都行……”

  年轻背影无所谓的shrugged ,摆手道,“其实我倒对那凌天侯更感兴趣,Second Senior Brother ,你说像是这种百年内无出其右的extremely talented ,如果被踩在脚下fiercely 羞辱一番,只怕Dao Heart 会瞬间崩塌吧,hahahahaha ……”

  这肆无忌惮的笑声和嘲弄的口吻,只怕任何一人都会听得目瞪口呆,因为此地竟有一个年轻Martial Artist 敢这么轻视凌天侯。

  偏偏许念听了却只是沉默,良久他才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Little Junior Brother ,以你现在的进境,那一天应当不会远。”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什么沉前之流都merely this ,还是直接踩踏王侯才有意思。”

  年轻背影终于是转过身来,露出了一张兀自挂着狞笑的面孔,五官依稀是旧模样,却在那眉心之上,多出了一道澹澹的诡异印记,让他整个人比从前都多出了一种迥然的凛冽气质。

  如果沉前在这里,一定会无比震惊。

  因为这人赫然是死而复生的……

  王朔!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